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享:近代职业会计师与所得税法的推进(1936—1937)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 次 更新时间:2017-05-05 19:34:23

进入专题: 近代     会计师     所得税  

魏文享 (进入专栏)  

   摘要:在1936年国民政府颁布《所得税暂行条例》之后,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为代表的职业会计师积极联合商界,参与到所得税法的讨论之中。与工商界关注于自身税负不同,所得税开征对于会计师来说意味着新的业务来源,会计师所关注者并非自知所得税情形,而是立于商界立场,为其提供专业咨询。在税法颁布后,又接受各地商会邀请,演讲解释税法的细节与疑问。职业会计师的税政参与,并非得自政府的授意,但其自主的职业行为,对促进税法的合理化及社会对所得税的理解有正面效用,也拓展了国家税政的民意渠道。

  

   主题词:近代;会计师;所得税

  

   所得税(IncomeTax)系指国家对个人或法人的营业、投资或劳务所得按一定限额和税率征税。[1]作为直接税之一种,在西方较早推行且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成为欧美发达国家的主体税种。因多以累进方式针对收益课收,所得税被认为既可增加税源,又具平衡税负、调节贫富效应,在近代中国亦被视为“良税”之一。自晚清时期政府筹议草案,北京政府时期立法建制,但屡议屡辍,箭在弦上,始终未发。原因并不在于政府不“积极”,而在于经济尚未发达,税制环境混乱,社会缺乏共识。到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着手裁厘加税,规范税制。至1936年10月,因应战时财政需要,国民政府终于迈出关键一步,正式开征所得税。[2]

  

   就近代职业会计师来说,所得税虽涉个人及事务所之直接营收,但更重要的是关乎其业务来源。在学界研究来看,关于所得税的税制沿革、征稽机构、抗税减税、征收得失等问题已有较多讨论,但未涉及到对近代职业会计师与所得税征收关联性的讨论。在会计史的研究中,关注的是所得税会计的学术进程。笔者认为,近代职业会计师以其专业学识及职业行为,联合商会,参与所得税的讨论与宣讲之中,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所得税的民间接受路径。本文拟引用近代会计及商业期刊关于会计师与所得税的实况记载,对近代职业会计师与所得税税政问题作一探讨。

  

   一、职业会计师对所得税的研究与讨论

  

   近代自晚清以来的历届政府对减税向来多推三阻四,惟对加税一项,一直“热情有加”。所得税既然被认为是“良税”,即使时机不宜,政府也屡次尝试推行。1911年时,清政府被革命党逼迫得手忙脚乱,度支部还拟订出《所得税章程草案》30条,未及实行。1914年1月,北京政府重提旧话,颁布《所得税条例》27条,1920年时还在财政部下设置所得税筹备处,稍后又颁行细则及科目清单,要求各地征收。但因厘金杂税未撤,遭到全国商民强烈抵制。南京国民政府建立之后,一面准备裁厘,一面准备加税,所得税再次提上日程。1928年7月,财政部将新的税法草案递交全国财政会议讨论,修正稿在次年的裁厘会议上通过。但兹后因裁厘进程缓慢及公私机构财务组织不健全等原因,暂缓开征。到1936年7月,国民政府正式颁行《所得税暂行条例》,开征所得税。课税以营利事业所得为第一要类,包括公司、商号、工厂或个人资本在2000元以上营利之所得;官商合办营利事业之所得;第二类是薪给报酬所得,第三类是存款利息所得。同年8月,颁布施行细则。9月2日令,《所得税暂行条例》定自1936年10月1日起施行,该条例第二类之公务人员薪给报酬之所得自1936年10月1日起征,其余两项至1937年1月1日起征。[3]政府对征税之理由言之煌煌,但对纳税人来说,如何接受、如何交税却面临着实际的问题。

  

   在所得税开征之即,商家大多忧心忡忡,会计师却看到光明的职业前景。职业会计师的制度自1918年北京政府颁布《会计师暂行章程》开始建立,代办纳税正是法定业务之一。但作为新职业,会计师的职责并不为社会所了解,许多人需要通过兼职来维持事业和生计,会计师关于税收代办方面的业务并不乐观。[4]现在,会计师的热情在所得税开征的刺激下点燃。所得税法刚刚颁布,会计师李鸿寿就撰文说,“所得税条例暂行条例将于十月一日施行,余不禁为吾国会计前途喜”。[5]他所喜者,所得税与一般税种不同,所得税既对个人征收,也对企业征收,范围极广。而且所得税采用累进制,按资本及营利所得征收,还涉及到减免、退税、避税的各种方法,计算极其复杂。同时,所得税对于企业的会计制度的规范性要求极高,如果会计制度混乱,核算不准,纳税额度也会相应变化。利害攸关,企业或需聘请会计师改进会计制度,或需核检税额。在有些会计师后来的回忆之中,还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奚玉书说,“直接税开征以还,会计师事业,更有进步。良以工商业纳税额之决定,必先求得正确之盈余,否则,所得额即陷于不确,而发生多缴或少纳国税之事,因此工商业对于会计师感觉深切需要。”[6]金子玉于1939年在贵阳设征信事务所,为工商界查核帐务,设计制度,排解纠纷,颇著声誉,“举凡会计制度之设计,常年帐目之检查,纳税事务申报,公司行号之登记注册,开始委托会计师办理,会计师业务于焉开展”。[7]所得税开征对会计师来说的确如久旱之甘霖,久盼之福音。

  

   许多会计师都看到税收新政带来的巨大商机,纷纷投入对所得税法条款的研究之中,以为迅速到来的税收业务奠定学术基础。就笔者查阅文献来看,在北京政府时期,虽然社会对于所得税议论纷纷,会计师发表相关言论倒并不多见。或因此时会计师制度初立,人数尚少,且多关注于簿记改良的问题。彼时所得税征收条件也并不成熟,会计师对之所抱期望不大。但到所得税正式开征前后,商机触手可及,会计师们简直是“思如泉涌”,发表所得税著作文论的数量迅速爆发。按时间算,在1936年颁布所得税法之前,仅陈英竞、潘序伦等少数会计师发表文章。陈英竞在1933年出版《所得税之理论与实际》一书,讨论所得税重要及课税范围、分类,转嫁与归宿,估课方法,税务行政等问题。[8]在所得税法颁布及正式开征的1936、1937这两年,会计师发表的研究成果最多,初略统计即有50余篇之多。撰文者有著名的会计师潘序伦、徐永祚、李鸿寿、谢霖、袁际唐等,主要发表在《立信月报》、《会计学报》、《会计杂志》、《银行周报》等会计及金融学术期刊上。。其中,以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为主体的会计师群体关于所得税的讨论极为集中。在1936年,立信月报更将第4、5期办为所得税专号,发表所得税讨论文章近10篇,涉及所得税原理、会计、疑问、建议等方面。

  

   在所得税应否征收的问题上,会计师持积极态度。其中主因,在于所得税开征可以带来大量会计业务。会计师李鸿寿撰文说,“盖所得税施行以后,我国会计定可趋于正确也。”他所说的“正确”是针对现有公司簿记制度存在诸多不正确之处而言。按税法规定,“如存货之估价,固定资产折旧之摊提,客户欠帐之摊提,应收未收应付未付在决算时均应整理”,“皆足以证明施行所得税后能促进会计之正确,盖有正确之会计,始有公平之课税也。”会计制度如不规范,则所得核算不准,核算不准则纳税必有偏误。[9]所得税作为直接税,采累进征收制,也利于平衡税负。童蒙正、徐永祚分别在《银行周报》上发表文章,认为所得税征收时机渐成熟,以累进制征税有利税负公平。潘序伦也讨论所得税与工商界之关系。潘序伦在《立信月报》所得税专号上发文肯定“所得税在现代赋税制度中,为一种最公平最合理之良税”,但“所得税一方面为公平普及确实而有弹性之良税,同时在施行上则较他税为繁复”,税法制定及征收不易。他就所得税之分类问题、所得税之免税问题、所得税之税率问题、所得税之计算问题、所得税之报告问题全面提出意见。[10]正是基于对职业前景的乐观期待,职业会计师对所得税的会计实务问题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研究。

  

   职业会计师的执业能力系以专业学识为基础。在所得税问题上,会计师无疑应具更精深的研究。潘序伦、徐永祚、李文杰、陆善炽、李鸿寿、袁际唐、陈德容、施仁夫等会计师对所得税原理、所得税历史、所得税会计实务都有深入讨论。如袁际唐、陈德容合著的《所得税会计论》,是根据自己授课讲稿编成,讨论所得税会计的范围征课演变发展,所得税法及中国英国美国所得税会计实务。书中还附有钱永铭、金国宝、李权时、谢霖等人作的序。[11]最为集中的是所得税的会计实务,这直接关系到会计师如何参与到所得税的计算及征收问题。所得税的征收原理及条款的解释方面,谢霖、施仁夫、潘序伦、李文杰等有所研究。潘序伦、李文杰合著的《所得税原理及实务》主要叙述赋税及所得税原理、西方国家所得税制度及我国施行所得税的现制等问题,书中还附录暂行条例、施行细则、征收须知、疑义解释及各类所得税报告表及扣缴清单格式,便于阅者了解中国所得税的制度环境及报缴办法。[12]该书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后,市场反响良好,“第一版两日即售完”,极受欢迎,迅即再版。售价为一元两角,为普及税法起见,特价照七折计算,供不应求。[13]此外,会计师还就企业营利所得税中的资本额、税率等问题进行细致讨论。在《立信月报》的所得税专号上,潘序伦发表《各工商厂号在所得税法施行前亟应有之准备》,提请工商界注意改良不完备之簿记设立正确之簿记、迅速估定资本数额呈请注册或呈请变更注册。[14]陈文麟会计师发表《计算营得所得税时资本实额之确定问题》,讨论所得税计算资本的基数问题。[15]李鸿寿会计师发表《施行所得税与会计上估价问题之关系》,主要讨论资产估价、财务决算与税额计算之问题。[16]在《立信月报》第5期续所得税专号中,再发表施仁夫的《所得税之原理》、丁佶的《所得税之会计方面问题》。[17]会计师对于税法的细致研究为其参与政策讨论、宣讲税法奠定学术基础。

  

   针对普通纳税人的报税需要,会计师还编辑出版有税法解释及纳税指南一类的书籍。王逢年、童逊瑗、辛景文会计师及正则会计师事务所都编辑所得税法条款的解释等,都有利于企业或个人纳税人据此对税负加以评估。到后来所得税法修订之后,公信会计师事务所编印了《所得税征收须知》,徐维城、边铁华合编了《所得税报税须知》,由天津诚信会计师事务所于1941年印行,主要解释所得税法令,介绍商家报税的手续、方法及改良帐簿等。[18]到1940年以后,还有会计师继续对所得税进行深入的学术研究,如谢霖所著的《所得税及遗产税》,实际上是他的讲稿汇集。[19]杨昭智编写的《中国所得税》则辑入所得税法令及会计师协会、银行学会的研究结果,还有工厂商号对所得税应有之准备等内容。[20]值得注意的是,会计师或协会还根据自身研究,直接致书财政部,提出修改建议。会计师对于所得税原理的解释、纳税程序的说明、税法条款的释疑,具有政策说明与社会答疑的功能。不仅直接关系到会计师所得税业务的学术基础,也影响到工商界及社会对于税法的理解。[21]

  

   二、会计师与商界的合作与建言

  

   职业会计师对所得税的深入研究为其与商界合作讨论税收实务奠定学术基础。会计师冀望扩展业务,商界则借助于会计师来加强对所得税条款的认识,评估各行业因应所得税的技术方略。上海市商会为商界团体领袖,同样位于上海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则为会计界的翘楚,二者分别就所得税暂行条例之条款进行了细致研究并交换意见。

  

上海市商会为应对所得税问题,组织成立了所得税问题研究会,参与者除会员代表外,还吸收了会计师及经济学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文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近代     会计师     所得税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13.html
文章来源:《人文杂志》2013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