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54 次 更新时间:2017-03-24 23:26:10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共产党   饥荒   个人崇拜   极左思潮  

杨继绳 (进入专栏)  

  

   2013年,73岁的杨继绳从北京飞往纽约,接受了曼哈顿研究所颁发的哈耶克奖。

   和哈耶克结缘,是杨继绳晚年收获的意外之喜。他记录大跃进和大饥荒的作品《墓碑》,暗合了哈耶克的某些精神遗产。“我读过他的几本书,他的学说对分析中国大饥荒有用。在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气候正常的年景,三四千万人因饥饿而死。造成这一灾难的领导集团,不是恶魔,不是弱智者,而是怀着美好理想、智力超群的革命者。”2013年7月1日上午,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杨继绳开完编辑会议,坐在狭窄的办公室内开始讲述自己对一个时代的理解。

   《炎黄春秋》是国内最敢言的历史刊物,没有哪一家媒体向它这样揭发了那么多毛时代的丑闻。杨继绳是这家杂志的副社长。“马克思也曾主张人道主义,也曾主张个人自由。但是,一旦消灭了私有经济,一旦实行计划经济,他承诺的人道和自由只能是画饼。他的经济思想否定了他的伦理思想。”杨继绳最后又回归到他对马克思的评价上来。他回避不了这一点,因为他曾经也是马克思的信徒。

   甚至于在他的父亲,因饥饿而死在1959年时,都不能对他的这一信仰构成挑战。他现在承认自己是在“洗脑”的教育体制下长大的一代人。写作《墓碑》因此也成为他晚年的一种自我救赎。大饥荒的历史,触动了毛时代最不堪的决策记忆,在获得荣耀的同时,杨继绳也要面对左翼力量的反弹。

   我们的谈话,就从一篇批驳《墓碑》的文章开始。

  

   一、父亲饿死,仍然相信政府

   东方历史评论:乌有之乡有一篇文章,“揭穿《墓碑》谎言,杨继绳的父亲不是饿死的”,认为1959年4月还没到饿死人的时候,你父亲应是死于食道癌等疾病。

   杨继绳:我父亲怎么死的他比和还清楚?他提这个问题就是不信任我,我当然不回答。把我从学校里叫我回家的那位我儿时的朋友还在,我老家60岁以上的人都可以证明,如果他真想弄清这个问题,给我老家打个电话就行了,如果他更认真一点,花一天时间跑一趟也行。我的书中地址都写得很清楚。

   东方历史评论: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相信人是怎样饿死的,你能不能作点介绍?

   杨继绳:人的生命需要能量维持,生命的活动就是能量的循环。机体静卧在摄氏20度的环境中,完全处于休息状态,既无体力劳动,也无脑力劳动, 肠胃也不蠕动。65公斤体重的男子,24小时需要的能量是1560千卡。农民在野外从事重体力劳动,一天需要能量在3400-4000千卡之间。在大饥荒期间,中国农村平均口量定量为每天0.35斤大米,折合热量618千卡。农民每天差2000多千卡的能量。人体的能量入不敷出时,首先动用体内储存的“糖原”,。体内存储的“糖原”可以维持一天。下一步就消耗体内的脂肪。完全依靠脂肪产生热量可能发生代谢性酸中毒。体内存储的脂肪消耗完毕时,便开始分解体内各器官、肌肉中的蛋白质。蛋白质被分解,使各脏器萎缩:肾脏萎缩出现肾功能不全;胃肠道黏膜萎缩,使营养消化吸收减少······由蛋白质组成的各种抗体、各种酶也迅速减少,这就会出现一系列疾病。生命力顽强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死,最后因心脏的蛋白质被分解,就因心肌萎缩心力衰竭而死。什么叫饿死?是在人体能量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在消化人体自身的过程中,产生一系列的疾病而死。

   东方历史评论:我去重庆长寿去采访所谓的“开仓放粮第一案”,证实那是一个官员的谎言。那边给我讲过一个案子,父亲想要去儿子读书的学校吃饭,但是学校老师不给他吃,他饿死在回去的路上了。我理解,是不是那里的学校不准学生拿米回去?

   杨继绳:儿子可以把自己定量的饭匀给父亲吃,父亲舍不得吃儿子的饭。我拿回三斤米回家以后,听说我父亲也没有吃到口,被别人吃了,他继续饿着,还对邻居说:“千万别告诉孩子,等我死了以后再告诉他,不然他又要拿米回来。”这是我2010年回老家听说的。

   东方历史评论: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接触到对大跃进的反对声音?

   杨继绳:没有反对声音,谁敢有反对声音?那时我们到鱼塘角大队修水库,路经一个村庄,看到几个小孩站在路边喊:“大跃进,饿肚睏! 大跃进,饿肚睏!”,这是我听到的唯一反对声音。

   东方历史评论:你怎么看左派否认大饥荒?

   杨继绳:有不同的情况。一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动机,有政治偏见,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嘛!另外一种情况是,普通百姓对当前社会不公正的现状不满意,把毛泽东时代抽象成社会公正的符号,你们要说毛泽东时代的问题,他们就反感。还有一种是对历史的无知。我家附近搞绿化工程的农民工是信阳地区上蔡县的。我和一位60多岁的人聊天,他家饿死了两口人,但他19岁的孙子不相信,反问他:“不给老百姓饭吃,为什么不跟他们干?”他说的“干“,就是斗争,造反。这孩子哪能知道当时农民的状况?农民哪有能力跟政府对抗?

   东方历史评论:你当时的认知,和现在的左派有什么差异?

   杨继绳:时代不同。我们那个时候官方既垄断了真理,也垄断了信息,我们只能知道政府让我们知道的,我们只能相信政府让我们相信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当时的政治体制造就的政治愚民。现在的社会比我们那时开放多了,政府既垄断不了真理,也垄断不了信息。现在的左派当然也有无知的一面,但主要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东方历史评论:其实还是知道一些政府不让知道的信息,譬如饿死人。对此你当时真的一点触动都没有,完全被洗脑,没有丝毫功利目的?还是说,潜意识里也有学生干部身份带来的利益期待,以及恐惧,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杨继绳:我怎么会没有触动?!我很自责:如果我回家挖野菜、剥树皮,养活他,怎么也不至于饿死吧。我都十八岁了,别人能剥,我就不能剥吗?我只自责,没有埋怨政府,我以为这是我家的个别现象。

   当时谈不上利益期待,恐惧当然是有的。比我高一个班的同学,因为不能吃饱,就在厕所里写“打倒毛”的口号。马上被破案,抓到派出所关起来。当然有恐惧。那种恐惧是在每个人心里的,成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如果你没有恐惧,就很危险。这并不是因为软弱,而是一种自我保护,人作为人生存的一种能力。

   东方历史评论: 你当时认为写这个口号是正确还是错误?

   杨继绳:当然觉得是错误的。当时“打倒毛”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反动口号。也可以说是当时的“共识”。这种“共识”是党多年教育的结果。刚才说过,单一的政治教育使我们成为政治愚民。

   东方历史评论:我自己也做过一些采访和查档工作,发现从土改开始,底层痞子化相当严重,殴打地主富农时特别狠。那些逼死人命的村干部,是不是也可以用被洗脑来为自己的行为做辩护?

   杨继绳:不能说痞子化,而是痞子。农村有一些不好好种田、好吃懒做的人,一搞政治运动他们的劲头就来了。老实农民是不会主动接近工作队的,痞子对上面派来的工作队很热情,很快成为工作队的依靠对象,在斗争中常采取极端的手段。我们村里一个姓毕的地主,人们都叫他“光瞎”(高度近视),还是个瘫子,家有100多担田,一个月能吃一次肉。就是这么一个人。土改时把他吊起来打,问他银洋在哪里。被整死了。

   东方历史评论:那时城里的知识分子是不是也不了解农村的情况?

   杨继绳:城里有粮食供应,只是不断减少,一个月26斤,高干虽然每月有一定的营养补贴,但也有浮肿,也是营养不良。一般市民营养不良的情况就更严重了。城里的知识分子也只能从政府那里得到信息,他没有别的信息渠道。听海外广播是“偷听敌台”,一旦被发现就要坐牢。国外的报刊是进不来的,能进来的只能是自然科学类刊物。个别人可能从某渠道得到一些与政府发布的不同信息,他是不敢传播的,传播是非常危险的。

   东方历史评论:前一段我查沈钧儒的一些资料,他在国民党统治时很勇敢,但是在大跃进期间,一发言就是拥护总路线、三面红旗。

   杨继绳:五十年代初的思想改造运动、肃反运动、批判胡适运动和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使知识分子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整肃,使知识分子都放弃了独立思考,都不敢说话。民主党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团体,当然只能和党保持一致。

   东方历史评论:你第一次接触大饥荒的资料,开始怀疑三面红旗,是什么时候?

   杨继绳:知道饿死人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湖北省的省长叫张体学,省委书记是王任重。王任重比较早就倒台了,张体学批判他,说王任重1958年搞浮夸,湖北省饿死30万人。

   东方历史评论:你当时怎么听到这个消息?

   杨继绳:文革中传单到处是。其实湖北省不止饿死三十万。但这个数字当时对我是一个触动,说明饿死人不是个别问题。不过,我没太深入思考这个问题,是不敢思考。这也是我刚才说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吧。那时腹诽都是有罪的。

   东方历史评论:当时有腹诽吗?

   杨继绳:没有那个认识,没有现在的认识。我刚开始写这个书的时候,还开玩笑说:我不能反动,但越调查越“反动”。我看的档案触目惊心啊,文字记录几千起人吃人的事件,首先吃自己家里人,父母吃儿女,儿女吃父母,这么严重的事情。

  

   二、大跃进责任人,可能在改革开放后篡改历史

   东方历史评论:哪年开始着手写大饥荒。

   杨继绳:1995年写完的邓小平时代,1996年开始着手调查大饥荒,利用到各省采访的机会,就去看档案,找人谈。

   东方历史评论:为什么选择大饥荒,而没有选文革或其他的政治运动?

   杨继绳:当记者就得调查和记录重大事件,大饥荒是重大事件。重大事件包括反右、文革等。反右我没赶上,而且很多右派已经写了很多反右的题材了。写文革条件不成熟。大饥荒我亲身经历,而且我父亲饿死了,就把这个做为重大的课题吧。

   东方历史评论:关于大跃进,哪个学者给你的影响最深?

   杨继绳:原国家统计局长李成瑞较早提出大量饿死人的问题,我看了他的文章,找他谈了两次,他还给我一些资料。李成瑞虽然是左派的重要人物,但在大饥荒问题上还能比较实际。他主持1982年全国人口普查,对人口问题有研究。在李成瑞的介绍下,我读了蒋正华的研究报告。李成瑞认为饿死两千万左右,蒋正华当时在西安交在,他接受国家课题,研究的结果是饿死1700万。公安部当年搞人口统计的现在健在四个人,其中户籍处长的说是饿死2000万左右,王维志认为3500万,王是在莫斯科统计学院专攻人口统计的,回来后在公安部从事人口统计工作,还到一些省搞过人口数字核对和调查。我基本同意王维志的结论。为饿死人数问题,我和王维志进行过多次讨论。

   东方历史评论:你的观点是不是受哈耶克影响比较大?

   杨继绳:历史的因缘巧合,中国的革命者引领中国走上了苏联式的道路。他们本以为这条道路会使中国富强幸福,却带来了惨绝人寰的悲剧。这印证了哈耶克的一句话:“在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理想缔造我们的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相反的结果。”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继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毛泽东   共产党   饥荒   个人崇拜   极左思潮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46.html
文章来源:《东方历史评论》

15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郑慈 2017-06-19 16:06:30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说得多好啊,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把真相告诉后人。作为经历者,我们还没有离去,有个名叫孙经先的教授就把饿死的人称为营养性死亡,仿佛那些人都是营养过剩得了糖尿病。

毁誉端庄 2017-05-02 15:46:11

  某位史学家道——对历史的理解,胜于评判。毛说,能给自己“三七开”或“四六开”就很不错了;邓说给自己“四六开”或“五五开”就已经满足了。台湾某位历史学家说——毛和邓这样的伟人,要放在100年甚至以后几百年才能做出更恰当的评价,现在因为今人距离太近,难免因利益牵扯、认识的局限性(部分历史文档未开放解密)、或个人感情色彩、时代的局限,而评价得偏颇。
  
  人不是神,都要犯错。人性是复杂的,难以用简单的对错或几几开来划分。伟人们的成功与教训,供后人们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
  
  科学、民主、自由、法制在“中央之国”的这棵老树上枝繁叶茂,又落在了今人的肩膀上。《1984》《动物庄园》对权力的谶语——“权力趋向腐化,绝对的权力趋向绝对的腐化”,仍向当今中国社会的庙堂江湖、诸多行业,就这一问题作出回答……
  
  美国一位中国通说“中国这艘船太大了,只要不沉,就有希望”。
  
  饱经近代中国历史转型沧桑、民族深重灾难的周恩来,在文革中眼含热泪说“我们中国不会永远这样下去的!”……
  
  想起一位文革后北大历史学教授的话——今人不要自诩“站在时代的道德制高点”,更不要“以理杀人”。他说,文革因阶级斗争为纲、贫穷落后而被后来人否定;现在却是大面积的官员腐败、道德诚信危机、贫富分化加剧、严重的环境污染,高代价的发展,谁敢保证后人们不会否定我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呢?……
  
  读过这段文字,我想说,以爱恕之心,代怨恨之情。超越左右之争,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而我们这代人的事做好了吗?……

郑慈 2017-04-14 14:34:21

  当时城市居民定量每月24市斤,粗粮一般是30%,个别月份可达60%。

夜啸夜啸 2017-04-11 08:38:37

  悲剧是伟大理想造就的吗?
  
  应该搞清楚问题产生的根源。根源问题还是思想思考不严谨造成的。“伟大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内涵的概念?这个问题不弄清楚就很容易罹患“倒洗澡水将孩子都倒掉”的思想错误。我们过去的愚昧错谬未必真是什么争取伟大理想的努力造成的,而是将根源集中在那些错谬愚昧的诸如阶级斗争学说上更准确更恰当更有针对性的。而所谓的伟大理想却曾经对我们的事业起到过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的。理想的本质是什么,无非是超越现实理念追求,无非是寄付在一定的精神信仰之上的。但凡一个民族缺失了这种超越性理念追求,缺失了精神信仰的家园,他能够走出多远。放眼望去,任何一个伟大的民族,哪能够缺少精神信仰的支撑啦?回想最近这三四十年来,我们确实是一步一步地丢掉了过去的伟大理想,一步一步义无反顾的走回了传统文化那种世俗功利性的狭隘天地的,这样,我们的思想体系在怎样嬗变,我们的社会在怎样堕落?如此基本性的问题似乎都无需考虑么!所以哦,反思过去,决不能一棍子将那个伟大理想和应该的精神信仰都否定掉了,而却将阶级斗争学说之类的毒根疏忽掉了!

夜啸夜啸 2017-04-11 08:13:07

  “伟大的理想”究竟是什么内涵的概念?这个问题不弄清楚就很容易罹患“倒洗澡水将孩子都倒掉”的思想错误。我们过去的愚昧错谬未必真是什么争取伟大理想的努力造成的,而是将根源集中在那些错谬愚昧的诸如阶级斗争学说上更准确更恰当更有针对性的。而所谓的伟大理想却曾经对我们的事业起到过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的。理想的本质是什么,无非是超越现实理念追求,无非是寄付在一定的精神信仰之上的。但凡一个民族缺失了这种超越性理念追求,缺失了精神信仰的家园,他能够走出多远。放眼望去,任何一个伟大的民族,哪能够缺少精神信仰的支撑啦?回想最近这三四十年来,我们确实是一步一步地丢掉了过去的伟大理想,一步一步义无反顾的走回了传统文化那种世俗功利性的狭隘天地的,这样,我们的思想体系在怎样嬗变,我们的社会在怎样堕落?如此基本性的问题似乎都无需考虑么!所以哦,反思过去,决不能一棍子将那个伟大理想和应该的精神信仰都否定掉了,而却没就阶级斗争学说之类的毒根疏忽掉了!

夜啸夜啸 2017-04-05 07:08:57

  应该搞清楚问题产生的根源。

xyz31 2017-04-02 10:46:58

  当局以历史虚无主义手法掩盖饿死3000万人的企图根本无法实现。

zxccx 2017-03-30 18:57:26

  专制主义与威权政治,是不能等量齐观的!专制主义要求权力的绝对性,绝对独裁。而威权政治,则是发挥政府权力效率,坚持道德底线,强调权力的相对性,相对独裁!台独骂两蒋搞独裁,把蒋毛、蒋邓相提并论,是有实公允的。邓式独裁是毛式独裁的延续,小蒋独裁是老蒋独裁的延续。毛式独裁的两大源头,列宁的政党专政与秦始皇独裁相结合,出现了独裁的二重性,政党专制之上的皇帝专制,更好更广泛的发挥了独裁功效。“两千年来之制皆秦政也,大盗也”,我觉得有很强的误导性,让人们认为帝制既秦制。帝制三代就有了,三代以下同样是帝制,皇帝帝制与古帝帝制存在本质区别。皇帝帝制,始于秦,但后世秦政与秦政发生很多的变化,汉到宋是一种类型,元明清是一种类型。就元明清来说,元是设宰相的;朱元璋废宰相以后,朱棣又设首辅;雍正设军机处架空辅政大臣,乾隆扶持和珅无形又形成相权。呵呵,中国古代政治制度是不是就这样绝对独裁呢?

zxccx 2017-03-30 18:01:12

  伟大理想的破灭,往往是缺乏或忽视最起码的常识。大家知道这样一句话“三十岁前,你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证明你良知有问题;三十岁以后,你还相信马克思主义证明你脑子有问题。”现实生活中,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恰恰是不是这样,大家都是出于理性相信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严谨逻辑性让人折服。反对马克思主义者,往往是出于现实的政治经验与逻辑常识出发,认为乌托邦很难实现,人类社会离马克思主义的理想,还存在相当长的路走,即使马克思自己都认为,革命虽然不可避免,但革命的时间与形式尚未确定。我一直都怀疑列宁是不是一个精通马克思主义的人,后来毛在中国发生的一切证明人类无视基本常识到了极限!专制主义就是反文明的具体表现,就是一种法西斯模式!

郑慈 2017-03-28 07:47:16

  旧中国由于社会财富不集中,在个体、地区、区域层面上财富分布是不均匀的,灾荒区的灾民可以通过吃大户、向富裕地区投亲靠友等民间自救互救方法渡过难关,政府也可以通过设粥站以及调动民间力量来将有限的资源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中。在毛时代粮食由于采取统购统销制度,国家垄断经营,粮食都在国家粮库里,城市人口各人有各人的定量,民间无余粮,无法进行自救和互救,因此发生灾荒,尤其是粮食被强行调走造成的灾荒,各个层次的干部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报喜不报忧,往往是大面积饿死人无法掩盖事实真像后,政府决策层才能得到滞后的信息,而且还不能知晓哪一部份人是最需救济的。只能按轻重缓急先保象北京、上海、武汉人口多影响大的城市,然后再管中小城市和农村。这是制度层面的原因,也可以用于解释前苏联为什么会发生数以百万人饿死的三次大饥荒(1921年、1932年-1933年和1946年-1947年)。毛泽东的个人责任在于他事前顽固地拒绝吸取前苏联的经验教训和事后拒绝外部的援助,这与唐山地震拒绝外援是一脉相承的。
   另一个原因是大办公共食堂,中国农村在1956年便实现了集体化,集体生产劳动需要组织和管理,在小农经济的生产水平上凭空加上了公社、大队、小队三级管理层,增加了生产成本,农民到手的就会减少。管理需要手段,公共食堂为基层农村干部提供了要命的管理手段,当时写在墙上的口号是“不劳动者不得食”,我的一位亲戚,男人私卖农副产品(没有卖到供销社)被说成是投机倒把,被抓去劳改,女人由于生病无法出工,娃娃还小,食堂奉命不给打饭,结果全家都被饿死了。毛主席对食堂的指示是“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到了基层就变成了“忙的吃干,闲的吃稀”,基层干部可以随意克扣农民的食物,这也造成了非灾害农民的死亡。
   还有一个原图是国家垄断了一切资源,当发生大面积饿死人时决策层发文件严格控制盲流,便灾民无法外出逃荒,消耗没有遭灾地区的资源。1970年谭辅仁在屏边县强行推广良种,造成几个公社粮食绝收,我们接到团部通知:“不得打伤前来偷盗作物的群众”。

nfair11 2017-03-27 09:53:57

  美国为何强盛:忠于整个民族服从公民权力而不效忠任何个人
   罗素算是大科学家,他认为人类几十万年大脑容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切知识都靠后天习得,所以正确的经验特别重要,就是说文化可以多样化,宗教信仰可以有多种,但一个保障基本政治自由权利和物质保障的社会是文明的基础和要求,就是说可以多样化,但多样化必须排除专制主义者,封建腐朽势力!
  
  伯兰特·罗素在权威与个人这本著作中认为美国和俄罗斯为何都是强盛国家,根本原因是他们从传统的忠于部落首领到自己的皇帝转向忠于整个民族。罗素认为英国的文官制度遏制了人才的出现,而英国的文官制度却来自于中国的科举制度,现在文官制度在美国也引发了争论,那就是动手能力和新思维能力较差,很多美国人提出废除文官的终身制,美国是个移民国家,移民的第一代非常怀念自己的老家和祖国,但在美国新出生的一代却认为美国比他们的老家欧洲要好得多,因为这里创造出一个平等尊重个性和自由新的社会,事实上这几个世纪美国和俄罗斯一直就在向外扩张,在意识形态上美国现在占据优势,在国土方面俄罗斯则占据优势成为超级领土大国。俄罗斯现在全面学习美国的联邦制,摒弃大陆法系,建立带陪审团制度独立的司法系统。开放谷歌脸书特推!早在美国建国初期,就修改宪法:任何契约不得向任何个人宣誓效忠!也就是说个人之间是平等关系。效忠的是整个民族国家,军队正如佛吉尼亚州权利法案那样:必须严格服从公民权力,并接受公民权力统治!
  
  在民主国家普选产生的国会,反对党,新闻自由以及带陪审团制度的司法独立都是公共舆论,是必须的民主前提,国家也因此强盛,反对党主要职责是监督执政党的行为,同时也为在将来的选举中获胜从而成为执政党积累政治资本。真正做到政治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nfair11 2017-03-26 19:07:31

  为吗中国民众革命流血无法改变命运——没反对权威主义
  标签: 军事
  中国近代虽然在不满,愤怒,混乱革命与战争中度过了一百多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中国人反叛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自觉地反抗各种权威主义,
  替天行道的皇帝专制主义;
  尊卑,附属,忠诚,服从之类的等级传统;
  官僚支配普通民众的权力;
  缺乏知识分子作为外部的批评力量,知识分子只是政权的奴仆,并不是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存在,知识分子只是渴望成为官员统治阶级;
  对封闭状态的一贯性以及因为缺乏责任感的事实;
  以统治者为中心的孤立,排外,集权型社会;
  其结果是:上层官员对于人民大众的统治与压迫;
  因官员缺乏责任感以及人民大众对官员参与的依赖性而造成的腐败;
  因创新缺乏经济停滞带来的普遍贫困;
  中国在创造财富方面的无能。

nfair11 2017-03-26 19:00:32

  在美国军人公务员服从上级的命令的前提是符合法律法典 (2016-08-13 12:24:26)[编辑][删除]转载▼
  首先军人不是文盲,入伍是有教育学历要求的。
   目前在中文网络上流传的有关美军入伍的誓词是这样的:
    “美国军人宣誓誓言: 美军不隶属某个党派,誓死捍卫宪法,反抗国内外一切敌人,但必须一切以宪法为准,凡不符合宪法的命令都是非法命令。军人有义务执行上级的命令,同时也有责任拒绝执行上级下达的非法命令。哪怕是总统下达,只要违背了宪法、军事法和国际公约,都必须拒绝…...” 其实这是以讹传讹的。那么,真正的美军入伍宣誓誓词是什么呢?
    我来揭秘。 首先是出处:http://www.army.mil/values/oath.html,该页面是美国的一个网站,收集了美军的军徽、军旗和军歌等内容。其实内容与上述说法差不多!
    我不知道该网站是否足够权威,但至少是美国人自己弄的,总好过咱们的百度贴吧。 英文宣誓誓词复制如下: I, _____, do solemnly swear or affirm that I will suppor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gainst all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hat I will bear true faith and allegiance to the same; and that I will obey the orders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orders of the officers appointed over me, according to regulations and the 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 So help me God. 译文:我,(宣誓者姓名),郑重宣誓(或声明):我将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反对一切国外和国内的敌人;同时,我也会信念坚定并忠贞于美国宪法;我会服从美国总统和我上级指挥官的命令,(前提是他们的命令)符合法规和军事法庭的法典。因此,请帮助我吧,上帝。由于美国军队还有国会军事委员会监管军队,而国会军事委员会是由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组成的,这意味着美国军队没有党派倾向,而且美国建国初期的宪法就规定不得向任何个人宣誓效忠,而且美国1776年6月12日颁布弗吉尼亚州权利法案仍然有效,他制定的军队性质和任务也一直是美国军队的性质和任务,因此,美国军队完全服从公民权力,并接受公民权力统治!保障人权!
  
  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还有军队,这些部门的职员都有法律意识,服从并不是奴役,企业有工会,保障工人基本权利,服从的目的并不是个人的胡作非为,而是政府的职能,美国员工有各种职业工会!就是这个道理。
  管理不是奴役,服从也不是奴役。是有人权底线的。

nfair11 2017-03-26 18:51:16

   1989年6月。波兰军官组织游说国会,禁止军人参加任何政党组织,在立法机构设立军事委员会,监管军队,对高级军官任命必须尊得立法机构同意,真正人民管理军队。同年,波兰演变成民主宪政自由国家!

zbwt9y 2017-03-26 16:36:50

  毛左左、习左左们是一队,民主共和制是一队。

黄海潮 2017-03-26 16:34:17

  进入鸡年,中共头等大事就是要开好十九大,党政军各个领域都要围绕开好十九大作出部署、大力宣传。开好十九大的最大目标是要完全确立习核心的权威,开创习近平思想指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新时代,「开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新局面」。
  
  一唱雄鸡天下白,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日前率先发表六千字长文,吹响了「大树特树」习核心的「战斗号角」。文章要求解放军做到「一切重大事项由习主席决定、一切工作对习主席负责、一切行动听习主席指挥」,要「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要「作为铁规铁律来执行」。
  
  这篇文章的要求不仅是对军队,更是对全党和全国。因为树立习核心是「根本性、方向性、全局性问题,关乎旗帜道路方向,关乎党运国脉军魂」。既如此,那就首先要有思想上、理论上的高度和建树才能展现出核心的力量。文章说,习近平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政治智慧、理论勇气、卓越才能、驾驭全局能力,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大力推动党的理论和实践创新……赢得了人民群众和广大官兵发自内心的爱戴」;并指习的系列讲话「既不忘老祖宗又书写新篇章,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党的科学理论,展示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新高度,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了根本指引」。
  
  这样的歌功颂德,国人感到耳熟。当年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林彪在《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中说,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衞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毛泽东思想是全党、全军和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
  
  五十年过去,习近平思想呼之欲出也。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5 22:58:58

  党国体制的政治逻辑(亦即政治伦理)说破了其实很简单:先神化党和党的领袖,进而,天使一样的党垄断“领导权”就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情。
  
  世上最扯蛋的政治逻辑!

zbwt9y 2017-03-25 08:44:26

  应当实施清算。

nfair11 2017-03-25 08:39:09

  知道为何希特勒尸骨无存,乃是祸害太大!

nfair11 2017-03-25 08:37:45

  满清后裔到现在还想着复辟帝制,清陵应当夷平!

nfair11 2017-03-25 08:02:15

  极权只能培养暴君和屠夫!饿死的几千万农民死不瞑目!

nfair11 2017-03-25 08:01:00

  农民最有资格用钉耙把毛的尸体从纪念堂拔出来暴尸街头!当年依靠农民取得政权,取得政权后却把农民打成最底层!

zbwt9y 2017-03-25 00:14:02

  毛左、刘左、一群左,没有好东西。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