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农民网络视频抗争与基层治理

——以河南省D村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 次 更新时间:2017-07-14 17:07:58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基层治理  

刘晨  

  

   摘 要:农民的抗争方式有很多,例如依法抗争、依理抗争、依势抗争、以诗抗争、以舆抗争、以身抗争等,但以对网络视频的抗争研究,在学界并不多见。本文根据对河南省D村的调查,分析村民在网络上的抗争行为与内容,从而得出,视频抗争可以更为生动的、真实地再现现场,但在传播过程中的功效往往又受到一定的限制,而要想根治农民的网络视频抗争,不是去删除视频,而是从整体与根本上进行治理,打击村霸、及时回应网络举报、并设置“网络上访接待中心”。

  

   关键词:网络政治;网络抗争;网络视频抗争;网络举报;基层治理

  

   一、引 言

  

   农民在遇到不公或者其利益被伤害的时候,有的选择忍气吞声,有的则会选择抗议。裴宜理认为,中国的底层抗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1],这样就是说从古到今,中国历来就有抗争的传统。而且,随着时代的变迁,作为底层的农民阶级抗争的方式也不同。仅就当代的抗争来说,肖唐镖就认为(2015):“近30余年来,中国民众的政治表达行动日益多元化,尤以上访和群体性事件为典型的维权抗争行动最引人注目,国内外学界对此展开了极为热烈而富有成效地讨论。一些竞争性的相似概念竞相而出,如非制度化(体制外)参与,维权抗争,依(据)理抗争,依势抗争,机会主义抗争,反行为,服从的抗争,利益表达,以身抗争,依法抗争,以法抗争等等。”[2]从这些理解农民的抗争性行为的解释框架来看,因为事件原因、农民心态与环境因素等原因,所以抗争的表达也不同。

  

   然而,这个概括却又有些不足,尤其是近些年的两个变化值得我们关注。一个是“艺术性抗争”,例如以诗维权、在被拆迁的房顶上悬挂国旗等;另外一个是“以网抗争”,例如农民在网络上发帖,痛斥基层干部腐败以博取网络舆论的关注与同情,进而以舆论倒逼的方式把问题解决之。在本文中,主要关注的就是后者。

  

   为此,我们可以把网络中的发帖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字+图片;一类是文字+视频。“文字+图片”的网络抗争,笔者曾经在数篇论文中有谈及,例如《农民上访:利益表达的网络化及其治理——基于网络政治视野下的田野考察和讨论》[②],《网络政治视野下的抗争转型:基层干部腐败与农民的“以网抗争”——以鄂东G村为中心的调查》[③],等等。这些文章主要谈到的就是农民作为网民,在网络社区中(主要是在新浪微博中)利用“叙述”(文字)与“证据”(图片)结合的方式来进行维权。

  

   然而,以“文字+视频”的形式抗争,却很少被学界关注,甚至没有学者来专门对这样一种新的抗争形式进行研究。在本文看来,首先,之所以出现“视频抗争”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微博提供了这样一种“功能”,同时“视频”又具有哈贝马斯所说的“公共性”[3],这就会有更多的被关注可能性。其次,农民选择视频抗争的方式与文字抗争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有更多的感染性、生动感与真实性。换句话说,视频可以把事件在过去发生的某个片段或者整体重现出来,这种再现感是文字无法比拟的。再次,人们的阅读偏好,似乎更加喜好点击视频进行阅读,而文字的枯燥、长串地表达等,在这一点上不占据优势。所以,基于这三个方面,网络视频抗争似乎更有传播性与传播力。进而,又因为视频内容多半是乡村干部打人,村民的口述、录播等,所以很容易导致读者对基层干部形象的“再认识”,甚至会伤害到权力的合法性。[4]

  

   本文正是在上述逻辑下对河南省D村进行的网络田野调查。首先,我们利用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跟进,对该村村民发布的视频、文字等进行了参与式观察,收集了大量的一手资料;其次,我们对视频下面的评论进行了收集,看读者们是如何看待的。总而言之,我们对资料的收集尽可能的做到“概全”,也尽可能的做到“尊重事实”。这是我们的研究方法。

  

   同时,本文的研究问题是:第一,农民如何利用视频进行抗争的?第二,在网络政治的视野下,农民选择视频抗争的原因?第三,农民采取视频抗争的功效有多大?局限在何处?第四,农民的这种抗争方法,政府又该如何应变?进而,治理农民的抗争,政府应该如何从根本上进行解决。

  

   二、现象:农民的“网络视频抗争”

  

   网络是一个比较“自由”的“社区”,同时也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共同体”(滕尼斯,2008),尤其是利益方面的结盟,会让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与知识分子们的正义感瞬间结合,从而形成一股巨大的舆论旋涡,且有的内容长久不衰,并非是波浪性。[5]

  

   例如,在网络社区中,被基层干部伤害的农民,作为弱势群体,他们往往选择一种比较独特、新颖的抗争方式来加以维权,这正是我们在本文中所论述的网络视频抗争。且这样的维权周期,有的以“月”来计算,有的以“年”来计算。

  

   具体而言:

  

   首先,我们所调查的香花镇D村,其属于河南省淅川县,地处豫鄂两省结合部。西濒亚洲最大的人造淡水湖丹江口水库,是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在明朝景泰年间,王应美自陕西三原县翠恒村迁厚坡蛤蟆洼,再迁于此岗,称王美岗。后因村旁栽种香花刺玫生长茂密,清末易名香花岗。”1982年由香花人民公社改为香花乡,1994年改为香花镇。现在统辖29个行政村,人口约5万人。2008年南水北调移民搬迁开始,香花镇的阮营村等22个村庄居民开始外迁,我们调查的D村就在其列。

  

   其次,D村某村民之所以在网络上发布视频+文字进行抗议,主要是自己的土地受到了侵占。以下是她发布的内容:

  

   “我的父母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香花镇杜寨村九组的村民,一 生勤勤恳恳想着努力奋斗让自己的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2017年3月8日14点20左右我和我妈妹妹抱着孩子在院子里面晒太阳,一辆黑色豫R.C359C 冲进我家院子直接把家具之类的撞坏了,看到村支书F[④]下车,他就开口大骂,我就问是什么情况,村支书F和他儿子方西就过来拳打脚踢。嘴里面喊着,那么厉害都特么的敢报警,我想让谁种地就让谁种!中间过程中对我和我妈不仅拳打脚踢对我们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中间不断的威胁我们包括现在还在威胁我们(目前母亲因为受到了惊吓,精神间接性失常,还在医院观察治疗,说要我们一家都活不下去,父亲吓的躲起来,时常联系不上。)我看到事情不对就去偷偷打了110,在派出所没到的那段时间又打电话喊人过来帮忙打我们母女,最先到的Z和他的老伴一个负责打我妈,他老伴负责辱骂我们,Z和F父子一起殴打我们母女!(有视频证实和出勤警察证实)深知我们都是无名小卒,F无视法律的存在,报警的话警察也不敢处理他。曾经我为生在这样的法治社会而自豪,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有法可依;保护着我们普普通通人的权益,我父母亲没有什么文化,只希望辛辛苦苦种点地努力过更好的生活,可是我们都错了,F能利用关系走上了村主任的位置;自立为本村的村主任又利用职务之便买卖南水北调遗留下的土地,任由他自由分配。以权谋私,左右官吏,欺压百姓。帮帮我们。”[⑤]

  

   按照该博主的说法,事件的大致可以概括为:因为南水北调遗留下来的土地被村支书F“自由支配”,但博主一家却不同意,故而F、F的儿子、Z夫妻等一同殴打该村民一家人,并且“放狠话”、“即便报警也无用”等。如此,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才选择在网络上进行抗议。

  

   笔者又根据博主发布的视频(在微博上公开的视频),听到如下对话:“你打什么打?···你打我干啥,你打我妈干啥?你打···你打···”[⑥]等等。并且,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妇女起初是跪在地上抓着另外一位男子的外套边角。她一边说,一边抓着。

  

   同时,拥有43万粉丝的“吐槽爆料”博主对该视频进行了转发,且评论说:“村霸得瑟不了几天了,让他这几天在家先吃点好的!”[⑦]这里面还有一个插曲,根据我们的观察,博主之前发了几次视频,但是都被删除,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段对话:“吐槽爆料:上传视频,我帮你转!//@叫我幽灵小姐:发了好多次了,都被删除了。没办法发了个截图。[泪][泪]//@宋林涛微博:……//@叫我幽灵小姐:被新浪微博屏蔽了![泪][泪][泪] 查看图片 //@宋林涛微博:#微讯播报#为何不发下,凭个截图能说明什么?//@叫我幽灵小姐:视频在我这里。”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之前博主并没有采取视频抗争,但是经过网友的质疑和出谋划策以后,她想到了上传视频或许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而发了视频,又遭遇删除,后来又有“大V”因正义感等原因主动站出来要帮助博主维权。所以,视频再次发出,@吐槽爆料 予以了转发,瞬间在网络社区形成了舆论。同时,也形成了网络视频抗争的景观之一。

  

   同时,这样的抗争模式在网络社区中并非个案。例如2017年3月11日发生的“网曝长安区一村主任打伤一家三口人”一案。根据网友曝料:“3月11日,笔者接到西安市长安区群众投诉,称其80岁的奶奶、父母亲无辜遭到村委会主任的殴打,害得有家难归。中午时分,我与受害者杨星一起便来到了西安航天总医院,见到了被黄良街道办事处上北良村委会主任罗永虎打伤住院的一家三口人,她们哭诉着全家人的不幸遭遇,期待着公平正义!”并且配上视频,时长达4分57秒,至今[⑧]阅读1万次,转发48次,评论20次,点赞15次。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大连商人陈谷嘉对宪法起誓,视频实名举报宝能系姚振华、姚建辉兄弟与大晟文化(600892)惊天罪行!!!”等等,都是利用网络视频来进行抗争的案例。但不得不提的是,河南D村所发生的事情与西安长安区的这件事情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是受害者自己发布视频,大V进行转发,后者是大V直接发布受害者的视频。最终的效果都是一样。

  

就当视频被转发以后,D村的这位村民紧随其后发布了一条微博,并有多位网友转发与评议,内容如下:“村霸一直电话不断过来威胁我们母女,母亲因为精神间接性失常怕再次刺激迫不得已手机关机。//@民-国News:帮转! //@巴山以东:令人愤怒!两会期间还敢这样无法无天,村支书暴力驱车冲撞农舍,殴打母女,大家看到帮转!实在没有办法才这样网上求助的吧?@财经网”;“回复@勇子的天使:这几天我找了很多平台上打电话问了,都是回复7~15天给回复//@勇子的天使:老乡,我建议你去南阳市网上问政平台,找有关部门投诉,过几天就有人来管了。”“那是他们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手机逛了//@张学辉律师:镜头太恍没看到什么…已经报警了,警察也不敢怎么处理他,派出所的警察都怕他,拿他没办法,迫不得已求助于网络。//@南阳博哥:全市政法机关在2017年全年开展“打黑,对提供犯罪线索的群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基层治理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1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