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沙特国王访华着眼何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7 次 更新时间:2017-03-20 00:39:35

进入专题: 沙特阿拉伯   中沙关系  

梅新育 (进入专栏)  

  


   沙特国王国王兼首相萨勒曼(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东亚之行以其豪奢排场为社交媒体提供了许多谈资,但我们研究者更关注的是他和整个沙特统治集团这次出访的着眼点是什么?他们的需求、期望与中国利益存在哪些共鸣?

  

   单纯就礼仪而言,沙特国王此次访华是对去年习总访问沙特的回访;综合分析沙特目前国内外环境,可以看到,在此次大场面出访背后,是沙特对东亚、特别是中国在经济政治各方面的需求持续大幅度上升:

  

   首先,美国能源独立,沙特原来对美出口市场基本丧失;欧洲能源多元化也大幅度减少了对进口海湾石油的需求,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国家亟需在东亚、特别是中国开辟新市场。在这个从2014年下半年起可能延续10年左右的石油买方市场上,这对沙特经济财政是生命攸关的事情。鉴于油价一度跌到每桶二三十美元水平,反弹之后目前只有高峰期水平约1/3,沙特经济财政压力巨大,破天荒地以明显高于美债的利率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发行了多年来第一笔债券,而美国油气出口又开始进入东亚市场,沙特不能不感到有必要加大力度维护在中国市场的份额。

  

   其次,沙特希望经济转型,为此于去年4月25日推出了其全面经济社会改革计划《愿景2030》(Vision 2030),需要寻求与中国这个第一制造业大国、占全球装备制造业产出1/3以上的装备制造业大国广泛深入合作,否则其经济转型成功希望相当低。

  

   第三,沙特与美国关系恶化,与特朗普的美国关系风险更大,且深陷也门战争泥潭,在叙利亚战场支持的反对派又落下风,希望通过加强对华关系,稳定外交阵脚。2016年,美国国会两院大比数通过911法案,允许911恐怖袭击遇难者家属起诉沙特;奥巴马总统否决后,两院又以压倒性多数推翻了总统否决;由此足见沙特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关系的困境。虽然特朗普胜选后沙特急剧转弯下台阶,与特朗普开展了一系列和解交好的往来,但症结难消。

  

   第四,沙特内部存在政治不稳定隐患,沙特执政者希望通过外交成果巩固内部地位。

  

   萨勒曼国王着意栽培自己儿子穆罕默德王子(Mohammed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穆罕默德o本o萨勒曼o本o阿卜杜勒阿齐兹o阿勒沙特),世人有目共睹:授予穆罕默德王子王储继承人(或称"副王储")兼第二副首相、国防大臣、王宫办公厅主任、国王私人顾问、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等要职,掌握了几乎一切实权,在近年几乎所有重大国际场合都由他代表沙特抛头露面,以至于西方媒体、驻利雅得的西方外交官普遍因其掌握实权而称之为"总管先生"(Mr. Everything)。相比之下,萨勒曼国王同父异母兄弟、王储兼副首相纳伊夫王子(Mohammed bin Nayef bin Abdulaziz Al Saud,穆罕默德o本o纳伊夫o本o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遭遇冷落,虽有王储名分,且担任内政大臣、政治与安全事务委员会主席职位,实际上并没有太多实权。

  

   从国家领导人年轻化和推行社会、经济改革的角度来看,萨勒曼国王这项安排自有其道理,而且穆罕默德王子掌握实权之后确实推行了不少经济、社会改革,某些改革力度相当可观,也符合社会进步发展方向:如通过2016年财政预算时同步大幅压缩国内油价补贴,一举将国内油价提高40%;大幅度压缩该国宗教警察"美德推广与邪恶预防委员会"(音译为"穆陶威")的权力;向非穆斯林开放数家清真寺和伊斯兰教圣城麦地那(Madinah);沙特政府还开始讨论准许非穆斯林带入猪肉制品;……问题是沙特国民多年来过惯了寄生性高福利生活,可以同享乐而难以共患难,这些改革措施触动了绝大多数国民的切身利益,必然遭遇反对阻力;其社会改革措施更是必然招致势力根深蒂固的宗教利益集团狙击、反扑,其国内政治风险客观存在,且不可低估。

  

   同时,沙特现政府的某些对外政策又损害了执政者在国内的权威,给自己招致了来自外部的对手与压力,特别是与美国关系恶化。叙利亚战场反对派崛起,沙特出力最大,但目前叙利亚战场上反对派已落下风,阿萨德政权已经熬过最艰难时光站稳脚跟;且"伊斯兰国"武装趁乱崛起,建立哈里发国家,不仅冲击沙特国家意识形态,而且对沙特边境安全构成了现实威胁,沙特在北线叙利亚战场的巨额投入不但很有可能颗粒无收,而且还给自己招致了一堆麻烦。在南线,沙特深陷也门战争泥潭,耗费了巨额财政支出和外交资源,不但没有收获上升的国际影响力,反而将自己的虚弱和管理混乱暴露无遗,沙特境内多次遭到胡塞武装突袭与导弹攻击,不可能不挫伤国王萨勒曼与穆罕默德王子的声望权威。英国《独立报》2015年报道沙特废黜国王的宫廷政变密谋,一度在国内外闹得满城风雨;回顾沙特历史,再看看2016年7月土耳其"军事政变"风波,不难理解这种压力、风险之大。

  

   给这些火上浇油的是,特朗普政府中情局局长迈克·蓬佩奥2月初上任伊始,就向与美国关系渊源深厚的王储纳伊夫王子颁发勋章,表彰其对反恐作出的贡献,且西方媒体对此事非常低调而阿拉伯媒体大肆宣扬,实际上就是含蓄地向阿拉伯读者表明美国支持纳伊夫王子。

  

   面对这种局面,在努力改善与特朗普政府关系的同时,沙特执政者寻求与中国等东亚国家加强关系,实属必然。

  

   鉴于沙特的资源禀赋、产业结构与我国互补性甚强,且沙特地缘优势突出,对于中欧贸易航道极为重要,与沙特在经济和某些政治领域加强互利合作是必要的,相信双方能找到很多新的平等互利经贸合作领域。但在开展合作的进程中,有关部门和地方、企业需要明确这样几点原则性问题:

  

   第一,要弄明白孰大孰小、孰强孰弱,在中国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经贸合作中,不存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与西方国家经贸合作时中国"与国际惯例接轨"的问题。

  

   第二,应明确禁止宗教原教旨主义对华传播,生意是生意,宗教是宗教,任何宗教到了中国都必须本土化。中国对中东问题一贯坚持尊重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原则,此次习主席与萨勒曼国王会谈时再次提及这一点;相信沙特决策层也理解在对华关系中坚持这一原则。

  

   第三,与沙特关系不可损害与友好第三国关系,包括中东区域内第三国,也包括区域外大国。

  

   第四,中国与沙特经贸合作要大力拓宽合作领域,也要为准确合理评估潜在风险,作好相应安排。

  

   根据相关报道,习主席与萨勒曼国王的会谈内容覆盖双边关系、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沙特《2030愿景》、合力应对恐怖主义威胁、中东区域问题等议题;会谈后,两国元首见证了经贸、能源、产能、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据报道将开展35个合作项目,总价值达650亿美元,并共同出席了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闭幕式,希望中国-沙特平等互利合作发展好,发展平稳。

  

   (2017.3.17,仅代表个人意见)

  

进入 梅新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沙特阿拉伯   中沙关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6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