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社会是与人同时诞生的吗?

——论社会的起源与本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69 次 更新时间:2017-05-09 15:07:30

进入专题: 社会   人类   社会起源  

韩东屏  

  

   摘要:在社会起源问题上,人类学有同程说和非同程说这两派的四种见解。前三种见解均难以成立,只有第四种即张岩的非同程说可以证成,但也存在诸多不足。要想真正说通,还得重新证明两个判断:一为氏族是人类社会而不是动物性群体;二为氏族之前的原始群中的个体已是真正的人而不是正在形成中的人。关于第一个判断,可以通过比较氏族和原始群的群体性状来证明;而第二个判断则可通过若干相关事实和合理推论得到确证。由此可以确定,最初的人类社会即氏族,并不是随着人的诞生而同时诞生的,而是被先于氏族而存在的人创造出来的。其动机是为了化解“原始群僵局”,而创构手段是一套制度安排。是故,社会乃是一定疆域内的所有个人的人为组合体。社会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中的伟大事件,它不仅使人类在群体性状上也从此脱离动物界,而且还改变了人科物种原有的演进图景。

  

   关键词:社会、人类、社会起源、同程说、非同程说。

  

   社会是什么?起于何时,因何而起?

  

   这些既是人文社会学诸学科的前提性问题,也是迄今为止仍未得到可信解释的问题。在人类学出现之前的那些缺乏事实根据也偏离历史事实甚远的各种假说就不去说了,就是出自现代人类学的各种解释,也均存在诸多可疑之处。这就有必要为之进行新的思考。

  

   新的思考拟从检讨人类学的已有解释开始,因只有发现其中的不足,才有可能企及完满的答案。

  

   1、两派四解

  

   史前人类学大约是一门在两百多年前兴起的学问,其学术追求是揭示人类及人类文明的出现与早期历程,重建史前史。按一般见解,史前人类学有三大分支,即生物人类学、考古人类学和社会文化人类学(或曰哲学人类学)。而以上问题,尤其是社会起源问题,乃是属于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范畴,只不过它在回答这些问题时,也要经常运用生物人类学和考古人类学的研究成果。生物人类学研究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类物种和人类的由来及其演化过程;考古人类学发掘并研究人属动物出现后的物质遗存。由于任何一种存在者的起源都与其本质存在互释性,所以我们只要能够弄清社会的起源,也能同时弄清社会的本质。

  

   社会文化人类学关于社会起源的理论可分为两派,即同程说派和非同程说派。同程说是将人类的形成与人类社会的形成视为同一过程,认为社会和人在起源上是同时同步的,人类的诞生就是社会的起源,“人类社会的最早时代——原始社会,是同人类一起诞生的。”[①]非同程说则相反,其观点是先有人类后有人类社会,社会是在人类诞生之后才出现的。

  

   在社会起源问题上,由于“有人自然就会有人类社会”的说法似乎非常在理,绝大多数人类学学者都属于同程说,其先驱和主要代表是恩格斯。他的名作《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在论述了人的诞生是劳动在从猿到“正在形成中的人”再到“完全形成的人”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顺便解释了社会的起源问题。他明确提出人的形成就是社会的诞生:“由于随着完全形成的人的出现又增添了新的因素——社会。”[②]恩格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在于他同样是把劳动当作了在人类社会形成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在我们看来又是什么呢?是劳动。”[③]这就是说,因为人类会劳动,所以人类的群就有了与猿群不同的特征,成为社会。不过,恩格斯这句话中的“劳动”,已不是猿的劳动,更不是其他动物也会的劳动。虽然所有动物都要通过劳动来获取食物并“滥用资源”,甚至“有些猿类用手在树林中筑巢,或者如黑猩猩甚至在树枝间搭棚以避风雨。它们用手拿着木棒抵御敌人,或者以果实和石块掷向敌人”[④],“但是,这一切还不是真正的劳动,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⑤]恩格斯的这句话同样需要注释,句中的“工具”,应该不包括栖身和避风雨的巢穴,也不包括单纯用于防身的木棒,因为这些东西在其他猿群那里也有,它仅仅是指能用于生产的劳动工具即生产工具。是故,恩格斯紧接着就自问自答道:“最古老的工具是些什么东西呢?是打猎的工具和捕鱼的工具,而前者同时又是武器。”[⑥]这就说明,从制造生产工具开始的“真正的劳动”在恩格斯那里,既是人区别于猿和其他一切动物的类本质,也是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乃至一切动物群的特征。换言之,恩格斯的意思是,正因为人会制造生产工具的劳动而其他动物都不会,所以,人才超越了动物而成为人,人的群体也才超越了动物的群体而成为社会。那么,使人和人类社会得以诞生的制造生产工具的真正的劳动,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一点恩格斯没有具体说,根据当代考古人类学的研究,制造生产工具的劳动早在30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的早期即已出现,因为这个时代的遗存中发现有用砾石打砸出来的砍砸器、手斧,还有很可能是用手斧削制出来的木矛[⑦],所以,这个时点应该就是恩格斯可以认可的人和人类社会诞生的时间。此时,人类在个体形态上是从南方古猿进化出的能人,在群体状态上是原始群,因而能人就是“完全形成的人”,原始群就是人类社会的最初形态:也是人类原始社会的最初形态。

  

   受恩格斯的影响,国内权威辞典和相关学科教科书,均是同程说的观点,并都将原始群视为人类社会诞生的起点。

  

   但并非没有例外,国内同程说中的蔡俊生就是一位。他在人和人类社会出现时间的看法上与恩格斯不同,自然也与国内同程说的普遍观点不同,是将其定位于氏族阶段而不是原始群阶段。在他看来,原始群时期的“原始人”并不属于恩格斯所说的“完全形成的人”,而只属于恩格斯所说的“正在形成中的人”;“原始人群”也算不上人类的社会或原始社会,而仅仅是“人类社会形成的起点”。[⑧]根据他的说法,这个起点始于30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其间经过漫长的岁月,直到“大约4万年前随着两合氏族婚姻联盟的建立”,才终于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熟的社会形态——原始社会。”[⑨]与此同时,“正在形成中的人”也变成了真正的人:“这时的人已经是新人,属于现代人类的体质类型”。[⑩]这就是说,蔡俊生的同程说的社会起源时点要比恩格斯的晚了296万年。

  

   蔡俊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观点,在于他在人类学的理路中又运用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两种生产的原理。他认为,应该按照马克思的原则将人类社会形成的过程“理解为一个自然史的过程”,为此,“考察的重点就不能不放在历史过程的基础方面,不能不着重考察两种生产及两种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和发展”。[11]所谓“两种生产”,即物质资料的生产和人本身的生产或人的生命的生产。关于前者,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量著述都有论及,形成了极为详细和完整的理论;关于后者,则主要是他们在晚年借助于人类学家摩尔根推出不久的《古代社会》等著作而形成的一些看法。不过,这并不意味两种生产理论的提出者对两种生产的重视程度有所偏差。恩格斯在其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第一版序言中说:“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蕃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12]这就说明,作为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之一的恩格斯,其晚年的观点已经有所变化,此前只将物质资料的生产说成“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这时则也将人的生产视为“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既然如此,人类社会的诞生,就只能在两种生产都齐备之时。

  

   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物质资料的生产是有社会结构的,分为三个层次,即由一定的工具标志的生产力形成的生产方式、由这种生产方式决定的各种生产关系和反映这些生产关系的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受这种观点的启发,蔡俊生提出,人本身的生产也有社会结构,也是三个层次,即一定的社会组织形式,基于一定社会组织形式而形成的社会物质关系以及社会物质关系的权利意志形式。根据他的研究,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形成在前,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形成于后,因而人和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实质上可以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过程;第二阶段是以一定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为前提而发生的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过程。只有这两种生产的社会结构都已经形成,人和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才告结束,所以标志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完全形成的两合氏族婚姻联盟出现的时间即距今4万年前,就是人类社会正式形成的时间。[13]

  

   与人数众多、观点鲜明的同程说不同,明确可归为非同程说的人类学研究者甚少。在国外,大概仅有摩尔根一派的学者,其他或可归入非同程说的学者,则多是只有片言只语的模糊表达。摩尔根的观点是,人类社会始于氏族,氏族之前没有社会,是“男女杂交”的状态。[14]但其没有明确陈述理由,似乎仅在于氏族是有性规范的组织,而之前的男女杂交群体则没有任何性规范。

  

   在国内学界,可归为非同程说的似乎只有张岩。不过据实而论,张岩也并没有明确表述过“人的诞生和人类社会的形成不是同一个过程”这样的观点,甚至也没有回答人类是在何时诞生的问题。我将他定位于非同程说,只是从他探讨人类文明起源的著作《文明起源——从原始群到部落社会》中的一些具体说法推论出来的。

  

   首先,他有原始群不是人类社会的明确表述:“原始群是‘动物性群体’,部落社会是人类社会。”[15] 这里,他所说的“部落社会”,其实也就是氏族社会。因他的“部落”概念,与“氏族”概念同义。

  

其次,他有人类社会起源于氏族的观点:“人类社会的整合起点是原始群。原始群的首次结盟形成最初的部落,即人类学概念中的两合氏族。这就是人类社会的起源”,并专门申明:“首次结盟的原初部落是人类社会的初始形态”。[16]他同时也解释了原始群结盟成部落的动因是为了打破“原始群僵局”。“原始群僵局”指原本从一个原始群分化出的两个有血缘关系的相邻而居,且彼此独立的群体,最初还能和平共处,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因为领地和资源发生相互冲突的生死争斗,结果是强者占优,“赢得更广阔的领土和更丰富的资源,弱势群体要么被歼灭,要么只好屈居一隅或被迫离开”。[17]可是,由于客观上受到两个因素的限制,强势群体并不能因获胜而在规模上超出原有群体多少。这两个因素是,“由于主要生活在地面(而不是树上),群体规模小到一定程度就无法有效抵御大型猛兽和同类的袭击;由于食物资源有限,群体规模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个体饿死。”[18]因此,原始群的一般规模只能和黑猩猩群一样,维持在三四十个成员左右,群体的“规模如果超过上限(四五十人),人们只有两个选择,聚在一起挨饿或一分为二各自谋生。”在“一分为二的两个原始群之间,会在短期内相安无事。但要不了很久,一两个世代(甚至更短间隔)后,当亲情和利益此消彼长到一定程度时,领土争端将烽烟再起。”“如果冲突双方势均力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   人类   社会起源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6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changdun4 2017-07-06 16:04:59

  又细读了一遍,还做了笔记,一遍相当于数遍。这篇真是挺好的!
  一个理论的结论,简洁而解释力强,就是好理论。解释力,就是评判,其强度就是评判的强度。解释力强,好理论嘛。
  这次读,还化解了一个先前的自我困惑。先前,什么叫“两个半族”呀?两个半--族?2.5个族?这是什么呀。这次读,把它读懂了,是断句的事,先前的断句不对。应是,“两个--半族”,而“半族”是相对于彼此通婚的由两个“群”而组成的一个大族而说的,彼此相互称谓对方为这个大族的“半族”。哈~~~,我这自我困惑了好长时间啊。外行一不留神,自我幽默自我搞笑了,呵呵~~~
  能让外行读进去 ,读懂一点,就是好文章。好文章就是耐读。好文章应该再读呀!

天香还魂草 2017-05-19 22:34:02

  李博阁大鸭子哪里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哲学史上的哲学家们几乎全都是知识(涉及天文、地理、数学、逻辑学、物理学等)渊博的人,特别是近现代哲学史中的哲学家群体,有着渊博的科学知识的人占绝大多数。
  
  科学(包括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知识体系就是真理体系。除此之外,任何其它的知识 都没有资格 跟真理 相提并论。
  
  哲学思辨,实际上是那些杰出的学者 站在学界前沿 为探索方向而竭尽全力的 一搏。这一搏,可能是对的,也可能错了,还可能是兼而有之。
  
  韩和李两个瞎子,哪看得清这个?!

李博阁 2017-05-19 05:55:30

  即便狗杂种有认识能力,这种能力但不是人类最高的能力,同样科学真理也不是人类和世界的最高真理。就是当人认识自己只是社会的产物或者父母的产物,并且依赖于这个社会和父母时,他也超越了社会、超越了父母;显示出自然世界必然性背后的超然的能力和超然的自由真理;否则认识就是不可能的,因为万事万物都是高确认低,不存在相反,而自由创造者至高无上,人的自由与之有关;因此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创造世界才是可能的。所以人作为自由创造者没有理由追逐自己的产物和被造物的真理,即可知的科学只是工具、手段和被造物而已,不是目的。还魂草这个蠢货总是颠倒是非、本末倒置。

天香还魂草 2017-05-19 00:54:02

  “三是指科学肯定且永远也不能研究的问题,即前提性问题、超验性问题、反思性问题和价值性问题。”
  ------------
  科学的确不研究超验问题,不研究它的原因很简单:海阔天空胡思乱想一气的事情,没有验证的要求和约束,也就无所谓对与错、真与假,想完了也就完了,跟放个P没什么区别。
  
  其它三个问题,科学界的人完全有能力去思考,并且,思考的深度要比没多少科学知识的人深很多。事实上,哲学史上的这类思考基本上都是有着深厚科学知识底蕴的人贡献的。像韩脚瘦这种知识结构的人,也就是在古典哲学的层次上折腾折腾,而对近、现代哲学根本就读不懂、玩不转。

天香还魂草 2017-05-19 00:26:06

  “二是指科学在目前还回答不了但以后有可能回答的问题。如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的一般规律问题、由每个时代的人类思维和实践不断提出的具有因果关系的综合性问题之类;...
  ”
  --------------
  还要问一问这位韩脚瘦,他自己有能力思考上述问题吗?依据什么来思考的?还是说,前缀上“哲学”二字,脑瓜、灵感一下子就不寻常起来了?

李博阁 2017-05-17 07:30:20

  既然创造性的自由因果与被造性的自然因果二者绝对背反,那么作为创造者的人、哲学上的人优先于一切社会包括科学社会,这是显而易见的。反之,如果人是社会的产物,每个人的自由都是父母生的,如果没有具体的绝对,一切都是相对的,那么哲学与科学、你混混草与狗杂种、创造者与被造物也就没有根本区别了。

天香还魂草 2017-05-17 01:02:53

  韩教授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捍卫他的“哲学观”,但结果恐怕适得其反,老是在观众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抽自己的大嘴巴。呵呵~~

天香还魂草 2017-05-17 00:58:11

  “我的哲学界说中的所谓‘科学未答问题’,包括三种所指:一是指历史上曾经没有对应科学研究的问题。如,经典物理学出现之前的物体运动问题、现代物理学出现之前的最小物质结构问题、现代生物学出现之前的生命本质问题、现代宇宙学出现之前的宇宙起源问题,等等;...”
  --------------------
  应该问一问韩教授:哲学对上述问题做出的回答或解答,跟科学知识体系所给出的解答相比较,是比科学更高明?还是不靠谱、错得一塌糊涂?

古原 2017-05-16 19:16:03

  哲学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统一定义”?
   ——读韩东屏教授《我说哲学》一文有感
   读韩东屏教授《我说哲学》一文之后,才知道“全球”哲学界对哲学是一门什么学问至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我不是哲学家,最多是一个哲学业余爱好者,哲学知识当然没法和专业哲学研究者韩东屏教授相比。但奇怪的是,自从我接触一些零星的哲学知识开始,我心目中就始终对哲学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哲学是一门关于人类认知规律的专门学问。这个定义如同“哲学是认识论”一样,显然作为“陈旧”的观点被韩教授排除在“哲学统一定义”之外。但反观韩教授自己创立的哲学定义,即“哲学就是在用超验思辨的方法探索科学未答问题所形成的学问”,总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当然,作为一名业余哲学爱好者,在关于哲学的专门知识和学养上,我是绝难和国内知名哲学家韩东屏教授相提并论的,但我仍想把自己的不同看法讲出来,以求教于韩教授。
   哲学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我以为,如果要对哲学下一个统一的定义,那么这个定义一定要真实而精准地反映出哲学这门学问的本质。那么,韩教授的哲学定义是否能够反映哲学的本质呢?我们先“重温”一下韩教授的定义:“哲学就是在用超验思辨的方法探索科学未答问题时形成的学问。简之,哲学就是研究科学未答问题的学问。根据这个定义,哲学的对象就是科学未答问题,而哲学的使命就是回答科学未答而人又要追问并希望有所答案的问题。通俗地说,凡是科学未研究回答的问题,就是该哲学思考的问题。”在这个定义中,仅仅概括了哲学思考对象的范围,而没有说出哲学研究自身的本质是什么。如果仅仅用“超验思辩”这一条划定哲学的本质,那是说不通的。因为不仅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中,而且在文学创作或艺术创造中,往往也需要“超验思辩”。比如自然科学对微观世界的把握,光凭经验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以抽象思维或“超验思辩”加以把握。也就是说,如果仅仅规定出哲学研究对象的范围而不同时规定出哲学研究本身的性质,那么这样的定义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科学研究“未答问题”的范围实在太广了,而试图对这些“未答问题”染指的“学科”也实在太庞杂了,比如对于“人到底有没有灵魂”这个问题,人体科学是断然不敢下一个肯定或否定的结论的,但“神学家”或教育学家均可以他们不同的“超验思辩”作出肯定的回答,那么他们是否就成了哲学家呢?
   当然,作为哲学家的韩教授不会犯这样简单的错误,他对所谓科学未答问题的范围终究进行了规范,不妨来看看:“我的哲学界说中的所谓‘科学未答问题’,包括三种所指:一是指历史上曾经没有对应科学研究的问题。如,经典物理学出现之前的物体运动问题、现代物理学出现之前的最小物质结构问题、现代生物学出现之前的生命本质问题、现代宇宙学出现之前的宇宙起源问题,等等;二是指科学在目前还回答不了但以后有可能回答的问题。如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的一般规律问题、由每个时代的人类思维和实践不断提出的具有因果关系的综合性问题之类;三是指科学肯定且永远也不能研究的问题,即前提性问题、超验性问题、反思性问题和价值性问题。这四类问题均属‘形上问题’或‘形而上的问题’,即有形对象之上的问题,它们都是哲学研究的世袭领地和永久家园。”

李博阁 2017-05-15 21:21:44

  的确。社会是自由精神的造物和自然动物的产物,即自由化的和自然化的两个不同的社会,因为人是具有自由精神和自然动物双重性。因此,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社会。
  所以人类的普世价值秩序是,自由创造者先于高于被造物,被造物先于高于自然因果秩序,既是善的社会;反之,价值秩序颠倒或者自由精神的缺席则是恶的人和恶的社会,例如人与狗杂种一元论,社会没有与自由关联甚至反对自由。而自然动物和自然社会与世界秩序一致,是受自然法则和自然规律支配,即趋利避害、弱肉强食和自然本能而已。
  不难看出,人和社会不是一开始就是自由人和自由社会,而是自然人和动物社会。只有当自由精神进入自然人,人与狗杂种绝对区分的二元论才是可能的,进而人通过自由改造自然人、改造自然社会和创造自由化的人类社会。即人的进化和社会发展也是可能的。

changdun4 2017-05-13 13:12:01

  好文呀!
  个体先于集体,意志先于伦理,自由先于道德。这篇,虽然不好说是最终的定论,但却逻辑清楚,论据可信,结论天成自洽,对进而说明上述几方面的先后次序有大的帮助。
  当然这说的都是“史前”很远古的事。而对现代现实的启发是,个体与集体、意志与伦理、自由与道德,已经不好区分孰先孰后了,于是,现代的难题是,怎么在尊重亘古以来的先后次序的同时解决好个性与共性的和谐问题。
  我欣赏这句话:“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为自由做点事。为自己的、为亲近的人们的、为人类的、乃至为了包括人类的大自然的自由做点事,力所能及做一点点事。这是我迄今为止想到的对人生意义这个难题的最好的解答了。谢谢这篇的启发!

斌斌有礼 2017-05-10 18:17:05

  净讨论无病呻吟话题,又同时、又先后的。正宗问题一无是处。

小城生活 2017-05-10 12:51:32

  人与动物的群居区别是社会与社会性,动物的社会性与氏族制社会之间的人类群居算啥?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11:29:00

  作者在学术上是个什么水平?举两个实例,如下:
  
  1)作者在“说穿公正”一文中将正义理解或定义为:正确意义。此例折射出作者的学问素养如此之低,真让人跌破眼镜,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哲学副教授所具有的知识涵养。
  
  2)在另一篇帖文的讨论回复帖中,作者认为宗教信仰是非理性行为,判断的理由是:上帝不可实证。此例显示出作者判断(思维)逻辑上的幼稚可笑。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10:50:19

  社会与人谁先谁后,这是人类学的一个超级难题,要破解这个超级难题,不仅需要在考古学上取得重大进展,还需要在人类基因图谱上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即找到人类基因图谱与人类进化编年史之间的逻辑关联。
  
  而作者在这两个知识领域中可以说完全是白丁,那么,此篇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其价值,不过是折射出作者的自以为是信口开河品性而已。

000 2017-05-10 10:32:51

  123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