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宗齐 何敏:跨文明研究视阈中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0 次 更新时间:2017-04-28 11:49:57

进入专题: 跨文明研究   中国古典文学  

蔡宗齐   何敏  

一、治学历程


   ○ 蔡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您是北美汉学界中国古典文学研究领域的重要学者,为中国文学在美国的传播与研究做出巨大贡献。但您的著作一直都以英文形式传播,国内学者了解得并不多。今天,我想趁这个机会请您谈谈您的学术理念、方向和研究方法。我注意到,您的研究经历了从欧美文学到比较诗学,再到中国古典文学的学术转向,能具体谈谈吗?

   ● 关于这个问题,要首先回顾一下我走过的学术历程。1977年,我考上中山大学英文系本科,1979年成为学校英美文学首届研究生,进入了英美文学的研究领域。那时候,我对比较文学和文学理论很感兴趣,常去中文系邱世友老师家谈论文学。80年代初,中国比较文学刚刚兴起,我的硕士论文就选了一个这方面的题目,探讨华兹华斯山水诗和中国古典诗歌,着眼于西方浪漫主义和中国古典诗歌里情感交融的观念。在研究这个话题的过程中,我对西方哲学和中国老庄哲学开始产生兴趣,研究视野从文学扩展到哲学。论文写完后,很受好评,我就用这篇硕士论文申请到了美国麻省大学的奖学金,于1984年来到美国深造,开始攻读比较文学博士。我在1987年通过了麻省大学的博士资格考试,同时又被普林斯顿、斯坦福、哥伦比亚等学校录取,都给了全额奖学金,当时,我主要在申请比较文学专业,没有考虑中国文学。普林斯顿大学的高友工教授在这时候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建议我申请中国文学。他跟我谈我个人的学术研究、职业规划和当时整个的学术动向。他说,美国现在正在兴起中国文学研究,我有在大陆培养起来的中国古典文学的学术素养,又在麻省大学得到了很好的西方文字理论熏陶和完整学术系统训练,非常适合汉学这一领域。高老师的话对我当时的选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最终,我从欧美文学转向了中国古典文学研究。

  

   ○ 80年代美国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状况究竟怎样?

   ● 在50年代,美国只有个别大学设置和中国有关的课程。中国文学研究真正成为一门学科是60年代的事情。60年代起,美国汉学界的中国研究真正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许多主要研究型高校开始设置关于中国文学、历史的教职,成立了不少的东亚研究中心和系所。到了80年代,一批来自不同背景的研究者给中国文学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一批植根于中国文学和历史的研究者来到美国。我在高老师的指引下,一步步走入了汉学研究的殿堂,形成了自己的学问追求的核心理念,摸索出自己的研究方法。同时,在接下来的研究里,我的阶段性学术兴趣虽然发生过一些转变,但无论是中西比较诗学、中国美学、中国文论,我的注意力始终都在中国古典文学这个大的模块之内。

  

   ○ 大陆来的学者是不是对中国文学的情感更浓厚?

   ● 有不同的视角,我们的写作比不上母语是英文的学者,但阅读的文本毕竟是母语,困难会少一些。所以我们和西方学者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我在普林斯顿对国学下了很多功夫补课,不光是文学,还有哲学、经学、佛学等。我后来主要从事诗学和文学批评。我觉得研究汉学不能仅满足于用英文写作,把中国学者研究的东西介绍出去。做学问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视角。这是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

  

   ○ 您一直在北美用英语进行写作,有人认为:英语很难表达中国古代文论里那种细微的多义性、模糊性,您对此怎么看?

   ● 对这种笼统的说法我不能妄加评论。以我自己而言,用英语来研究中国古代文论,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怎样把西方传统里完全没有的概念命题用英语诠释出来,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然而对做学问而言,如果你能发别人未发之言,这也是机会。中国人写文章碰到一个复杂的概念时,常常绕着圈子,一带而过。而英文写作则必须把概念梳理界定清楚,做出明确的表达。所以,研究者必须阅读大量文献,去揣摩这些概念的意义,推导出其发展的脉胳,最终得出结论,也就是有了自己的观点和视角。当挑战与机会并存的时候,接受挑战,就有了研究成果。

  

二、学术理念和研究方法

  

   ○ 我想您的经历对于广大有志于学术研究的青年学者是很有启迪意义的,您刚才提到学术研究追求的核心理念和研究方法,您的这个学术研究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 这个问题的回答很简单,首先是必须有学术创新。做学问的人,无论是从事何种领域,都要有创新的精神和能力。没有任何创新处,最好不要写文章,以免浪费自己和读者的宝贵时间。这样的观点可能有些偏激,但这是我从导师的教诲中领悟出来最重要的学术理念。凡是读过高友工教授《唐诗的魅力》和《美典》等著作的人,不管接不接受他的观点,都会觉得耳目一新,被他的学术研究视野和研究方法所吸引。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耳提面命,学术创新的理念自然就深深铭记在心里,成为自己治学的座右铭。这么多年来,我基本做到没有创新的文章不写。对学术创新的追求贯穿了我整个的学术研究过程,无论是专著、编著、单篇论文,都阐发了自己独特的见解。我有一些学术观点可能会片面或偏激,值得商榷。但不管正确与否,这些见解都是自己的心得体会。有的学者经常苦恼于找不到课题,没有自己的观点。对于我来讲,新的观点不断涌现,并且很快能达成框架。但是我写作的速度却很慢,因为怕文献会出错,论证不够严密,所以务必大量阅读、确认文献的正确性。

  

   ○ 那么,古典文学研究怎样才能做到学术创新呢?

   ● 研究者首先必须大量细读原文,选定研究领域中意义重大同时自己又能驾驭的课题,接着,寻找研究该课题的最佳切入点,摸索出各种有效的分析策略和方法,然后再运用这些方法论证解答课题的方方面面。从博士论文开始,到后面的学术写作,我都是沿着这思路进行研究。以我的第一本书《汉魏晋五言诗的演变》为例,我攻读博士的专业是中国古典诗歌,主要在汉魏及六朝时代。在这几百年间,五言诗取代了四言诗,成为统治整个文坛的最重要文体。所以,我决定寻找有关五言诗的课题。从刘勰、锺嵘开始到现代,五言诗的研究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还能有什么重要的课题等待后人发掘呢?带着这个问题意识,我通读了五言诗作,检阅了大量中文、日文、西文的有关论文专著,终于有了值得自己深入研究的课题:汉魏晋五言诗演变的内在机制。这样的研究框架,没有任何现成的范例可以参照,就有了“新”的可能。

  

   ○ 所以,您不断的学术创新源泉其实来自问题意识,进行大量的文本细读、分析和思考。这是个苦功夫。那么在找到了前人所未言的学术增长点之后,您一般会使用怎样的研究方法和路径去阐述这个“新”意?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您的研究方法,您会怎样总结?

   ● 那就是微观与宏观、历时性与共时性相结合。宏观是对历史整体、对一段时期的理解与把握。宏观不能浮在空虚的概念之上,它要落实在具体的作品上。宏观和微观又涉及历时性与共时性两个不同的方面。所谓历时性就是要纵观历史,共时性就是要考察特定时期的文本里方方面面间相互内在的关系。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这组概念之间的关系。《汉魏晋五言诗演变的内在机制》是我最早开始使用这种研究框架的批评实践。这是一个必须要宏观和微观兼顾、历时研究和共时研究相结合才能完成的课题。谈“演变”,无疑是历时的研究,必定要在宏观的视野中审阅分析不同历史时期的作者和诗集,勾勒出五言诗发展的轨迹。论共时性的“内在机制”,自然要探究每一组诗歌作品的文类、主题、形式的特征以及三者的内在关系。对演变过程所作宏观的、历时的研究可称为“纲”,而对文本微观的、共时性的研究可称为“目”。研究五言诗演变的内在机制,就是试图把“纲”和“目”有机地结合起来,真正做到纲举目张。这种纲目结合的研究框架,显然是没有任何现成的范例可参照的。因为纲目分离似乎是古今学者研究中国古典诗歌的共同特点。虽然到了20世纪之后,古典诗歌的宏观和微观研究都有长足进展,学者们积极努力地把宏观与微观研究结合起来,但这一努力并非十分成功有效。现在的文学史和诗史体例基本是先按朝代划分出大的章节,然后从章节中按照作者和作品时序分子目录。这个框架也非常好,但比较机械死板。因为这种框架下的作品细读就会局限于以诗篇论诗篇,难以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展现历时发展的动态。

  

   ○ 所以,为了打通诗谱之纲与作品细读之目之间的联系,您必须首先打通时空,建立历时与共时的联系。

   ● 对。这本书里,共时的“目”是作品文类、主题、形式,从这三大“总目”之间的互动关系,探寻历时的演化之“纲”,将这些内容按照四种表现模式——戏剧、叙述、抒情、象征的发展来讨论。这是我最早进行宏观与微观、历时与共时研究的尝试。

  

   ○ 微观与宏观、文本细读与理论阐述的结合的确是一种非常行之有效的文学研究方法。您在《比较诗学结构》一书也采用了这种研究思路,在中西比较诗学的范畴内对中西诗学体系进行了别开生面的解读,是美国汉学界有关中国文学理论的一部影响深远的著作。这本书的宏观篇集中讨论了中西方诗学的宏观结构,微观篇探讨中西方诗学发展中一些至关重要的具体理论。这是中西比较诗学中一个很有意义的创新和突破。

   ● 我即将出版的关于中国古典诗歌的专著《语法与诗境》也是以这样的思路来研究的。

  

   ○ 能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内容吗?

   ● 这本书的内容早就在我脑袋里了,但因为很忙,一直没有动笔。到了2014年,我去复旦大学做讲座,一共八讲,逼得我把书的主要内容先用讲义写出来了。这也是个宏观与微观、历时与共时相关照的话题。在微观部分,我致力发现汉字的声音、韵律、结构这三者如何互动,产生不同的美感。从这个角度出发,探讨中国诗歌与西方诗歌的不同在于声音和意义节奏的汇合。我写这本书最早的原型来源于在美国给学生编的一本教材《怎么读懂中国诗歌》。在这本教材的最后一个总结章节,我试图对中国诗歌发展的历史做一个自己的诠释。我认为:汉字的一种非常重要的影响正是它的节奏。汉字节奏导致节奏与句法的汇合、意义停顿和声音停顿两者的汇合。这种汇合对汉语、以及诗歌句法和结构产生巨大的制约性的影响,让中国诗歌走向自己特有的发展道路。不同的中国诗体里面有不同的节奏,不同的节奏能承载不同的句法,不同句法的应用会造成相应的结构。这三者相通互动,从而造成纷呈多样的艺术境界。因此,我通过分析语法来展现诗境产生的原因,同时对中国传统美学和诗论的论述进行对话。这种研究就是一种体现出宏观与微观、共时性与历时性结合的结果。

  

   ○ 您曾经在一次课堂上提过“有理论入,无理论出”,请问怎样理解这个理论的“入”和“出”之间的关系?您是怎样在众声喧哗的文论话语中,找出文学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揭示文学的不同形态和特点的?

● “有理论入,无理论出”,讲的主要是使用西方文学理论的方法。对我而言,首先要接触不同的理论,因为不同的理论适合理解与解释不同的文学现象与命题,没有哪种文学理论可以诠释所有的议题。常州派词学大家周济认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跨文明研究   中国古典文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1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