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师伟:严复自由话语建构的过渡性特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1 次 更新时间:2017-07-10 11:16:19

进入专题: 严复   自由   话语建构  

张师伟  

   原标题《  中国传统自由观与西方自由主义的相遇——严复自由话语建构的过渡性特征》

   【摘要】中国现代自由话语的自觉建构始于甲午战败后的严复。他以中西对比的形式,突出了古典中国与现代西方在政治、经济、社会、法律、哲学等方面的巨大落差,并将两者差异的根源归结为自由与否。认识到自由诚可贵,这是中国现代自由话语建构的开始;但这种建构又是发生在国家危亡的紧急时刻,救亡的心理及过渡时代的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现代自由话语建构初期的内容选择及论述逻辑。中国在过渡时代亦中亦西、不中不西的特点不仅集中地体现在严复身上,成为自由话语建构的基本前提,而且还在根本上决定了严复自由话语的内容。严复在以中国古典概念自由承载现代自由内容的同时,仍从传统理论中寻找自由内容的可靠支撑,在话语形态上显示出了中西混杂的过渡特征。

  

   在中国现代政治话语体系的建构中,传统政治话语的一些概念不仅在西学东渐过程中发生了含义上的根本转变,而且理论地位也有重要变化,传统中一些处于边缘地位的概念在含义发生根本转换后,在现代政治话语中居于话语核心,成为特别重要的现代概念。(本文所说“现代”是与传统相对应的概念,不指历史分期。)自由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它在传统政治话语中的地位并不十分突出,含义则局限在贬义层面,指人的行为违背了正常的角色规范。在西学东渐以后,传统的自由在含义及理论地位上竟发生了根本改变。在含义上,自由与人权联系起来,既是人权的前提,又是人权的表现,而在理论地位上则成为现代政治理论的基础和重心。自由作为一个中国古典概念,在进行现代转换的时候,并不是完全西化,而是在含义上形成了一个中西文化的混合物。一方面,传统自由概念的现代转换者拥有逻辑完整的传统理论知识,却只拥有关于现代自由的部分知识,他们以整体性的传统理论框架来容纳不完整的西方知识,整体对部分的濡染、渗透和改造,势所难免;另一方面,西方的自由理论在中国受到关注及被中国救亡图存的先进分子在理论上予以吸纳,受到了国家危亡的环境影响,造成西方现代自由传入中国时的内容扭曲。

   严复作为一个较早深入了解西方自由的中国人,他的知识背景无疑具有中西兼顾的特点,既精通中国古典理论,也熟悉西方现代理论,尤其熟悉英国现代社会建构的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从时代背景看,严复传播现代西方理论无疑也受到了甲午战败的刺激,他也正是站在救亡图存的角度与高度来传播西学,并以有利于救亡图存来评价和选择西学的内容。西学中的自由内容就这样进入了严复的视野,并由严复填充在中国古典的自由概念中,中国现代自由话语的建构由此进入不中不西、亦中亦西的过渡状态。中国过渡时代的自由话语,一方面纠结于古今中西如何“和同为一”,既突出了现代自由内容的无比重要,承认尊重和实现自由内容的极端必要性,又表明了自由内容在中国的源远流长,强调古今中西在自由上的对接与融合;另一方面,又对西方自由内容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试图用中国传统话语资源来解释现代自由内容的所以然,虽然从科学性的角度来看很有点驴唇对马嘴,但在实践中却又促进了现代自由内容在中国的实践。现代自由在中国社会及理论界的深入推广,却在根本上加速了严复自由话语体系的破产,取而代之的是革命派学习西方理论后转换传统而生成的自由话语。

  

过渡时代的古今中西:严复自由话语建构的背景透视


   严复的一生几乎都处在从传统到现代的过渡状态中,在思想体系上中西混杂。严复早期生活在西方对中国影响还很稀少的社会环境中,他所接受的教育主要是传统的蒙学教育和儒学教育,其读书的直接目的就是通过科举考试博取功名,做一个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抱道君子。《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四书》《五经》的诵习及传统学术典故等的熏陶,实际上赋予了他一颗比较完整的儒者之心。严复出生于福建侯官的一个受人尊敬的书香门第,他幼年生活的场所“没有受到多少‘西方冲击’的波及”,在父亲亡故后,正统的儒学教育随之中断。“严复接受正规的传统教育虽然在14岁时突然中断,但他饥渴的求知心田,经老师心血的滋润,已吮吸了大量知识”,因此“他所受到的训练虽然短暂,但扎实而深刻”,“他后来的所有作品都充分表明,他有坚实的古典文史基础”。这个教育过程使严复获得了一套以纲常伦理为核心的完整的传统意识形态,并且也让他熟悉了纲常伦理不变情况下社会生活领域发生变革的传统限度,即社会生活领域诸多渐行渐变的饮食、习俗、信仰等的变化以不违反纲常伦理为基本前提,而纲常伦理的亘古不变则是社会领域变革不能触及的禁区。实际上,严复在走上洋务道路之后,仍然在洋务派举办的学堂里学习巩固纲常伦理的传统儒家意识形态。严复思想中完整系统的儒家传统意识形态,在他后来的中西文化比较中得到了很好的证明。这一方面表现为他特别熟悉传统儒家概念,可以在写作论述中对儒家概念术语旁征博引,信手拈来;另一方面,又表现在他特别执着于用传统儒学的概念来解释和翻译西方概念术语,严复以近似于荀子的概念及逻辑,解释了社会的起源;另外还表现在他将儒家纲常意识形态核心宗旨准确概括为“牢笼天下”“平争泯乱”。

   严复在一个几乎没有外来冲击影响的环境下,开始了其政治社会化的过程,并在传统家庭及私塾的儒学教育中形成了政治个体的初始人格,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由儒家意识形态所充实的政治自我。在具备完整传统儒家意识的情况下,洋务派李鸿章、沈葆桢等在“以夷制夷”求国之富强的方略之下,提出了要学习作为西方“制造之精”的“测算”与“格物之学”。严复于福州船政学堂,被选拔赴英国“水师大学堂及铁甲兵船学习驾驶”,“务令精通该国水师战法,能自驾铁船于大洋操战,方为成效”。除了留学生的学习之外,严复等还被要求于课余时间自学中文,以期不忘中国固有之儒学心性之体,并被要求“凡一切肄学功课、游学见闻,以及日用晋级之事,详注日记,或用药水印出副本,每半年送船政大臣查核”。

   严复作为留学生踏出国门,进入格林尼茨皇家海军学院,开始走上接触英国现代科学的道路。严复首先学习了皇家海军学院的课程,并在学院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阅读西方著作,既较为充分地掌握了西方自然科学知识,“格物致知之学,寻常日用即寓至理”,“深求其故,而知其用之无穷,其微妙处不可端倪,而其理实共喻也”;也较为充分地阅读了著名思想家的哲学及社会科学著作,并亲身见证和深入观察了人类的第一个现代化社会,在交流和探讨中,严复逐步地认同了郭嵩焘等洋务派中比较开明人士关于西方富强原因的认识。本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精神,严复逐步地认识到了西方各国富强的根本在于其学术,他把西方三百年的事变及平等、自由之说“日张而不可遏”的端绪,上溯到“有明之世”波兰人“哥白尼”,并慨叹“世变之成,虽曰天运,岂非学术也哉!”严复也正是在这个认识的前提下,将自己关注的视域及焦点转向了西方的著名思想家及人文社会科学著作,其对西学的覆盖面也在内容上逐渐完整,中西混杂的特色也愈发明显。

   严复对西学的兴趣植根于寻求国家之富强。在一定程度上,严复也是一个认可洋务运动思想旗帜的人,试图通过分析西方富强的真正原因,并通过仿效和学习西方所以富强的内容来达到国富的目的。但他在性格上又较为狂傲自信,不局限于洋务派主流的军械、矿学及公法等,在充分注意支撑洋务事业的测算、格致之学之余,还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已经现代化的英国社会,试图从广泛深入接触英国社会中寻求国之所以富强的秘密。初入英国,严复观摩了英国的法庭。一番中西法庭比较之后,他强调“英国及诸欧之所以富强”的根由就是“公理日伸”,而“公理日伸”的“端绪”即在不同于中国传统的法庭。中国传统法庭贯彻以贵治贱,其“仁可以为民父母,暴亦可为财狼”,缺乏使“公理日伸”的功能。他针对中国传统法庭以贵治贱的缺点,提出了相应的改良举措,“一曰除忌讳,二曰便人情,三曰专趋向”,这些措施深得郭嵩焘赞许,郭还表达了在这方面与严复深相契合的感慨。从制度层面寻找西方富强的根本,严复在这个阶段与郭嵩焘在西学方面的相知,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严复求强求富的思想还带有浓郁的洋务派色泽。

   虽然是与较为开明且开时代新风的郭嵩焘深相契合,但他在此时对西方富强原因的认识,还局限于张之洞在《劝学篇》所表达的“西用”的范畴内,同时也表明了严复是以完整的儒学意识形态为背景,随着对西方国家富强原因的深入探讨,逐次深化对西学的认识,而从西学中寻找和演绎出来的关于国之所以富强的内容,也仍然被镶嵌在儒家意识形态的框架里。作为一个从传统中走出来的知识分子,严复接触、接受和吸纳西学的过程,与中国传统接触西方因而开始现代的创造性转换的过程与逻辑如出一辙,都是要在既有儒学完整理论形态的基础上,通过濡染和改造西学而使自身的思想意识发生现代转换,从而使其思想意识的形成过程及结果等,都无一例外地沾染上了过渡时代的过渡色泽。他既注重中西双方思想观念的不同,又较为关注中国古典与现代西方的暗合,在充分展开西学逻辑及内容的同时,于中国古典中发现的与西学相同点也愈多。“严复身上的‘现代性’与‘传统性’,或者说‘启蒙’与‘反启蒙’交织并陈,表现出‘转型时代’的特征。”


古今中西的内容汇通:严复自由话语内容的亦中亦西

  

   严复的思想体系以中国传统的儒家为根基,吸纳了西方的诸多哲学、经济学、社会学及法学等的理论知识,一方面展示出了一个形态完整的传统概念网络,另一方面又包含了许多具体的关于西方国家何以富强的具体知识。在两者的互动中,严复逐步建构起了一个亦中亦西的过渡性理论体系。他不仅试图用中国传统的概念术语来呈现带有一定现代思想内容的理论,而且也试图将现代思想内容的一些基本观点和主要结论安放在传统经典的基础上,以古典的概念及理论逻辑来呈现现代思想内容。严复在接触和接受西学的过程中,始终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中国古典知识之网为前提。他在呈现一部分西学内容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将其镶嵌在中国古典知识的网络上;即使是在呈现西学的过程中,也始终在进行着一种中国古典与西方现代的异同比较。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严复非常关注中西之根本不同,但如果细加考究就不难发现严复更为看重中西之同,而且严复看到的中西相同点并不停留在表面现象上,而是深入到了人何以为人的文明深处。然而他仍然难以真正地辨别中西之根本不同,恰恰是在人何以为人的层次上,他所看到的中西根本之同却绝大多数似是而非。

   以其“自由”而论,严复首先看到了中国传统圣贤在古典政治理论中从不以“自由”教人,导致了中西之间在国家富强贫弱之间的巨大差异,但他又承认中国古典有与西方“自由”类似的观念,“中国理道与西法自由最相似者,曰恕,曰挈矩,专以待人及物而言”。西方“于学术则黜伪而崇真,于政刑则屈私以为公而已”,“斯二者,与中国理道初无异也”,差别只是“彼行之而常通,吾行之而常病者,则自由不自由异耳”,这个根本的不同就造成了中西双方之间在发展结果上的巨大悬殊。

从严复所整理的关于西方何以富强的理论体系来看,他对“自由”在西方社会中的作用与地位的了解,还是较为合乎西方的实际,准确地定位了“自由”对于个人及国家的重要作用。严复论证了“自由”在西方话语中对于社会个体的本体性普遍价值,不仅强调“自由是人所以为人”的本质规定性,不论社会地位及财富多寡如何不同,其拥有“自由”是相同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严复   自由   话语建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059.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