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洪:部门僭权,宪法高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51 次 更新时间:2017-06-17 23:58:14

进入专题: 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  

盛洪 (进入专栏)  

   几周前在网上看到一则“民政部等九部门印发意见,明确社会智库实行双重管理”的报道,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九个部门都是行政部门,即使加在一起,仍然是行政部门,只是执行部门,没有增加一分立法权;怎么能够“印发”一个“意见”,既不征求相关方意见,也不经过立法的正当程序,就要实行所谓“双重管理”?这不是明显僭越立法权吗?中国《宪法》关于立法权限的规定指出,“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只能制定法律”。“政治权利”包括“……;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而法律只能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根据2015年新修订的《立法法》,“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或者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

   这个“意见”全称为《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仔细阅读,发现不少地方包含了限制和侵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尤其是第三十五条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内容。该“意见”所称“双重管理”,即不仅要由民政部管理,也要由业务部门管理所谓的“社会智库”。应该指出,这里的所谓“管理”,是指“依法登记、监督检查、行政执法,严格核准社会智库的业务范围”;甚至“社会智库开展涉外交流与合作,创办发行刊物,开设网站,开立微博、微信之类的社交账户等应当依照有关规定办理审批手续”。也就是说,它们完全可以决定,一个“社会智库”是否可以设立,是否可以创办自己的纸质的或网络的媒体。

   很显然,这是对《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权利的严重侵夺和与《宪法》的强烈对抗。与之相应的,是这些部门想通过这一“意见”,授予自己以前没有的权力。这不正是前述《立法法》修订条款所禁止的吗?

   有人会说,在《立法法》的框架下,行政部门是有设立部门规章的权力的。没错,但这个权力是有条件的。首先是不能违反《宪法》和上位法,“一切法律、行政法规、……、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立法法》第八十七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第八十八条),而且部门规章所涉及的范围要“在本部门的权限范围内”(第八十条)。如上所述,它不仅违反了《宪法》和《立法法》,还违反了其它上位法。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因为这些部门的设立是在现有法律规定下的设立,而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上位法是有关“社会智库”的,因而它发出有关“社会智库”的“意见”,就是在凭空创造了一个在所有上位法中不存在的法律概念,再对该虚拟的法律概念进行管制,就显然是在基本法律概念上违反了上位法,也超越了本部门的权限范围。

   实际上,“社会智库”的概念,就不是一个法律实体的概念。根据定义,智库(think tank)是一种非正式的、象征性的称呼。它一般包括企业内的研究机构,政府内的研究机构,大学内的政策研究团体,非政府非营利组织中的研究型机构,究其本意,甚至可以将学者之间的松散交往形式,如咖啡馆聚会等等也归纳其中。当把think tank翻成中文时,也可将其翻成思想库、智囊团等,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边界。即使是在一个法律实体中,也多是以二级机构的形式存在。要求对这些二级机构进行直接管理,就侵犯了这些法律实体(政府的,企业的,和非政府组织的)对内治理的自主权,就侵犯一个法人的权利。并且,针对“社会智库”的所谓登记审查和管制制度,就需要在政府中创造出一个新的部门,用来管理一种跨界的、也界定不清的组织形式,这种由行政部门创立行政部门的行为显然严重僭越了立法权,如果不加约束,就会产生众多林立的行政部门,这不仅影响政府的合理结构,更直接涉及政府预算的增加,更不用说对社会和民众权利产生的巨大的负面影响。这更不是行政部门所能决定的。

   在违反《宪法》和上位法的大前提下,即使从程序角度,这个“意见”也是没有法律效力的。首先,根据名称,它只是个“意见”,显然就不是一个规范的部门规章的名称。根据“意见”的自然本意,就只是对某一事物的一种看法,而不可能是通过一个法律正当程序形成的法规。哈耶克说,“意见就是对几种行为或某类行动的可欲性的不同看法”,用来表示“赞同”或“不赞同”(《法律、立法与自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第18页),很显然是用来讨论的,而不是用来强制实施的。行政部门之所以把它们自认为实际的“规章”称为“意见”,是因为从经验来看,这可以降低人们对其法律程序的默认要求,但在实际中把它当作“规章”;既可以避开立法的正当程序,又获得实际权力的好处。如确立石油垄断权的“38号文件”就是一个“意见”,却赋予了“两桶油”从上到下、由内而外的垄断权。

   第二,根据《立法法》,即使制定部门规章,也要遵循法律正当程序。这包括,“在起草过程中,应当广泛听取有关机关、组织、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社会公众的意见。听取意见可以采取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多种形式。”显然,这个“意见”没有经过这个正当程序。何以见得?因为这个正当程序要求进行的公开的座谈会、论证会和听证会一旦举行,就会见诸报道。很显然,我们在该“意见”出现之前,找不到相关的座谈会、论证会和听证会的公开报道,因而我们可以很确凿地认为,这些座谈会、论证会和听证会没有开,更谈不上“广泛”,也就没有履行《立法法》所规定的正当程序。

   第三,根据《立法法》,“部门规章应当经部务会议或者委员会会议决定”,以及“部门规章由部门首长签署命令予以公布。”我们没有证据,这些部门遵照了《立法法》规定召开了讨论和通过这个“意见”的部务会议,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报道;我们更没有看到由九个部门的行政首长签字的公开部门规章。这或许说明,这些部门及其首长都非常清楚它们违反了《立法法》,所以才以这种违反正当程序的方式暗示它们不承担责任。但这样做的结果,根据《立法法》,这个所谓“意见”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然而,又因如此,没人负责的“意见”就会更不负责任地侵犯人们的宪法权利。

   为什么行政部门不经正当程序设立的规章更有可能是恶法?根据公共选择理论,“一致同意是帕累托最优的政治对应物。”(布坎南语)意思是说,只有经所有当事人的同意,一项公共决策才是最优的。虽然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一致同意,多数同意原则仍然是退而求其次的基本规则。在另一方面,法律作为反映正义规则的文字描述,是来源于对习俗和传统所含规则价值的提炼,这是世世代代的人互动形成的均衡规则。行政部门僭越立法权则是由少数人根据自己的倾向和利害制定的规则,既没有多数同意对它们的约束,它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无视常识和公序良俗对社会规则的实际作用,因而部门立法的结果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是恶法。关于这一弊端,我曾著文“禁止部门立法”予以讨论,在此不再赘述。

   当然,九部门“意见”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违反正当程序的问题。法律正当程序是为了保证哈耶克所说的“正当行为规则”得以遵守和实施。这种规则甚至比宪法更权威和更基本。这就是天道或最高正义。宪法不过是人类探究到的天道或最高正义片断的文字描述。《宪法》第三十五条所规定的“表达自由”原则,有着人类几千年文明史历史经验的坚实基础,有着成功的高级文明传统的坚强支撑,其正确性中外同理、亘古不变。春秋时,当周厉王得意于让别人闭了嘴时,召公说出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千古名言;自周以后,政治领导人压制批评,行政部门阻塞言路就是大罪。美国人则第一个将“表达自由”写进了成文宪法,并通过诸如“《纽约时报》诉美国案”等著名案例证明,这个“第一修正案”不是一张白纸。所有的人都是凡人,难免犯错误。只有一种错误是不可原谅的“绝对错误”,这就是压制批评,掩盖错误,坚持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由表达”原则是人类应该坚持的第一正当行为规则。

   由此我们可知九部门“意见”危害性有多大。该“意见”的核心立意,是要由行政部门完全控制“社会智库”研究什么,研究的观点,调研和分析得出的数据,甚至它们的结论,凡是行政部门不喜欢和不同意的研究及其成果都要被禁止。这个要求的假设是,行政部门是完全正确的,社会中的所有研究和分析都要由行政部门来决定是否正确。但这一假定无论用什么理论都无法证明。因为行政部门的人与其它领域的人都是凡人,他们理性有限并且趋利避害;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是他们在法律上被委托掌管提供公共服务所需的权力。这是一种能够用强制手段影响人们权利安排和重新配置资源的权力,任何凡人都可能因其固有的人类弱点而受到滥用权力的诱惑,因而他们比普通人更可能犯错误,更应受到监督和约束。

   而如果我们按照九部门“意见”的要求去做,完全消灭不同于行政部门的声音,显然就完全解除了一个社会对行政部门的监督和约束,使行政部门毫无限制地扩张自己的权力,最终会导致社会灾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当时的中国科学院的经济所可称为“智库”,在河北省昌黎县对公共食堂进行调查,发现这是一种错误的形式,写出了《关于农村公共食堂的几个问题》的调查报告,主张办公共食堂“不可强求”,已经办的要“化整为零”,粮食到户。但因与当时领导人的主张相左,就被压制下去(张曙光,《中国经济学风云史》,世界科技出版公司,第124~128页)。结果公共食堂的错误没有得到及时纠正,与人民公社和大跃进的错误一起,造成了几千万人死亡。

   对不同声音的压制不仅是对公众知情权的侵犯,更是对政治领导人的欺骗。而后者的虚假信息基础上做出的决定,要带来比普通人的决定大千万倍的损害。当年毛泽东视察河北省徐水县,当地行政部门硬是在毛的眼皮底下做假,把实际亩产300斤左右夸张六倍为2000斤,致使毛做出了“粮食多得吃不完”的错误判断,竟在后来的北戴河会议上讨论“粮食吃不完怎么办”的问题,致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错误更为严重。当大饥荒已经蔓延,死亡人数巨大,全国各地各级行政部门几乎无一例外采取压制信息的流通和传播的强制手段,例如仅“中共信阳地委让邮局扣了12000多封向外求助的信”(杨继绳,《墓碑》,香港天地图书,2008,第55页),甚至对写信告知饥荒情况的人加以迫害。由此也可以推断,当时的国家统计系统基本没有提供真实的统计数据。这实际上是行政部门对政治领导人的全面的信息封锁。直到1960年后期,毛才从几个零星的冲破封锁的信息来源得知大饥荒的真实情况,但这时已经有数千万人死去了。

   事实上,这种压制不同声音的“意见”最后还会伤害行政部门及其官员自己。这是因为,任何一个有长期眼光的理性人都会认识到,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声音最终对自己有好处。这正是因为,清楚知道自己的理性有限,就会珍视制度化的多种意见表达机制和自由表达原则。而压制不同声音,实际上是蒙住自己的眼睛,使自己误判形势,作出错误决策。例如近些年来,随着对国有企业的批评,行政部门反而要压制对国企问题的研究,掩盖有关国企的数字。自2006年以后,我们在《中国国家统计年鉴》中再也看不到国有企业上交利润和补贴的数据;据我们所知,有些体制内的学术期刊曾被明令禁止刊登有关国企的论文。但这一问题不仅是一个微观问题,而且是一个宏观问题。据我们的研究,国企以其巨大规模及占有巨额国有资源,它的无效率可以减少5.4%的中国GDP增长率(盛洪,“供给侧改革应该改什么”,《FT中文网》,2016年3月10日)。更不用说,国有企业因享有垄断权及无偿占有和使用国有土地而带来的巨大的社会分配不公、以及企业内的严重腐败。这被后来反腐运动中揭露的大量国企高管腐败的事实所证实。

更进一步,行政部门及其官员还有可能压制对自己腐败和滥权的揭露和批评。这表面上看似乎对它们有利,但掩盖错误的结果是使得人们没有对惩罚的恐惧,会更为肆无忌惮地犯错误,以致越犯越大,大到不得不继续犯错误的地步。而终有一天也会因错误和罪恶大到不可能掩盖时败露,最终还是会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这种对揭露与批评的压制也会使官员们产生错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洪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696.html

8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茶神书韵 2017-07-09 15:22:44

  盛医生此文诊断,既辩证僭越宪法的公权癌症所在,更针对九家公权癌症病群提出了针对性疗法,且开出党纪法规处方。
  盛医生亦自知之明:其疗法和处方,被束之高阁的宿命依旧。
  …………1919年霍姆斯大法官可使美国宪法高悬之剑第一次落下,是美国宪政文明之幸;文明鸿沟这厢,何年何月,中国之独立于任何政党利益之外的大法官出世之时,才有对公权群体惯性癌症肿瘤用宪法之剑切除之日。
  盛医生诊断哀之,处方鉴之,众生鉴之,待之。
  倒计时,癌症晚期,不出九年!

夜啸夜啸 2017-06-24 07:48:03

  如何解决部门违宪问题
  
  部门违宪定规矩的问题其实一直就存在。其文化的本质还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确立过“宪政”赖以生存的契约意识。中国人传统文化中拥有的是与契约意识反向性的关系意识、崇权意识、人治意识。中国近代以来百多年总在讲要搞法治搞宪政,但为什么一直上不了正轨呢,这从根子上讲,还是中国人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思想理念落后了。
  
  能不能简单地依照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方式来促成中国的法制进程呢?表面上看似乎可行,事实上却很可能得不偿失,原因还是我们大家的思想意识落后哟。全面整体系统的观察这个问题,民主政治改革也确实还是关键,但根本的方面却是思想意识的改进。所以应该适宜于现有的观念状态(特点)来创新我们的民主政治,并促进大家的思想更新。

zbwt9y 2017-06-22 18:59:36

  一群该死的家伙,随意践踏宪法。

张志恒 2017-06-20 10:27:05

  关注盛洪先生的观点,对学术研究随意干涉,对社会稳定和发展是个灾难,历史已经一再说明,唉,只能长叹历史不堪回首。“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个原则是破坏不了的。

杜丁 2017-06-19 22:53:09

  追随共和:宪法是有的,只不过需要修改和敦促践行而已。高级知识人和公知不做这样的事情谁来做?历史虚无主义无益于时代的进步。

ds 2017-06-19 14:08:57

  宪法对于这帮公权私用的老爷就像夜壶。

追随共和 2017-06-19 09:08:25

  杜先生:这锅,还有宪法吗?

杜丁 2017-06-19 00:03:55

  盛洪此文,显示了他是一个真正的改良主义者和古典自由主义的践行者!值得敬佩!

严雅晖 2017-06-18 17:30:36

  回“石壁”:既不是党大,也不是法大,而是权大。

雪无涯 2017-06-18 17:28:41

  作者发出这样的质问就好比一个被强盗抢劫了财物的人质问强盗“你他妈凭什么抢我的东西”,强盗都会觉得好笑。

石壁浅草 2017-06-18 15:15:50

  靠!求问作者裆大还是宪法大?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