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有富:论宋诗的理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0 次 更新时间:2017-08-04 09:32:00

进入专题: 宋诗   诗文鉴赏  

徐有富  

  

   就写诗宗旨而言,不外抒情、言志、说理三端。诗歌本质上是抒情的,说理非其所长。但爱说理却成了宋诗的一大特点。宋严羽说:“本朝人尚理而病于意兴。”明李梦阳说:“宋人主理,作理语。诗何尝无理,若专作理语,何不作文而诗为耶?”稍后的杨慎也说:“宋人诗主理。”清刘大勤说:“宋诗多言理。”近人钱钟书也指出:“唐人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

   宋人以诗说理的内容很多,最重要的当然是表现哲理。譬如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不少宋诗都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如梅尧臣《对花有感》:

   新花朝竞妍,故花色憔悴。

   明日花更开,新花何以异。

   恩格斯指出:“生命首先正是在于:生命在每一瞬间是它自身,同时又是别的东西。”黄庭坚《书舞阳西寺旧题处》也说:

   万事纷纷日日新,当时题壁是前身。

   寺僧物色来相访,我似昔人非昔人。

   邵雍用诗写的哲学讲义亦称:

   向日所云是,如今却是非。

   安知今日是,不起后来疑?

   向日所云我,如今却是伊。

   不知今日我,又是后来谁?

   (《寄曹州李审言龙图》)

   最耐人寻味的要算孔平仲的《马上小睡》:

   夹路桃花眼自醉,昏昏不觉据鞍眠。

   觉来已失初时景,流水青山忽眼前。

   刚刚还是满眼桃花,在马背上打了个盹,眼前就是青山绿水了。

   佛教徒常以诗来宣传佛教教义。当然,宗教也属哲学范畴。《五灯会元》卷一讲过一个故事:“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嘱诸摩柯迦叶。”佛教教义难以尽说,所以佛祖释迦摩尼拈花示众以启发弟子们,自己去领悟。“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说明只有迦叶有所领悟,所以得到释迦摩尼的青睐,成了禅宗的创始人。中国禅宗六祖慧能认为“一念若悟,即众生是佛,故知一切万法,尽在自身中,何不从于自心顿现真如本性”。所以他强调:“令学道者顿悟菩萨,令自本性顿悟。”《鹤林玉露》卷一八载牟尼诗云:

   近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陇头云。

   归来拈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如果把寻春比喻学道的话,为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呢?主要是因为在自身以外寻春访道,虽踏破铁鞋,也无所获;而在自身中求,则往往能够顿悟。

   道教观念虽为“一庞大复杂之混合物”,但是其主张贵生避世的特点还是十分鲜明的。道教徒爱用白云来表现这一观念,如南朝著名道士陶弘景隐居不仕,梁武帝要他下山,他不肯,还写了一首诗作了解释,其《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云: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

   正由于像白云一样,不受官职的羁绊和牵累,所以他才能在南朝复杂而剧烈的政治斗争中,成功地保全了自己。北宋嗣汉三十代天师张继先《诗一首》云:

   白云闲似我,我似白云闲。

   二物俱无心,逍遥天地间。

   显然这首诗将道教贵生避世的观念表现得更加鲜明和彻底。

   刘鹗在《老残游记》第九回借小说中人物之口说:“儒、释、道三教,譬如三个铺面挂了三个招牌,其实都是卖的杂货,柴米油盐都是有的。不过儒家的铺子大些,佛、道德铺子小些,皆是无所不包的。”宗教教义由教外人士道来往往更加透彻,如范大成的《提日记》:

   谁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亦梦中。

   若向梦中寻梦境,觉来还入大槐宫。

   浮生若梦是道教传统人生观,与受到道家思想影响的唐人小说沈既济《枕中记》、李公佐《南柯太守传》相比,此诗写人生无论转头未转头,梦醒未梦醒,都在梦中,对浮生若梦人生观的理解与感受,可谓又进了一层。

   宋诗中还有许多抒写生活感悟的作品,这些感悟往往又充满哲理,因此特别值得珍视。如李沆《题六和塔》:

   经从塔下几春秋,每恨无因到上头。

   今日始知高处险,不如归卧旧林丘。

   而王安石的《登飞来峰》却有着不同的体会: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再如释重显《五老师子》云:

   踞地盘空势未休,爪牙安肯混常流。

   天教生在千峰上,不得云擎也出头。

   《僧宝传》称显尝游庐山栖贤,时諟禅师居焉,简严少接纳,显藞苴不合,作师子峰诗讥之。这三首诗的主题思想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它们都说明了,在人生的道路上,人们所处的位置对于人们的思想,人们的生活道路是多么大,这种影响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

   宋人还常用诗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如宋叶梦得《石林诗话》卷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旧中书南厅壁间,有晏元献题《咏上竿伎》一诗云:‘百尺竿头袅袅身,足腾跟挂骇旁人。汉阴有叟君知否?抱瓮区区亦未贫。’当时故必有谓。文潞公在枢府,尝一日过中书,与荆公行至题下,特迟留诵诗久之,亦未能无意也。荆公他日复题一篇于诗后云:‘赐也能言未识真,误将心许汉阴人。桔槔俯仰何妨事,抱瓮区区老此身。’”从两首诗中可以看出来王安石是主张改革的,而晏殊(谥元献)、文彦博(封潞国公)是反对改革的。王安石的政治主张产生了巨大影响,也受到了普遍欢迎,如沈辽《水车》诗:

   黄叶渡头春水生,江中水车上下鸣。

   谁道田间得机事,不如抱瓮可忘情?

   再如韦骧的《桔槔》诗:

   露井无穷惠,机心在桔槔。

   浅深在应取,俯仰不为劳。

   固免羸瓶悔,全胜短绠操。

   如何翻鄙笑,抱瓮自孤高。

   宋人还喜欢用诗来探讨诗歌理论。如王安石的《题张司业诗》,吴可的《学诗》诗。陆游也有不少论诗诗值得我们重视,如其《题庐陵萧彦毓秀才诗卷后二首》之二云:

   法不孤生自古同,痴人乃欲镂虚空。

   君诗妙处吾能知,正在山程水驿中。

   即深刻地说明了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再如杨万里的《下横山滩头望金华山四首》之二:

   山思江情不负伊,雨姿晴态总成奇。

   闭门觅句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

   也说明了同样的道理。正因为他们突破了江西诗派的藩篱,所以在诗歌创作上都取得了突出成就。

   宋代说理的诗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如刘克庄所批评的那样:“近世贵理学而贱诗,间有篇咏,率是语录之押韵者耳。”像理学家邵雍《击壤集》中的大部分诗都属于这种情况。如他的《知人吟》:

   君子知人出于知,小人知人出于私。

   出于知,则同乎理者谓之是,异乎理者谓之非。

   出于私,则同乎己者谓之是,异乎己者谓之非。

   所以冯友兰说:“普通所谓哲学诗,或说理的诗,是将哲学的义理,用韵文等出之。这种所谓诗,严格地说,并不是诗。诗以只可感觉不可思议者,表显不可感觉,只可思议者,以及不可感觉,亦不可思议者。其所用以表现者,须是可感觉者。”像上面这首《知人吟》,毫无形象可言,全为不可感觉者,故不能算作诗。准此以谈,僧人写的不少偈颂由于没有借助形象来说明道理,也算不得诗。

   还有一部分富有理趣,是宋诗的特点,也是宋诗的优点所在。宋人颇爱用“理趣”二字评诗论文,如欧阳修称:“真宗好文,虽以文章取士……及第,或取其所试文辞有理趣者。”袁燮指出:“陶靖节为最不烦雕琢,理趣深长非馀子可及。”南宋包恢则在对探讨诗歌创作理论时用了理趣的概念:“古人于诗不苟作,不多作。而或一诗之出,必极天下之至精,状理则理趣浑然,状事则事情昭然,状物则物态宛然。”清人沈德潜《清诗别裁集》卷首《凡例》云:“诗不能离理,然贵有理趣,不贵有理语。”在他看来,“杜诗‘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水深鱼极乐,林茂鸟知归’、‘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俱入理趣。”何谓理趣?钱锺书说:“若夫理趣,则理寓物中,物包理内,物秉理成,理因物显。”在钱锺书看来:“理之在诗,如水中盐、蜜中花,体匿性存,无痕有味,现相无相,立说无说,所谓冥合圆显者也。”可见,诗的理趣就是通过诗的形象来表现哲理的艺术趣味。理趣的最高境界是将理溶解于诗的形象之中,使人浑然不觉,让读者自己去体会。如叶绍翁《游园不值》: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作者游园的目的是为了寻春,柴扉紧闭未免让他失望,但是一枝出墙的红杏使他领略到了满园春色,又给他带来了一份惊喜。短短的四句诗写出了作者由期望到失望,再到他的期望意外得到满足而非常得意的心理变化过程,显得理趣盎然。我们细细品味,发现这首诗也道出了内容与形式,本质与现象之间的关系问题。内容或本质是一定会通过形式或现象反映出来的,春天到来了,我们即使没见到杏花,也会从桃花、李花、荠菜花、迎春花那儿知道春天到来的消息。

   宋诗中的理趣都见之于山水诗、咏物诗、咏史诗,以及形象化的议论中。宋人常在爬山涉水之中对人生有所感悟,而将诗的理趣寓于山水之中。如杨万里《过松源晨炊漆公店六首》之五:

   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这首诗讲了矛盾无时没有,无处不在的道理。当我们好不容易爬上一个山头,以为从此进入坦途,正准备喘一口气时,会立即发现前面还有新的高峰需要你去攀登。松源当在南京附近(这组诗录自《诚斋集》卷三五《江东集》,其二云:“山北溪声一路迎,山南溪响送人行。也知流向金陵去,若过金陵莫寄声。”),而苏轼《八月七日初入赣过惶恐滩》自注:“蜀道有错喜欢铺,在大散关上。”以错喜欢铺为地名,可见杨万里的这一感悟是人们所普遍具有的。杨万里还有一首绝句也颇受读者喜爱: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胡适1961年7月26日曾将此诗题赠给狱中的雷震:“南宋大诗人杨万里的《桂源铺》绝句,我最爱读,今写给儆寰老弟,祝他的65岁生日。”程千帆先生1994年夏天手书哲理诗七首赠周勃,也有此诗,并识曰:“诚斋此诗可喻将困难解决后之快乐也。”这首诗还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具备冲破阻力的条件,又有冲破阻力的决心,就一定能够克服重重困难,获得光明的前途。

   诗人艾青说:“借某一事物表达思想的诗,通常叫‘咏物诗’。咏物诗也通常被认为是哲理诗。”宋人当然也常寓理于物。如李九龄的《山舍南溪小桃花》:

   一树繁英夺眼红,开时先合占东风。

   可怜地僻无人赏,抛掷深山乱木中。

这首诗虽然抒发了知识分子怀才不遇的情感,但是也说明了条件,譬如地理位置诗何等重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诗   诗文鉴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36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