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孙子兵法》与现代社会竞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0 次 更新时间:2017-07-28 14:33:25

进入专题: 孙子兵法  

黄朴民 (进入专栏)  

   本文转自微信号“ 子曰师说”。

   《孙子兵法》讲究战略运筹,以谋制胜,权宜之变,全胜至上,强调致人而不致于人,牢牢掌握主动权。

   中国古代有一种伟人崇拜的情节。武圣人和其他圣人的情况有所不同,历史上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先秦至两汉,尊崇蚩尤为兵祖,是对勇敢和力量崇拜的象征;第二阶段,隋唐时期,尊崇姜太公,是对兵家权谋之道崇拜的象征;第三阶段,宋至明清,尊崇关公,是对道德节义崇拜的象征;第四阶段,清末至当代,尊崇孙子,是对智慧韬略崇拜的象征。

   孙子之所以受到现代人的青睐,是因为孙子学说充满了智慧和谋略精神,这正符合我们现代社会竞争机制的需要。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现代社会,大家要在竞争中掌握主动,立于不败之地,成为事业的成功者,就必然会面临一些问题:如何知彼知己,预测形势,计算得失,筹划全局,避实就虚,出奇制胜等。《孙子兵法》讲究战略运筹,以谋制胜,权宜之变,全胜至上,强调致人而不致于人,牢牢掌握主动权。所有这一切不但深刻揭示了战争中的一般规律,也揭示了在社会其他活动中可借鉴的普遍意义。

   孙子提出的朴素的辩证法观点,如以迂为直、杂于利害等,不仅能帮助我们辩证地看问题,还能帮助我们开拓事业,实现既定目标。正因为《孙子兵法》充满了竞争的精神、进取的灵魂,符合今天的时代精神,所以,孙子成为我们现代人也仰慕的武圣人。

   历史上的武圣人有三位是山东人,这值得山东人自豪和骄傲。蚩尤是山东的,他以力取胜;姜太公是山东的,他是齐国的开创者。今天我们再来认识山东人孙子的学说,这在竞争机制的运用上同竞争谋略的借鉴上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观念更新是竞争并获得成功的必要前提


   对于中国古代打仗而言,《孙子兵法》是一次革命性的变革。这道理对于今天参与竞争的我们很有启发。我们要参与竞争并取得胜利,首先必须要认清我们面临的形势,及时更新和调整自己的观念,以不断适应发展变化的时局。《孙子兵法》的理论特色就是对上古以来特别是商周以来旧的军礼传统的否定,全书上下贯穿着理论创新、与时俱进的基本精神。现代社会的竞争是激烈残酷的,如果抱着过时的旧观念参与竞争,肯定大败亏输。只有像《孙子兵法》那样顺应潮流,才能胜券在握,事半功倍。孙子说:“兵者,诡道也。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这本身就是对就观念的一种否定、一次革命和创新。如果一个人观念上没有变革,还是用计划经济时的观念去参与市场经济的竞争,结果就是还没有出招就输了。

   在观念更新上应该树立四个基本意识。

   第一,是树立忧患意识。不管企业做的怎么好,你个人事业如何成功,国家怎么健康发展,社会如何和谐,都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我们当今的社会始终处于激烈的政治、军事、经济竞争环境中,竞争带来的巨大压力迫使每个国家、每个企业、每个个人只有不断变革、不断进步,才能适应新的情况,才能求得生存。忧患意识告诉我们,在顺利的时候要头脑冷静。孙子在《作战篇》中说:“钝兵挫锐,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也。”孟子说:“人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这都是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不管竞争顺利与否,梳理忧患意识始终是第一位的。

   第二,是树立参与意识。就是不能出局,不能使自己边缘化,即使人家的规则你不满意也要参与,等你实力强大时再改变或修改规则。比如不能因WTO或者一些世界性经济一体化组织的许多规定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不利于中国,就不参与;或因为企业的规定。单位的人际关系、系统运行机制不利于你而放弃了竞争,隔岸观火,那样永远不会有机会。我们首先要做到的是参与进去。美国学者迈尼尔从系统论角度说:“系统的封闭性经常导致孤立系统的死亡,没有外部的刺激和冲突,失去了竞争的动力和环境,就不可能有内部的回应,回应就面临着系统的老化,就失去活路,失去效率。”他把这个原理比喻成微生物的寄生现象。他还举例:15世纪末16世纪初葡萄牙人第一次登陆日本时,日本正处于诸侯争霸时期,其掌握研制武器的水平超过英国、法国、荷兰;但在明治维新前夕,当美国用军舰大炮打开日本国门时,却发现日本老百姓甚至政府人员对枪械大炮很不熟悉,用的都是笨重的冷兵器。这是因为日本在政治统一后,统治者不再参与打的战争,武器研制自然停止,枪械自然小时。事实证明,不参与世界军事争斗,军事技术发展的刺激也就不存在。中国历史也证明了这点。战国时期,秦国、楚国始终参与中原霸权争夺,发展就快。齐国处在东部沿海,认为秦国对自己的威胁不大,加上旁边是鲁、魏、宋等效果,所以没有参加过大的军事行动,有时只象征性地出兵,没有当过领导者,因此在五国灭亡后,它由于没有抵抗秦国的能力而被秦消灭。不参与竞争就会失去竞争的前提,失去竞争的跳板。汉代大思想家董仲舒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所以,一定要树立参与意识。

   第三,要树立全局意识,也就是战略意识。英国战略学家柯林斯说,大战略是在各种情况下运用国家力量的一门艺术和科学,如果单凭武力那是愚蠢的。只有政治、经济、文化、心理、外交、社会全方位地配合起来,有机结合才能赢得战争的胜利。孙子不光讲军事,他讲的是“道、天、地、将、法”的综合因素,是综合能力的一种凝聚和归纳。参与竞争不可能只强调孰轻孰重,只看一点不及其余可能会一时成功。但若长此下去,则必有后患。如讲经济要看实力,要看人员结构、交际关系、人才资源等综合性的结合体。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因为全局能决定局部的成败与得失,而局部的成败与得失有时不能对全局起决定性的影响,所以必须用全局的观点来彩玉现代的竞争。

   第四,要树立前瞻意识。古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走一步看三部,以未雨而绸缪,毋临竭而掘井。竞争是长远的,需要具备深远的战略眼光,不能只看眼前,要预测未来,把握未来。

  

实力建设、以镒称铢,是参与建设并得到成功的坚实基础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前些时候许多说法把《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搅在了一起,其实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反映的是两种价值观。它们的不同点是:孙子特别重视实力建设,他认为只有实力强大才有资格、才有能力参与竞争,否则一切免谈。《孙子兵法》提出:“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一定的地理位置产生一定的土地面积范围,一定的土地面积产生一定的资源,一定的资源才能建立一定数量的军队,有一定数量的军队才能与人抗衡,抗衡才能取胜。孙子又提出:“胜兵以镒称铢,败兵以铢称镒。”这也说明孙子注重实力建设。

   孙子和纵横家苏秦、张仪不同。纵横家纵横捭阖,朝秦暮楚,很会说话,光靠谋略打动国君参与战事,却没有建议国君发展实力,加强军队建设和综合国力建设。而孙子则特别重视自身实力建设,认为实力建设是战争取胜的基础。这一理念对后人非常有启示,历代统治者都充分运用了这一理论。凡是能完成统一大业的统治势力都是靠实力取胜的,如秦国统一六国靠的就是农战,粮食有了,国家的经济才能顺利运行,实力变大才能统一六国。

   汉武帝北逐匈奴也是同样的道理。当时,匈奴的土地面积很大,但人口只相当于汉朝的一个大县,战争初期,汉朝军队却打不过他。因为汉朝军队是以步兵车兵为主,机动性不强,而匈奴军队是骑兵,来无影去无踪,战斗力很强。而且匈奴人吃的是牛羊肉,从小在艰苦环境中生长起来,身体强壮,所以实力远超汉军,每战必胜。实力不足是汉军不能取胜的重要因素。汉武帝当政后,把实力建设放在第一位,首先发展骑兵,他把当时四大兵种中实力居于第三位的骑兵发展成第一位,超过步兵车兵,才取得与匈奴战争的最后胜利。

   西晋、隋朝统一南方前先建水军,因为南方江河多且有长江为天堑。宋朝是军事理论很发达,但军事实力不行,因为当时出产良马的宁夏、甘肃、青海都被西夏占领,好马进不来,宋军的马都是小马,不能胜任征战,所以与辽、金作战常打败仗、最后被元朝吃掉。这证明实力是基础。

   诸葛亮是山东人,是我们都崇拜的军事家,但他北伐为什么不成功?就是因为蜀汉面积小、财力弱且无强大的骑兵,所以虽然暂时对曹魏主动进攻,但都无功而返。不是诸葛亮军事才能不高,而是实力限制了他才能的发挥。

   历史证明,强大的国力和高明的谋略两者不可偏废,谋略是手段,实力是基础。不仅国家如此,人与人的竞争也需要实力做基础,所以现代人都在提升自己的实力,文凭热、学习热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竞争实力而产生的,至少是为自己拥有竞争实力贴上的标签。

  

杂于利害,兵以利动是参与竞争并取得成功的主要宗旨

  

   中国古代文化核心是儒家文化。儒家非常讨厌讲利,即“耻于言利”。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孟子说:“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宋朝朱熹更进一步提出“存天理,灭人欲。”这是中过的传统。事实上司马迁早就提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大家为利竞争是社会现实,所以竞争的核心就是趋利避害。到孙子的时代,他名正言顺、堂堂正正地提出以利驱动的用兵原则:“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合为变者也。”强调非利不动,非危不战,非得不用。《孙子兵法》中有两个地方提出“合于利而动,合于利尔止”,是对利的特别强调。这个观点在竞争中有借鉴价值。但孙子同时强调,在追求利的同时,要处理好几个关系。

   一是辩证地对待利害关系。孙子说:“夫智者之虑,必杂于厉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有时候从表面上看是利,而实际隐藏危机;从表面上看是不利,而激发后会成为后发优势,这是激励。老子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说明福祸之间是辩证互动、相互转化的。

   二是长远之利和短期之利,也就是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孙子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有的战争表面胜利而后患无穷,所以长远利益要和眼前利益统一起来。历史上发生过的晋楚鄢陵之战,当时的晋国完全有实力打败楚国。战前,晋国内部有争论,范文子反对攻楚,认为晋国现在很团结,上下齐心,同仇敌忾,就是因为有强敌楚国的存在;如果打败了楚国,晋国将无外患,高枕无忧,内部就会有争权夺利闹分裂的危险。但国军和中军主帅认为此仗能胜为何不打?否定了范文子的意见。结果打赢了之后就出现了争功抢赏/互相残杀的局面,最后三家分晋,再无力独霸中原。这一战,范文子看的是长远利益,国君和中军主帅看的是眼前利益。

三是利与义的统一。兵法和商战是不完全相同的。三十六计用在商战上是阴损的,是损人的。兵法可借鉴,但借鉴要有限度,所谓游戏有规则,道德有底线。如果在竞争中不遵守游戏有规则、道德有底线的原则,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利益宗旨强调我们不要像儒家那样做谦谦君子,每个人都会想到利,孔子也不是不讲利,而是主张利必须以仁义为统帅,利应服从于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孙子兵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6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