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98 次 更新时间:2017-04-25 15:39:02

进入专题: 学术自由   表达自由   思想独立  

许章润 (进入专栏)  

   许章润:江平老师、各位前辈、各位同仁,1970年前后应当是中国近代学术与思想一个辉煌灿烂的高峰期,但实际情形是,那是一个万马齐喑,集权政治撕裂中国,整个中华大地民不聊生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时代。为什么说1970年前后应当是中国学术思想的一个高峰呢?

   因为但凡一个现代国家的建立及其现代学术与思想的发展,大概需要四到五代人的接续努力,中国从1860年以后引入西方学术,逐步开始迈向现代学术体制,弘扬现代思想,在中国这片大地上迎接现代文明新时代。1949年前后,正好90年,差不多是四五代学人已然成长接续达到一个需要攀登高峰、蓬勃学术而忠于思想的时代。

   但1949年正好是中国城头换了大王旗的时代,1860年所积累的、经过四五代中国学人的学术、思想拦腰截断,因此使得中国有可能出现、本当出现的文艺复兴时代被迫延后。各位,延后到今天已然是现代学术谱系中各个学科的第六代学人正在走向前台的时代。

   今天在座的江平老师等前辈是这一代学术中的第四代学人,我们这些人到中年人是第五代学人,30—40岁上下是第六代学人,如果此时此刻,中国能力保证学术自由及其表达自由,那么再过一两代人的奋斗,换言之再有三四十年的积累和努力,中国思想有可能迎来一个高峰,成为人类普世价值的发祥地与供给者,则中国的复兴或因思想滋养的支撑真正成为一个文明大国。

   各位,现实的情况是,这几年来,思想领域控制、意识形态重新登上高校与宣传领域,以及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了对于文革的这种幽灵呼唤,各位,这构成了当下中国政治生态中的严重趋势,也是中国思想领域不进则退而有可能就此逐步走向平庸、走向贫乏,最后走向文明的自我腐朽的节点。

   因此今天我们要重申学术自由、重申表达学术的表达自由,思想只是思想,但是表达思想是行动,思想只是心灵,而表达思想则是将心灵与生活相扣应,从而用思想照耀大地,用思想启迪人生,用思想为我们防范一些人世的恶,做太阳出海般的照耀的伟大功业。

   因此今天我们重申一个常识,这个常识叫作——人是说话的动物,通过交谈而保持人性,通过怀疑而获得确信,这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所在,也是学术和一切思想的意义所在。如果我们人说话是必须,而有条理的说话包括讲理(讲真理、讲道理、讲情理、讲天理),我们追溯俗世人们的超越之境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原因所在的话,则政治体制尊重人这一良知、良伦为获得自身政治正当性的前提。

   因此,今天我们要重申,在大转型的时代,思想与学术的供给是保证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我们要重申在这样一个世俗化的文明时代,这样一个伟大的转型时代。“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是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华夏文明春秋战国以来,历千万载所养育的中国读书人在此时此刻必须重申勇敢站出来的必要所在。

   由此往下观察,一切表达自由的政治设置与行政措施应当皆在消除之列,比方说大学的党团组织——这个吃闲饭的机构,这样一个不做事而生事的机构应当逐步减少乃至于逐步消除,这是现代大学之道建设现代学者共和国的必由之路,我想各位都心有戚兮。

   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建国的正当性就在于要将道统、政统和学统做三分天下之分,学统监督道统与政统,而政统退回到政治的本来位置,退回到世俗权力的授受者,而对普天之下全体公民和平共处奉献自己有限理性。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天重申一切在中华大地重新制造伟大的虚幻努力都是与人类心灵为敌的大敌,一切试图将现有世俗政治利益的政治体制作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一种建制化本身,恰恰违背的是超越的思想力量拥有领衔一切,而对心灵和世俗两相监督的全能,则我等华夏读书人一起发挥良知良能,为此时代作证、为此时代的发声,为此时代的起源做“一世之恶恶”当为当仁不让之资格,前有先辈之榜样,后有来者之催迫的当下中国,时间紧迫。我就讲这么多。

   (本文是许章润老师在北大“变革社会中的学术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2017.4.22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自由   表达自由   思想独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界动态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109.html

9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墨缘 2017-08-22 12:31:06

  比方说大学的党团组织——这个吃闲饭的机构,这样一个不做事而生事的机构应当逐步减少乃至于逐步消除,这是现代大学之道建设现代学者共和国的必由之路.

清贫寒士 2017-05-10 18:07:17

  说白了就是要讲真话,不能迫于权力的压力而满口谎言,颠倒是非黑白,实际上中国的问题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全体中国人都在撒谎,都在相互欺骗,结果就是最终彻底的堕落。我不清楚什么是伟大正确,但我知道你要讲真话,要讲理!否则任何的奇迹都是海市蜃楼!

夏林翁 2017-04-28 07:05:41

  秋后蚂蚱而已

严雅晖 2017-04-27 16:05:26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夏林翁 2017-04-27 06:11:38

  人是会说话的动物,老天爷都没有权利不让人说话,他们就能,这叫天理难容。

张志恒 2017-04-26 14:45:35

  很赞同许老师观点,学校教育必须去行政化!文化必须和世俗权力分离!应该拒绝用世俗名利腐蚀、胁迫文化人、知识分子!学校不是世俗政权争夺的“阵地”。

ds 2017-04-26 12:25:46

  专制主义的遗毒不祛,现代文明的根基不稳。

黄海潮 2017-04-26 12:02:59

  许章润风骨峥峥,许耀桐奴气严重,同为大学教授,人格咋就差距这多大?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