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为民:渐进改革的逻辑与局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0 次 更新时间:2017-04-01 10:01:29

进入专题: 渐进改革   边缘革命  

周为民  

   重读耀邦同志发展商品的文章,联系到中国改革的历程,确实有很多感慨——我们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改革是怎么发生的?怎么推进的?

   耀邦鼓励商品经济的这篇文章和他整个思想风格是一贯的,非常鲜明,表现出思想的开放和远见。这样的开放,这样的远见的确都是基于常识——这个常识当中包含的最深刻的,是耀邦始终对人民的正心诚意,包括对中国发展方向有一贯的清晰的方向感,而且是按照现代文明的趋势来认识问题。只要真是为人民着想,那一定有清晰的方向感;只有按现代文明的方向和趋势来走,才符合民众的利益。

   耀邦鲜明的提出商品经济,在当时那样的条件下,也很深刻的说明了所谓商品经济、所谓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老百姓(43.460, -0.33, -0.75%)的自主经济,老百姓自主创造财富、自主获得财富的经济。

   在那样一种情况下,为什么耀邦能够摆脱那些狭隘落后的意识形态的束缚,能够有这样清晰的方向感提出保护和发展商品经济,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种思想,有这样一种基于常识的对于文明发展方向的深刻理解。“边缘革命”是科斯提出的一个概念。所谓“边缘革命”,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中国渐进改革的逻辑。什么叫渐进改革?不是慢慢来,也不是先改容易的再改难的;渐进改革的实质,就是在旧体制鞭长莫及的、笼罩不住的、控制薄弱的地方,先发展新经济关系的因素,然后一步一步由新体制、新经济关系的生长发育,逐步改变旧体制的生态,到一定的条件下再对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部分进行变革。在这种情况下,当对旧体制的核心和基础进行变革的时候,初步生长发育起来的新体制已经有了能够吸收、消化这种在核心部分、基础部分进行变革可能发生的一些成本、代价。这就是渐进改革,也就是所谓“边缘革命”的逻辑。

   为什么中国能够进行这样的“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为什么农民冒死分田,然后特区、开发区……这些“边缘”发展起来?这有一个条件:就是幸亏中国的计划经济没有能够真正达到把整个社会全都笼罩住、全都包揽下的程度。所以,农村保留着一种自发的市场经济,也就是过去要打击、批判地所谓自发式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把农民包下来,农民还得自己找饭吃。这是中国能够渐进改革的最基础的条件——所以中国的改革从这儿开始。

   我们看中国改革最初都是边缘人、都是在边缘地带发生的。所谓边缘人,就是体制外的穷人,没饭吃要找饭吃,还有城市体制外的边缘人,包括有不良记录的、劳改释放的,没有活路怎么办?还有大量知识青年回乡。这时候放开、改革,有这样一个条件。

   与此相对照的是,苏联为什么不能推动渐进改革,通过“边缘革命”来改革?就是因为苏联的计划经济比中国彻底的多,而且时间比中国长的多。计划经济70年,几代人过去了,整个人的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心理、性格等都变化了,他没有这个改革条件。苏联改革也不是不知道从经济领域开始,因为这是最现实、最紧迫的事情。但是在苏联的集体农庄当中,没有人愿意当个体农户!苏联解体以后两年,我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休克疗法”是苏联改革的基本方法,它只能搞“休克疗法”、只能是中心突破。

   边缘革命的好处、优点,不用多说,今天我们要特别注意研究“边缘革命”本身的局限——其中一点就是,在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中,本来的逻辑是通过边缘改变中心的生态,一步一步导致中心的变革,就是到一定阶段进入攻坚。所谓攻坚,就是改革攻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这本来是渐进改革应当遵循的逻辑。但是现实当中,由于改革是渐进的,是在边缘地带进行的,而取得成效以后,的确让国家、社会渡过了当时的困难和危机,而且带来了社会财富的涌流,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被实质性突破和触动的旧体制的基础、核心部分,一方面能够获取新体制的部分——边缘地带创造的财富,同时旧体制的控制方式和那些控制力量,又能够迅速进入刚刚初步生长起来的新体制和新市场关系,于是导致凭借特权、依照垄断来控制市场、来支配资源的一种状态。这样一来,旧体制就因为吸收了新体制创造的财富,而进一步强化了它的控制能力,同时这种状况会真正带来与改革方向相悖的利益集团。

   其实,对于改革过程中形成利益集团,要具体分析,也不是一概反对。但是在渐进改革这个逻辑下形成的利益集团,是和文明进步的方向向悖的,是通过权势获取财富——包括民间经济创造的财富。包括对民营经济各种各样的挤压,都是这种性质。这样强化了的利益集团,导致改革不进反退,以至于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很严峻的局面——本来是作为改革对象的那些因素,反过来被重新肯定为中国独有的体制优势。这是最突出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讲“中国模式”等很热闹,其中很重要的,“中国模式”优势是什么?本来改革过程中要改的、要攻坚的那个“坚”,现在反过来被肯定、被要求要坚持,这才是严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和所谓“边缘革命”是联系在一起的。

   今天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认真总结改革的历史经验,理解渐进改革或者“边缘革命”的意义,同时弄清它可能的局限。我们现在要做的,还是在基础和核心的部分实行变革,如果再不实行变革,“边缘革命”的所有成果都将丧失。

  

  

    进入专题: 渐进改革   边缘革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818.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2 07:30:04

  一个党裂变为两个,彻底解决“驯服工具”问题,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才能被打开。中国也才有希望迈进现代政治文明。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