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享:“丝茧大王”薛南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17-07-26 20:06:31

魏文享 (进入专栏)  

   薛南溟是近代中国有名的江浙丝茧业巨头,名翼运,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祖籍无锡西淳,定居无锡城内前西溪。

  

   薛南溟是晚清著名外交家、洋务思想家薛福成的长子。薛福成年轻时任曾国藩的幕僚,并撰写了《筹洋刍议》这样震动一时的洋务名篇,他提出以官督商办和私人集资的方法兴办工商实业等建议,为洋务自强运动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光绪十六年(1888),薛福成还率使团出访欧洲,考察英、法、意、比、俄等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情况,对西方各国的君民共主、富民之术大为赞赏,主张向西方学习,实行君主立宪,支持私人兴办工商实业。

  

   薛福成曾亲自撰写一幅对联高悬宅内,对联是:“情话悦亲朋,莫谈邑中狱讼钱粮事交友择贤俊,愿识天下学问经济人”,提醒亲朋及子侄要去虚务,重人才、重识见、重实务,干实事。父亲的经历和思想对薛南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并没有受到一般官僚家庭中保守旧习的束缚,很早就对这个变局的时代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对创办实业也发生了兴趣。不过甲午战争之前,私人投资实业的渠道并不畅通,薛南溟仍然在走科举仕进之途。

  

   1888年,薛南溟考中举人,入直隶总督李鸿章幕府。李鸿章早曾重用其父,见到薛南滨非常高兴,但也打算试试其才干,让他以修补知县衔任天津县、道、府三署发审委员会委员,专理华洋讼事。当时旅居天津的外国人常依恃领事裁判特权,在华洋纠纷之中仗势欺人,骄蹇难制。华洋讼事的终审权在津海关道,薛南溟担任华人预审官,虽然没有决断权,但他处事干练果断,并尽力为华人争取权益,受到民众拥戴。李鸿章赞赏说:“薛福成有这样的儿子,家业定会更加兴旺啊!”

  

扭转危势,知人善任

  

   薛南溟志不在仕。甲午战败后,维新变法思潮风起,朝廷允许外人在华设厂的同时,也取消了民间工商业者设厂的禁令,期望发展实业,与洋争利。薛南溟认为,“中国非贫国也,而日患贫,救国之道在辟利源以欲民生。”1894年,乃弃官经商,转任上海永泰洋行买办,并在无锡南乡开办茧行,自此投身实业。

  

   这个时候,列强对华经济侵略已由商品输出进入到资本输出阶段。列强企业依恃政治经济特权,在各通商口岸设洋行、办工厂,一方面疯狂掠夺中国的资源,另一方面确立行业垄断地位。丝绸虽然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优势产业,但在技术设备及生产规模方面都已落后。美、日、意等国商人纷纷在华开办缫丝厂,在蚕茧产地设立茧行,垄断蚕茧的购销,危及华商丝绸业的生存。

  

   无锡是有名的桑蚕之乡,也是列强竞夺资源的重灾地。薛南溟决定从收茧、制丝开始,打造他的企业王国。

  

   1896年,薛南溟与大明洋行买办周舜卿联合在上海开设永泰丝厂。永泰丝厂拥有白银五万两,缫丝车二百台、职工二百人,是规模较大的华商丝厂。为了便利采购原茧,更看到茧行收购鲜茧,烘干后运往上海有髙利可得,就在无锡开设茧行。到辛亥革命前夕,薛南溟已在无锡各地开设了永泰隆、永泰昌等十四家茧行,茧灶532副。不仅可供自办丝厂之用,还可在蚕茧收购中获得不菲的利润。

  

   当时江浙一带丝厂纷纷在产茧地设立茧行,加上本地原有茧行,竞争异常激烈。当时中国的蚕茧和生丝市场完全操纵在洋行手里,洋行通过提前囤积蚕茧和压低生丝收购价格来打压华商,实力不济的丝茧厂纷纷倒闭。1900年,薛南溟、顾勉夫等茧业大亨为了避免过度竞价,抵制洋行垄断,倡议成立无锡茧行公所。公所公订行规,要求每年开秤收茧前,同行集会,公议收购价格,并校正茧秤等,行业秩序有所好转。不过春茧上市时间很短,遇到欠收,货源减少,仍有哄抬价格互相抢收之况,茧业公所无从控制。薛南溟又提出:只准有烘茧灶的茧行收购鲜茧,不准分设出庄及拦路收茧,经同业议决,向官厅备案。这对实力雄厚、茧行众多的薛南溟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通过几年的大买大卖,薛南溟在蚕茧购销中获利丰厚,但永泰丝厂则因出丝质量不佳,运行不尽如人意,到1903年,薛南溟又投巨资收购春茧’岂知收茧过滥,茧质过差,遭到上海丝厂拒收,最后不得不低价抛售。合伙人周舜卿也抽走资金,永泰丝厂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时穷节乃现,危难见英雄。薛南溟破釜沉舟,将其父薛福成遗下的上海大批房地产拍卖抵偿,同时多方告贷,解决了资金危机,并取得永泰的单独经营权。他同时意识到必须聘请一位精业务、懂管理的人来协助开拓业务。有人向薛南溟推荐了原上海绝华丝厂的总管徐锦荣。1905年,他重金聘用徐锦荣担任永泰丝厂经理,并给予他充分的信任,他表示:“只要徐锦荣能将永泰丝厂办好,我决不干预其办事。”

  

   徐锦荣长期在丝茧业工作,尤其精通缫丝技术。他认为永泰的症结在于质量,质量源自优质的原茧和先进的缫丝技术。于是他首先精选原料,各地茧行收购的优质蚕茧优先供应本厂,以上等茧制上等丝,并依不同等级生丝制定不同价格。其次,他制定了严格的工作制度和质量标准,使工人的业务水平迅速提高。为便于工人记忆,他将缫丝方法编成口诀,传授给生产人员。

  

   经过整顿,永泰迅速起死回生。永泰生产出来的“金双鹿”牌生丝质地优良,能织上等绸缎和高级丝袜,在国际市场上打出了名头。因为供不应求,“金双鹿”牌生丝的价格高出一般生丝四成左右,为永泰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

  

创立名牌,持续发展

  

   到1908年,永泰丝厂丝车扩充到480台,工人增加到700余人。1921年,徐锦荣代表薛南溟参加了美国纽约万国博览会,“金双鹿”牌生丝再度扬威,成为国际知名品牌。

  

   薛南溟的用人之道值得称赞,对于业绩突出,才能出众的技术及管理人才都不吝予以高薪。徐锦荣是永泰的大功臣,薛南溟除为其提供优厚的待遇外,还奖励他一定的股份,使之成为永泰的股东。这种做法在当时的华商工厂中还不多见。薛南溟还给徐锦荣以极高的礼遇,将他购买的一家丝厂命名为“锦记丝厂”,以示优尊。

  

   永泰厂的成功为薛南溟的扩张战略奠定了根基。1909年与人筹建耀明电灯公司并任副董事长兼协理。同年,他又在无锡西门仓浜里租下锡经丝厂,改名为“锦记丝厂”,也叫永泰第二丝厂,有丝车400余部,工人600余人。

  

   薛南溟将永泰厂的管理模式复制到锦记,经营也大获成功。到1912年,薛南溟干脆买进了这家厂,该厂的资产这时已扩大到十一万两白银,比原来增加了一倍以上。

  

   永泰和锦记成为薛南溟建立其企业王国的两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西方列强放松了对中国的经济侵略,使民族企业获得了难得的发展。薛南溟的事业也步入了快车道J918年,薛南溟投资五万两,在无锡创办了永盛丝厂,该厂有丝车288架,商标有“花船”、“双鹰”两种。1920年,薛南溟又创办乾抽丝厂,资本金48000两,拥有丝车240架,商标有“进行'“古钱”两种。

  

   至上世纪20年代初,薛南溟已拥有永泰、锦记、隆昌、永盛、永吉5家丝厂,1814台缫丝车,14家茧行,成为无锡丝业的魁首。他还投资庆丰纺织厂和豫康纱厂,并任两厂董事长。

  

   薛南溟在无锡有很高的威望,在无锡商会及地方公益组织中担任要职。1909年,任县商会总董。无锡光复后一度任无锡军政分府司法部长。1924年9月任无锡商界联合会会长。1929年2月15日,薛南溪病逝于无锡,终年67岁。由他一手创办的企业王国在其三子薛寿萱的手中继续得到快速发展。

  

   如按长子继承的旧规,薛氏企业的掌控人本不是薛寿萱。不过薛南溟经过考察,发现在美国留学的三子薛寿萱很有经营天赋,遂于1926年将上海永泰丝厂迁至无锡并交寿萱管理。薛寿萱思想开放,意识超前,熟知西方企业管理理念。他接任后,在管理、技术、设备、原料基地建设、人员培训等方面实施全方位升级改造,使薛氏丝厂竞争力大为增加。1935年出版的《申报年鉴》称他新创办的华新制丝养成所“设备系最新式,管理之合法,可为全国之冠。”薛南溟、薛寿萱父子也成为近代中国著名的“丝茧大王”。

  

   薛南溟年表:

   1862年,出生,父薛福成。

   1888年,26岁,中举人,入直隶总督李鸿章幕府。

   1894年,32岁,弃官经商,任永泰洋行买办。

   1896年,34岁,与周舜卿合资在上海创办永泰丝厂并任经理。

   1900年,38岁,在无锡建立多所茧行,并倡设茧行公所。

   1909年,47岁,与人筹建耀明电灯公司并任副董亊长兼协理:被推为无锡商会总董。

   1910年,48岁,租营无锡锦记丝厂。1911年,49岁,无锡军政分府建立后任司法部长。

   1914年,52岁,收购无锡锦记丝厂;被选为无锡市董事会总董。

   1918年,56岁,创办永盛丝厂。

   1920年,58岁,创办乾拥丝厂。

   1924年,62岁,任无锡商界联合会会长。

   1926年,64岁,将永泰丝厂迁至无锡并交三子薛寿萱管理。

   1929年,67岁,去世。

  

   本文刊于 《竞争力》2007年5期,感谢华中师范大学近代史研究所硕士云嘉南同学提供稿件。

进入 魏文享 的专栏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45.html
文章来源: 《竞争力》2007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