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国校园的政治正确

——---权力、阶级及校园新宗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0 次 更新时间:2017-04-05 07:54:54

吴万伟  

   On Political Correctness: Power, Class and New Campus Religion

   William Deresiewicz (Author), WU Wanwei and CHEN Jinhua (Translator)

   (1. The American Scholar, 1606 New Hampshire Avenue NW, Washington, D.C. 20009;

   (2. 3.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Wuh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 Technology, Wuhan 430081, Hubei, China)

   Abstract: Elite private colleg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ave become schools of success religion. The presiding presence of issues of identity such as race, gender and sexuality is an index of liberal elites’ religious attitude, that is, they are in possession of the truth and the virtue. It also reflects the homogeneous ideology and social background of the teachers and faculty and administrators. The presence of speech codes make self-censorship necessary before any challenge to the hegemony of identity politics. The changes at colleges today reflects the inevitable power struggle between teachers ans students. The exclusion of class issues such as the underrepresented white working class in the admission process also enables the concealment of the role that elite colleges play in perpetuating class. Political correctness is a fig leaf for the competitive individualism of meritocratic neoliberalism, with its worship of success above all. The pathology of the American class system are also what we need to deal with.

   Key words: Political correctness, neoliberalism, power, class, religion of success

  

   一、政治正确的表现

   让我们暂时避开熟悉的案例:取消演讲邀请、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裁决,堆放培乐多泥胶玩具的安全区、抵制越南法式面包的运动等。更喜欢吃脑组织的政治正确食肉菌在名牌大学校园里盛行,其真正的毒性并不在于引发全民关注的某些大肆宣扬的突发事件,而在于无数个普普通通的案例,就像生活常规一样出现在全美各地的大学,很少引起人们讨论。

   继续阅读之前,请允许我做一下澄清(由于故意误解本身就是本文谈及的现象所涉及的策略)。本文所说的政治准确,并不是指逐渐被右派使用的术语,即期望遵守基本的礼仪规范,如尽量不使用贬义词。本文说的是更古老的内在含义:持续不断地尝试压制自己不去发表不受欢迎的信仰和观点。

   我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南部的一所名牌女子学院斯克里普斯(Scripps)任教一个学期。有一个学生是美籍华人,她告诉我,她上大学时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其基督教信仰和有关婚姻的非女性主义观点保持沉默。我的另外一个自称“强女权主义者”的学生告诉我,她倾向于在任何事情上都保持沉默,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说些冒犯别人的话。还有一个三年级的学生,在文章中写到一个她上大学之初就认识的朋友,她刚刚发现这位朋友一到星期日就去教堂做礼拜。这位学生甚至没有意识到朋友是教徒。当她问朋友为什么隐瞒这个重要事实时,朋友回答说:“在学校,我觉得以教徒的身份出来进去感到不舒服。”

   我还听说,写作中心的主任和残疾人研究专家告诉人们说,他们不能使用诸如“这是个疯狂的想法”等说法,因为这是对精神病患者的侮辱。一位年轻女士告诉我,她因为穿软皮平底鞋而遭到同学的批评,人家告诉她这种行为属于文化盗用。我还听到一位兼职讲师描述常见的教学冲突场景,当他在课堂上说了某些话,有学生声称感到“被触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场“垃圾桶大火”,引起各级官僚出动。他补充说,他现在小心翼翼,生怕说出或者讲授可能引起麻烦的内容。

   我再次听到学生的心声,这些自称强女权主义者的年轻女性谈到她们不敢在同龄人中畅所欲言,她们感谢社交媒体应用程序YikYak,虽然它作为网络欺凌的平台臭名昭著,这是因为它允许人们匿名发表实名时不能讲的意见。最重要的是,我听到学生告诉我,虽然他们基本上认同以政治正确的名义推行的规范以及心态,但他们认为它走得太远了。正如他们所说,人人都感到“政治正确警察”带来的压抑,除了那些被别人视为政治正确警察的成员之外。

   就在一所大学的一个学期之内,从一门课的12个学生中我听到了所有这一切,并且还有更多东西。我没有理由相信这里的环境与其他名牌私立大学有实质上的差别,事实上有充足的理由让我相信:无论是与许多学校的师生的交谈,还是本人在高等教育界的广泛经历,或者从主流媒体和高等教育出版社了解到的情况,某些地方的情况无疑比其他地方好些,整体上文科学院的情况毫无疑问比综合性大学更糟糕些,但总体来看,情况应该差不多。

   这就是我理解的政治正确情形。名牌私立学院已成为宗教学校。这里说的宗教不是卫理公会或天主教而是自由主义精英的价值观体系的极端版本:自由主义的职业性、管理性、创造性课堂不仅供应进入大学的大部分学生,而且提供给在大学工作的教职工和管理人员。进入这样的组织机构就要被社会化,而且必然好受到这种宗教的灌输。

   二、政治正确与成功宗教

   我应该提及的是,当我去年秋天在华盛顿州一所名牌大学---怀特曼学院(Whitman College)和一组学生谈到精英私立大学是宗教机构的观点时,引起的共鸣最强烈。我还应该提到最近收到的一封电子邮件,写信的学生已经从位于塔尔萨的奥瑞尔·罗伯茨学院(福音派基督教大学)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我的母校)。令他吃惊的是,哥伦比亚大学也是宗教学校,他说,只不过其信仰是成功学而已。成功宗教与政治正确不一样,但正如前文所述,两者是手拉手的。

   说这些大学是宗教学校意味着什么?首先,他们拥有一套虽然没有明文写出来但人人都明白的教条:一整套“正确”的观点和信念,充其量会允许在一个狭窄范围内的争议。有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正确的谈话方式,还有一整套思考和谈论的正确事情。世俗主义被视为理所当然。环境保护是一项神圣的事业。身份认同问题---主要是种族、性别和性倾向的三位一体占据了注意力的中心。主导性的人物是米歇尔·福柯及其有关权力、话语和自我的社会建构的理论,他在左派中扮演了马克思曾经扮演的角色。大学教育应该提出的根本问题---如个人和集体美德问题或好人和好社会意味着什么的问题---被普遍认为已经得到解决。名牌大学校园里的假设是,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道德真理。这是一种宗教态度,当然不是学术或思想态度。

   教条及教条的实施促成意识形态共识。在课堂上,学生很少表达不同意见,在一所又一所大学里都是如此。原因是什么?至少在怀特曼学院,有学生告诉我主要因为他们的确没有任何不同意见。另一个学生补充说,当他们在课堂上讨论问题时,假设我们谈论问题X,我们不是在谈论X,而是谈论在X问题上为什么某个立场是正确的。当我的学生写到她的经常上教堂的朋友时,她说她不明白为什么在斯克里普斯这样多样化的地方竟然有人觉得教徒的身份令人感觉不舒服。当然,斯克里普斯学院及其他名牌大学只是在身份认同方面有多样性。就意识形态而言,它们都是同质性的。在校园里没有“不同声音”,虽然这些大学如此吹嘘;你们虽然身体各异,但说出的话完全相同。

   顺便说一下,这就是为什么文科学生(以及自由派人士)如此不善于捍卫自己的立场的原因。他们从来不需要也从来没有学习如何捍卫自己的立场。这也是为什么保守派的攻击往往使他们愤怒异常,却张口结舌难以还击。没有什么比论辩时被驳得哑口无言更令人愤怒得了。但是,倾听不同意见的理由并不是让你学会反驳他们。原因是你可能错了。事实上,你真的错了:在某些事情上,甚至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每个人都百分之百正确的几率是零。因此才需要言论自由,其中就包括说和听的权利,为什么要取消对演讲者的邀请呢?这是剥夺了演讲者说的权利和学生听的权利。

   精英私立学院的意识形态之所以出现同质性就是因为其社会成份构成出现了同质性或接近同质性。学生群体主要来自自由派上层和中产阶级上层,虽然种族多样,但以白人为主,偶尔有些来自贫困社区的有色人种学生,但是这两个群体的政治信仰大致相同,其证据就是他们共同构成民主党的基地这个事实。至于教工和管理者,无论社会背景还是现在的社会地位,他们都比学生更具同质性,因为这些人往往是自由派职业人士,即便不是,也往往是自由派学者。与20世纪60年代的校园示威者不同,今天的学生积极分子并不表达反文化观点。他们表达的文化观点恰恰就是自身所处的主流观点(这也是为什么管理者很愿意接受学生的要求)。如果你想在当今名牌大学校园寻找反文化,你就需要寻找保守派学生。

   这让我们看到与教条有关的另外一件事:异端。异端是指破坏正统共识的观念,因此必须彻底根除:通过教育,通过再教育,必要时通过审查制度。名牌私立大学里有语言规范或者渴望拥有语言规范是完全有道理的,也是乏味无聊的。具有反讽意味的是,保守派其实并不在乎进步人士是不是反对,结果造成政治正确通常导致左派自相残杀: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批判其他激进的女权主义者说“阴道”而不是“前孔”,“学生谴责《男孩别哭》的导演是患上变性人恐惧症的“白人婊子”(如最近里德学院发生的情况)等。

当然,最有效的审查是自我审查,在住宿式学院的亲密环境中,年轻人很快就能学会。怀特曼学院的一名学生提到,在质疑共同信念时,他非常小心地描述自己的观点,如“请向我解释我为什么错了”的话。其他如巴德学院和克里蒙特学院联盟的学生则解释说,对身份认同政治的霸权的任何挑战都会让你赢得种族主义者的骂名(例如,“不要跟那个家伙讲话,他是种族主义者”)。校园抗议者不是被噤声的人,尽管他们的言辞经常对立:毕竟,他们不再沉默。他们在校园里说出了他们的想法。被噤声的是那些人,如我在斯克里普斯学院和怀特曼学院的学生或其他地方的许多学生,他们毫无疑问都不再发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8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