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心事浩茫连语文

——《语文不是语文书》序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4 次 更新时间:2017-05-10 10:34:46

进入专题: 语文不是语文书   苏祖祥  

傅国涌 (进入专栏)  

   最初知道苏祖祥大约是在李玉龙主持的“第一线”网站。那时,《教师之友》消失不久,但一批散布天南海北、心存梦想的中小学教师已在李玉龙身边聚起来,他们当中除了2003年来过我家的范美忠、郭初阳、蔡朝阳、周仁爱、吕栋等,我有印象的包括当时还在重庆涪陵的魏勇,也包括湖北仙桃中学的两个语文老师,其中就有苏祖祥。这批老师大部分是70后,苏祖祥则是60后,比我还大几岁。

   第一次见到他已经是2006年4月。胡发云的长篇小说《如焉》在武汉东湖开了一个特别的研讨会,许多非文学界的朋友与会,其中就有蔡朝阳和苏祖祥等中学教师,朝阳叫苏祖祥“老苏”。他之获邀是因他的评论《如焉:我们到哪里去?》最初在“天涯社区”的“关天茶舍”发表,引起了不少的关注。那是一次难得的盛会,丁东、崔卫平、艾晓明、邓晓芒、李工真、赵林、刘洪波等都在。我们外地去的住在东湖宾馆,正值春天,满眼绿色,处处有花,湖水浩荡,清风徐来,每当夜色四合,我们聚在一起喝茶聊天,半夜才罢。

   朝阳说老苏2002年就有思想随笔发表于《书屋》杂志,也活跃在当时勃兴的网络论坛上,如天涯社区、凯迪社区,后来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爱思想网、共识网等网站也刊发过他的文章,有思想随笔、文化和历史评论,也有时政评论、国际评论,这在中学语文教师中很不简单。当时,我很想编一本适合中学生阅读的《简明世界文明史》,主要了解希腊、罗马、荷兰、英国、美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的文明进程,想邀请这批在第一线任教的中学教师执笔,祖祥选了俄罗斯,并很快写出了一篇相关长文《十二月党人:掠过夜空的流星雨》。这个计划因多数人没有完成而流产,而他是其中写出了文章的两个人之一。

   2008年深秋,应他之邀,我曾专程去过他们仙桃中学,做了一场题为《自然科学家的人文视野》的讲座。记得那次郭初阳与我同行,魏勇也从北京过来,他们分别上了一堂作文公开课和历史课。我们在仙桃住了一宿,聊得很晚,他对胡适的自由主义理念颇为认同,在许多现实问题上,我们也有共识。临别之际,他和几个同事执意要送我到武汉,交给接待我的朋友才肯离开。隆情高谊,我一直铭感于心。期间,他也来过杭州几次,每次都有美好的相聚。

   2013年5月,我主编的“回望民国教育”系列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问世,在温州苍南中学举行首,还有一场民国教育研讨会。他也赶来了,并在会上做了一个“何为语文?语文何为?的发言,他认真地写了长篇发言稿,可惜给他的时间不够,只能说个大概。他把全文发给我,我觉得颇有新意,特别是对美国语文与中国语文的对比,视野开阔,我建议他在发言稿基础上做进一步的思考、修改。这里有个小小的插曲,他最初对三种语文课本(现行人教版语文、美国语文、民国语文)进行比较时,把北京某书商找人编的“民国中学语文”,当作了民国时期的原版课本。此书出版之前,书商曾找我为此写序,我便指出这一点,这只是从民国时期不同中学国文课本上的选文中汇编而成的,无法体现民国课文本身的特质,没有答应写序。我指出这一点后,老苏及时删去了相关的分析和比较,把重点放在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与美国语文课本的比较上。

   这也成为他2014年 “美国语文观察”的开始。当时,正好山西的老牌杂志《名作欣赏》找我约稿,我便把他推荐给了主编。很快由他主持的“美国语文观察”、“《国文百八课》观察”、“台湾《国文》观察”等系列便源源不断地推出。其间他还邀请蔡朝阳、杨林柯、周迪谦、李华平等同行执笔,蜀中作家冉云飞、陕西作家狄马以及孙绍振教授也加入进来,构成了一次小小的“语文研究热”,相关文章曾被《中国教育报》微信公共平台、共识网、爱思想网转载。

   《名作欣赏》编辑和他几次邀我执笔,我因杂事缠身,腾不出手,未曾介入。但我一直留意这一系列的语文教材观察,并由衷地为他们所做的工作感到高兴,尤其为祖祥的努力感到欣慰。今年夏天,我们在大连的《教师博览》第二届阅读论坛上相遇,他跟我说起,他的书将要出版,嘱我写序。

   他是一个中学语文教师,他的视角始终不离语文,却又摆脱了寻章摘句、碎片化的学科束缚,深入到语文的本质,触摸到思想的语文和语文的思想,从语言学、文艺学、历史学、伦理学、诠释学、哲学等角度,对教材编辑、文本解读、训练体系都有新的独特理解。他的《历史:为语文建立坐标》一文有较强的形而上思辨色彩,不少思路与我平时的思考不谋而合。

   “语文不是语文书”,他的这个说法并非故作惊人之语,前辈教育家早就有过类似的论断。叶圣陶先生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林语堂也说过:“教科书并不是真正的书。” 在这个意义上,祖祥所做的工作,无非是尽力拓展语文的无限性,将有限的语文书带入无限的语文天地,从而找回因长期的知识点导向而丧失的语文灵魂,重新为语文教育定位。

   “语文不是语文书”,意味着真正的语文不是几本语文教科书所能涵盖的。他在书中反复强调,语文的范围包括语言和文学,也是科学与艺术的融合。真正的语文应该对人类文明采取开放包容的态度。只有对人类的精神生活、创造活动葆有永不衰竭的兴趣和爱好,对语言积累、言语活动、文学艺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语文才有可能是活泼的、充满生命力的,语文之树才能长青。一个好的语文教师尤其如此。他提出“真正的语文在语文课本之外”,可谓深得语文个中三昧。

   他已在讲台上站了三十一年,致力于找回语文的真实意义,却一向信奉温和、节制、平衡的渐进主义。据他自己说,既能顾及学生的高考目标,又尽可能培养学生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他不愿急功近利地逼学生死学,也不愿华而不实地放空炮。他不会只顾眼前,一切围着分数转,也不会故作惊人之语,凌空蹈虚,愤世嫉俗,而是尽自己所能,帮学校联系作家、学者和名师做讲座、开课,开阔师生的眼界。

   他试图为语文寻找坐标原点,也就是从古今中外的文明成果中寻找语文的真谛。他常常说,语文实际上承担着寻找言说方式、探寻生命意义、追问存在理由、凸显个体尊严、形塑民族性格的重任,承担着为每一个人寻找安身立命之所的责任,换言之,语文教师就是要帮助学生构建自己的精神家园和言说体系。与此同时,当然也为语文教师自己找到安身立命之本。可以说,他找到了。他喜欢鲁迅先生的诗句“心事浩茫连广宇”。作为一名将大半生的有效生命奉献给了讲台的教师,成全学生更是他的心愿,他所期待的就是一个个元气淋漓、生命健旺的公民茁壮成长起来,一个新的时代渐行渐近。他一面紧贴着大地,默默前行;一面志存高远,仰望星空。心事浩茫连语文,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2016年10月7日完成于杭州

  

  

进入 傅国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语文不是语文书   苏祖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81.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张志恒 2017-05-10 20:24:27

  必须为“语文”正名,必须将作为工具的语文和“文学”做彻底切割,混在一起,“语文”成了说大话、空话、假话的实际“教唆者”,请学者们深思!作为广大的民众,包括知识分子,首要是把事情说清楚,而不是说“好听”,不是追求话语的“力量”!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