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外史》自序(附全书目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 次 更新时间:2017-06-14 21:31:09

进入专题: 《新发现》杂志     外史   科学主义   全书目录    

江晓原 (进入专栏)  

   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

   自从严锋主持《新发现》杂志,我就应邀为该杂志写“科学外史”专栏,每月一次,迄今已写了整整7年(从2006年第7期起)。在国内报纸杂志上,这样的专栏也算非常“长寿”了。但这还不是我最“长寿”的专栏——我和刘兵在《文汇读书周报》上的对谈专栏“南腔北调”,也是每月一次,从2002年10月起,迄今已持续了11年。

   回顾这些“长寿”专栏,皆有共同之处,通常刊物对作者高度信任,作者自己也在专栏上很用心。例如,《新发现》从不对我文章的主题和内容提出任何异议,几乎从不改动我文章中的任何字句(哪怕发现误植也要在电话中核实)。写了几年之后,杂志又将我专栏的篇幅从2页调整为3页(稿酬当然也有所提高)。投桃报李,我对“科学外史”专栏的撰写也越来越用心。“科学外史”逐渐成为我写得很开心的一个专栏。

   “科学外史”当然与科学有关,但我并不想在这个专栏里进行传统的“科普”,而是想和读者分享我对科学技术的新解读和新看法。这些解读和看法都是在“反科学主义”(反对唯科学主义)纲领下形成的,所以经常能够和老生常谈拉开距离。

   “外史”是双关语:自学术意义言之,是科学史研究中与“内史”对应的一种研究路径或风格,重视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等外部因素的关联及互动。自中国传统修辞意义言之,则有与“正史”相对的稗史、野史之意,让人联想到《赵飞燕外传》、《杨太真外传》之类,更家喻户晓的还有《儒林外史》。以前我写过一本《天学外史》,比较侧重“外史”的学术意义;现在这本《科学外史》,则是上述两种意义并重了。

   我写专栏,绝大部分情况下每次写什么题目都不是预定的,总是到时候临时选定题目,这样做的好处是,既可以让喧嚣的红尘生活为专栏的选题提供灵感,还能够让每次的话题在“科学外史”这个广阔的范围中随意跳跃。

   这些专栏文章见刊后,我会贴上我的新浪博客,它们经常会上博客首页,有时还会上新浪首页。看来它们得到了一部分读者的欢迎。

   复旦大学出版社的贺圣遂社长,一直对这个专栏青眼有加,谬奖之余,遂有结集出版之议,我当然乐从。集子的书名,我和责编姜华想了很久,许多方案都不满意,我干脆就将专栏名称照搬过来,于是定名《科学外史》,开始编纂。

   本来以为一个小集子应该很快编完,但中间出版社给我插进了另一个小集子《脉望夜谭》的任务——那是我在《博览群书》杂志上同名专栏的集结;接着我又有迁居之役,四万册图书,六千部电影,我花了近两个月才初步整理停当。另外还有种种俗务缠身,搞得《科学外史》屡编屡辍。责编姜华一直耐心催促和等待,我则惭愧之至。眼看又一个暑假来临,这件事无论如何不应该再拖了,今天终于将它编完。

   因为专栏已经写了7年,如果将7年的文章全编进去,篇幅就太大了。我决定先编入一部分,共49篇。其余的将来编入《科学外史·II》。但是我打散了这些文章见刊时的先后顺序,将这些题目跳跃多变的文章按照若干专题重新组合,这样阅读起来更有条理;如果读者想挑着阅读,选择起来也更方便。

  

   江晓原

   2013年6月24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附:《科学外史》全书目录

   自序

   一、昨夜星辰

   1、么孔子诞辰可以推算

   2、天狼星颜色之谜:中国古籍解除恒星演化理论的困扰

   3、那颗彗星,它是哈雷彗星吗?

   4、《周髀算经》里那些惊人的学说

   5、谁告诉了中国人寒暑五带的知识?

   6、三件奇物的复制问题

   7、古代历法:科学为伪科学服务吗?

   8、望远镜及其在中国的早期谜案和遭遇

   二、千秋寂寞

   1、羊皮书上的一场科学史奇案

   2、泰山北斗《至大论》(上)

   3、泰山北斗《至大论》(下)

   4、星占之王:从《四书》说起

   5、他还是地理学的托勒密

   6、一个改变了世界的历史伟人

   7、伽利略的两本书:霍金都会搞错

   8、开普勒:星占学与天文学的最后交点

   9、传记中的牛顿:从科学家到炼金术士

   10、爱因斯坦:曾经的超级“民科”

   11、霍金:老生常谈也能作出新贡献

   12、《大设计》:一个科学之神的晚年站队

   三、性命交关

   1、中国一项真正的世界第一

   2、取悦女性还是战胜女性?

   3、作为养身之道的房中术

   4、“内丹”之谜:自然奥秘还是人间神话?

   四、四大发明

   1、重新评选中国的“四大发明”

   2、司南:迄今为止只是一个传说

   3、火药及其西传:究竟是谁将骑士阶层炸得粉碎?

   4、中韩印刷术发明权争夺战回顾(上)

   5、中韩印刷术发明权争夺战回顾(下)

   五、兵凶战危

   1、钓鱼城:战争史诗中的技术

   2、杀人武器背后的人道底线

   3、为何全球航空母舰只剩了十分之一?

   4、萨哈罗夫和福明海军少将的故事

   六、外星文明

   1、费米佯谬:随口一言竟成纲领

   2、“费米佯谬”之中国解答

   3、UFO谈资指南

   4、星际航行:一堂令人沮丧的算术课

   七、似真似幻

   1、上古长寿之谜:西方和东方的故事

   2、玛丽·雪莱还能当科幻的祖师奶奶吗?

   3、克拉克:一个旧传统的绝响

   4、科学家与电影人之同床异梦

   5、“科学技术臣服在好莱坞脚下”

   6、多世界:量子力学送给科幻的一个礼物

   八、科学政治

   1、疯狂的恶棍与天才数学家

   2、日食的意义:从“杀无赦”到《祈晴文》

   3、FBI监控爱因斯坦:一种科学政治学

   4、全球变暖:幻影中的科学政治学

   5、饮用水加氟:一个温故知新的故事

   6、毒品大麻:一个科学研究的故事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发现》杂志     外史   科学主义   全书目录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6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