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增刚:包容性制度与长期经济增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6 次 更新时间:2017-04-20 16:52:40

进入专题: 包容性制度   经济增长   包容性经济   包容性政治  

李增刚  

  

   李增刚,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制度经济学研究》编辑部主任。

  

  

   引言

  

   为什么有的国家(或地区) 富裕有的国家(或地区) 贫困? 为什么当前世界上最富国家的人均国民收入是最穷国家人均国民收入的几十倍? 为什么世界上最富国家的人民能够获得良好的教育、医疗卫生保健及各种公共服务, 而最穷国家的人民却几乎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有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并且是高速增长保持了很多年而有些国家虽然实现了高速增长却持续时间很短? 为什么有些国家的贫富差距较小而有些国家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 对这些问题, 经济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甚至文化人类学家等进行了长期广泛的探讨, 得出了许多令人振奋的结论或观点。但是, 这些研究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结论, 特别地, 大多数解释能够回答其中的一部分问题甚至只是个别问题。那么,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问题的产生? 是否存在一个共同的因素呢?

  

   对这些问题,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德隆· 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 教授和哈佛大学的詹姆斯·A.罗宾逊(James A. Robinson) 教授在2012年共同出版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Why Nations Fail: Originsof Power, Poverty and Prosperity) 一书中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个因素就是制度,是一个国家所采取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经济绩效进而决定了与其他国家在经济绩效上的差异, 他们将不同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用包容性(inclusive) 和汲取性(extractive) 来刻画, 认为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是实现长期经济增长的关键, 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虽然能够在一定时期内实现经济增长, 但是不能够持续。有的国家(或地区) 建成了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 而有的国家(或地区) 建成的是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结果就造成了不同国家(或地区) 之间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 造成了世界性的不平等。那么, 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有些国家建立的是包容性制度有些国家建立的是汲取性制度呢? 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通过像微小差别、制度漂移、偶然事件、政治失势者、创造性破坏、良性循环、恶性循环、寡头铁律等概念进行了分析。

  

   本文以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对制度所做的包容性制度和汲取性制度“二分法暠为基础,阐释他们对国家兴衰根源的理论, 并将他们的理论与已有的关于国家兴衰问题的讨论进行比较, 最后提出他们的理论对中国未来长期经济增长的几点启示。

  

   一、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 其人、其文

  

   阿西莫格鲁现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伊丽莎白和詹姆士·克利安经济学教授(Elizabeth and James Killian Professor of Economics)。他1967年出生于土耳其, 现在拥有美国和土耳其两个国家的国籍。他于1989年在约克大学获得学士学位, 于1990年和1992年分别在伦敦经济学院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他获得博士学位后, 先是在伦敦经济学院做了1年的讲师, 接着从1993年开始在麻省理工学院任职, 先后担任助理教授(1993~1997)、副教授(1997~2000)、教授(2000~2004)、查尔斯· 金德尔伯格应用经济学教授(Charles P.Kindleberger Professor of Applied Economics, 2004~2010), 从2010年开始担任伊丽莎白和詹姆士·克利安经济学教授。他的研究兴趣和研究领域颇为广泛, 几乎涉及经济学的各个领域: 政治经济学、经济发展、经济增长、经济理论、技术、收入和工资不平等、人力资本和训练、劳动经济学、网络经济学。阿西莫格鲁从1993年开始发表论文, 截止到2012年, 已经在《美国经济评论》、《政治经济学杂志》和《经济学季刊》等国际顶级期刊和论文集中发表论文100多篇, 出版著作3部。其中, 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发表论文13篇, 《政治经济学杂志》(Journalof Political Economy) 发表论文10篇, 《经济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发表论文12篇, 《计量经济学杂志》

  

   (Economitrica) 发表论文4篇。他于2005年获得了约翰· 贝茨·克拉克奖(John Bates Clark Medal)。他在2006年出版的著作《独裁和民主的经济起源》(Economic Origins of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 先后获得了美国出版协会最佳专业著作奖(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ProfessionalScholarly Publishing)、美国政治学会颁发的威廉·赖克政治经济学最佳著作奖(William RikerPrize for Best Book Published in Political Economy)、美国政治学会颁发的伍德罗· 威尔逊政府、政治或国际事务最佳著作奖(Woodrow  Wilson Foundation Awardfor Best Book Published on Government, Politics 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罗宾逊现为哈佛大学政府系大卫·弗洛伦斯政府学教授(David Florence Professor of Government)。他1982年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获得学士学位, 1986年在英国华威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1993年在耶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先后在墨尔本大学担任讲师(1992年9月1日至1995年8月30日), 在南加州大学担任助理教授(1995年9月1日至1999年6月30日),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担任助理教授(1999年7月1日至2001年7月1日) 和副教授(2001年7月1日至2004年6月30日), 哈佛大学担任政府学教授(2004年7月1日至2009年6月30日), 从2009年7月1日开始在哈佛大学担任大卫·弗洛伦斯政府学教授至

  

   今。罗宾逊教授的研究领域主要是政治经济学和比较政治学、经济和政治发展。他先后在《美国经济评论》、《政治经济学杂志》等国际顶级期刊和重要论文集中发表论文60多篇,出版专著5部。其中, 他在《美国经济评论》发表论文11篇,在《经济学季刊》发表论文3篇, 在《政治经济学杂志》发表论文1篇, 在《美国政治科学评论》发表论文2篇。罗宾逊与阿西莫格鲁以及另一个共同的合作者西蒙·约翰逊(Simon Johnson) 共同发表了近三十篇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产生了重要影响的论文, 罗宾逊和阿西莫格鲁共同出版了《独裁和民主的经济起源》、《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等重要著作。

  

   二、包容性制度和汲取性制度:制度二分

  

   为了回答国家兴衰、国富国穷、国家间不平等和经济发展差距等的根源, 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在对不同国家(或地区) 进行比较研究的基础上, 提出了制度是根本原因的观点。这种观点与新制度经济学家诺思(Douglass North) 等在《西方世界的兴起》、《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等著作中提出的“制度是重要的暠观点一致。但是, 他们没有局限于“制度是重要的”这个一般性的说法, 而是进一步分析制度为什么是重要的、制度影响经济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机理是什么、不同国家(或地区) 的制度差异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等基本问题, 特别是他们结合大量的历史事实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提供佐证和解释。

  

   (一) 包容性制度和汲取性制度

  

   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用包容性(inclusive) 和汲取性(extractive)、政治和经济两个维度对制度进行刻画, 从而提出了包容性政治制度、包容性经济制度、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等概念。他们没有对这些概念进行界定, 而是借用历史上不同国家或地区的政治经济制度进行了描述性说明。

  

   首先是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历史上大部分国家在大部分时期内采取的是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比如, 光荣革命前的英国、大革命前的法国、殖民地时期的北美、南美及拉美、非洲以及亚洲。所谓汲取性, 从政治上说, 人民或者说广大公众没有决策权或表决权, 既没有选择当权者或统治者的权利, 也没有选择政治制度或经济制度的权利, 当权者或者统治者要么是世袭的, 要么是通过革命由军阀或军人担任的,精英人物或者既得利益者在制度的选择或政策制定中起着重要作用, 结果所选择的制度或者制定出来的政策成为一部分人攫取另一部分人的工具; 从经济上说, 所有的经济制度或者经济政策都是由当权者、统治者或者精英人物制定出来的, 他们通过各种垄断权、专卖 权、市场控制等掠夺生产者, 使得生产者只能够得到所生产产品的一少部分甚至得不到所生产的产品, 结果就是生产性激励的不足。比如, 历史上欧洲殖民者对南美洲秘鲁、巴西和北美洲墨西哥等的殖民, 欧洲殖民者从非洲大量贩运奴隶到美洲、亚洲等国家或地区进行奴役等, 殖民地的土著居民被剥夺了所有的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 被迫为殖民者工作,他们建立起来的是典型的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是对应的, 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采取汲取性政治制度, 那么其很有可能建立起来的是汲取性经济制度。

  

其次是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历史上, 许多国家通过革命建立起了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 现在大多数发达的民主国家采取的就是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和包容性经济制度, 如美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所谓包容性, 从政治上讲, 强调人民或者说广大群众具有政治权利, 能够参与政治活动, 选举领导人或当权者, 选举政策制定者,领导人或当权者是人民或者选民的代理人而不是统治者, 任何人都有成为领导人、当权者或政策制定者的机会或可能性;从经济上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包容性制度   经济增长   包容性经济   包容性政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045.html
文章来源:原载于《国家为什么失败》序言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ds 2017-04-21 12:45:07

  朝鲜是汲取型政治体制,汲取型经济体制。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