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创建所有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

——2017哈佛毕业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2 次 更新时间:2017-05-29 15:57:12

进入专题: 哈佛毕业演讲  

扎克伯格  

   演讲全文中文翻译:

   Faust校长,校监委员会成员们,老师、校友、朋友、自豪的家长们、管理委员会的委员们,以及全世界最伟大学校的毕业生们!

   今天和你们待在一起我备感荣幸,因为说实话,你们完成了一个我永远无法办到的成就。等我做完这个演讲,这将是我第一次在哈佛大学完成的某件事。2017的毕业班同学,祝贺你们!

   我本不可能是站在这里发表演讲的人,不仅仅因为我是一名辍学生,还因为其实我们是同一代人。我作为学生走在这个校园里,也就是不过十年前的事情。我们学习过同样的知识,同样在EC10课堂上补觉。尽管我们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到这里,尤其那些来自Quad园区的同学(The Quad以前是Radcliffe College的女生宿舍。Radcliffe从1879至1977年是哈佛的女性学院,1977年汇入哈佛);但今天我想和你们分享的是,我对我们这代人的一些想法,和我们正在合力建设的这个世界。

   首先,过去几天令我想起很多美好的回忆。

   你们当中多少人还确切记得,当初收到哈佛的录取通知邮件时在做什么?当时我正在玩《文明》游戏,然后我跑下楼,找到我的父亲,不过他的反应很奇怪,居然开始拍摄我打开邮件的过程。那个视频可能看着挺难过吧。但我发誓,被哈佛录取,是最令我父母为我感到骄傲的事情。

   你们还记得在哈佛上的第一节课吗?我上的是计算机121,Harry Lewis老师超级棒。当时我要迟到了,于是抓了件T恤就套在身上,结果直到下午才发现我把它前后里外都穿反了,商标都露在前胸。然后我还纳闷怎么没人理我,除了一个人,KX Jin,他没有在意这些。之后,我们开始组队解决难题,现在他负责Facebook很大一块业务。这说明什么?2017的毕业生们,这说明为什么你们应该对别人友善一些。

   但是我在哈佛最美好的回忆,是我遇见了Priscilla(扎克伯格妻子)。当时我刚上线一个恶作剧网站Facemash,然后管理委员会表示“要见我”,所有人都认为我要被赶走了。我爸妈来帮我打包行李;我朋友帮我搞了个告别派对。幸运的事情就在这里,Priscilla和她朋友一起,来到了这个Party。我们在Pfoho Belltower的卫生间外排队时遇见了,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永生难忘的浪漫事件——我说:“我三天后就要被赶出学校了,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开始约会。”

   事实上,你们所有人都可以使用这个套路。

   我没有被开除——我想办法留下来了。Priscilla开始和我约会。你们知道,那部电影(《社交网络》)说的Facemash对创造Facebook好像很重要似的。并非如此。但是没有Facemash的话,我遇不到Priscilla。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从这个角度说,Facemash是我人生中做出的最重要的一样东西。

   在这里,我们开始结交一生的挚友,甚至有的以后会成为家人。这是为什么我对这里如此感激的原因。谢谢你,哈佛!

   今天我想谈谈目标(Purpose),但是我不是来给你们做一些程序化的宣言,告诉你们如何发现目标的。我们是千禧一代,我们会出于直觉和本能发现目标。相反地,我站在这里要说的,是仅仅发现目标还不够。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有使命感的世界。

   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是约翰·F·肯尼迪访问美国宇航局太空中心时,看到了一个拿着扫帚的看门人。于是他走过去问这人在干什么。看门人回答说:“总统先生,我正在帮助把一个人送往月球。”

   目标是我们意识到我们是比自己更大的东西的一部分,是我们被需要的、我们需要更为之努力的东西。目标能创造真正的快乐。

   今天,你在这个特别重要的时刻毕业了。当你父母毕业的时候,目标很大程度上来自工作、教会、社群。但是今天,技术和自动化正在代替很多工作,社区成员人数也在下降。许多人感到沮丧,感到自己被隔离开来了,同时也在努力填补空白。

   当我走过很多地方的时候,我曾和许多被拘留的、阿片类药物成瘾的孩子们坐在一起,他们告诉我如果他们有事可做,参加课后活动或者有地方可去,他们的人生会变得很不一样。我也遇到过很多工厂的工人,他们没法再从事之前从事的工作了,所以试图找到新的能做的事。

   为了保持社会的进步,我们身负挑战——不仅仅是创造新的工作,还要创造新的目标。

   我还记得在Kirkland House的小宿舍中创造Facebook的那晚。我和我的朋友KX去了Noch。我记得我告诉他,我很开心能把哈佛的社群连接起来,但是有一天,有人会把整个世界都连接起来。

   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我们。当时我们还只是大学生,对此还并不了解。所有这些大型技术公司都有资源,我只是认为其中一个大公司会做到这一点。但是,我对这个想法很确信——所有人都想和彼此连接,所以我们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前进。

   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也会有类似的故事。你觉得很多人都在改变世界,然而他们并没有,而你会。

   但是,光有目标是不够的。你必须拥有心系他人的目标。

   意识到这点非常难。我从来没想过创造一个公司,我想要的是创造影响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我假设他们跟我关心的是同样的东西,所以我从来没解释过我到底希望建立什么。

   几年来,一些大公司想要收购我们。我拒绝了。我想知道是否能连接更多的人。我们正在建立第一个新闻流(News Feed),当时我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它可能会改变我们学习世界的方式。

   几乎所有人都想让我把公司卖了。没有更高远的使命感,这个创业公司不可能梦想成真。经过激烈的争论后,一位顾问跟我说,如果我不同意出售,我会后悔一辈子。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当时的管理层几乎都走了。

   这是我在Facebook时最艰难的时刻。我相信我们在做的东西,但是我也感到孤独。更糟糕的是,当时我觉得这是我的错。我在想是不是我错了,一个22岁的小孩,都不知道世界是怎么运转的。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明白了那是因为没有更高的目标。是否创造它取决于我们,所以我们能一起前进。

   今天我想谈谈创造一个每个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的三种方法:一起做有意义的项目;通过重新定义平等,使每个人都有追求目标的自由;在全世界建立社群。

   首先,让我们来说说做有意义的项目。

   我们这一代将不得不面对数千万的工作被机器取代的情况,比如自动驾驶。但我们还有很多事能一起去完成。

   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一代的作品。比如有超过30万人一起努力,让人类登上了月球——包括那个看门的人;数百万志愿者为世界各地的小儿麻痹症患者打疫苗;数以百万计的人为建立胡佛水坝和其他伟大的项目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做这些项目的使命,并不仅仅是为人们提供工作,而是让我们整个国家感到自豪,我们可以做一些伟大的事情。

   现在轮到我们来做一些伟大的事了。我知道,你可能会想:我不知道如何建造大坝,或者如何让一百万人参与到任何事情中来。

   但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如何做,想法并不会在最初就完全成型。只有当你工作时才变得逐渐清晰,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开始。

   如果我必须在开始(Facebook)之前就了解清楚“如何连接人”的想法,那么我就不会启动Facebook了。

   或许电影和流行文化会让人觉得被误导,那些想法会出现在一些灵光一闪的时刻,这其实是一个危险的谎言。这让我们感到不满足,因为我们没有了我们自己的(行动),它会阻止那些拥有好想法的人去开始。对了,你知道电影当中还有什么是对创新的误解吗?那就是,没有人会在玻璃上写数学公式。那不是什么事。

   其实,理想主义是好事,但你要做好被误解的准备。任何为了更大愿景工作的人可能会被称为疯子,即使你最终获得成功。任何为了复杂问题工作的人都会因为不能全面了解挑战而被指责,即使你不可能事先了解一切。任何抓住主动权先行一步的人都会因为步子太快而受到批评,因为总是有人想让你慢下来。

   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们并不经常做一些伟大的事,因为我们害怕犯错。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就忽视了今天所有的错误。事实上,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将来都会有问题。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开始。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现在轮到我们这一代人定义“公共事务”的时候了。

   在地球摧毁之前,如何阻止气候变化?如何让数百万人愿意参与制造和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如何治愈所有疾病?如何要求志愿者跟踪他们的健康数据和分享他们的基因组? 今天,我们可能要花上50倍的价格去治疗病人,而不是找到一种治疗方法让人类第一时间无法染上疾病。这并不合理,我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民主现代化如何让每个人都能在网上投票,以及通过个性化教育让每个人都能学习?

   这些成就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是可以实现的,让我们让每个人在我们社会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来做这些事情。让我们做一些伟大的事情,不仅要创造进步,而是要创造purpose。

   所以我们可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创造一个每人都拥有使命感的世界。

   第二件事是,重新定义平等,让每个人都有追求目的的自由。

   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很多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有稳定的工作。但是现在,我们这一代人都是企业家,无论我们是刚开始一些项目还是在寻找、或是已经扮演着这个角色。这都很棒,我们的创业文化恰好是导致我们创造如此多进步的原因。

   现在,只要在尝试很多新想法的时候,创业文化就会蓬勃发展。 Facebook并不是我做的第一件事,我还做过游戏、聊天系统、学习工具和音乐播放器。我并不孤独, 因为JK罗琳在出版《哈利波特》之前被拒绝了12次,即使碧昂丝也不得不写了数百首歌曲,才有了今天Halo这首歌获得的光环。最大的成功来自于我们享有失败的自由。

   然而,今天,财富不均会让每个人都受到伤害。当你没有自由把你的想法变成一个历史性的企业的时候,我们就输了。现在,我们的社会在通往成功的路上有过多的指引,但我们做的不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易得分(获得成功)。

   面对现实吧,我们的社会体系是有问题的,当我能够离开哈佛并在10年内赚取数十亿美元的时候,还有数百万学生无法偿还贷款,更不用说开始创业。

   看,我认识很多企业家,然而我并不知道是否有一个人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而放弃创业。但是我知道很多人不敢追求梦想,因为一旦他们失败,并没有很好的缓冲(承托住)。

   我们都知道,想要成功,光凭一个好想法,或者一个好的工作态度,是远远不够的。幸运也是成功很重要的因素。如果当初,我无法花时间编写代码,而是必须勤工俭学补贴家用,如果我无法承受“万一Facebook不能成功”这一假设,我今天都不会站在这里。诚实地想一想,我们都知道,(能够有今天)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每一代人的成长都扩大了平等的定义。前几代人争取投票权和民权,于是他们争取到了有新政和大社会。现在到了我们为这一代人定义新的社会契约的时候了。

我们应该有一个不仅仅凭借GDP这样的经济指标来衡量进步的社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哈佛毕业演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506.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