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旭东:微信民族志时代即将来临

——人类学家对于文化转型的觉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1 次 更新时间:2017-05-31 23:16:00

进入专题: 微信民族志  

赵旭东 (进入专栏)  

   任何一个可以被称之为“时代”的时代,都会为一种技术与工具的特征所浸染,并以此技术和工具去命名这个时代,以体现其之所以被标志为一个时代的特征。诸如我们读世界史所耳熟能详的石器时代、铁器时代、工业化时代,乃至于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对当今世界而言,互联网的出现无疑是一场悄悄来临的革命。它对于我们这几代人而言,从最初的好奇,视之为神器和奢侈品,逐渐开始深度地影响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它自身也成为一种谁都无法真正脱离的廉价而方便的生活必需品,并在我们的生活中快速的流转,比如智能手机的普及。在这个意义上,每一个拥有智能手机之人都在日益面对一个全部都在互联网之中生活的图景,这将使得我们所有人可能在未来全部都会被吸纳到互联网之中,似乎无一人可以真正从中逃避出来。这恐怕就是我们所谓的在当下中国乃至世界的场景之中,微信民族志书写时代来临的真实意义。以文化和日常生活为研究重心的人类学家需要对此作出反应,这种反应实实在在地来自于对这些技术之于他们生活的社会文化影响的一种自我觉悟。


微信民族志时代与知识的转向

  

   毋庸置疑,今天人们从对于互联网的一种最初的陌生、好奇到追捧,已经转换到似乎不得已而为之地要全身心地拥抱、钟情于互联网行业中的各种程序发明,并迅速膨胀到我们日常交往的生活之中。微信便是在此一过程中经由中国人之手而被发展出来,进而直接影响到社会关系中每一个人的生活。它使得一种人跟人之间面对面的相互联系,转化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虚拟空间,人们在其中更为便利地获取、交流和分享信息。它还使得我们原本极大程度地受到时空限制的信息交流和关系往来,变成一种实时在线的不可能遗忘和丢失的关系。只要人们愿意,就可以和任何一个心仪的朋友做一种虚拟时空下的对话交流,分享彼此的观念。由此一种原本不可能的现实生活,转变成为一种可能性的虚拟生活。

   当数以亿计的乃至更多的人都借助微信的界面去呈现自我、剖析自我、理解自我、表达自我之时,一种社会性的力量便会逐渐地酝酿形成。人们在这个相比其他互联网媒介更为方便易得的空间之中发表自己的意见、主张乃至于随心所欲地吐槽,并把这些看法瞬间地转发出去,形成一个又一个微信刷屏的热点话题。而制造和转发微信之人有可能因此而成为“网红”,这里的“网红”并不意味着好坏的价值判断,也不一定就是社会和文化中要去梳理的榜样人物,他或她的存在和表达只是在于吸引更多人的注意,他或她可以短暂存在,也可以长时间停留,但难以永久存在于人们的视野之中。因为一个不断制造出“网红”的网络,在下一个时间段又会很快制造出新的网红,使后者盖过前者,最后使前者消失。在微信的时代里,网红的模式成为制造社会新闻的最为基本的模式,它使得社会的核心价值难于一以贯之地维护,秩序构建因此而成为一种动态的更新。

   一种来自最为普通的人的力量对于社会与文化价值的重新界定,曾经不可撼动的社会共识、通则规范以及伦理价值,也在通过微信这个空间,借助每个人都可以发声的契机,而加以修正、更改甚至于推翻。一个个特殊的案例在逼仄共识性价值的改变,轰动一时的网红“凤姐”、“犀利哥”,都堪称是这种极端案例的典范。在一个为网络和微信所左右的世界之中,极端案例的报道和呈现成为一种新常态。现在都可以发声的“每个人”,往往来自原来不能够发声的底层小人物群体之中,他们的声音和表达成为一种新的力量。这种来自底层的力量甚至可能在特定的时候超过其他任何的时代,聚集着无限的力量,并发挥着自己独特的影响力。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时刻关注于掌上寸许虚拟空间所发生的全世界范围内的事件和观点的评述之时,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世界文化在发生着一种方向性的转型。对中国而言,由微信群所带动的生活方式的变革,必将是一个借助微信书写的新途径而构成大众表达的微信民族志时代的来临。对中国的人类学而言,这一点似乎更是如此,而且从研究的角度上来看更为紧迫。

   在人人越来越熟悉且有深刻感知的虚拟空间之中,真实地发生了让一向以“异”文化为研究对象的人类学家为之震惊的故事。人类学家曾经的那些研究对象,似乎也在运用微信这种人人可以沟通的技术改变自己的姿态、生活以及命运。尤其是原来相对闭锁的乡村,微信群的建立使这种状况彻底发生了改变。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人类学的田野,也有一部分开始从线下转换到了线上,转换到了语音和视频聊天中,尽管线下的田野仍旧坚固地存在着,但无疑我们再也不能去忽视这种微信空间所提供的田野工作的机会和可能。

   对于人类学而言,民族志不过是一个相对宽泛的概念,它是对我们实际并不熟悉的人群生活的描述,前提是我们对这个开始并不熟悉的陌生社会,渐渐熟悉到真正能够理解那里人的生活。但如今不同的是,曾经的古典民族志强调的是我们必须要有到现场的参与观察,而今天基于手机微信界面的参与观察,则可能成为另外一种形式的民族志,而这种民族志在整体特征上可谓是碎片化的而非完整且有系统的。它也许是微信群中瞬间的一瞥而非长期的田野观察,也许是一种过程的体验而非结构性规范的呈现,但由此感悟性的散点式民族志书写成为一种必须。

   这些特征也使得一种人类学的知识生产的模式在发生着一种转向,这种转向的核心便是传统或者古典意义上的系统人类学知识的初步瓦解。由此发声者不是一个,书写者更不是一个,民族志不一定出自专业的人类学家,但专业的人类学家却必须熟悉那些同样在写民族志的人的存在。由此,人类学家将不再是独自一人去搜集民族志资料的、对一个地方人群有似全知全能的上帝一般的系统的民族志书写的作者,或者是对一个地方唯一性的、权威性的、也是终极性的撰述报道人。他或她实际上成为一个真正的文化访客,用类似新闻记者的方式即时编辑并报道出对那个地方人群的观感和觉悟。但不同于新闻记者的是,他们有着一种经过严格专业训练的人类学的视角,这一视角让人可以切实地感受到曾经的人类学的理论,竟然可以在这一瞬间的微信呈现中找寻到某种田野之中的契合。在未来的微信民族志的实践之中,一种体验的和感受的民族志将会更为发达,而所有这些感受将成为一种共享的知识,启发研究者从更为宽阔和有持续反馈的语境中去重新审视自己的观感、探究和发现。人类学的知识也变成研究者与报道人同在的一个田野书写的构造空间。

  

微信时代的总体特征

  

   如果说微信是一种媒介技术,那么它的来临和普及必然会对社会中人的生活造成一种直接的影响;这种影响无疑正在发生之中,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对于生活和观念上的诸多影响。如果细细追踪和回顾,可以从十个方面去加以总结:基础生活方式遭遇种种颠覆为其一;社会功能倒逼结构转型为其二;网络式平面化世界的凸显为其三;信息搜索而非百科全书式的知识生产成为一种常态为其四;移动互联致使时空碎片化为其五;去中心化生活空间的形成为其六;虚拟金融驱动消费模式的成型为其七;点击、互动、分享和鼓励成为虚拟交往空间的主流为其八;对面建群并彼此添加微信公众号,与一种虚拟空间的群的生活方式紧密联系在一起为其九;世界共同体想象的实践成为日常为其十。

   第一,微信时代来临的主要特征——人们基础生活开始遭遇频频的颠覆。由于互联网介入人的生活是人际交往中最为基本的沟通方式的改变,故它将会以一种逐渐对实际生活的替代以至逐渐对它的依赖,而使我们原本日常的生活遭遇频繁的颠覆。从支付宝、网贷、滴滴打车、专车到最近的导游网上预约和评价,乃至于洗车、理发、宠物护理等,我们生活里最为实在的面对面的交往模式,开始被一种微信互联网逐渐虚拟化的空间所取代。而在此潜移默化过程之中,我们行为与价值的信念会遭遇一种无情的改变,自我表达更为倾向于发自内心而远离此前惯常的道德说教,比如傅园慧所使用的“洪荒之力”这个网络词汇和表情包在2016年夏季的走红。除此之外,我们会更多地与陌生人相约来完成某项社会中的工作,诸如快递人员、滴滴快车/专车服务之类网上预约的司机。总之,我们在和熟人或者亲人见面减少的同时,与陌生人“约会”的机会在不断增加,具有多重含义的“约吧”因而成为网络走红的新概念。

   第二,一种现实社会生活功能紧迫性的改变,在倒逼社会结构的种种转型。制度结构乃至于社会结构相比人的行为的灵动性而言,总有一段迟缓的落差存在。当微信扫码支付已经在小贩的手里普及开来,作为制度形态的银行体系自然会随之而发生一种带有颠覆性的革命,因为再顽固的制度也难以阻挡现实生活的那些改变,以及个体的一种带有偏好性的选择,特别是在这样一个越来越注重个人意愿的时代里。这一定会倒逼一种制度上重大的扭转,进而强化了一种生活方式转变的能力。自微信交流平台出现以来,种种刚性的制度日益受此现实处境改变的逼迫而引起彻底性扭转的情况还少吗?城市出租车的管理制度面对“滴滴打车”所出现的危机便是一个极好的案例,未来公司化管理下的出租车将有可能出现无法维持的局面,人们也许会更多地依赖于方便支付和出行的滴滴打车而不是街头拉客的出租车。今日不同于革命时代的变革是,它不是因为现实的无动于衷而引发的制度性的变革,而是因为现实本身的躁动和嬗变所引发的不得不去跟随的一种变革。

   第三,一种网络式平面化世界的日益凸显。可以这样说,微信最重要的特征便是全球范围内的彼此互联的真正实现。电子邮件也许是这种互联世界得以形成的最为初级的形式,但即时推送信息的微信平台真正实现了彼此之间同时虚拟在场的联系和交流。世界的任何阻隔似乎在此平台上都得到了一种削平,世界在变得越来越平面化。其所带来的另一个结果就是社会地方性组织的衰败和失落。人们开始以各种复古的形式试图去重建这种地方性的组织,甚至微信群的建立本身都属于这一重建的一部分。但显然,社会组织的松散化无疑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人们似乎无须进入到任何的组织之中,也能实现融入社会生活的社会化的目标。人们不再是团体性的或者差序性的相互联系起来的模式关系,而凡属于这方面的实践活动都得到了一种推翻和倒转,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互惠、互联与共享的价值模式。凡是试图遮蔽、隐藏、自我保护以及强调积累而不交流分享的行为,在此模式之下都会自我瓦解,难以有真正的发展。相反,敞开、表现以及分享是这个微信新时代的核心特征,就本质意义而言,微信所构建的平台就是由于前面社会的种种闭塞、限制和不能够真正开放而发明和设置出来。这是一种技术性的而非政治意义上的革命,基于这样一场革命,欲求在被平面化的网络所带动并得到了无限放大。一种潜在人心底层的力比多的能量在此空间中得到了瞬时的爆发。人们在此过程中创造着越来越多的从来没有的事与物,比如为单身汉自嘲而创办的全民狂欢的“双十一”(光棍节/网络狂欢节),随之各种类似形式的网络节日相继都被创造了出来。人们在网上一掷千金,毫无节制之思,欢天喜地地等待快递小哥的到来,这些几乎成为了新一代人消费和生活的基本模式。人们因此再无山水阻隔、道路难行的自然观念,这一切在新一代人的眼中,都可以通过越来越便捷的全球快递服务而予以解决。一切皆有可能,唯一不可能的是让他们停止在网络和微信上的一次接一次的点击和浏览。

第四,信息的网络搜索而非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储备成为一种知识生产的常态。之前试图将知识通过个体记忆的方式而存于大脑之中的知识存储方式,面对包括云计算在内的无限量存储信息的互联网方式败下阵来。互联网对人的记忆能力的取代和提取真正的外在化,使人自身不再是一个纯粹知识的拥有者,而是转换为新知识的创造者和持有者,所有经典的知识积累和准备都不过是为了创造和占有而准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旭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微信民族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26.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7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