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麒元:美国金融危机的本质及我国的应对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 次 更新时间:2017-05-06 02:00:45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次贷危机  

卢麒元  

   2008年下半年,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我国面临外部需求萎缩带来的经济下滑的风险。世界各国开始受到经济衰退的严重威胁。

   当前,首要的问题,是正确评估形势,及时采取应对策略。

  

一、美国金融危机的本质


   此次的美国金融危机,是结构性金融支付危机。不同于1929年整体性金融支付危机。结构性的含义:问题产生于与虚拟商品交易相关的金融范畴。实体经济本身并不存在严重问题,而是被动遭受严重冲击。同时,极其吊诡的是,美国大量的通货被特殊机构和一些个人冻结,出现形式上的通货紧缩,并迫使各国政府联手采取减息行动。目前,除黄金以外,各类资产和商品价格均开始大幅度下跌。

   美国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

   美国金融危机,源于美国政府冷战思维下,长达六十余年的扩张性财政政策。特别是从六十年代开始,美国生产力发展水平开始回落。而与此同时,冷战和热战(越战)正进入高峰期,正规税收无法支持财政的扩张,美国开始依赖依托于美元的铸币税。七十年代,美元脱离金本位后,美国变本加厉地增加铸币收入。截至2008年6月,美国全部债务总和达到53。2万亿美元,超过了全世界GDP总和。世界已经没有能力继续承担美国政府的财政扩张政策。

   依托于美元的铸币税,是美国向全球征收的通货膨胀税。这是经典的“世界税”。巧妙的是,他并不是以普通税费的方式出现。这是一种卖权的贴现。它主要地通过各种债券回笼美元,实现卖权套现,形成真实的现金收入。

   这一经典的卖空行为之所以可以成立,有三个必要条件:

   1、美国政府直接或间接提供国家信用;

   2、经济学家和金融家系统的理论创新(主要是金融创新)。

   3、联邦储备局提供足够的通货。

   至于金融机构,不过是将卖权进行具体的产品设计、生产和销售,分取其中部分的利益而已。

   布什总统很聪明,他说金融机构“喝醉”了。真是笑话!如此庞大的金融体系,能全部“喝醉”吗?能“一醉”三十年吗?布什总统是在推卸美国政府的信托责任。对于美国的金融风暴,美国政府应当承担主要责任,金融机构只是协从而已。格林斯潘先生背上了一口并不属于联邦储备局的“黑锅”。

   美国人征收“世界税”,谁是纳税人呢?当然有很多国家。不过,第一纳税大户的名字很响亮:中国!

   请注意,笔者认为,当前的通货紧缩是一种真实的假象。大量的通货在囤积和累聚。真正的威胁仍将是剧烈的通货膨胀。有些人,正端坐在“山顶上”,等待着金融海啸的退去。

  

二、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

  

   美国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可以解决问题吗?面对数以百万亿美元计的金融衍生品,这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保尔森先生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不会去救市的。7000亿美元是用来修建“防火墙”的。

   笔者反复强调,与虚拟商品交易相关的金融创新,可能历史性的完结了。任何与之相关的资产和商品均属于危险品。不存在救市的问题。当然,更不存在对此类金融资产抄底的可能性。需要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善后,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美国两位候选总统有能力解决危机吗?笔者深表怀疑。这两位候选人的救市方案,与布什总统并无本质区别。他们依然着眼于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笔者认为,这差不多是火上浇油!

   美国唯一的出路在于实现制度变革,改变扩张性财政政策,并迅速提高美国创造价值的能力。然而,这可能吗?

   因此,笔者认为,短期之内,美国金融危机将会深化,转变成为全面的经济危机。并且,会迅速升级为全球性经济危机。

   由于,美国扩张性财政政策,制造了天量的通货,这些通货最终会回流实体经济,严重的通货膨胀将不可避免。

   这意味着,美元的贬值将不可避免。

   这意味着,剧烈的通货膨胀即将到来。

   这同时意味着,全球所有资产和商品的价格将被迫开始重置。

   这当然也意味着,国际贸易将陷入一定程度的混乱。

   结论是,全球经济的剧烈波动不可避免。全球性经济衰退将不可避免。


三、我国的应对策略

  

   1、关于外汇的部分,应积极善后,坚决持有现金。

   关于中国是否救美国的问题,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中国根本没有这种能力。仅余的外汇存底,必须用于应对可能发生的外汇挤提。同时,中国也必须考虑,战略性资源的储备问题。

   中国首先应该考虑建立国家储备局。

   笔者反复强调,中美经济关系短期具有正相关性,而长期是负相关的。美国将在危机中,部分地释放出战略资源的控制权和市场控制权,那才是中国需要的东西。政府持有现金,意味着持有机会,持有选择权。机构和个人,可以投机性抄底。但是,政府的着眼点不在于此,应该放眼长远和未来。

   当然,此时应该是中投最紧张和最兴奋的时刻。

   对于那些迫不及待,以各种方式逼迫中国参与美国救援计划的人,我们应该报以和蔼的微笑。

   我们当然应该,也必须,积极参与国际合作。我们当然需要争取双赢。不过,合作的内容是多元的。合作不等于出钱。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未来国际经济秩序的建立和完善。其中,核心问题就是国际贸易的公平与效率问题。

   2、建立人民币汇率防线。

   笔者已经多次建议,在汇率剧烈波动时期,对于汇兑行为预提汇兑保证金,进行严格的风险对冲。再一次强调,要高筑堤,防大浪。

   严厉打击地下钱庄的黑市汇兑行为。

   在适当时机,调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弱化美元对人民币的直接影响。

   3、稳定人民币购买力。

   加速要素价格市场化进程。时机一旦成熟,在特殊时期及适当范围内,锁定人民币购买力,稳定通货膨胀预期,保持人民币币值相对稳定。

   稳定人民的购买力,也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措施。我们必须赋予人民币坚实的信用基础。

   4、实施国民经济保全计划。

   在2009年、2010年两个财政年度,启动5万亿国民经济保全计划。

   第一、以外汇资产为依据,动用准备金冻结的4万亿元人民币,建立国家平准基金。在适当时机,依照清晰的准则进入资本市场,持有优质中国企业股权。

   其意义在于,解放中产阶级权益性资产,让宝贵的流动性回到中产阶级手中,刺激中国最核心的消费需求。使经济活动因需求增长而转动起来。

   此举的意义远远不止于平准的含义。它是直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并将流动性间接转化为需求。避免投资冲动和投资扩张。同时,延迟注入流动性引起的通货膨胀的影响。

   第二、以国有企业分红和行政费用节约为依据,动用1万亿元人民币,实施实物性社会保障补贴。以实物方式补贴,实际是一种强制性消费,切实拉动底层国民的消费需求。同时,有效对冲通货膨胀对他们的影响。

   笔者再次强调,防范经济下滑,不要轻易使用货币政策。任何通过金融机构释放流动性的行为,都极有可能转化为投资行为,加剧供给过剩,继续扭曲国民经济结构。并且,会迅速转化为通货膨胀。

   中国处于非常时期,一定要从大局和长远出发,不能因为少数人利益(特别是地产开发商的利益),轻易开启货币政策之门。否则,短痛将变成长痛;危险将转化成危机。

   5、大规模启动廉租房建设,保护基础产业和保障充分就业。

   6、再次大规模精兵简政。推进行政体制改革,提高行政效率,降低全社会的制度成本。争取压缩20%的行政费用。

   7、启动特别财政收入计划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立法批准,在2008年12月31日前,全国公务员申报财产。对来源不明财产一次性征收50%财产认定费。全部收入转入社会保障基金。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立法批准,在2009年12月31日前,全国城市居民申报财产。对来源不明财产一次性征收30%财产认定费。全部收入转入社会保障基金。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立法批准,自2010年1月1日起,开征城市居民遗产税和财产赠予税。对于未认定资产和未完税资产将强制性没收并追究法律责任。

   上述建议,意义不亚于一次和平的“土改”。是中国经济必须跨越的一道门槛。

   人民银行应该制订《中国国民信用管理原则》。没有财产认定、或没有税务记录、或没有农用土地使用权的中国公民,信用等级为零,将没有资格参与任何金融业务,并不能享有任何形式的金融服务。

   公安部对信用等级为零的公民,应当限制出境。

   财政特别收入计划,将为社会保障基金提供数额可观的一次性来源。对于强化公共财政能力意义重大。同时,也有利于规范国民财富管理。为《物权法》等制度提供前提条件。更为重要的是,这将极大地促进资本的周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提高生产力发展水平。

   8、有针对性地,对特殊行业实施减税和免税。调整个别不合理税种和税率。

   笔者认为,中国在此次全球性经济危机中处于有利地位。我们毕竟是创造价值的大国。我们的生产力水平仍然具有不断提高的空间。我们拥有充裕的金融储备(外汇储备和人民币准备金)以应对通货紧缩;同时,我们拥有强大的财政资源以应对通货膨胀。只要方法得当,中国应该可以维持经济增长,并为世界经济稳定作出贡献。

  

四、美国金融危机留给我们的教训

  

   1、经济学的贫困。

当代西方经济学在金融风暴中终于陷入了困境。事实上,很多中国人信奉、接受、模仿、复制的当代西方经济学,有相当大的部分,就是美国征收“世界税”的理论解释。这也是中国大量缴纳“世界税”的重要理论依据。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幌子下,弱化中国经济的自主性,强化中国经济的依附性,始终是西方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在现行国际经济秩序中,西方意识形态发挥了主导性作用。中国当代主流经济学家们,主动与西方意识形态相结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次贷危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2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