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5 次 更新时间:2017-05-26 08:20:24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厉以宁 (进入专栏)  

  

   在5月19日的“供给侧改革专题报告会”上,厉以宁道出了他对中国经济和改革最新的几个重要判断。比如,前段时间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认为中国已经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厉以宁对此进行了反驳。在他看来,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也没有普遍性,中等收入陷阱跟中国没什么关系。

   此外,厉以宁一直为企业家鼓与呼,强调尊重和培养企业家精神,首先要保护产权。只有保护产权了,才能调动企业家的积极性。但对于很多企业家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他建议,要用历史的眼光看待和处理。

  

  

  

   不要单纯追求GDP,结构问题更重要

  

   第一个问题,结构比总量更重要。我们不妨从历史谈起,1840年中英之间发生了鸦片战争,当时中国的GDP是全世界第一的,比英国的GDP要多。英国的工业革命低的出口的产品主要是蒸汽机、火车头这些东西。在对外贸易中,英国利用印度出产的棉花和自己的机器进行加工制作纺织品,行销全世界。中国的手工业根本抵挡不住机器加工的纺织品,这就说明结构问题是很重要的。

   当时传说中国已经有4万万人了,可是英国呢,才一千多万人。虽然人少,可人力资本质量高,从工业革命以后,英国就大力发展学校,小学普及了、中学新建了很多、也新建了很多大学。而同时期的中国呢?虽然人口数量比英国多得多,但是人力资本是不行的。那时候的农民绝大多数是文盲,妇女绝大多数也是文盲。少数读书人读的是什么呢?是四书五经,准备考科举用的,有几个人懂近代科学技术?有几个人懂近代金融管理?没有的。

   所以这就说明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不要去单纯追求速度、单纯追求GDP,没用。结构不合理,跟人家一比,这差距就出来了。

  

   改革缓慢是因为利益集团阻挠和路径依赖

   第二个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发展方式的转变。当前,我们的经济结构需要继续调整,这已经很清楚了。但是,很多过去遗留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为什么现在这么强调要反对单纯以速度、以数量为标志的增长的,这是传统的增长方式。我们在曾经的一个时期,认为数量是重要的、速度是重要的,走的是传统发展的路子。这一定得改,现在进行的结构性改革,就包含了补短板、降成本、还有解决产能过剩等等问题,主要是着重在改革。

   结构调整是重要的,但结构调整不是唯一的,唯一的应该是转变发展方式。我们现在的结构性改革重在转变发展方式,这就是要改变那种传统的只重数量和速度的发展方式,转为注重质量和效率。这是当前最重要的,为什么结构性改革一直在进行,但力度不够呢?因为要转变传统的发展方式并不容易。

   这就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利益集团问题、这么多年的传统方式做下来了,已经形成利益集团了。他们不愿意改,因为改了自己的利益就丢了,所以能拖就拖。第二个问题,人们养成了惯性,或者叫路径依赖。有了利益集团的阻挠,不愿意改,有了路径依赖,不想改。很多人是跟在后面瞧,实在不行了我再改改,能拖就拖,这是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所以结构性改革不仅是调结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转变发展方式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仔细地认识到,补短板远远没有解决,降成本远远没有解决、去库存也没有解决。生意一好煤炭价格又上去了,所以煤照样挖。我们一定要站在全局角度看问题,一定要转变发展方式,我们的改革才算进了一大步。

  

   熊彼特的创新理论过时了,当下的创新出现了变化

   第三个问题,创意、创新和创业。20世纪这一百年当中流行最广的经济学名词是“创新”。这是一百年前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来的,他是美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金是60年代末才有的,熊彼特50年时代初就去世了,否则他肯定是最早的诺比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之一。我们今天讲的创新、创业,理论根据还是来自熊彼特。

   但是,熊彼特的理论现在已经过时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创新环境出现了新变化。第一个不同,熊彼特给创新下了一个定义,认为创新是生产要素重新整合。但是现在的人都不这么看了。认为创新是市场信息的重组。只有市场信息重组,你才能有新的发明、新的经济组织出现。

   第二个不同,当年熊彼特提出创新理念的时候,他认为人分为两种,一种是企业家,另外一种是发明家。发明家整天在实验室中,企业家在市场上,但是二者之间是没联系的。企业家要寻找项目,看看有一些什么新发明。发明家也希望自己的发明能够更多的被推广,这两者血药平台,没有平台就找不到对方。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了,今天都认为重要的是有中间人,因为他们懂得现实情况,能够把科学家和发明家结合起来。现在年轻人认为创意最重要,没有创意就没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创业。现在完全变成了新情况,自然有中间人在为企业家和发明家指路,把两者结合到一起。

   大家都知道比尔·盖茨这些人,他们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是咖啡厅的常客,会在咖啡店里讨论新的创意,今天,中国也已经普及了这种氛围,你到中关村的咖啡店去看看,全是年轻人、博士生、他们都在交换信息,因为信息是最重要的。这样就有了创意,有了创意,后面的问题就好办了。

   第三个不同,熊彼特一直认为贷款是最重要的,企业家如果不和金融家有密切的联系,得不到贷款则一事无成,这适合于一百年前,但今天不是这种情况了。现在,资本很多,但是不知道项目在哪里,它要靠创意来辨别项目。一旦有了好项目,资本就自然到了。

   当然,银行贷款当然是一条路,但是投资也一是条路。别人看你这项目好,他就愿意来投资,平台已经搭成了,所以今天不像一百年前,你要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去贷一点款,只要真是好项目就不怕,因为资本都在找项目。

   第四个不同,一百年前的年轻人有力气、能干活,是简单劳动者。今天就不一样了,大学生、研究生、年轻教师都在找机会。现在的人才是不断出现的,今天比过去的机会好得多。但是, 机会跟挑战是并存的。这一批年轻人出来不怕失败,反正我什么本钱也没有,我就是在那里讨论讨论,介绍人把资源介绍给他,有了我就做。

   今天的年轻人是不可小看的。他们今天可能没有什么资本,但是他们不怕失败,不停的在这里折腾,能够有10%的人成功就不错了,5%的成功也不错了。但总有机会能成功的。

   第五个不同,今天的产业链比过去大很多倍。一百年前一条产业链的形成可不是简单的那时候没有平台、没信息、没有中间人。今天就不一样了,产业链的形成是很快的,谁能想到快递业发展得这么快。这都表明了今天的年轻人跟过去不一样,今天创业链、产业链的形成充满了新气象。

   最后一点不同是,一百年前最大的发明来自军工。一艘航空母舰集中了当时各种最新的发明,天上的战斗机是最新的,这都是从军工部门开始的。但今天不一样了,民用部门变成了主角,甚至军工部门也在用民用部门的新发明。这就表明了人们思想在变化,民用、军工渐渐打通了。这些情况都告诉我们,重视创新一定要懂得创新给我们的是什么?创新给我们是希望、创新给我们的是机会。

  

   市场是可以创造出来的,要提供人性化的产品

   谈第四个问题,市场是可以创造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MBA学生提出了一个案例,一个生产木头梳子的工厂找四个推销员,指定去和尚庙里推销。第一个推销员一把梳子也没卖掉,和尚说我光头,要梳子有什么用?第二个推销员销了好几十把,他对和尚们说,梳子的第一功能是梳头,但还有第二功能,经常用梳子来刮刮头皮可以止痒、明目、美容、养颜,于是就销了好几十把梳子。第三个推销员呢,卖了几百个梳子,还拿到了订单,他在庙里观察发现,香火挺旺,香客挺多,磕头的人头发有点乱,香灰飘在头发上有点脏,于是找方丈去说,香客很虔诚,庙里应该关心他们,可以在佛堂前放几把干净梳子,香客们头发乱了可以梳一下,香灰掉在头发上可以弹掉。最后,第四个推销员卖了好几千把梳子,他对方丈说,经常有人给庙里捐献,庙里也应该有礼品回赠,木头梳子两边可以把庙里最好的对联刻刻上。   这些都告诉我们,市场是可以开拓的。提出新产品、发现新功能都是开拓。

   手机也是这样,不断开发新功能,每开发一次手机就换一次,有了新功能就创造了市场。所以市场是不断开辟出来的,同样的,今天的产品都要求人性化,这是当前一个重要的。你说我这个搞建材、水泥的企业怎么人性化呢?产品不能人性化,但服务员可以人性化、推销员可以人性化嘛,这都是要有人性化的,至于说消费品那就更加可以人性化了。

   现在的消费品跟一百年前也不一样了。一百年前的消费品的作用就是最大的满足消费者,一定要让消费者感到成本最低。但是后来发现,最优成本是做不到的,为什么做不到呢?比如女同志要买披肩,你知道市场上有多少种披肩吗?每一个质量怎么样,每一个价钱怎么样,你得花成本去找,等你找到了都记下来,比较过后再去买,早就没了,所以人们都不走这条路。经济学在50年代就提出了次优选择,意思就是说,我不是最优的,我是退而求其次的。我去买一个披肩,看了两家,不合适就不买了,即使买了,你问她满意吗?她也只是说“凑合”,这就是次优选择。现在,购买消费品的人们不是追求最大满足,而是追求较小遗憾,这就是次优选择。根据次优选择,我们就得出了一个结论:产品一定要人性化。

   人性化就包含了售货员很好的对待顾客。你不能说我做建材,不需要人性化,产品需要人性化,服务也需要人性化,还一定要建立品牌意识,开拓市场就看品牌,品牌是多年积累下来的。

   为什么现在我们的知名品牌不够呢?有人告诉我,日本的中医中药是从中国学去的,可是比如治骨头痛的、治身上痒的、延年益寿的药,日本在国际市场占了一定优势,我们的反而不行。这就告诉我们不但要懂得品牌,中国有这么好的医学、中医宝贵的文化、宝贵的经验、产品,为什么不宣传,你是宣传力量不够,还是科研力量不够啊?这就是打开市场的门的问题,同时也要注意一点,过去常说酒好不怕巷子深,但实际上不是这种情况。酒好同样需要做广告,因为跟你竞争的品牌很多。市场开拓是门很深的学问,降成本跟品牌开拓也有很大的关系。你品牌真的好就能够把成本降下来,因为销售量大。

  

   保持产权 培育企业家精神

   第五个问题是企业家精神。一百年前,熊彼特提出创新理论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比方,他说企业家精神就是创新者必然拥有的一种魅力。这话什么意思呢?创新者就是企业家,企业家一定要拼搏、吃苦耐劳、有眼光,唯有如此,才能打开这市场。这看法到今天同样是重要的。

最近的中央文件中你注意到没有,提到过很多次企业家精神,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厉以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475.html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