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和平演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7 次 更新时间:2017-04-17 08:39:22

鲍盛刚  

   中美关系的和平演变

    大国崛起有两大陷阱,一是“修昔底德陷阱”,即新兴大国崛起必然要挑战原有世界体系,或者必然受到原有大国的遏制,由此必然引发冲突与战争。二是“金德尔伯格陷阱”,它是由美国学者查尔斯·金德尔伯格提出的,即如果原有大国已经无力领导世界,而新兴大国又不愿或者无力领导世界,那么世界会陷入无序。如金德尔伯格分析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与二战的爆发原因就在于大英帝国已经无力领导世界,但是美国又不愿领导世界,由此导致世界秩序的崩溃。所以,他认为一个开放和自由的世界需要有一个居霸权或者主宰地位的强国。从历史看,大多数大国崛起都夭折于“修昔底德陷阱”,只有美国比较顺利地跨越了“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却没有避开“金德尔伯格陷阱”,只是到了二战结束后美国才半推半就地接受了领导世界的重任。目前,中美关系的演变可以说既面临“修昔底德陷阱”,同时又面临“金德尔伯格陷阱”,一方面,即如果中国崛起,美国怎么办?世界怎么办?另一方面,即如果美国退出,中国怎么办?世界怎么办?

   目前,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与走出去战略步伐的加快,中国外交越来越倾向于如何形成自己的外交理念,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与周边国家和世界各国的关系,无疑中国外交正在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这种风格不仅适合于自己,而且也有利于周边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但是,无论是过去引进来还是现在走出去,美国依然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 如果没有生产制造业和贸易,那么中国永远不会繁荣。如果不与美国达成某种安排,中国就永远不会安全。在这种情况下,问题就变成了:中国如何用最小的风险,最小的代价适应这种需要?而最好的解决方法无疑是主张不对抗,不冲突,在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倡导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在共同发展,共同安全的基础上与周边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可以说这就是中国和平崛起的外交逻辑。中国崛起无疑是邓小平设想的如何以最好的条件将贫穷的中国融入现有世界体系中的结果,“欧美资本,中国制造,全球消费”这一全球分工体系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如果说30年前,中国因为把握了经济全球化这一发展趋势,主动融入世界体系,由此成为世界工厂,世界最大的出口国,最大的外汇储备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么,目前中国正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可以说这既是中国的第二次战略机遇,也是世界的第二次中国机遇,因为随着中国走出去战略,中国将拉动中国周边国家以及沿“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就业,特别是基础设施的发展,而中国作为成熟的世界市场也将推动世界各国的出口,由此将有助于世界经济的再平衡。同时对于中国而言,走出去战略将缓解投资与产能过剩的压力,在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基础上,不仅将提升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也将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

      但是,无论是中国引进来还是走出去,中国都绕不开美国,所以如果不与美国达成某种安排,中国就永远不会安全。历史证明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是一对矛盾,这往往引发冲突与战争。目前全球经济与政治秩序依然是以美国为核心,可以说以美国为基础的国际体系影响了中国的政治与经济利益。从经济上讲,中国关心贸易机会的获得,关心控制国际经济体系对国内秩序的影响。从政治上讲,中国考虑美国是否以有益于中国的方式行使权力,或者至少不能强加不可接受的风险与成本。在最坏的情况下,中国不得不考虑,如果与美国的利益冲突导致战争,中国怎么办?当然,随着美国自身的衰退,中国也越来越多的考虑美国是否能够维持这一体系,如果美国失败了,中国应该做些什么。尽管一直以来美国口口声声说美国重返亚洲,不是要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但是事实上美国的目的就是想把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推回到第一岛链之内,置中国于不义和孤立的困境。但是美国迄今苦于无计可施,这是因为一方面对于挑衅,中国采取有理有节的坚决反制,但是坚持不打第一枪,所以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另一方面,中国反其道而行之,主张不对抗,不冲突,倡导与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与周边国家在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以及共同安全的基础上建立命运共同体。再有中国与亚太国家的经贸关系已经紧密相连,所以亚太国家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因为他们认识到中国既是威胁,但更是机遇。显然美国打的是中国威胁论这张牌,而中国出的是中国机遇论这张牌。

  

   从历史上看,大国崛起有两种模式,一是军事强国,二是经济强国。前者难免会把国家引向冲突和战争,后者则可以以扩大贸易和用商业互利原则取代战争的零和游戏,达到互利互惠,共同发展。显而易见,贸易的重要性决定了中国自身安全利益的定义,一种商业性的外交政策决定了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本质。无论是中国引进来还是目前走出去战略以及“一带一路”构想,都可以说既是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又是中国外交战略的核心。引进来是融入世界体系,走出去则是推动世界体系的进一步发展,基础都是全球化。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但是,短短25年后大国关系从合作又回到了相互安全竞争并走向可能爆发冲突的边缘,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给人类开了一个玩笑。进入21世纪经济效益和国家雄心将是全球经济和政治的推动力,并决定国家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国家利益和安全依然是决定国家行为的首要准则,另一方面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扁平,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政治边境的世界。是顺势而为还是逆势而动?答案是明确的,对此如美国布热津斯基指出的那样,“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01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