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西亚局势和伊朗的外交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87 次 更新时间:2003-06-12 09:50:00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李寒秋  

  应该主动地将这种关系导向政治合作与多国合作的方向,以对美国的为所欲为形成有效的制约。(www.yypl.net)

  

  伊朗周边外交关系所要应对的国家

  

  伊朗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极为重要,不容忽视。伊朗应该主动与周边国家建立有效的联系,以防止本国遭受如伊拉克那样的被美国孤立、弱化和直接攻击的命运。伊朗应该从现在起就缔造一条从巴基斯坦到叙利亚的主要穆斯林大国的联盟,在此同时缔造一条非阿拉伯的三个穆斯林大国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的联盟,以免立场过分鲜明,阵线过分单一而导致不良后果。

  

  包括在今天归属巴基斯坦的俾路支地区在内的大阿富汗,在历史上曾经是伊朗的属国。巴基斯坦与伊朗有着共同的宗教信仰,在国际范围内也有着共同的利害关系。但是两国在中亚诸国中存在着竞争,伊朗应该与巴基斯坦达成妥协,互相划分势力范围,放弃在阿富汗的争夺,支持巴基斯坦以某种形式控制阿富汗。伊朗应该把巴基斯坦推到与俄国、印度以及美国均发生战略对立的形势下,自身保持相对的行动自由。(www.yypl.net)

  

  伊朗与奥斯曼土耳其的关系在历史上曾经长期对立,争夺对两河流域以及南高加索地区的控制权。土耳其虽然选择了面向欧洲的基本国策,但是土耳其国内的伊斯兰政治势力一直希望发展与伊斯兰国家包括伊朗的战略关系。因此,在与土耳其在中亚诸国和南高加索诸国中进行竞争的同时,伊朗必须低调处理与土耳其的竞争关系。土耳其在地缘政治上的真正对手以及天然敌人是俄国,只有让俄国与土耳其矛盾在一定程度上激化,才能够使得伊朗外交左右逢源。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中亚诸国也与伊朗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波斯帝国曾经将势力扩展至中亚一带。祆教、摩尼教以及伊斯兰教和波斯语也在中亚地区也曾经极为流行。伊朗应该放弃在中亚各国谋求势力范围,而应该承认中亚诸国是俄国的天然势力范围,这是跟俄国的地缘政治处境以及大国实力相适应的。一国不得追求与利害关系和自身实力不相符合的外交目标。伊朗在目前的国际局势中,也不宜四面树敌,四面出击,谋求不适当的势力范围。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与伊朗有着历史文化、宗教传统和语言上的亲密联系。但是塔吉克斯坦紧邻阿富汗,控制阿富汗又是巴基斯坦的战略目标,如果伊朗与塔吉克斯坦建立特殊关系,将成为巴基斯坦与俄国势力交锋的缓冲地带,不利于伊朗获得较为有利的外交地位。土库曼斯坦与伊朗接壤,伊朗可以谋求在土库曼斯坦发挥重要作用,而实质上应该把这个目标作为一个筹码与俄国进行讨价还价。因为伊朗既不具备扩张领土的实力,同时在俄国的势力范围扩张领土也不符合伊朗外交的基本利害关系。(www.yypl.net)

  

  伊朗不要指望能够利用俄国的战略困境,试图在南高加索地区谋求收复失地以及在俄国的北高加索地区输出伊斯兰革命。这样做只会破坏与俄国的战略协作关系,被美国所利用。伊朗应该明智地让土耳其去扮演这样的冒失的角色。而在中亚诸国的角逐中,应该让巴基斯坦与土耳其以及其他阿拉伯国家去扮演这样的角色。伊朗目前的处境极为微妙也极为危险,在伊拉克已经落入美英势力范围的情况下,在关系到各大国的敏感利益的区域轻举妄动将给伊朗带来无穷的祸害。对于伊朗来说,在目前的形势下,伊朗在周边敏感地区的无所作为就是最大的有所作为。伊朗应该极力让所有的国家都冲在反美的第一线。自身紧跟其后去追求恰当的国家利益。

  

  在历史上波斯帝国曾经征服过阿拉伯民族,使其臣属于波斯帝国。阿拉伯民族大征服时期开始时,萨珊波斯也被阿拉伯民族击败,其帝国被摧毁,接受了伊斯兰教和阿拉伯字母。波斯与阿拉伯两大民族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爱恨交加,剪不断,理还乱。在目前的西亚中东的战略格局中,伊朗在口头上支持叙利亚、利比亚以及巴勒斯坦解放事业的同时,不得以国家政府名义采取实际行动。伊朗的外交努力应该放在那些能够改变世界格局以及对自身提供战略性保护的大国以及周边地区中等力量的国家上,而不是采取过激行动以及在敏感地区轻举妄动。目前伊拉克已经覆亡,伊朗推动西亚地区安全同盟的一根支柱已经倒下,今后是否能够在两伊同盟的基础上建立武装独立的小协约国,取决于伊拉克的政局演变。伊朗不能够过于寄希望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穆斯林能够主导政权,从而奉行亲伊朗的政策,在美国的控制下,这种局面几无可能自动形成。如果今后美国控制不了局势,伊拉克天下大乱以后,伊朗也以在西亚地区保持低调比较明智。伊拉克是一个集地缘政治、历史恩怨、石油资源分配和宗教种族诸多矛盾的火药桶,最适宜扮演一个现存秩序挑战者的角色。对于伊朗来说,应该把伊拉克推到反美的第一线,而不是自己出头去反美。

  

  伊朗应该充分尊重俄国的利益,既不去挑战或者激怒俄国,也不是无条件顺从俄国,而是在力量对比和权力结构的运作中,使得俄国认为对伊朗加大支持的力度以谋求本国的利益是有必要的。不至于使俄国对伊朗产生排斥感,坐视伊朗处在危险的境地。伊朗应该在高加索诸国中与俄国和土耳其形成战略平衡,在前苏联中亚五国和阿富汗的角逐中,与俄国和巴基斯坦形成战略平衡,在海湾地区,与伊拉克和海湾亲美附庸国形成平衡。伊朗由于自身的实力、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复杂历史宗教文化联系,将在这个西亚地区的混乱局面中起着枢纽和轴心的作用。(www.yypl.net)

  

  伊朗所应该采取的外交政策

  

  美英势力以外的其他大国,都对伊朗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即便有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上对立,也没有现实利益促使它们产生改变伊朗的社会制度的愿望,而更为关键的是它们也缺乏经济力量和军事手段能实现改变伊朗的社会制度的愿望。因此,对于伊朗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来说,伊朗与其他大国的矛盾都是次要的,都是可以妥协的,存在着相互利用的余地。而且对于伊朗来说,对美国以外的次强国家作出妥协和让步甚至因此而导致某些损失,也不会导致全盘失败的严重后果。伊朗不应该过于注重于特定国家的单边联系,因为伊朗自身的实力有限难以主导双边关系的发展,因此综合考虑,进行与大国的多边合作,在运动与矛盾中抵消对伊朗的不利因素,尽最大的可能保护伊朗的利益,这才是最可取的。伊朗不是要争当什么运动的旗手,而是要使自身巧妙地充当大国外交的轴心。通过巧妙的手段,使得每一个国家都在伊朗问题上与美国产生对立,从而使本国在美国的威胁下获得间接的保障。

  

  伊朗外交的第一个层次是与周边国家的联合与协调。对于伊朗来说,在美国单边主义霸权的高压下,最佳国家战略就是与叙利亚全面结盟,两国形成西亚地区的小协约国,合力抵抗美国的各种压力。由于伊拉克战局迅速地结束,这个小协约国缺少了伊拉克这个极为重要的国家的参与,其有效性将打折扣,但还不至于导致这个格局的彻底失效。这种格局还将发挥一定的作用。如果伊拉克局势再有变化,再度崛起一个民族主义政权,那么伊朗、叙利亚以及伊拉克的三国协约的建立是极有可能的。伊朗应该双管齐下,一方面通过叙利亚和海湾地区小国连接阿拉伯世界各国,争取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世界的同情与支持。另一方面,伊朗必须通过与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的协调,营造伊斯兰世界争取世界和平与国家独立统一战线,以分散美国对自身的战略压力。(www.yypl.net)

  

  伊朗外交的第二个层次就是与其他大国的联合。伊朗应该积极与其他世界大国展开多边外交,以利用大国间的矛盾和竞争以保证本国的安全。伊朗外交最为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要和美国实现彻底的和解,表面上来分析,这样做作为安全、合理与高效。但是这样做使得伊朗失去了任何主动权,问题的关键也在美国,美国愿意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接受伊朗的善意呢?伊拉克就是前车之鉴,巴列维王朝离现在也不算太远,它们最后的结果都是丧家败国。对于伊朗来说,与美国和解的代价未免太高了。而且还存在着一个更为具体的问题,那就是美伊两国的和解建立在何种物质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基础之上?伊朗是否可以斩钉截铁地放弃伊斯兰革命的种种清规戒律?是否同意美国来控制伊朗的石油命脉?问题的答案也就将随着伊朗自身保护能力的大小以及美国对伊朗采取单边行动能力的大小而变化。而检测这种变化的手段就是伊朗多边外交与美国单边外交在国际舞台上的较量。

  

  伊朗也必须明白,各大国对于伊朗的支持并不是出于对伊朗的喜爱,也不是对有伊斯兰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的欣赏和支持,促使各大国共同行动的根源在于对美国单边主义霸权行动的憎恨和恐惧。而伊朗恰好就出在这个遏制美国单边主义霸权的轴心地位。因此伊朗一方面要对付美国的压力,另一方面,伊朗也要善于利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矛盾,缔造反美统一战线,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对手,保护自己。外交家和政治家的责任在于分析外交利害关系和外交评估权力结构,并且以此采取相应的行动,至于意识形态的油彩,那是应该根据不同现实利益需要而随时涂改。输出伊斯兰革命和有伊朗特色的伊斯兰社会主义的种种观念与均势外交和联盟外交方面的努力是并行不悖的。在外交斗争中不付出代价,就不会有任何收获。对于伊朗来说,反美已经是一种骑虎难下的事实,那么通过利用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矛盾,减弱这种毫无回旋余地的处境的同时也加强抵抗美国压力的地位,根据历史经验,这并不是不可能的。(www.yypl.net)

  

  自伊朗在萨法维王朝在十六世纪初建立独立的伊朗国家,在伊斯兰教的基础上重现古代波斯文明的辉煌以来,它的外交总是面临着两个问题,来自南方海上的西方势力威胁与来自北方陆地的俄国势力威胁。在营造平衡的权力结构中,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功亏一篑,导致了国家逐渐丧失独立,被英俄两大势力所共同主宰。今天伊朗依然面临着这样的严峻形势。单纯投靠美俄任何一方不能解决伊朗的根本问题。伊朗在解决迫在眉睫的国家安全问题时,也必须同时开始为本国营造一个自由独立发展的空间。因此与俄国、法德为核心的欧盟、中国、印度以及日本等战略势力建立战略关系,加深与土耳其和巴基斯坦两大邻国的合作,扩展与阿拉伯世界的交往对于伊朗有着极为深远的意义。这种外交战略框架并不是仅仅解决目前的危机,而是着眼于多极化的未来格局。

  

  伊朗寻求各大国的支持,自觉自愿把自己当作地缘政治的战略支轴,而不是充当主动出击的马前卒,这是符合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局,以及伊朗自身的国家利益的。一个小小的支点可以撬动地球。伊朗努力充当当今世界的外交轴心,各大国外交行动围绕着伊朗在转动,伊朗便可以收到以静制动,以小博大的效果。这是伊朗外交战略的最佳选择和保持伊朗独立、全权以及获得复兴的必然之路。波斯民族缔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具有世界精神的伟大帝国,开始了真正的世界历史,经历了多次的灭亡与复兴,依然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伊朗文明源远流长,一脉相承。伊朗人民的英勇斗争,必将为全世界各国的政治自由和全人类的和平、平等与全面发展做出较大的贡献。(www.yypl.net)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4.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