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敬雷:晚清统治集团与晚清政治变革

——对立宪运动的历史透视与剖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1 次 更新时间:2017-03-21 21:22:40

进入专题: 立宪运动   晚清改革  

邓敬雷  

  

   内容提要:晚清实行预备立宪,表明晚清统治集团感受到国内国外的强大压力,认识到在世界和时代发生重大变化的形势下,欲求自保,只能学习和效法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制度。清廷上下达成了共识,具有一定的诚意和决心,但是在触及自身既得利益时,举棋不定,患得患失,优柔寡断,不能壮士断腕、义无反顾、毅然决然地进行变革,才导致一错再错,最终丧失了改革图存的机遇以及领导变革的主动权。回顾这段历史,不能简单地把晚清统治集团斥之为“封建老顽固”,将晚清政治变革定性为政治骗局,应该深入分析和探索晚清政治变革失败的真正的历史原因,总结吸取历史教训。

  

   关键词:统治集团  政治变革  立宪运动

  

   立宪运动是晚清政府在各种压力之下进行的,在晚清的政治变革过程中,清廷始终无法摆脱立宪与君权之间矛盾的缠绕—既想通过立宪以图保存国祚和自强,又希望君上大权不受损伤,如1908年颁布了《钦定宪法大纲》,固然是国内外各种力量相互交织的结果,虽然一直强调君上大权,然而《大纲》下的君上大权毕竟不同于传统的皇权,而有一定的限制,《大纲》本身就是对皇权的制约。不管怎么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宪法性文件,凝聚了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志士仁人近70年来的探索和追求,甚至是流血斗争。

  

   晚清统治集团为保存国祚而进行的立宪运动,虽然没有避免清朝的覆亡,但是决不能用简单的“骗局”二字加以了结,应该肯定,立宪过程包含了清廷自救图强的真诚,成败得失需要进行严谨的历史学的观察和分析。

  

   一、清朝末年,以慈禧太后为首的统治集团,在危机四伏、风雨飘摇中寻找自救出路。1901年1月29日,流亡西安的慈禧太后便以光绪皇帝的名义下诏变法,表示:“世有万古不易之常经,无一成罔变之治法。大抵法久则弊,法弊则更”,“法令不更,锢习不破,欲求振作,当议更张”。要求臣下“各就现在情形,参酌中西政要,举凡朝章国故、吏治明生、学校科举、军政财政、当因当革,当省当併,……如何而国势始兴,如何而人才始出,如何而度支始裕,如何而武备始修,各举所知,各抒己见,通限两个月详悉条议以闻。”

  

   为了表示变法的决心,光绪二十七年三月成立“督办政务处”,作为“专责而挈纲领”的督办新政机关。

  

   同年八月二十日,慈禧太后颁发懿旨,指出:“变法一事,关系甚重……朝廷立意坚定,志在必行。”“尔中外臣工须知国势至此,断非苟且补苴所能挽回厄过,惟有变法自强,为国家安危之命脉,亦即中国生民之转机。予与皇帝为宗庙计,舍此更无他策。”从清廷迭发的上谕中,说明了清朝统治集团急于借此改弦更张,重新恢复统治权威的迫切心情。

  

   由于上谕承认“法弊”、“锢习”,表现了变法图治的愿望,使得戊戌变法失败以后被遏制的“变革之机”,逐渐恢复,出现新的起色。“有志之士翻译欧美及日本之书籍,研究宪法者渐众。”

  

   国内改良派代表张謇向地方疆臣、达官贵人分送《日本宪法》、《日本宪法义解》、《日本议会史》等书,呼吁清政府改行立宪政体。据《南通张季直先生传记》记载,慈禧太后看过《日本宪法》以后,竟然在召见枢臣时表示“日本有宪法,于国家甚好。”

  

   二、光绪三十一年六月十四日(1905年7月16日),清廷接受了袁世凯奏请简派亲贵分赴东西洋各国考察政治的建议。表示:“方今时局艰难,百端待理,朝廷履下明昭,力图变法,锐意振兴。”但是,“数年以来,规模虽具,实效未彰,总由承包人员向无讲求,未能洞悉原委,似此因循敷衍,何由起衰弱而救颠危。兹特简载泽、戴鸿慈、徐世昌、端方等,随带人员,分赴东西各洋考求一切政治,以期择善而从。”上谕要求考察政治大臣“随事则诹询,悉心体察,用备甄采,毋负委任。”

  

   对于立宪,慈禧太后心有隐衷,曾对大臣明说:“立宪一事,可使我满洲朝基永久巩固,而在外革命党亦可因此泯灭,候调查结果后,若果无妨碍,则必决意实行。”

  

   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正式拉开了晚清预备立宪的序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五大臣出洋考察随员中,有一些是既年青而又思想开放的学人,他们经过西方民主政治洗礼之后,不仅是晚清预备立宪的支持者、鼓吹者,而且许多成为后来民国时期法制的创建人。清廷挑选确定随行人员,强调“必须择其心地纯正见识开通者,方足以任其事。”结果证明确实经过了认真磋商甄别。

  

   出乎意料的是,五大臣尚未出京城,就在正阳门外火车站爆发了针对五大臣的爆炸行刺事件。次日,慈禧太后召见戴鸿慈、徐世昌、端方等,“慨然于办事之难,凄然泪下。”

  

   三、1906年7月至8月,出使各国考察政治大臣载泽、端方等先后回国以后,慈禧和光绪随即召见他们,计召见载泽二次、端方三次,戴鸿慈及尚其亨各一次。载泽、端方等除向慈禧和光绪口头奏请立宪外,还一连上了好几份奏折,最著名的是载泽的《奏请宣布立宪密折》和端方的《请定国是以安大计折》。

  

   8月25日,清廷“谕军机大臣等,考察政治大臣回京条陈各折件,著派醇亲王载沣,军机大臣,政务处大臣,大学士暨北洋大臣袁世凯,公同阅看,请旨办理。”次日,奉命诸臣召开会议,先将载泽、端方两人所上各折发下,依次传阅。从参会成员看,已是慈禧和光绪以下清廷最高层讨论。在此之前,慈禧听取了载泽、端方等人的面奏,阅览过他们的奏折,已经有了基本对策。

  

   8月29日,奕劻等“面奏两宫,请行宪政。”三日后,清廷颁布“仿行宪政”上谕。

  

   从载泽、端方等四大臣回国到清廷宣布“仿行宪政”,历时才一个月,应该说是够快的。

  

   排除了大臣们或反对或援办的意见,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十三日(1906年9月1日),光绪皇帝颁布仿行宪政上谕,此谕被称之为“预备立宪诏”。

  

   上谕承认中西异势的根源在于制度,正式宣示中国所以“国势不振,实由于上下相睽,内外隔阂,官不知所以保民,民不知所以卫国。而各国之所以富强者,实由于实行宪法,取决公论,君民一体,呼吸相通,博采众长,明定权限,以及筹备财用,经书政务,无不公之于黎庶。又兼各国相师,变通尽利,政通民和有由来矣。”这比起洋务派盲目地认为中国文武制度事事在西人之上,惟有火器不如人之类的言论,显然前进了一步。特别是这道上谕以明诏的形式宣告“仿行政宪”,确如死水微澜,激起了较大的反响。《东方杂志》载文说:“两宫仁圣,独伸天断,不惜举二千年来一人所独据神圣不可侵犯之权与天下共之矣。”(《东方杂志》1907年第五期)

  

   晚清实行预备立宪,表明晚清统治集团感受到国内国外的强大压力,认识到在世界和时代发生重大变化的形势下,欲求自保,只能抛弃腐朽落后的专制制度,学习和效法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制度,这没有诚意和决心,决然办不到,所以不能简单地把晚清统治集团斥之为“封建老顽固”,将晚清政治变革定性为政治骗局。

  

   四、官制改革是晚清推行立宪的首要步骤。光绪三十二年七月初六日(1906年8月25日),戴鸿慈等在《奏请改定全国官制以为立宪预备折》中,以日本明治维新曾两次大改官制为例,说明“其宪政之推行有效,实由官制之预备得宜”。因此,“请改定全国官制,为立宪之预备”。(《辛亥革命》第4册,第33页。)

  

   慈禧太后采纳了戴鸿慈等的意见,在发布仿行宪政的上谕中已经提出:“故廓清积弊,明定责成,必从官制入手,亟应先将官制分别议定,次第更张。”次日(七月十四日),又发布《派戴泽等编纂官制奕劻等总司核定谕》声称:“昨已有旨宣示急为立宪之预备,饬令先行厘定官制,事关重要,必当酌古准今,上稽本朝法度之精,旁参列邦规制之善,折衷至当,纤悉无遗,庶几推行尽利。”(《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第385页)于是,作为预备立宪首要步骤的官制改革便正式展开。

  

   光绪三十二年九月十六日(1906年11月2日),受命总司核定官制的庆亲王奕劻等,在《奏厘定中央各衙门官制缮单进呈折》中说:“唯此次改革官制,既为预备立宪之基,自以所定官制与宪政相近为要义。按立宪国官制,不外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并峙,各有专属,相辅而行,其意美法良,则谕旨所谓廓清积弊,明定责成,两言尽之矣。”(《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第462页。)

  

   晚清立宪期间进行的中央官制改革,已经超出了在封建官僚制度框架内的调整,在某种程度上触及了专制集权的体制。由于官制改革是权力的再分配,所以在“分权定限”的问题上必现出尖锐的权力冲突。

  

   晚清时期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技、文化的进步,也反映在官制改革上,譬如,邮传部之设、工部之改为农工商部。

  

   司法官制改革成效较为显著,在官制改革中改刑部为法部,掌管全国司法行政,不再兼理审判。改大理寺为大理院,为最高审判机关,并负责解释法律,监督各级审判互动。在京师和各省分设各级审判厅,分别受理各项诉讼及上控案件。并将省按察使司改为提法使司,负责地方司法行政,对本省各级审判厅进行监督管理。从而将司法机关从行政机关的隶属下分离出来,形成了自上而下的独立的体系。在司法系统内部,又使审判职能、控诉职能及侦查预审相分立,突破了中国传统控审合一的体制。

  

   五、中国自秦统一以来,便建立了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这种制度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政治、法律、文化,追求和维护的是统一与集权,而不是地方分治。

  

   晚清地方自治是依靠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推动的。

  

   清廷根据各省筹办地方自治的实际状况,于光绪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1907年9月30日)颁发上谕:“著民政部妥拟地方自治章程。”

  

   清廷在《九年预备立宪逐年推行筹备事宜谕》中,特别提出:“所有人民,应行练学自治教育各事宜,在京由该管衙门,在外由各督抚,督饬各属随时催办,勿任玩延。”(《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上册,第68页。)稍后再颁上谕强调:“地方自治为立宪之根本,城镇乡又为自治之初基,诚非首先开办不可。著民政部及各省督抚,督饬所属地方官,选择正绅,按照此次所定章程,将城镇乡地方自治各事宜,迅即筹办,实力奉行,不准稍有延误。”

  

真正的地方自治,涉及国家制度的改革,以国家的民主化为前提,又是民主制度的基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立宪运动   晚清改革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6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