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反全球主义的伦理辩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8 次 更新时间:2017-04-16 02:18:39

进入专题: 全球化  

施卫江  

  

   特朗普自从行使美国总统职责起,就认真履行他在竞选时候的诺言,要对美国的贸易政策加以保护,升高孤立主义的态度。于是引起美国国内外的不满者甚多,世人议论纷纷,批评特朗普政策的不少。然而人们注意到,美国的反全球主义在西方绝非孤单,如英国脱离欧盟,法国和希腊也显露出脱欧的倾向。

  

   全球化的核心内容是自由贸易,反全球化主要地反映在贸易保护主义上,其实质是将其看做为可持续发展而进行的补救和修正,当然不是极端地终止全球自由贸易。特朗普谈论起全球主义,具体指的是什么?特朗普的女发言人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 )在总统大选进行之前在她的一封邮件中给出了一个定义:“一种对国籍机构的忠诚度高于单一民族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意识形态;试图对商品、劳动力的流动不加限制,容许人们自由越境;反对一个国家的公民有权优先获得工作和其他经济利益的原则,但对将其作为公民身份的一个好处。”

  

   贸易保护主义,是一种为了保护本国产业免受国外竞争压力而对进口产品设定极高关税、限定进口配额或其它减少进口额的经济政策。(《维基百科》资料)贸易保护自古就有,但是古代、近现代的贸易保护与当代的性质有所不同,当代的贸易保护,还要对外籍劳工的自发流动进行限制。本文论述的是当代的情况。

  

   (一)保护自我

  

   贸易保护主义于现时代的背景是,全球化时代的激励,使得国与国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竞争空前加剧,现代化的通讯,信息,交通大大便利了人们的来往、交流和互通交换,刺激了经济力量在全球范围里一体化的扩张。各国的生产力大力提升,使得国际间迫切的互助需求逐渐地降低。总之,国家间的竞争要大于、高于合作的需求,于是每个国家之间的国族群体的自我利益被放大,国家和民族的自我保护被放置于日益重要的议程。

  

   这种境况反映在道德哲学上,人类历史早期,凝聚社群内部血亲的神圣大序渐渐衰落,到了现代就将下帷幕,血缘社群(Gemeinschaft)转向利益社群(Gesellschaft),在大范围的社群内,凝聚血亲道义的利他行为的感召力逐渐降解,合理利己主义的内在要求便凸显出来。社会大群体越是放大,在次级层面上的小群体之间利益上的较量便越是放大,故酿成R·尼布尔所称的“群体不道德”现象。

  

   早在反叛基督教神学的古典时代,霍布斯,斯宾诺莎,卢梭等哲学家论述过,“自我保存”被设定为首要的法则和理论的基石,由此推延出一系列政治学、伦理学、法学等的其他法则和原理。

  

   现代实证科学如社会生物学的发展中,科学家们对于包括人在内的生命的利他性的限度做了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利他行为仅仅存在于亲缘之间。但由于这种观点太极端,不能被社会学、政治学、伦理学、基督教神学等多种学科接受,在广受批评后社会生物学家们认识到这结论的局限性,为此又做一番修改:“基因与文化协同进化”。但是基于基因自私而导向基因的载体——生命有机体高度自私的结论还是在较大程度上站住了脚,并且,利他性的强度与血缘亲密度关系成正向关系,此结论大体上是有参考价值的,这样就为我们思考广泛意义上的社群利他性关系提供了可取的视点。

  

   当代的全球化浪潮中,世界上多数国家下海冲浪其中,国际间的交往和竞争大大地展开,全球的人类大多以国家、国族、民族、种族、文明,这样的最大的社群单位进行利益化的博弈。由于彼此亲缘关系的大大疏远,于是,作为大社群的国家利益,国族利益,民族利益,种族利益,文明利益的地位就凸显出来,于是“群体不道德”现象越来越明显,而国际间的道义力量始终是薄弱环节,如,国际间难以建立起法制化的有效的世界秩序,联合国和海牙国际法庭不太具有权威性。国际法制的建设远不够完善,如此只能使得各个国家间增加了相互猜疑和各自提防的心理成分。

  

   而今,对于那些纽约华尔街上的金融精英,以及那些西方政要想争做“慈善家”(如德国的默克尔总理)的来说,最重要的是利润的极力追求促使进行金融资本以最大限度的高速扩张,或是博得个好名声。但是,这在特朗普看来全球化却使美国数百万份工作流失而转移至其他国家;他甚至扬言要撕毁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签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协议(NAFTA),拒绝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口口声声將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等。不过,目前特朗普在实际行动上还是谨慎小心,尚未真正对中国开展贸易战。

  

   更何况,在普遍性的“群体不道德”交互主体性运作中,现时代就是小人得志得道的时代。何为“小人得志得道”呢?君不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办事就是按照民主的规程来进行之,由于其会员构成大多是发展中国家,所谓“人多力量大”,按照民主程序票数就是多,票数多就是话言权利强大。于是乎,那些欠发达国家的前现代性的价值观笼罩住了现代性的西方的人权观点,使之联合国的人权立场朝向“政治正确”的方向去大力发展,也就是君子的方针政策办成了小人的意志趣向。于是乎,人们听到的批评声音大多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去指责发达国家,似乎是发达国家“问题”就是多多,而发展中国家的低级文明形态则反而成为政治上和道德上的“高人”。譬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多次指责美国的警察在执法上有种族偏见。在2016年9月22日联合国大会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愤愤地发言道,联合国对以色列的偏见已渐趋疯狂:“2015年,联合国通过了制裁以色列的决议共20项,制裁世界其他国家的决议总共只有3项。”同时“人权理事会对单单以色列的谴责次数,比谴责世界其他国家加起来的次数还要多”。另外,联合国下属的妇女组织,内塔尼亚胡也大加批判。他表示,世界上这么多国家践踏妇女,针对妇女的强奸、谋杀、奴役在全世界其他国家比比皆是,但妇女理事会偏偏只谴责以色列。另外,“科教文组织竟然否认了犹太人与犹太圣地之间长达4000年的紧密联系,这就如同否定中国长城与中国之间的联系那般荒唐!”

  

   全球化的盛行促使劳动力的高度流动,对于充分开放了国境边界的自由世界来说,无疑让大批的欠发达地区的人群蜂拥而入,从而使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原住民丧失了生命本性意义的“地域主权”,这同样会导致小人得志、得道现象。(关于地域主权,领地权属的论述,参阅拙笔:《恐怖主义猖獗的伦理学反省》,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720.html )

  

   小人伎俩多多运用于的国际间交互性往来之中,国际间的普遍德性就会坠落。举凡人类的各项政治文化、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大都可以归纳到生命博弈论的算计上。论及生命的博弈之道,一个最为基本的法则是恒古不变的:“准锋相对”,或者“以牙还牙”,抑或“以德报德”、“以善报善”,这便是动物本能的“正义”公式。小人行径的频频得逞使得高尚的道德行为变得迂腐滑稽可笑,于是作为矫正正义的展开,各个博弈方彼此之间“啮合”起来(mesh; engage,协同论synergetics 的观点),共同运作于低级德性的竞争。当今世界上,国与国间交往的道德降格为自我保存——作为一国首脑的首要议题!

  

   全球化促使了经济发展一体化的倾向,这“一体化”有较为强烈的消融国家和民族的自我角色定位的倾向。这样的消融是一把双刃剑,一面,果然有先进带领落后,让落后文明顺风搭上经济快速增长的便车,同时还使得落后文明潜移默化地接受先进文明的价值观和理念,须认同产生于西方的普世价值,这样会导致自我角色的失落,如“和平演变”等等,但这毕竟是社会进步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然则另一面,由于当今时代小人意志的高涨,世人倾向于把握住“政治正确”的大方向,于是“为富必恶” 、“为富不仁”,发达的国家和民族,先进的文明,同样地遭遇到落后文明,欠发达地区意识形态的消融和侵蚀,通常较多的是由新移民所携带而来——遂引起了特朗普这样的目光敏锐人士的警觉。

  

   (二)凸显贡献

  

   强调以贡献来看待发展,表明了人,突出其以主体性为目标,强化其主动性和积极性的一面,也就是尼采意义上的主人道德品行,也与阿马蒂亚·森《以自由看待发展》有相通之处。谈及贡献,理应包涵着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二个方面,两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可是在寻常人们的眼里,物质文明的贡献以其显见性而得到理解,但精神文明的贡献却是有意无意地抹杀掉,甚至或略之,蔑视之,诋毁之。

  

   全球化强调的是市场和交易。商品交易都是以等价的方式进行,标签在商品上的价格所反映出的仅仅是物质形态的价值,可是其中的人文价值蕴含却是晦暗不明。

  

   有教养的人们必然知道,要使一个健全的市场经济运行起来,必然须有较好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法治体系,管理模式,良好的社会风尚和文明习俗等等的上层建筑领域的设施。而好的上层建筑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然之物,而是优秀的人士,也唯有优秀的人士才能够创造出来的。进而,优秀人士从事创造性劳动,哪怕是物质财富的创造,也是需要在良好的人文环境氛围之中进行才会成功的,对于精神财富的创造更是如此,这样的良好的人文环境氛围又是需要有良好的社会大众来共同营造一个和谐社会分不开的。俗话说“红花还需绿叶衬”,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不同社会的大众其人文素养是各不相同的,良好的人文环境氛围是良好素养的社会大众创造出来的,同理,差的环境当然是差素质的人群造就的。

  

   如此看待精神文明的贡献,人们不难会发现,翻开任何一本人文社科类的经典著作,对书中内容做出贡献的人士绝大多数是来自于欧罗巴的人种,进而,从地域分布上看,精神性创造劳动的地点几乎来自欧罗巴人种集中居住的地区。按照自由主义伦理学的经典说法,社会正义要求人们所获得的报酬与他们自由地做出的贡献成正比率。那么,欧罗巴人种是否都是如愿以偿地得到符合社会正义的报酬了吗?

  

   且看这次美国大选中,来自于乡村地区的白人大多投票给了特朗普,因为这些欧罗巴人种的白人大多感到了在全球化浪潮中的大大失落,他们的价值被严重低估,进而在“政治正确”的引导下,他们的形象被丑化。

  

   一般言之,物质创造的贡献在市场经济的运作之中容易兑现成货币形式的报酬,比如说,申请的专利,只要有市场前途就往往有买家来欣赏之,于是通过洽商就达成一个交易价格;一个工程技术员和其他专业服务人员可以通过人才市场寻找到一个“买家”,也就是与录用的工作单位来达成市场的服务协议;一个商人可以通过商品市场的交易有机会来获取足够的财富,等等。可是对于精神文明形态的贡献来说,欲获报答却远非简单,因为贡献的精神性事物通常是无法(或很难)通过市场这个供求形式来调节其“价格”,而只能求助于人们的良心萌发而发乎感恩之情。

  

有了贡献就应该感恩,假如贡献没有在市场上通过交易获取相应报酬的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全球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9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