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常人:网德随想长短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4 次 更新时间:2017-07-13 16:01:56

南常人  

  

   《未来简史》,一本外文书,人类和动物不同,面向未来,从未来设计当下,憧憬未来。

  

   历史上,公共知识分子就是言官、谏官。近代,指社会学者、热心公共事务分子、议员、公共事务代言人、律师、新闻记者,等。但公共知识分子更是指关注社会现象和政府的行为,对之进行的分析、批评、挑刺、议论、鸡蛋里面挑骨头、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非官方学人。公职人员当单凭良心良知而不是"等因奉此"哼呀哈呀打官腔说套话时,他也是公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 的特点必须是秉持异议,而不是随声附和,随人俯仰。他有不满,好比质检员,好比职业打假,也许有私人动机,但也无碍大事。这是其本职工作。

  

   不过"公共知识分子"一词是赘词、饶舌、叠加、蛇足、床屋、罗嗦。知识分子本来就应具有公共性、批判性,是一个独立社会阶层,不必依附于特殊阶级和政治团体。他对政府官员的贡献在于,做一面镜子,给政府公务员照射脸上污垢,这就是帮助当权者照照镜子洗洗脸。这就是帮忙,服务。帮助政府,不必每天夸赞,不必拍马逢迎迎合歌颂,看到前面有沟壑也不栉吱zi声,反而亦步亦趋奉承巴结。知识者,分析批判也,非所以工具驯服,溜须拍马。他不是家丁、奴婢、忠仆。知识分子本应在知识分子的早春天气发表不同于主流官媒意见和音声。知识界噤若寒蝉,沉默寡言,心有余悸,不是好事。要大家在思想学理这个最需要丰富多彩,色彩缤纷的地方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异口同声、按部就班,就不是好事。

  

  

  

   知识分子发表社会批评,文化批评,并非直接针对政府首长。况且批评也可以针对首长和长官。批评政府某项决策,某种处置,不同于颠覆阴谋。异议,并非一定和执政当局,和最高当局有异议。它针对具体问题而言,不一定涉及宏伟问题。何况,对当局方针打击发表反对意见,未必就不好。特朗普在如潮的批评下,每日忧心忐忑,但国家并不受到威胁。

  

   舆论一律,但舆论的题中之义,舆论的特质与定义,就不是一律,就是不一律。一律者,钳制舆论,僵化死板,那就不是舆论,非舆论。舆论者,不一律也,七嘴八舌也,鸟鸣雀噪也。舆论,public  opinion,众人的议论。宋 苏舜钦:"朝廷已然之失,则听舆论而有闻焉。"舆论的本体是意见,意见是舆论的核心,舆论的本体。伏尔泰称舆论是世界之王。

  

   官媒也是人,并非圣贤,而且官媒历来弄虚作假,颠倒白黑,大跃进和文革是其显例。官媒若曲意奉承,歪曲事实,阿谀也。媒,媒介,媒质,由此达彼,沟通传声。拍马,喝彩,捧场,颂扬,就是害党害国害民误事儿。百姓直抒胸臆,发表社会批评评论,甚至发出异议,把意见摆到明处,摆在桌面上,比藏着掖着好,比小媳妇怕挨打好,比"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好。这是信任、爱护政党官府,是尽其社会责任、义务和爱心观念。他若沉默,反倒不好。对具体问题多角度观察,意见相左,那才是辅"佐",是"佐"料, 调料,调味剂。那不是非难长上,不是为难刁难官府,不是犯上,而是魏征,是谏官,是建言,是兼听,也许倒是成全--相反相成,相反相承,相反相乘,相反相衬,相反相诚。

  

   人在做,天在看,这一茬人做的事,由后人评价做结论,所以不可以一锤定音,要瞻前顾后,经得起历史推敲。

  

   网上可不可以发出批评讥刺的音响?可不可以责难官媒主流?网,毕竟不同于省委县委党报党刊党校,除了党和政府的声音,它还包含更多民间舆情、牢骚、反面观点、自辩,甚至错误认识、糊涂观念、误读误解误判,未经核实的信息(官媒也常有误导,这不可以苛求网民)、申诉、被宰杀的猪样的哀嚎。

  

   网上要保护不同意见,净化和谐气氛,百鸟歌唱,鸟鸣啾啾,百鸟婉啭,而非百鸟压音,百草凋谢,百兽叩头,阿谀逢迎,群臣匍伏,山呼万岁。要允许多种声音并存,允许多种经济并存,多种花木繁荣,多种禽类鸣叫,显示执政者的博大胸怀。要欢迎对党和国家,对领导和政府,对官员和强者进行批评。政府在批评中才能强大,才能成长,才会成熟,才有纠错机制,才能刮骨疗毒,去除沉疴,猛药祛病。要防止拍马屁的小人乘机讹诈,栽脏陷害。禁止揪辫扣帽打棍的不端行径,反对奸邪小人告密,防止特务盯梢。禁绝在别人文章里寻觅、采集、挑刺,禁止鸡蛋里挑骨头,反对以东厂锦衣卫手段侦緝群众。要创造和谐气氛,鼓励群众对政府发表批评意见,把网络办成意见箱,群英会,辩论赛,参事室,办成政府信访接待站,而非驱离抓捕,非拒人于千里之外。要允许反对的声音,因为不同的音响造成最美的和谐。勿搞一言堂、家天下、老子天下第一、钦差大臣满夭飞,防止打击报复。高压之下,迴避肃静,无人区,风啸啸兮易水寒,那只会是壮士一去不复还。

  

   网上热议,七嘴八舌,乃社会常态,切勿遽尔封杀,剿灭而后快,那不同的音响,是给国家社会政府脸上贴金,议论纷纷,并非政府耻辱,而是一份荣耀。有人公开举帜反对,那是以另一种方式吹捧你,那是信任你,掏心窝子。如果终于缄默,那就是在沉默中死亡。所以先别忙着封网删帖:自古民间文学,下里巴人,俗众俚语,皆讥讽当朝官宦。讲浑段子,政治笑话,都出自社会底层,出自田间地头,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底层之民专一讽刺嘲弄官员富豪,达官显贵。今网上聊天,微信博客,少不了底层民间文学,调侃揶揄,泄一时之愤,嬉笑怒骂。官家切不可上升到两阶级之你死我活斗争。

  

   网络与政治。攻擂,挑战,打擂台,唱对台戏,唱反调,唱和,和声,二重唱,批评反批评,都不是坏事。有人反对,批评,挑刺,找茬,应欢迎,不应老虎屁股摸不得。大众传媒,人人可得而用之,非一人之私产也。

  

   网络属民间议论,田间地头,山高皇帝远,非国家意识形态,非文宣文教阶级厮杀大批判,非政治动员剿灭民间声音。政府采风,可体恤民情,博采众议,收罗反对意见,听到反面声音。这儿不是两报一刊党喉文宣,尽是民间怨声牢骚(在牢监里发发骚情,吐怨诉苦)。骚人墨客屈原放逐民间野趣,未可全当政治宣言。当然网上有抨击时弊,发表异议,如为罪犯喊冤,声援弱势,为之做无罪申辩,骂骂官衙,也不该以言治罪。既是闲聊,就别突出革命政治,别忒左,这儿又不是礼堂党政军开大会。

  

   删帖的五毛党,意识形态打棍扣帽抓人者流,其实是双面人生,双料特务,一方面唱白脸,当打手,为主子服务,但又因为经常上网,和公安人员一样,难免黑脸和黑社会勾搭成奸。戡乱时期斗争时代不乏这样的双面特务,此类斯诺登最容易反水。领袖夫人子女秘书警卫保镖许多人走出大人物阴影。他们不喜欢生活在大人的影子里。删帖的五毛党人,由于经常接触敌特宣传,骨子里耳濡目染,最了解真相内幕,也容易反水投奔杜鹃山。经常从事删帖和嗅闻敌对气息者,要经常变换工种,不然就会被拉出去打进来。蜕化变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就是要解决内部攻破堡垒问题。一切斗争,阶级搏斗格杀,都是统治阶级内部互相撕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可真的不是抓资产阶级,抓的都是一大家子里的自家人。自古一切社会矛盾都是宫廷秘史窝里斗。

  

   封网删贴,切断了政府与人民联系的通道和桥梁,使公仆官吏成聋子哑巴。网络微信是夭朝上国与下层草民群氓联系的纽带、桥梁。网络属于民间声音,让乡村鄙陋发牢骚。过去皇帝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大臣上疏,皇上体察民情,如今他们只须坐在在沙发上即可看到社会万象,芸芸众生,下界凡人的心思,知道人民想什么,怨望什么。封网删贴,让政府变聋变哑。应如诸葛亮所说: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民间反对意见可使皇上大人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做到亲贤臣,远小人,攘除奸凶。

  

   让人讲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讲话,天会塌下来。让人讲话,天会更兰,水会更碧,脸会更洁白,体格更健壮,社稷会更稳固。人人能建言献策,八音盒,交响乐,不同音调,最美和谐,社会福音。让人讲话,有出气筒,有减压阀,警报器,安全门,减速带,安全气囊。不让人讲话,会霸王别姬,乌江自刎。当然,讲话是天赋之权,自然权利--无待,自有。扣帽打棍之所以要不得,是因为,任何人,从他过往言行中,都总能抓住把柄,不经意的一句话,走溜了嘴,荒腔走板,跑调,常有。如果一个社会听任乱扣帽子揪小辫子,则人人在所难逃。

  

   永远正确、一贯正确、绝对正确,就是永远有理、一贯有理、绝对有理,就是永远整人、一贯整人、绝对整人,就是永远无用、一贯无用、绝对无用。生活丰富多采。生动活泼,真理呈现千姿百态,语言(真理的表述)也丰富多采。争论、评议,各抒己见,百鸟蜿啭,在所难免。从不同角度出发对同一个物体作观察,会呈现异样、异见。把对真理的不同表述视为敌对仇寇,殊不可取。生活是多棱镜,哈哈镜,万花筒,放大,扭曲,倒置,变态,丑化,有时也美。人们厌恶千篇一律--它千真万确,但人们更喜欢虚拟--虚拟想象构思的景观。

  

   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是否允许和鼓励人们发表反对声音,批评意见,是健全与否的关键。健康的人不怕开窗户进空气。刮风下雨属正常气候。政党团体的决议、政策,即使百分之百地正确,即使亳无错误,也应允许容忍人们发表反对和批评意见。应当容许投反对票,行使批评职责。因为毛泽东从政治气象学出发告诫:天,蓝天,苍天,大气层,塌不下来。批评者是女娲补天派,补台而非拆台。

  

   中共建党69周年,重温毛泽东、邓小平的两段最高指示--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1月30日)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对于思想问题,无论如何都不能用压服的办法,要真正实行"双百"方针。一听到群众有一点议论,尤其是尖锐一点的议论,就要追查所谓"政治背景",所谓"政治谣言",就要立案,进行打击压制,这种恶劣作风必须坚决制止。邓小平《解放思想 实事求是 团结一致向前看》(1978年12月13日)

  

   说到反对封资修的阶级观念,说到抵制资本主义,我们这些连和资本主义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的人,的确从骨子里恨恶资本主义。最悲催的是,你压根儿就没有见过的东西,或根本不存在的,你却一个劲儿批判抵制。刘兴林同学家境贫寒,从家里带两瓶棉麻油到城里自由市场换点钱,被我们视为自发资本主义议论。哈哈,咱们一个农家子弟,至多也就一点儿自发封建主义皇权思想。如今我可真的相信,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一点儿也不会是自发的产物。在我这个落后分子眼里,别的同学稍有异样,就是落后分子。给人扣个大帽子,不需要学习就会。几十年里大家都以先进自居。

  

国家办大学,办学校,和办医院办食堂办澡堂办邮局修马路建桥梁办商店一样,是公共设施。办报刊,办新闻出版,是为老百姓有口舌,替民发声,发表不满(不是歌颂功德)一一不满,不平,不服,必得表出,上达天听。皇爷无须微服私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09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