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日本亚洲主义的“右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3 次 更新时间:2017-05-31 16:32:32

进入专题: 日本   亚洲主义  

盛邦和 (进入专栏)  

    

  

    

  

   ()

  

   日本亚洲主义是一个横亘于幕府末年至二战结束的日本思潮。是一个由早期亚洲主义与后期亚洲主义组成的“过程”体及由诸多流派组成的“多元”体。

  

   产生于十九世纪的日本早期亚洲主义,就主体性质而言是日本应对西方军事入侵与文化扩张的产物,而日本后期亚洲主义的主体是侵略亚洲主义,是日本帝国主义形成后,大举侵略亚洲、中国的产物。

  

   日本早期亚洲主义存在三个分支:战略亚洲主义(以会泽安、曾根俊虎为代表)、文化亚洲主义(以三宅雪岭、冈仓天心为代表)与侵略亚洲主义(以头山满、内田良平为代表)。日本后期亚洲主义的主体是战略亚洲主义与文化亚洲主义初始性质的“异变”,是极具侵略性的亚洲主义——征亚主义的邪恶发展。

  

   日本后期亚洲主义是日本亚洲主义在其思想历程中,一路右倾下滑,到达的“悲剧终点”,在其内部消长中,最终右翼制霸,获致的“黑暗结局”。

  

   1、关于日本亚洲主义的历史观察

  

   日本京都大学狭间直树教授《初期亚细亚主义史的考察》一文认为:日本曾有“初期亚洲主义”,也叫“处于出发点上的亚细亚主义”,其主要内容为“主张亚洲团结提携的兴亚论”。狭间直树说:“为对抗欧洲,主张亚洲团结提携的兴亚论及所谓亚细亚主义登场,其所倡导的团结提携论,从理论与实践的意义上说,乃以亚细亚内部对等关系为前提。处于出发点上的亚细亚主义,就是这样的一种理论。”然而随着“(日本)快速达成维新,成为‘脱亚’的先驱”,“亚细亚主义将诸国对等团结的思想抛弃,成为以日本优越论为基本轴心的支持侵略的理论”。

  

   日本《亚细亚历史事典》(1959-1962年刊)这样定义日本亚洲主义:“为抵抗欧美列强对亚洲的侵略,亚洲诸民族以日本为盟主团结起来。明治初年以来,关系到日本的独立问题,提出了‘亚细亚连带论’。这样的思想存在于自由民权论者之中,在其展开过程中表现出复杂的差异性”。“随着自由民权运动的衰落、天皇制国家制度的确立,对清军备的扩张,大亚细亚主义抬头”,“玄洋社抛弃了民权论,转向为国权论者,这是1887年的事”,以此为标志,“大亚细亚主义虽然继续主张日本同样是被压迫民族,与亚洲同文同种;强调东洋文明是精神文明,西方文明是物质文明;亚细亚民族联带提携,而在实际意义上已在发挥隐蔽明治政府侵略政策的作用。”

  

   狭间直树、《事典》作者都认定日本亚洲主义是一个“展开的过程”,“在其展开过程中表现出复杂的差异性”,从而具有“初期”与“晚期”、“早期”与“后期”的可分性,并显示出作为思潮一般特点的多元性与流派性;都对“早期”亚洲主义作部分肯定:“所倡导的团结提携论,从理论与实践的意义上说,乃以亚细亚内部对等关系为前提”。《事典》还强调早期亚洲主义的初始意义是:“为抵抗欧美列强对亚洲的侵略,亚洲诸民族以日本为盟主团结起来”。

  

   无论狭间直树还是《事典》作者,都提出分析方法上的“过程”论与“转化”论(“异变”),认为日本亚洲主义产生之初,“善”、“恶”杂陈。“恶”元素之膨胀,导致日本亚洲主义异化右转。促成这个转化的原因是“自由民权运动的衰落、天皇制国家制度的确立,对清军备的扩张”。对此,中国学者孙歌的论点似乎颇有同调之处。孙歌评论幸德秋水与内田良平的亚洲观云:“幸德秋水与内田良平,从一开始就未能建立如同中江兆民与头山满那样的理解和友谊,幸德秋水在抽象层面思考帝国主义的问题,而内田良平在实践层面致使亚细亚主义走上了‘向右转’的道路”。孙歌在“向右转”上打了引号,强调了“转化”论。

  

   日本亚洲主义研究家竹内好对日本亚洲主义作如下定义:“亚洲主义既不和膨胀主义与侵略主义完全重合,也不和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国民主义及国粹主义)完全重合,不用说,当然不和左翼的国际主义重合。”。

  

   竹内好的“非重合”论说明日本亚洲主义,因为没有与“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国民主义及国粹主义”发生完全的“重合”故具有多元性与多义性。竹内好也看到日本亚洲主义有一个转化过程,最终与“膨胀主义与侵略主义”发生最大的“重合”。

  

   日本学与中日关系问题研究家俞辛焞说:“日本的亚洲主义思想萌芽于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平野国臣、佐藤信渊、胜海舟等的‘日清提携论’及樽井藤吉的‘大东和邦论’主张,因欧美列强的侵入而面临民族危机的日本应与中国联合抵抗欧美”,“这些思想与孙中山的亚洲观有相似之处。两者的共同点在于都主张被压迫民族的联合和解放以及各民族的独立和平等”。

  

   孙歌在《亚洲意味着什么》一文中说:“竹内好编辑的这本独具一格的《亚细亚主义》,在战后日本思想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杰作。在日本近代化与侵略扩张的关系、日本民族主义与国际主义的关系、左翼与右翼在民族问题上的误区等等重大问题的交错点上,竹内好推出了亚洲问题的全部复杂内涵。在明治以来讨论亚细亚主义的思想史脉络里,到了竹内好才为亚洲问题的定位找到一个复杂的交错点。”也就是说,在竹内好那里,日本亚洲主义是一个多义的“交叉点”,许多思想在这里发生碰撞。

  

   北京大学严绍璗教授说:“兴亚”论“在当时日本朝野乃至中国反清人士中,有广泛的接受层面,而表现为广泛的多义性”,总起来说,一部分民权论者,持“兴亚”论主张,“企望以东亚各国的联合来抵御外侮。直到20世纪20年代,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在日本提出了‘大亚细亚主义’,皆属这一体系。”然而,“兴亚”论也有其另外重要的一面,“兴亚”论者中的国权论者,“并不是以争取民族平等为东亚联合的出发点,而都是以为申张日本国家利益作为‘兴亚’的最根本的要求”。既有“联合来抵御外侮”一面,也有侵略的一面。这是严先生对“兴亚”论的“两分法”。

  

   赵军教授早在80年代就开始研究亚洲主义。他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国力逐渐增强,但列强通过不平等条约强加给日本的殖民枷锁依然存在,如何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争取日本民族的完全独立,巩固维新的成果成为更多的日本人冥思苦索以求解决的时代课题。不少人认为出路只能是与亚洲邻国实行联合。自由民权运动中,一些自由民权主义者把内争民主、自由的斗争和外争国家、民族独立的斗争联系起来,由日本一国延及各国,提出亚洲、非洲被侵略各国合组万国共议政府,以确保各民族享有平等、独立地位的主张。这是日本资产阶级在其上升时期,为争取本国及世界各国民主与进步所提出的一种最有意义的思想,同时也是大亚洲主义思想的一种萌芽。”

  

   赵军认为,日本亚洲主义在其产生开初,面对西方侵略,主张“与亚洲邻国实行联合”,体现出一种“有意义的思想”。他把亚洲主义开初之时,定在“明治维新之后”,即1868年之后。

  

   日本亚洲主义“既非褒义词,也非贬义词,它是个中性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含义。根据近现代日本亚细亚主义内涵的不同”,“一种是民间理想主义的亚细亚主义思潮,它以驱逐西方白人殖民主义者、振兴亚洲为己任;一种是政府现实主义的大陆政策构想,它以扩张日本在亚洲的利益为目标,时而与西方殖民主义者相互勾结,共同瓜分在亚洲的利益,时而与西方列强兵刃相见,企图独占亚洲利益。两者之间的交错与重叠,形成近代日本的亚洲观”。王屏在《日本的亚细亚主义》一书中说了以上的话。此书2004年3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代表了中国学术界亚洲主义研究的最新的专著式成果。

  

   由上可见,中国与日本学界的亚洲主义研究由来已久,大致共识有三:一、对于日本亚洲主义不宜用“侵略理论”一语概之,它具有复杂的因人而异的多义性,“呈现出千变万化的姿态”,与因时而异的歧变性(异变)“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含义”。二、日本亚洲主义是一个发展过程,宜分为早期与后期,其“早期”为“处于出发点上的亚细亚主义”。三、“主张亚洲团结提携的兴亚论”等属早期亚洲主义范畴,具有一定的“民间理想”性,表现出“以联合来抵御外侮”的思想。四、亚洲主义最终“走上了‘向右转’的道路”,“成为以日本优越论为基本轴心的支持侵略的理论”。

  

   日本亚洲主义在其发生之初,与近代以来出现的许多民族主义的地域思潮,诸如泛斯拉夫主义、伊斯兰主义有着重要的内在精神的联系性与相似性。如何分析评析地域主义思潮,马克思的《泛斯拉夫主义。石勒苏益格一荷尔斯泰因的战争》一文,对“泛斯拉夫主义”作了科学的分析。文章说:波希米亚和克罗地亚(斯拉夫族的另一个离散的成员,它受匈牙利人的影响,就像波希米亚人受德意志人的影响一样),是欧洲大陆上所谓“泛斯拉夫主义”的发源地。后来波希米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在布拉格召开了一个斯拉夫人代表大会,筹备成立一个斯拉夫人大同盟。马克思说:“波希米亚和克罗地亚都没有强大到自身足以作为一个民族而存在。它们各自的民族性都已逐渐被种种历史原因的作用所破坏,这些原因必然使它们为更强大的种族所并吞,它们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和其它斯拉夫民族联合起来而恢复一定的独立性”。

  

   “波兰人有2200万,俄罗斯人有4500万,塞尔维亚人和保加利亚人有800万,为什么不把所有这8000万斯拉夫人组成一个强有力的联邦,把侵入神圣的斯拉夫族领土的土耳其人、匈牙利人、尤其是那可恨而又不可缺少的Niemetz即德意志人驱逐出去或消灭掉呢?”。马克思分析这是泛斯拉夫主义出世的初始意义。

  

   然而,议论还在继续,当马克思接触到“俄罗斯帝国”借用泛斯拉夫主义“想把整个欧洲变成斯拉夫族”的“俄罗斯人的领土的野心”这个原则问题,对泛斯拉夫主义的评判转向严厉。他说这个“理论之后,还站着俄罗斯帝国这一可怕的现实;这个帝国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出它想把整个欧洲变成斯拉夫族、尤其是这个族的唯一强有力的部分即俄罗斯人的领土的野心”,“俄罗斯的政策是用种种阴谋手段支持新式的泛斯拉夫主义体系,这个体系的发明最适合于它的目的”。

  

   马克思对泛斯拉夫主义作深刻定义:一、从民族论的意义上说,在其成立之初表现出“斯拉夫民族联合起来而恢复一定的独立性”的意义。二、从泛斯拉夫主义性质变化的意义上说,揭露“俄罗斯帝国”借用泛斯拉夫主义“想把整个欧洲变成斯拉夫族”的“俄罗斯人的领土的野心”。

  

对日本亚洲主义,也当用辨证分析的方法看问题。一方面认识其早期形态体现的“联合起来而恢复一定的独立性”的地区民族主义特点,另一方面也揭发日本右翼如何“借用”这个“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   亚洲主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