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芬斯塔尔:影史奇人或纳粹余孽——《里芬斯塔尔回忆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6 次 更新时间:2017-03-04 22:50:09

进入专题: 历史   纳粹   希特勒   电影   文化  

江晓原 (进入专栏)  

   电影史上有几部非常奇特的影片,地位很高,被奉为经典,却是政治上不正确,甚至是反动的。比如格里菲斯的《一个国家的诞生》(The Birth of a Nation,1915),里面公开赞扬3K党的暴行。这类影片中名头最大、艺术成就和政治内容反差最大的,肯定要数里芬斯塔尔的纪录片《意志的凯旋》(Triumph of the Will,德文:Triumph des Willens,1935),影片得了威尼斯影展的金奖,得了巴黎世界博览会的电影金奖,后一个奖项还是由当时的法国总理达拉第亲自颁授的。

    这部影片的中文片名有时又作《意志的胜利》,实有混淆之虞,因为此前里芬斯塔尔已经为纽伦堡的纳粹党代会拍过一部纪录片,片名是《信仰的胜利》(Sieg des Glaubens,这个片名是希特勒亲自定的),该片知名度不大,它最大的影响,看来就是导致了希特勒坚持要里芬斯塔尔为下一年的纽伦堡纳粹党代会再拍一部纪录片,这才催生了《意志的凯旋》。

    《意志的凯旋》被认为是电影史上空前绝后的最成功的政治宣传片,可惜的是里芬斯塔尔将她惊人的艺术才华用在了为纳粹的反动宣传服务上。网上流传着一段“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的说法,说他“从来不敢把《意志的凯旋》完整地放给学生看,因为看过这部片子后有超过60%的学生成为纳粹的追随者,其余的40%只需再看一遍即可达到同样效果”云云。这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天来看,当然是极度过甚其辞的夸张,尽管在1935年的当时,这部影片蛊惑人心的煽动效果确实是令人惊异的。

   莱妮·里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1902年生于德国,美貌,聪明,勇敢,集舞蹈演员、电影明星、作家、编剧、导演、制片人、摄影家、潜水员等等身份于一身。因为替纳粹当局拍了《意志的凯旋》和反映柏林奥运会的纪录片《奥林匹亚》(Olympia,1938)——这部影片又得了包括威尼斯影展金奖在内的四个大奖,声名如日中天,被视为纳粹特殊的吹鼓手,甚至传说她是希特勒的情妇。

   第三帝国倒台的岁月中,她7次被捕,3次被审判。虽然分别由美、法、德先后进行的这三次审判,都判她无罪释放,但她的电影事业毕竟无法持续了。她被人们视为纳粹余孽,处处遭到封杀和白眼,丈夫也和她离婚了。20世纪50年代她到非洲拍摄土著居民努巴人,70年代她隐瞒20岁年龄学习了潜水,在世界各地拍摄海底风光。当她的这些努力再次赢得世人欣赏时,人们对她“纳粹余孽”身份的厌恶渐趋宽容,影片《意志的凯旋》和《奥林匹亚》也被解除禁映,这两部影片如今已在电影艺术史上被公认为经典。

   里芬斯塔尔晚年开始写作回忆录,回顾她传奇的一生,85岁那年写完,厚达900余页。目前中国读者可以读到的中译本约59万字,整整600页,但这已经是删节过的版本,篇幅只有原版的三分之二多一点。写完回忆录后,她又活了16年,2003年101岁时方才去世。

   在里芬斯塔尔多姿多彩充满冒险的传奇生涯中,她30多岁时那段获宠于第三帝国和希特勒的“辉煌时期”,成为她此后漫长岁月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她的名言“不要因为我为希特勒工作了七个月就否定我的一生”,既是一个告白,更是一种祈求。

   在里芬斯塔尔的多重身份中,作为作家她的成就可能相当一般。从中译本来看,《里芬斯塔尔回忆录》基本上就是平铺直叙,在技巧上乏善可陈。不过由于她当年是希特勒和纳粹高官们的座上宾,所接之人,所历之事,随处都可耸人听闻不同凡响,不是富于八卦色彩的史料,就是富有史料价值的八卦,所以对写作技巧可以不必再用心讲求。限于篇幅,下面姑举一例以见一斑。

   拍摄《意志的凯旋》时,纳粹的政要们纷纷向希特勒要求,希望自己能够在影片中露脸并卖弄一下自己部门的“贡献”,而里芬斯塔尔从艺术上考虑不肯答应他们的要求。希特勒居然放下身段来协调此事,他向里芬斯塔尔建议,由他自己带着政要们到摄影棚,让政要们挨个在镜头前讲几句话,“每个人都有爱虚荣的一面,……我这是想帮助您”,希特勒“苦口婆心”地劝说她。谁知里芬斯塔尔耍起小姐脾气,跺脚拒绝,一下惹恼了希特勒,要她“别忘了站在您面前的是谁”,拂袖而去。此事如何收场,里芬斯塔尔没说,不过看来她最后还是服从了,因为从影片中看,政要们确实如希特勒建议的那样挨个露了脸,每人还都慷慨激昂地说了几句假大空的豪言壮语。

   需要注意到的是,里芬斯塔尔这部回忆录是在第三帝国灭亡40多年后才写成的,书中涉及的人物大都已经作古,所以书中许多细节的真实性是难以验证的。比如在她笔下,《意志的凯旋》和《奥林匹亚》都是由于希特勒强迫命令,她百般推辞不掉,才被迫接下任务负责拍摄的。但是从常情常识出发,想想彼时彼地的情境,那时纳粹主义和希特勒正让千千万万德国人神魂颠倒五体投地,里芬斯塔尔哪里那么容易众醉独醒?再想想作为电影导演,“极峰”特别委任,一路绿灯全国配合,无限资金任她调用,有几个导演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诚如黑泽明所言,“人性中的虚饰,到死都难免”,里芬斯塔尔恐怕亦难幸免。

   载2015年3月4日《第一财经日报》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历史   纳粹   希特勒   电影   文化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4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