荣剑:人类文明向何处去?

——关于人工智能文明的十个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2 次 更新时间:2017-08-07 08:30:56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荣剑 (进入专栏)  

   阿法狗彻底战胜柯洁之后,首先引来的是围棋高手们的集体崩溃,棋圣聂卫平看得是口服心服,已经尊称阿法狗为阿老师,说阿老师是20段,有媒体说这是逆天了,以聂老的资格,谁还能当他的老师?著名国棋手江铸久的思考更为深远一些,他说三岁的阿老师打败了人类几千年的进化,人类棋手要战胜电脑已经不可能了。而挑战者柯洁战前信心满满,三战全败后当场飙泪,不得不承认:他这辈子或许再也无法超越阿法狗。围棋,作为人脑迄今开发出来的最复杂最变化多端的智力游戏,现在居然真的被机器人给彻底征服了,这意味着什么?

   从目前公众的反应来看,大多数人是当了吃瓜群众,他们除了看热闹,体验围棋高手被机器收拾的惊奇和快感之外,远没有围棋界那种痛失阵地的危机感,更不会相信人类最终会被机器人所征服。对于那些专业人士来说,他们因为相信科学而从一开始就不看好柯洁能赢。马云对阿法狗获胜的反应是:SO TM WHAT?围棋他妈的还有啥意思?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云计算。的确,人在和机器对弈时如果老是输那有什么意思!这话肯定让聂老不爽,他问马云是谁?对于围棋界来说,马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就是阿法狗,阿法狗颠覆了围棋。

   阿法狗的意义究竟何在?恐怕不能限于围棋领域,更大的领域是在科学界。李开复认为,阿法狗和柯洁之战没有科学意义,因为机器在游戏领域不可战胜已毫无悬念,未来的人工智能已经不再只和阿法狗对标,人工智能已从不完美信息处理,进步到对不完美海量信息的处理运算,并具备了推理和学习的能力。基于这些看法,李开复是期待下一个更加高明的AI大师应用登场,他为此提醒人们要做好三个准备:第一,拥抱必将到来的人工智能;第二,肩负起工程师的使命,大声地对自动杀人机器以及用户隐私数据交易说不;第三,追随我心,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不是大脑,而是内心。

   李开复的看法应该是代表着科学界对人工智能的普遍看法,他对“脑”和“心”的认知是有哲学高度的。首先,科学家是相信人工智能在许多领域内将取代人类,其次,他们是更加相信人类最终还是可以控制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只有“脑”而没有“心”,“心”代表着人类的情感方式和精神世界,这是人工智能的物理世界所不具有的。科学家的这些基本看法,肯定会对社会公众产生深远影响,科学既往的历史也表明,任何一次重大的科学发现都不是削弱而是强化了人类控制科学的能力,人类远不会成为机器的奴隶。

   这就是目前人们认识人工智能的两个层面:围棋界在被阿法狗战胜之后已经彻底认输了,科学界在乐见电脑战胜人脑的同时却坚信人脑依旧可以控制电脑。科学家是不是比围棋手更聪明、更乐观、更有前瞻性?毕竟阿法狗是由科学家制造出来的,他们对人工智能有更大的发言权。如果基于科学家的视野来认识人工智能,人类当然不用为一个新的智能文明的到来而忧心忡忡,相反,人类尽可想象在不远的将来,可以尽情享受机器人给他们带来的各种便利和服务,从工作到生活到性爱,全都由机器人来承包了,甚至都可以由一个机器人来当国家的总统。

   科学家所描绘出来的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图景是不是过于乐观了?至少在我看来,认识人工智能,如果仅限于围棋层面和科学层面,那显然是无法充分把握到人工智能的出现对于人类文明的深远影响。人工智能的出现,较之以往的任何科学发现,有一个质的区别,那就是人脑的突破。以往的科学发现和进步,究其实质而言,都不过是人的肢体功能的延长或扩大,是人的手和脚的延伸。人类借助于科学,创造出各种机器,使人类具有了更高、更快、更强的能力,而这些能力都是在人脑的控制之下。以战争手段为例,人类最初的格斗仅限于拳脚相加,是人的肢体搏斗,后来发觉肢体不够用,开始运用棍棒石块,接下来就是冷兵器的出现,大刀斧子匕首三节棍狼牙棒,随着火药的发明,热兵器登场了,从火枪到飞机大炮军舰,现在则是核武器加洲际导弹。战争手段不断进化,实质是人的拳脚功能的进化,这种进化始终是在人脑的控制之下。庞大的战争机器没有人脑的控制和指挥,就是一堆庞大的废铁。人类之所以历经无数战争而没有被毁灭,尤其是在当下的热核时代尚有一线生机,就是因为人脑对于科学发明出来的杀人机器还握有最后的控制权。

   但是,人工智能的出现,电脑对人脑的征服和超越,意味着人脑这个指挥系统有可能被电脑所攻陷,一个远比人脑更聪明、更敏捷、更富有计算能力的电脑,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人脑对科学的最后控制权。网易科技讯6月19日转述《大西洋月刊》网站报道,FACEBOOK在实验中让两个AI聊天机器人互相对话,发现机器人竟然逐渐发展出人类无法理解的独特语言,这个情况让实验者大为惊恐,他们不得不对AI进行人工干预,如果不做这样的干预,两个机器人使用机器学习进行对话策略迭代升级,最终将导致机器人以人类无法理解的语言进行交流。FACEBOOK的研究报告认为,AI的语言自行升级的速度超出预期,机器能够产生非人类交流方式这一发现,让包括系统设计者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叹人类知识的有限。这就是说,当人脑还能控制电脑时,人类或许还可以控制人工智能,就像以往控制所有的科学发明一样,而一旦当人脑无法控制电脑,相反,是由电脑来控制人脑时,那人类可以随心所欲地主宰一切的时代,是不是就该终结了?

   毫无疑问,人类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关口,人类文明有可能被一个新的文明所取代,那就是人工智能文明。因此,不能仅仅从现有的科学观来思考人工智能的各种可能性,而是需要有更广大的视野和更深邃的思想,建构起一个关于人工智能文明的认识框架,在认识和展望人工智能文明的同时,对人类文明进行彻底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批判。为此,我从十个方面展开思考,旨在对人类文明进化的若干重大哲学和历史问题进行深度反思,以此来观察人工智能文明可能对人类文明所带来的巨大冲击。人类只有真正认识了自己,才可能真正认识人工智能。

  

   思考一:人工智能问题何以是哲学的最高或终极性问题?

  

   人工智能问题首先是一个哲学问题,是当代哲学的最高问题,或终极性问题。那么,这个最高的或终极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人的主体性是否能够继续存在。

   人类自有哲学以来,产生了不计其数的哲学思想、派别或主义,构成了一个还在不断编写的庞大的哲学史,这些其实都是来源于雅斯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形成的三大思想源泉,即在公元前8—3世纪期间形成的希腊哲学、印度佛学和中国孔老之学。这是人类文明觉醒的开始,人类开始追问诸如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与超验世界的关系这些终极性问题,开始集中思考诸如人何以成为人,人何以活着,人何以活着有意义这些形而上的问题。这是人类的自我认识,人既是认识的主体,也是认识的对象,如古希腊奥林匹斯山上的德尔菲神殿的门楣上镌刻着的那句话:认识你自己。

   轴心时代以来两千年了,人类认识自己了吗?——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往哪里去?至今好像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人类仍然处在迷茫之中。但是,人的自我认识至少有一点是比较清晰了,那就是“脑”和“心”的分离。“脑”是理性的载体,致力于认识外部世界,由此形成科学和知识;而“心”是情感的载体,致力于追问意义世界,由此形成艺术和宗教。人类文明的进化,核心是“脑”和“心”的进化。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知识的增长,人类的“脑”越来越聪明,智商越来越高,以致创造出比人脑更聪明的电脑。但是,人类的“心”却是越来越“坏”了,情商越来越低,由“心”派生出来的不同的宗教、文化和地域认同在不断地撕裂人类共同体。人类几千年来不能彻底终结持续存在于不同种族、民族和国家之间的战争,不能有效制止科学日趋异化为人类自我灭亡的加速器,就是因为人类没有一个共同的善良的心。所以,科学家认为人“心”的存在是人脑优于电脑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完全是没有洞察到人性的幽暗对人类的致命影响。人类如果真有自我毁灭的一天,一定不是毁于“脑”而是毁于“心”。

   人工智能只有“脑”而没有“心”,这是人工智能文明有可能超越人类文明的核心优势。没有心,就没有由心而生的意义追问、价值判断和宗教倾向,没有这些心灵世界的建构,就不会有人类内部的根本性冲突。人工智能由“脑”而不是由“心”来主导人类建构,有可能真正打造出一个大同世界。因此,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来说,首先意味着是人类主体性的丧失,是“心”为“脑”所控制,人类要想不自我毁灭,必须让位于一个更高级的文明主体。人工智能的出现,人类往何处去,或许会有答案了。

  

   思考二:应该如何认识人类文明史观?

  

   人类如果从东非人开始计算,已有三百万的历史,但人类文明史充其量不过万年。文明对人类意味着什么?难道仅仅是意味着人类能不断地过上一种更优越更幸福的生活?如同共产主义向无产阶级所承诺的那样,可以按需享受你想享受的一切?如果真有这一天,人类是否意识到,文明的进步和展开将会让人类付出何种代价?

   文明是有成本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文明是有约束条件的。在我看来,文明主要是受制于两个约束条件,一个是时间约束,一个是资源约束。从时间约束来看,历史上的许多文明现在早已化为废墟,如两河文明、尼罗河文明、爱琴文明、殷商文明、奥尔梅克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希腊文明、玛雅文明,各种文明形态从发生、繁荣到死亡,绵延不断,没有一个文明是可以无限延续的,包括当今世界上还存在着的人类文明,终会有死亡的一天。从资源约束来看,人类历史三百万年,进入文明时代,人类才开始消耗地球资源,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是基于对地球资源的源源不竭的消耗,文明的形态越高,对资源的消耗就越大。农耕时代,人类至多消耗地球地表资源,到了工业时代,人类开始大规模地消耗地球地下资源,几乎快把地球给挖空了,地球积累亿万年而形成的主要资源,在工业时代不过200年的时间里几乎被消耗殆尽。一旦地球的资源被耗竭了,人类文明还能存续?

   人类文明的时间约束和资源约束,存在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特定的文明形态都是在资源失控或资源耗竭的情况下才走到了文明的时间终点。就人类文明的整体而言,依旧摆脱不了这两个根本性的约束条件,人类文明根本不可能无限延续,除非有源源不绝的资源供给。问题就在于,地球有取之不绝的资源吗?

  

   思考三:科学对于人类文明意味着什么?

  

   人类从狩猎文明至农耕文明一直处在缓慢进化状态中,汉代的农业生产率和中国改革前的农业生产率基本上是处在一个水平上,欧洲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在长达一千年的中世纪,欧洲的社会经济始终是在低水平上徘徊。蒸汽机的发明和应用,产生了工业革命,由此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动力,并由此带来了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的巨大变化。科学,是人类文明发展和进步的发动机,是人类文明的主要标志。

就是在科学的曙光刚刚照亮了人类时,一个名叫卢梭的法国青年,于1750年在应征第戎科学院题为《论科学和艺术是否有助于敦风化俗》的有奖征文中,以一篇《论科学和艺术》的论文而一举成名,他在这篇论文中挑战了以狄德罗为代表的法国启蒙思想家所普遍倡导的科学、艺术、知识和进步的文明史观,认为科学和艺术进展的最后结果无益于人类。他的这个结论是基于两个判断,一个是历史证据,埃及、希腊、罗马等伴随着科学和艺术的兴盛而沦为被奴役者并罪恶充斥,相反,早期波斯人、日耳曼人和斯巴达则在无知中具有德行和自由;另一个判断是科学和艺术源于罪恶,并导致闲逸、奢侈腐化和责任心缺失。卢梭特别强调,他攻击的并不是科学本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荣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428.html
文章来源:荣剑闲潭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张志恒 2017-08-13 10:20:17

  要宪*政必须规范语言文字的使用,必须接受“形式逻辑”的基本原则,否则没有宪*政。中国几千年的混乱就是发现“语言产生的漏洞”实在太多了,这是中国人聪明的地方,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地方。

张志恒 2017-08-13 10:09:14

  研究人工智能还是人对电脑的研究,人还是主导,是人与机的博弈;最可怕是人对人的研究,也就是一旦掌握了“人脑的操作系统”,随意对人的记忆复制与删除,就太可怕了,人必毁灭自己无疑。现在已经有了苗头。还有就是对遗传基因的研究,也是摧毁人伦的前奏,太可怕了。当人能战胜死亡的时候,人也就挖了一个比死亡更可怕的“坑”。

茶神书韵 2017-08-12 20:16:33

  3、……
  我们和该文写者同样幸运,在近二十年来欣赏了来自宪政文明环境中无拘无束的编导们(其中不缺具有各种科学或哲学专业的编剧们)的近百部大片——所前瞻演绎的人工智能机器和人类文明的正负相处、甚至冲突的前景……。
  毋容置疑,人工智能机器当然能按照人类编程——在生产线上源源不断的制造出人工智能机器同类,甚至是更智能更新版的机器人。
  亦毋庸置疑,地球上生物动物植物即所有看似不同的生命,在宪政文明带来现代科学的微观世界中,已然统一!
  更毋庸置疑,就地球人类文明,生存灭亡,更新再生,生生不息到地球本身的再生,何须忧天倾:)
  更幸,我们这一代必能看到,再下几代能沐浴到,宪政文明和人性民权的阳光,足矣:)
  荣先生以你自身的文化体系,大可不必“和稀泥”,完全可以给读者开启更多的宪政文明的窗缝,善莫大焉:)

茶神书韵 2017-08-12 19:47:50

  2、地球人类,是浩瀚宇宙遵循大自然规律存在生物生命的无穷大小球球之一,所谓的地球人类文明,是人类生物不同阶段的经济文化政治总成:比如部落文明;封建文明;宪政文明。所谓的地球人类科学,只是对大自然规律的不断发现到正反正负运用。 按文中引用的张维迎数据,自1500年迄今已超过500多年,曾经璀璨过气封建文明中国再没有一项重要发明贡献于世,就是宪政文明无论从科学发明到人性发醒……都优越并先进于封建文明的写者自证。君权优于神权,民权何以优于君权? 若无民权核心的宪政文明将丰富的现代科学成果顺道中国,该文写者,如何能运用宪政文明带来的计算机技术观赏人机大战?酣畅书写自己心中今后可能的人类文明前景?

茶神书韵 2017-08-12 19:23:30

  1、通览全文,沉到底:所谓启承该文的人机大战胜负,是一群科学家+历史集成的围棋手们中的胜家+万千倍高速运算且极少下棋失误的电脑,战胜一位下棋失误率高于电脑的职业围棋手。故此,追索到底:是一群人战胜一个人。
   该文写者描述的高手们集体崩溃云云,实为该文写者过于感性渲染的笔触。
   该文写者由此及彼,对人类文明忧心忡忡,显然是近二十年来近百部美国人工智能大片所前瞻展示的正负前景的纠结总汇……

静观 2017-08-10 19:46:07

  至于围棋和数学的关系,我也一直认为中国人夸大了“数学好”对人在智力上的意义。

静观 2017-08-10 19:43:09

  很抱歉我部分同意楼下的观点。下围棋的人肯定会越来越来少,但文学会一直存在下去,而且电脑不可能取代文学创作,虽然电脑可以击败棋手(注意:作家是文化人,棋手是体育人)。至于传统文化,如果说聂卫平或者您本人因为围棋而比别人更懂中国传统文化,那就不知道“中国传统文化”该如何定义了。

张志恒 2017-08-10 14:53:05

  谈到文学,今天电脑促进的多媒体发展,使得欣赏文学作品的人会越来越少,当然也不会有人热衷与写文学作品。过去我觉得有好电影要先有文学,现实是用视觉效果直接去刺激你的神经,要什么文学?今天的“战狼2”就是例子,连片名都是“直接的”。

张志恒 2017-08-10 14:43:17

  静观网友大概不会下围棋,聂卫平是有点靠赢日本棋手浪得虚名,但他对围棋热爱是不好否认的。围棋实在复杂,几乎就是人智商标准,下围棋好的基本数学不会差(不愿意学是另一回事),我认为围棋真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优秀的地方,这次电脑在围棋上胜人类的确是重要事件,也是对围棋活动的一次重大打击,今后参加围棋活动的人会越来越少。这也是我一个观点的继续,这就是电脑将颠覆所有文化人的“行当”,所有文化人值得骄傲的地方都会在电脑面前黯然失色。

静观 2017-08-09 10:02:03

  假如不是80年代畸形的民族主义,让聂卫平因为战胜日本人获得他根本不配拥有的虚名,并且靠这个吃了一辈子,他没有任何资格来评论人工智能。希望未来对人类文明的讨论不要以聂卫平,柯洁这类半文盲开头。

静观 2017-08-09 09:58:01

  人们实在是高估了围棋和围棋手。的确,“围棋只不过是计算智能”,仅此而已,但中国人对于棋手有超乎寻常的崇拜,潜意识里认为他们特别聪明。其实,中国的开国元帅里会下棋的并不怎么会打仗,真会打仗并不下棋。中国所谓的围棋国手,聂卫平之流,除了下棋本身,你见过他任何其他事上,表现出任何超过常人的地方吗? 真正高超的是复杂的创造性的活动而不是计算,如果人工智能能写出一部被文学界认可的小说,才可以说算回事,光看下棋这种本身就属于末流的智力活动,真是误导人。

孙红霞 2017-08-08 14:50:36

  人类可以通过生育来创造人类自己的生命,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如何自我创造“生命”?如果机器人的生命离不开人类的创造,那么机器人还是不能脱离人的控制独立存在,即使它能战胜围棋高手或自编语言等,所以,未来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永远无法替代或主宰人类。但是,高智能机器人一旦在人类生活里出现,它们给人类不只是带来便利,还会带来一系列诸多的社会问题。比如机器人失控杀了人,机器人替代人类的劳动和工作使人失业,机器人失控引起核武器爆炸,机器人疯狂生产占据人类的生存空间,……总之,人们在人工智能大规模出现之前,一定要做好各方面的预防和应对措施,不然的话,智能机器人也会把人类正常的社会生活搞的乱七八糟。

李博阁 2017-08-07 21:49:32

  杞人忧天。
  人作为创造者永远不存在被自己的产物取代,创造者与被造物之间具有不可逾越的鸿沟,除非人自甘堕落被造物,乃至社会的产物,丧失人之为人的东西。人之为人在于只有通过自由不断地创造才能完整自身非被造的存在和使命。

张志恒 2017-08-07 16:02:03

  人是契约社会,但每个人都又企图钻契约的漏洞,就如同整个网络系统有漏洞一样。而这根源是人们对语言的使用。而人工智能为我们提供了可以补好漏洞的机会。其实这就是世界统一语言,而这统一是在幕后由计算机做到的,也就是说今后语文教学必须是由人工智能完成,各种文字翻译也如此。

陈才天(a) 2017-08-07 12:25:05

  围棋只不过是计算智能,而人类的智慧决不仅仅只有计算.阿法狗三胜柯洁不应过分紧张.即便是人工智能文明到来,那不过也是人类文明一个阶段.可能还有更高层次的人类文明等着人类享受生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