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林刚:我国宪法上的专政概念与平等原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4 次 更新时间:2017-03-20 22:12:58

进入专题: 专政   平等原则   社会主义宪法  

周林刚  
载《列宁选集》(第三卷),第685页。

   [16]列宁:《国家与革命》,载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21页。

   [17]列宁:《俄共(布)党纲草案》,同上,第743页。

   [18]对于我们的论题来说特别有启发意义的是洛克对父权或亲权的说明,参见[英]洛克:《政府论》(下篇),叶启芳、瞿菊农译,商务印书馆1964年版(2012年刷),第六章。

   [19]列宁:《向匈牙利工人致敬》,同上,第857、 858页。

   [20]关于无产阶级为什么必须组织为一个政党的问题,列宁有非常丰富的论述,这里不再赘述了。作为一个例子,可参见列宁:《怎么办?》,载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列宁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版,第247-248页;一个独立的、也是更哲学化的论述,可参见[匈]卢卡奇《阶级意识》,载氏著:《历史与阶级意识》,杜章智等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2009年5刷),第100-145页。

   [21]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载《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75页。

   [22]同上,第1476页。

   [23]列宁曾在一次与西班牙人的谈话中估算说,这个过渡期大约要持续四五十年。参见金雁:《列宁谈专政》,载《历史教学》2007年第5期,第5页。

   [24]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载《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366页。楷体强调为本文作者所加。需要说明的是,在毛泽东的论述中,各种“分子”仍然被整合在“阶级”的范畴之内,或者是某种阶级的萌芽,或者是代表了阶级。例如,参见[美]R.麦克法夸尔、费正清编:《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下卷•中国革命内部的革命:1966-1982》,俞金尧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2007年4刷),第一章“1949-1976年的毛泽东思想”(该章作者S.施拉姆)(下文引作S.施拉姆:《1949-1976年的毛泽东思想》),第74页及以下。据此,在毛泽东那里,“专政”语义的扩展仍是一种倾向。

   [25]对这个问题,看一下中苏论战中苏共中央关于全民国家的辩护是特别有意义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1963年7月14日)说:“罪犯在任何社会中也不构成一定的阶级。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当然,这些分子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也不构成阶级。”“同这样一些人作斗争并不需要无产阶级专政。”《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论战》,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520页。苏共更严格地坚持了语义狭隘化的“专政”概念。由于苏共并没有在全民国家放弃其领导权,这一番辩护反而是虚伪的。

   [26]参见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载《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版(2008年20刷),第168页。

   [27]同上,第169页。

   [28]参见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载《刘少奇选集》(下),第253页。

   [29]同上,第254页。

   [30]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载《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168页。如果我们更严格地考虑这里的用语,我们会发现“全面内战”同“全面专政”是不同的。

   [31]参见许安标、刘松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通释》,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第10-11页。该书是2004年修宪之后被允许公开出版的极少数宪法条文释义作品。

   [32]这里的意思是说,专政概念此时完全可以由宪法上的紧急状态法来吸收掉。

   [33]“人民民主专政中的对敌人专政,就是要依据刑法,惩罚他们的犯罪行为。”同上,第11页。

   [34]后来的解释经常遵循这种思路,如参见韩大元:《1954年宪法与新中国宪政》,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版,第298页。

   [35]参见韩大元:《1954年宪法与新中国宪政》,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2版,第82页。内容出自田家英的一份宪法草案解答报告摘要。

   [36]同上,第117页。该意见为陈潜(似应为“程潜”)在1954年5月6日至22日宪法起草座谈会各组召集人联系会议上的意见。

   [37]许崇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上),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79页。

   [38]许崇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下),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434页。加粗强调为本文作者所加。

   [39]值得注意的是李维汉对“民主集中制”的解释:“民主集中制是政体,是制度,也是工作方法。”对专政的理解,应当与这一点联系起来。参见同上,第118页。

   [40]七五宪法和七八宪法则用条文的形式把这一原理变成了法律原则。

   [41]许崇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上),第132页。

   [42]邓小平:《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载《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245-246页。

   [43]同上,第217、 218页。

   [44][美]S.施拉姆:《1949-1976年的毛泽东思想》,第29页。

   [45]同上,第30页。

   [46]语出湖北财经专科学校法律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根本大法—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体会》,载《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1975年第1期。

   [47]有关这一思想的两篇著名评论,参见张春桥:《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载《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5年第2期,第1-6页(原载《红旗》1975年第4期);姚文元:《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载《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75年第3期,第5-13页(原载《红旗》1975年第3期)。

   [48]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载《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168页。

   [49]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载《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171、172页。楷体强调为引者所加。

   [50]从宪法的角度我们反而能够更准确地判定其背后的政治运动的真实内涵,即“左”的路线实质不是人民的自发性问题,而是以领袖专政代替了党,因而也是权力斗争。后来的历史问题决议把它界定为领袖和党的关系问题,这被认为是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都未能妥善处理好的问题。参见《〈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共党史出版社2010年版(2013年修订印刷),第90页。

   [51]关于制度化的弥赛亚主义的悖论性质,参见[意]乔治•阿甘本:《剩余的时间—解读〈罗马书〉》,钱立卿译,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版。

   [52]参见陈端洪:《论中国宪法的根本原则及其格式化修辞》,载氏著:《宪治与主权》,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特别注意其中第148页的“演化”论述。

   [53]这种具体的世俗时间并非与世界历史意义上的神圣时间没有任何关联,它是后者“具体化了历史时间段落”。参见周林刚:《中国宪法序言正当化修辞的时间意识》。

   [54]参见翟志勇:《八二宪法的生成与结构》,载《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2年第6期。

   [55]《共同纲领》第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严厉惩罚一切勾结帝国主义、背叛祖国、反对人民民主事业的国民党革命战争罪犯和其他怙恶不悛的反革命首要分子。对于一般的反动分子、封建地主、官僚资本家,在解除其武装、消灭其特殊势力后,仍须依法在必要时期内剥夺他们的政治权利,但同时给以生活出路,并强迫他们在劳动中改造自己,成为新人,假如他们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必须予以严厉的制裁。”

   [56]参见许安标、刘松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通释》,第99页。

   [57]彭真:《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载彭真:《论新中国的政法工作》,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105页。加粗强调为本文作者所加。

   [58]刘少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报告》,载《刘少奇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56页。

   [59]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载《刘少奇选集》(下卷),第253页。加粗强调为本文作者所加。

   [60]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载氏著:《论新中国的政法工作》,第311页。

   [61]参见许安标、刘松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通释》,第99-100页。

   [62][德]康德:《实践理性批判》,邓晓芒译,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39页。

   [63]See Carl Schmitt, Dictatorshio,p.92.

   作者简介:周林刚,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讲师,华东师范大学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

   文章来源:《中国法律评论》2016年第4期

  

  

    进入专题: 专政   平等原则   社会主义宪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66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