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秦简牍与秦人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3 次 更新时间:2017-06-19 09:54:32

进入专题: 秦简牍   秦人法  

陈伟 (进入专栏)  
这显示秦在确切掌握男性年龄之前,是根据身高确定法律责任。

   律令举例之三:

   ·司空律曰:城旦舂衣赤衣,冒赤氈,枸椟杕之。诸当衣赤衣者,其衣物毋(无)小大及表里尽赤之,其衣裘者,赤其里□反衣之。仗城旦勿将司。舂城旦出徭者,毋敢之市及留舍阓外,當行市中者,回,【勿行】。(《岳麓书院藏秦简〔肆〕》简167-168)

   这条出自《岳麓书院藏秦简》第四卷。大致相同的律条见于睡虎地《秦律十八种·司空》简147-148,整理小组作有解释。赤衣、赤氈是城旦舂的囚服。“枸椟杕”均为刑具。“仗城旦”指老年城旦,不需要监管。城旦外出劳作,不准到市场或在门外停留。

   与睡虎地秦律相比,岳麓秦律多出两点细节性规定。第一是“衣物无小大及表里尽赤之”,这样把衣服反过来穿仍然是赤色。第二是关于“衣裘”。其中一句整理者原释作“赤其里,□丈,衣之”,无法读通。根据字形、文意,“丈”实当释为“反”。其前一字怀疑是“而”。张舜徽先生曾指出:《说文》“表”字,许慎解释说:“上衣也,从衣从毛,古者衣裘,以毛为表。”根据这个字的形义,可知古人穿皮衣,毛在外而皮在内。许氏作《说文》时,已称“古者”,那么,汉代穿皮衣,毛已在内,和今天的习俗相同了。证以《新序》所记:“魏文侯出游,见路人反裘而负刍。文侯曰:胡为反裘以负刍?对曰:臣爱其毛。”当时的反裘,是用毛向内。可知战国末期的人,穿皮袍无不用毛向外,忽然遇见有人把毛向内穿,是最令人惊怪的(张舜徽:《初步研究甲骨金文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讱庵学术讲论集》,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41页)。晋文侯见反裘负刍之事,也见于《淮南子·说山》。《晏子春秋·杂上》《吕氏春秋·观世》另有晏子至晋见反裘负刍的记载。汉代以后文献中,仍有“反裘”的记述。如《盐铁论·非鞅》:“无异于愚人反裘而负薪,爱其毛,不知其皮尽也。”《汉书·匡衡传》:“夫富贵在身而列士不誉,是有狐白之裘而反衣之也。”《三国志·魏书·明帝纪》注引《魏略》记露布天下并班告益州曰:“而亮反裘负薪,里尽毛殚,刖趾适履,刻肌伤骨,反更称说,自以为能。”《晋书·张骏传》:“今群欲因人之饥,以要三倍,反裘伤皮,未足喻之。”这是当时仍流行反裘遗风,还是在称引典故,有待考察。先秦衣裘以毛面朝外为常,则应无疑义。《司空律》之所以规定城旦舂衣裘者“赤其里而反衣之”,应是因为毛面(表)不便染色的缘故。

   律令新解之四:

   ·令曰:书当以邮行,为检,令高可以旁见印章,坚约之,书检上应署,令□负以疾走。不从令,赀一甲。·卒令丙三(岳麓书院秦简1162、1169)

   这是一条令文。属于文书传递方面的制度性规定。王国维先生有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简牍检署考》,整理传世文献,并利用当时所见的出土资料,作了开创性研究。后来秦简、汉简中,也看到一些有关行书的律文和记录。但对于检署讲得这么细致,还是第一次出现。“书当以邮行,为检”,可以理解为不以邮行的文书不使用检。邮是设置密集的邮站,通过接力方式,快速传递文件。这在当时是珍贵资源,非紧急文书不能利用。如果不以邮行的文书不用检,那么对于什么是检,就需要重新审视。“令高可以旁见印章”,是对检的封印处大小给出规定。“坚约之”,把检与文书捆得很紧。“书检上应署”,规定在检上题写的内容。

   最后一句也很值得玩味。邮人行书,曾有学者推测是乘车或骑马。令文说“负以疾走”,即快速步行。古人有负书的习惯。《韩非子·喻老》:“王寿负书而行,见徐冯于周涂。”《战国策·秦策一》:苏秦“去秦而归,羸縢履跷,负书担橐”。《战国策·楚策一》蒙谷“负鸡次之典以浮于江,逃于云梦之中”。《盐铁论·相刺》:“故玉屑满箧,不为有宝;诗书负笈,不为有道。”《太平御览》卷711引《风俗通》:“笈,学士所以负书箱,如冠籍箱也。”邮人行书,大概也是将邮件背在背上,以便疾行。

  

封诊式

  

   《封诊式》是睡虎地秦简法律文献中的一种,或者可以说是一册书,共有19篇。《睡虎地秦墓竹简》,当年整理小组在文物出版社出过三个版本。最初的版本(1977年线装本)按照内容拟名为《治狱程式》。后来在一支简的背面发现题名“封诊式”,1978年简装本、1990年精装本就都改了过来。“封”指对罪犯家庭的查封,当某人有官司的时候先要查封家产。“诊”指对案件的侦察、勘验,是确认事实的环节。“式”指程式,在简书中有两层含义:文书格式和案件的处理程序。开头两篇(《治狱》《讯狱》),是原则性的要求,说明审讯的准则,后面各篇是具体问题的处置。

   封诊式举例之一:

   治狱  治狱,能以书从迹其言,毋治(笞)谅(掠)而得人请(情)为上;治(笞)谅(掠)为下。有恐为败。(封诊式 1)

   《治狱》是第一篇,开头二字是原有篇题。从迹,追随、仿效。笞掠,拷打。情,实情。简文要求用文字准确地记录供词,不拷打而能得到实情最好,拷打逼供是最差的作法。“有恐为败”有不同理解,我们倾向于是说担心刑讯逼供会导致失败。

   接在《治狱》后面的一篇《讯狱》,还规定只有对反复改口、不说真话的犯人才用刑,并需要记录在案。在后世印象中,秦是中国历史上很血腥的一个时代。看这里讲的审讯原则,其实很理性。

   封诊式举例之二:

   封守 乡某爰书:以某县丞某书,封有鞫者某里士五(伍)甲家室、妻、子、臣妾、衣器、畜产。·甲室、人:一宇二内,各有户,内室皆瓦盖,木大具,门桑十木。·妻曰某,亡,不会封。·子大女子某,未有夫。·子小男子某,高六尺五寸。·臣某,妾小女子某。·牡犬一。·几讯典某某、甲伍公士某某:“甲党(倘)有当封守而某等脱弗占书,且有辠(罪)。”某等皆言曰:“甲封具此,毋(无)它当封者。”即以甲封付某等,与里人更守之,侍令。(封诊式8-12)

   《封守》是讲抄家的具体程序。“某”是乡啬夫(乡长官)名字的代称。“爰书”,《汉书·张汤传》颜师古注解释说:“爰,换也,以文书代换其口辞也。”早前学者多以为专指审讯的记录。日本学者籾山明教授指出应是官吏向上级官府报告事件原委和政务内容的文书(籾山明:《秦の裁判制度の復元》,《戰國時代出土文物の研究》,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1985年版,第551-560页)。

   “以某县丞某书”,根据某县县丞(县长官副手)的文书。“封有鞫者某里士五(伍)甲家室、妻、子、臣妾、衣器、畜产”,是说查封甲这个有官司的人的家人、家产。士伍是一种身份,为无爵男子。房产方面,在一片宅基地上有两处房屋,每处房屋都有门,屋顶用瓦盖,大门外有十株桑树。人员方面,甲的妻子逃跑,未被一起查封;孩子中,一位成年女儿还未结婚,一位未成年的儿子高六尺五寸(与上述对照,可见正在未成年与成年的节点上)。这里女儿不计身高,应是对女性没有服役要求。“臣妾”是私家男女奴隶的早期称谓,到秦始皇32年之后,改称“奴婢”。还有男女奴隶各一人,以及一条狗。几讯,查问的意思。“典”指里典(里的负责人)。比较大的里设两个典。这里说“典某某”或许包括两个典。“伍”指伍人,是由四邻组成的互相担保的组织。公士,秦二十等爵中的最低一等。简文说“某某”,大概也是两个人。这是乡长官在查封之后,敦促里典和伍人不能有遗漏而未登记(占书)的东西,否则有罪。在这些人确认之后,乡长官把所查封的人员、物品交由里典,让他和里人轮流看守,等候下一步命令。

   通过这篇文书,我们对查封的程序看得比较清楚。此外,当事人甲作为无爵位的普通人,有瓦盖的房屋,有十棵桑树,并且还有两位奴隶。秦国一般民众的家境,可见一斑。

  

奏谳文献

  

   最后介绍一下奏谳文献。张家山汉简有一册《奏谳书》,记有春秋到秦汉的22个案例。包含许多故事,有的已经被作为依托,写成小说。前面提到,其中四篇是汉人转抄的秦奏谳书。岳麓秦简中,也有十几篇这类文献。这些文献的定名,学界有争议。对照汉简《奏谳书》,我们觉得还是称作“奏谳文献”或者“奏谳书”比较好。

   《汉书·刑法志》记:高皇帝七年,制诏御史:“狱之疑者,吏或不敢决,有罪者久而不论,无罪者久系不决。自今以来,县道官狱疑者,各谳所属二千石官,二千石官以其罪名当报之。所不能决者,皆移廷尉,廷尉亦当报之。廷尉所不能决,谨具为奏,傅所当比律令以闻。”“谳”是请示的意思。县里的疑案报给郡,郡里的疑案报给中央,中央的疑案报给皇帝,这样逐级上报,可以避免那些悬疑案件不能得到及时处理。看张家山汉简《奏谳书》,可知奏谳制度在秦国已有,汉高祖七年只是再次确认。岳麓秦简奏谳文献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

   奏谳书是把奏谳案例予以整理、结集,供官员参考。张家山汉简有,岳麓书院秦简也有,当时是和律令同样流行的文献。

   奏谳文献举例之一——“尸等捕盗疑购案”

   廿五年五月丁亥朔壬寅,州陵守绾、丞越敢谳之:

   乃二月甲戌,走马达告曰:盗盗杀伤走马好□□□部(?)中(?)。即(?)令(?)狱(?)史(?)驩(?)、求盗尸等十六人追。尸等产捕诣秦?男子治等?四人、荆男子阆等十人,告群盗盗杀伤好等。

   ·治等曰:秦人,邦亡荆。阆等曰:荆邦人。皆居京州。相与亡来入秦地,欲归义。行到州陵界中,未诣吏,悔。谋言曰:治等已有辠(罪)秦。秦不□归义。来居山谷以攻盗。即攻盗盗杀伤好等。它如尸等。

   ·诊、问如告、辞。京州后降为秦。为秦之后,治、阆等乃群盗杀伤好等。律曰:产捕群盗一人,购金十四两。有(又)曰:它邦人□□□盗,非吏所兴,毋(无)什伍将长者捕之,购金二两。

   ·鞫之:尸等产捕治、阆等,告群盗盗杀伤好等。治等秦人,邦亡荆。阆等荆人。亡,来入秦地,欲归义,悔,不诣吏。以京州降为秦后,群?盗盗杀伤好?等。皆审。疑尸等购。它县论。敢谳之。

   ·吏议:以捕群盗律购尸等。或曰:以捕它邦人。

   廿五年六月丙辰朔己卯,南郡叚(假)守贾报州陵守绾、丞越:子谳求盗尸等捕秦男子治等四人、荆男子阆等十人,告群盗杀伤好等。治等秦人,邦亡;阆等荆人。来归义,行到州陵,悔□□□□□□攻(?)盗(?),京州降为秦,乃杀好等。疑尺〈尸〉等购。

   ·谳固有审矣。治等审秦人殹(也),尸等当购金七两。阆等,其荆人殹(也),尸等当购金三两。它有令。

   这是岳麓书院奏谳文献的一篇(朱汉民、陈松长主编:《岳麓书院藏秦简〔叁〕》,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版,第4、113-118页)。竹简比较残,这些残的地方很可惜,使我们不能完全复原这篇文书。但大致意思可晓。事情发生在秦的南郡州陵县(治所约在今湖北洪湖)。起初整理者见到“州陵守”,误以为州陵是前所未知的一个秦郡。根据奏谳制度,州陵只能是南郡下的一个县。“购”是悬赏,抓不同的罪犯,有不同数量的赏金。如何确定被抓嫌犯的身份、罪名,从而确定赏金,当时有疑虑,州陵县官员向南郡官员请示(州陵守绾、丞越敢谳之),南郡官员作出批复(南郡假守贾报州陵守绾、丞越),从而形成了这份文书。

文书开头说“廿五年五月丁亥朔壬寅,州陵守绾、丞越敢谳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秦简牍   秦人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725.html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哲学牛Philox 2017-06-24 13:40:06

  有价值,赞!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