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的回击

——---汤姆·尼科尔斯著《专家之死》简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2 次 更新时间:2017-07-15 17:44:54

吴万伟  

   阿维·伍尔夫 著 吴万伟 译

  

   汤姆·尼科尔斯(Tom Nichols)感到担忧。作为在公共政策和话语领域有多年教育经验的教育者,他相信现代世界正在经历“谷歌提供燃料的、以维基百科为基础的、博客信息泛滥的界限崩溃。从此之后,专业人士与外行,老师与学生,知道者与困惑者的区分已经不复存在,换句话说,在某个领域学有所成者与根本没有任何成就者的区分已经模糊不清了。”

   在尼科尔斯看来,这种现象反映的不仅仅是民众对书呆子根深蒂固的不信任,这就像人性本身一样古老。他认为,独特因素的结合已经与怂恿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专业知识的观点本身的人类失败联系起来,即便不是在实际生活中至少在修辞上是要抛弃专家。

   在他的描述中,这将导致某些可悲和危险的后果,包括反对接种疫苗的运动、否认艾滋病、世界各地充满愤怒的民粹主义者的选举投票,他们不是基于连贯的别样政治世界观而是对统治现代世界的精英和“专家”的深刻仇恨,在他们看来,这些家伙都没有能尽到自己的职责。

   虽然尼科尔斯的观点形成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崛起和英国脱欧成功之前,但他与西方民主选民对左右两派中的任何类型的书呆子专家这种完全相同的蔑视联系在一起。因此,公众喜欢任何自称“圈外人”或者“反建制派者”,无论其简历多么浅薄或其伪装多么具有欺骗性。

   客观上,在很多方面都比过去好很多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归功于专家的工作。为什么现在专家遭受蔑视,遭到帮助创造这个世界的人的坚决排斥?

   正如尼科尔斯在《专家之死》的开头和结尾章节中显示的那样,人类很容易接受认知和心理偏见,这使得他们很难承认自己错了。这些不仅包括“证实性偏见”(confirmation bias)---我们只接受证实我们已经拥有的观念的信息---而且还有被称为“达克效应”,全称为邓宁-克鲁格效应(the Dunning-Kruger effect)的现象(无知要比知识更容易产生自信---译注)。按照这种效应,人们实际上对某个东西知道得越少,他们就越容易坚持他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更糟糕的是,太多的人把简单的不同意见看作是对自己人格和价值的侮辱,难怪本来针对看似无辜话题的辩论也可能演变成激烈的争吵。这些问题适应于任何人,无论其教育水平或政治观点如何,这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使人产生卑微之感的思想。

   但是,正如《专家之死》所显示的那样,专家也是人,他们的地位衰落也因为他们的失败。该书提供了很多令人感到难堪有时候又非常有意思的例子。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痴迷于维生素C,认为它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药,夸大鸡蛋对健康的危害性,还有历史学家在比如“爱尔兰人不得申请”标识牌和美国的枪支历史等问题上犯下的某些真正令人感到尴尬的错误。

   虽然如此,专家是人,也会犯错误,但他们与你相比正确的可能性更大。在说明业余自学者比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更聪明的每个故事背后肯定有更多故事证明专家是正确的。

   忧心忡忡地回顾历史上的沙利度胺灾难的人照样会往嘴里塞进大把的药片,无论是阿司匹林还是抗组胺药(Antihistamines),这些是专家进行的几十年试验和验证而证明安全的千千万万种药物治疗之一。怀疑者很少会想到在每个重大医疗错误背后都存在数不清的延长人们寿命的成功案例。

   因此,现代世界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现代性、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正是因为人们普遍能够读书识字,这是现代思想家和改革者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理想,现在很多人在因特网上搜索以寻找专家是骗子的“证据”。多亏了政治平等的理想,很多人现在认为他们是平等者,不仅在权利上平等,而且在知识和理解力上与那些一辈子从事深刻研究的人平等。最后,多亏了资本主义制度在为“客户”和“消费者”提供高等教育和新闻上的完全成功,学生们在还不知道的时候就被告知他们是有知识的,因而免于遭到真正的批判,或免于接受可能挑战其证实性偏见泡沫的危险知识。

   这是《专家之死》的关键见解,它应该让相信美德对于民主社会的良好运行秩序具有关键重要性的任何人感到不安。尼科尔斯反对宣称政客应该为问题负责的观点。不仅仅是专家或精英的失败,在过去几十年,人们要求权利和个人待遇,恰恰得到了他们渴望的东西。但是,这对他们对我们来说都是不利的。他们必须承担责任而不是怨天尤人。

   尼科尔斯谈到西方人如何将政治平等与能力上的绝对平等混淆起来,这如何导致了自以为是的观点,即他们在任何个别话题上都无需听取拥有更多知识的人。我们已经如此成功地将政治平等的观点牢记在心,以至于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粘牢人类道德平等的观念---人在基本价值观上是平等的,这与其基因天赋或社会地位没有任何关系。这种观点在《独立宣言》等政治文件中表达出来,也体现在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出来的圣经观点中。人们需要一种自我价值的意识,它与他们在公共政策或者任何特定讨论中的观点对错没有任何关系。

   尼科尔斯向外行读者建议,他们必须拥抱某些核心价值观以便适应现代世界---智慧谦逊、信任、终身学习的渴望等。这些是优秀公民的标志,最终来说,《专家之死》是一本必要的书,详细阐述了自治公民的应有义务以维持民主社会的良好运作。

   作者简介:

   阿维·伍尔夫(Avi Woolf),译者和犹太人提克瓦基金会(the Tikvah Fund)的编辑。  

   译自:The Expert Strikes Back Review of 'The Death of Expertise,' By Tom Nichols

   https://www.commentarymagazine.com/articles/expert-strikes-bac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1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