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享 庄蕊蕊:秩序与市场:1940年代上海国民党军人“看白戏”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8 次 更新时间:2017-07-27 17:56:18

进入专题: 抗战后   电影院   军人   看白戏  

魏文享 (进入专栏)   庄蕊蕊  

   摘要:影院是公共娱乐场所,观影秩序是市场营收的重要条件。但在内战时期,上海政局不稳,秩序不安,影院经营频遭滋扰,“看白戏”是其重要因素。与通常情况不同的是,这一时期军人警士成为“看白戏”的“主角”。政府与影院为维护秩序与市场,协定免费观影招待办法。然而军人不愿受场次限制,常倒卖免费招待券,却结伙于营业时间至影院“看白戏”,以此与影院频生冲突,甚至发生暴力滋扰事件,影响社会公共秩序。影院业同业公会竭力与政府交涉以策安定,然而警察执法不力、军人纪律松弛,本应维护社会秩序的军人、警士反成社会乱源,也寓示着国民政府统治末期政治权威式微,社会及市场秩序都濒于失序边缘。

  

   关键词:抗战后;电影院;军人;看白戏

  

   “看白戏”是戏园、影院的行话,意为进园子看戏不买票。能不花钱而看戏的,要么是私混而进,要么是恃强入场。20世纪初电影院在上海、天津、汉口等通商口岸城市里兴起后,看电影也被认为是极为摩登时尚的娱乐和社交活动,看白戏者常常闻声而至。有的只是游民闲汉偶尔蹭票,无伤大雅,有时则遇流氓地痞混迹场内,影院秩序和营收都会受到影响。不仅无钱可赚,情况严重时场子还会被砸。几乎每家影院都会遭遇看白戏的情况,偏偏“看白戏”者多无赖精神十足,管制不易,戏园、影院老板对此极为头痛。

  

   上海为近代中国电影之都。在1946到1949年的内战时期“看白戏”的特殊之处在于,军人警士成为蹭票的主角。军人及警察本属武装力量,本来身负治安之责,又有军纪警纪约束,不应扰乱影院秩序。但此时,军人警士缺乏娱乐,当局又难以约束,致使军人警士看白戏成为媒体频繁报道的社会问题。1946年成立的上海影院业商业同业公会作为行业的团体代表,一直在与政府交涉,试图规范秩序,保护影院营收。观影秩序属于上海社会秩序组成部分,事出频繁,且涉及军队,政府当局也不敢小觑。本文拟从秩序与市场的角度,讨论抗战后上海电影院业与政府之间就观影秩序进行的互动与交涉,弥补关于上海影院业行业经济研究的不足,也可从一侧面了解内战中的上海在维护社会公共秩序方面所面临的困境。(1)

  

   一、军人“看白戏”及上海影院秩序之恶化

  

   影院是公共娱乐场所,鱼龙混杂,人口密集,经营时受滋扰。在平日,不过混票入场或滋事斗殴类事件,影院的工作人员即可处理。较为严重的是在社会动荡时期,军人强行无票观影或暴徒恶意破坏,影院很难凭一己之力维护安定。此类事件在影院诞生后就屡见不鲜。1926年9月7日,就有三个俄国人被控滋扰东华戏院。1927年10月,世界大戏院等反映“近来多数军人,到世界大戏院观剧不肯照章购票”。影院向军方呈报此事,军方也加以戒束。10月12日,国民革命军淞沪卫戍司令部司令白崇禧特发布告,规定:“戏院为营业之地,各军士兵入院观剧务须照章购买半票,不得恃强入座,有紊秩序,为此布告到院观剧军人一体遵照。”(2)军队的布告说明官方对影院的经营权是予以尊重的,不过约束通令很多时候并不能令行禁止。其他涉及影院经营及公共安全的治安事件亦复不少。1933年2月6日,西海大戏院被人放置炸弹勒索钱财。(3)1938年11月20日晚,临近公共租界之日占领区内,某中国电影院拒绝带有手枪之暴徒数人准入,暴徒开枪,该戏院经理被击殒命,另伤华捕和华人各一名。(4)此类事件有的影响观影秩序,损害影院营收,更为严重的就不只是“看白戏”的性质,而涉及公共秩序安全,需要政府或军方出面加以弹压管束。

  

   抗战胜利后初期,上海社会并未完全归于有序。内战重开后,过境上海的军队杂乱繁多,秩序混乱。作为公共场所的电影院,也受到直接影响,军人警士“看白戏”及滋事捣乱成为影院的痛中之痛。

  

   军队在抗战之中流血牺牲,其功绩应为国家与社会犒劳铭记。不过,军人好胜斗勇,在城市社会生活中往往不易管束。战后驻扎上海的军人警士数量激增,看电影成为重要的娱乐内容。然军人为数众多,政府及军方未能出资支持,军人往往结伙观影,恃强入场。1945年11月,大光明戏院报告:“今天开映‘气壮山河’一片,营业极盛,时告座满。因此应付军人签票更形困难,往往不容解释强行直接入场占座。今日第一场拒绝签票者四十六人、第二场二十余人、第三场五十九人,以至买票之观众反无座可坐。”(5)丽都戏院12月23日报告:“下午二时许,有便衣与军服者共十余人不示符号要求签券,将该院院务司理朱振廷及职员石松山围住凶殴、拳脚交加,致该司理头部流血、胸部受伤,伤势颇重。职员石松山上前劝解,亦遭三四人拦住殴拳,受伤自投警局报案时,朱司理负伤大声呼救,司警闻声入视亦遭拦殴,后乃一哄而散。”(6)同日,大上海戏院、南京戏院亦报告发生职员被殴伤情事。又28日沪光戏院报称下午二时许有军服与便衣者六七人要求签给优待券十五张,内中一人不问情由遂行动武,冲突中该院经理史廷磐头部击伤,玻璃门窗悉被捣毁,观众见情纷纷散去,秩序大乱。(7)军人明目张胆,直接闯关,暴力相向,严重滋扰公共秩序。

  

   影院亦时常遭受地痞流氓之流假冒军人或者直接滋扰。1947年底之后此类事宜更为猖獗。1947年11月17日晚十时许,南市大戏院突有男子10余名来看白戏。经该院职员劝阻未果,半小时后,有壮汉30余人到来,持木棍铁尺闯入戏院,捣毁一空。秩序顿时大乱,看客争先奔避。纷乱时,有流氓10余人涌入账房间,抢去现款80余万元。(8)假冒军人混场更增加了事件处理的难度。1946年10月10日,辣斐大戏院下午第三场开映时,有当地地痞流氓6人假冒军人观剧,职工婉劝反被殴打。上海影戏院亦有被市府所属各机关索取赠券之事,此也为看白戏秩序与市场:1940年代上海国民党军人“看白戏”问题的类别之一,影院迫于政府的压力,往往委曲求全。在此之外,也有学生看白戏的情况。

  

   不过整体而言,军人警士看白戏数量既多,危害也最重。本应纪律严明的军人恃强入场,既违军纪,也损害军人形象,由此造成公共治安事件,更为舆论所批评。影院难以应付,只好将事件报告政府及军队管理部门。如何保证军人的正常娱乐,又不影响正常的观影秩序,对政府、影院来说都是亟待处理的棘手问题。

  

   二、军人与影院的协定与冲突:免费观影政策分析

  

   军人有观影娱乐的需要,影院有维护经营秩序的要求,最好的办法是多方协商,订定妥善方案。1946年1月4日,淞沪警备总司部召集上海影院业代表洽商免费招待军人各项办法。方案提出后,影院同业于5日召集全体同业集议,表决一致接受免费执行方案。在经营角度,各影院本不欲提供免费特权,但滋扰频发,已经影响到整体营业。与其时时忧心,不如专设免费时段以杜骚扰。

  

   免费招待还涉及影片供应成本问题。各戏院与影片公司仅为租赁合同关系,免费影片之提供,需征得英美片商同意。1月7日,片商集议后对免费执行办法不表赞同。影院一方面与片商协商,同时报请警备司令部召集片商等直接面谈。9日下午,上海市各电影院代表与美国影片商代表举行会议,“为两方谋一解决,片商同意免费观剧原则”。同时片商提出“如以后华军在非免费招待时间内,再有同样闯祸事件发生,则决定将全市所发给影片一律收回”。(9)这一要求,反映片商及影院业希望在付出免费招待成本后,能够解决军人看白戏问题。10日,淞沪警备总司部再次派员与影院代表协商议定招待军人及保障戏院营业详细办法,最终确定免费招待军人办法七条。经政府认可,并于12日正式施行。办法内容如下:

  

   (1)本市各电影院分为甲、乙、丙、丁四组,轮流于每周六中午十二时起特别放映一场免费招待军人。

   (2)观影军人以军服整齐、符号完备并有负责长官领导者为限,其他公务人员不在免费招待之列。

   (3)各院所映影片以免费招待日营业时间所映者为限。

   (4)每院观众人数以各该院座位数额为限,事前由各该院将戏票送交军事当局以资分配,每券对号入座,不得临时添设座位。

   (5)每次招待时,各该院场内外应由军事当局派员维持秩序。

   (6)自免费招待办法实行后,各该院在营业时间不得再有减费或免费,不论便衣(原档案此处文字模糊,无法辨认,此由笔者所补)或呈报人等须一律照价购票。

   (7)为保障各院营业及第六条办法起见,请当局举行下开两事:

   (甲)禁止军人在各院营业时间免费入场观影并将布告实贴各院。

   (乙)军事当局派武装同志常驻各院,以便对付杂军游勇保障各院职员之安全。(10)

  

   按照这一办法,上海全市大小影院40余家,分成4组,每组10家,共计约有座位800余个。按各地段分配,每星期轮流免费招待军人一场,即平均每院每月免费招待一次。招待时,院方预先发给免费券。国民党军队方面则由领队长官亲自率领军人,按次序前往。其他营业时间内,军人前来观影剧者不论阶级职位一律均需购票。军方在享受免费观影待遇的同时,需要规范军人纪律,派员维持秩序,并不得于其他时间来骚扰影院经营。在影院而言,通过同业平摊成本,轮流定时免费招待,单家影院所付出的成本大为减少,并可平衡秩序与市场的需要,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军人、舆论等看法却有不同。在协商中,军队方面希望在每星期日中午十二时能够前往观剧,但此项提议未被接受,招待时间最后还是定于每周六中午,对于场次也认为过少。在媒体方面,《申报》1月6日《杂感》对讨论中的免费招待办法的有效性表示担忧:“关于军人看白戏的问题两星期来已有不少的记载和讨论,同时那些所造成的事件和纠纷也已在本市的军政当局处理中,也许不久就会规定办法,只是怕‘办法’未必就能算是这问题的解决,因为这里面包括了军人待遇、驻军管辖、剧场票价等若干基本问题是谁也一下不能立刻就完全解决的。”军队的观影时间未能满足其初衷,同时免费招待的次数较为固定,按军队之人数,难以满足观影娱乐需要。

  

1946年1月12日,抗战后第一次免费观影劳军进行。15日,在上海市电影院协会筹备会(影院公会初期筹备组织)呈送给警备司令部的函文中称:“当时秩序甚佳,来观剧人少不多,十家影院之总数约在两千人左右。至于营业时间军人来院观影者,大多一经解释即获谅解,仅少数恃强无票入场,但在山西与蓬莱两院所发生之滋扰情事颇为严重。”(11)整体看来,观影秩序有较大改善。山西、蓬莱两影院发生的滋扰事件并不是在免费招待时段,而是招待结束后。蓬莱戏院计有约60名军人无票入场,在被拦阻时,有兵士甚至拔枪示威,造成戏院门首秩序大乱。(12)这一事件提醒,在免费招待的时间之内,秩序能够有所保障,但如在规定时段之外军人仍欲强行观影,又如何处置?影院业迅速与警备司令部协商,在1月16日又补充规定:放映招待军人电影乃基于军人不得于各院营业时间恃强入座或要求减低座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文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抗战后   电影院   军人   看白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60.html
文章来源:《江西社会科学》2014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