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你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45 次 更新时间:2017-03-01 06:45:22

进入专题: 讲道理   互惠伦理   公共理性  

吕嘉健 (进入专栏)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们也要怎样待人。

        

                                                             —— 《马太福音》第七章第十二节

  

   一旦加入情感因素,结论对论证的主导作用就会最大程度地凸显出来。“情感启发式”理论认为:是人的好恶决定了他们的世界观,你的政治倾向性决定了你对各类论证的看法。

  

                                                           —— 丹尼尔·卡尔曼:《思考:快与慢》

  

  

  

   一. 粗鄙化的社会不讲道理

  

   徐贲先生有一篇评论中国社会“粗鄙化”现象的文章,这样说:现今社会中有不少人似乎得了一种精神上的流行病,那就是变得越来越要面子,但却又越来越粗鄙。粗鄙化——粗野、鄙俗,是当今世俗社会的主流价值。粗鄙代表‘强悍’、‘有力量’,彰显着粗鄙者的‘有胆儿’、‘拔份儿’。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支配着人们的行为,文雅、谦和、友善等等,似乎直接等同于懦弱无能。出门在外,没几分流氓气,是很难混的。粗鄙的言行和仪范,暗示着在无序竞争中较高的生存和成功概率。这已经成为当今时代的一种集体无意识。一个社会整体越缺乏是非价值,越不正派,不知耻之人就会越发大胆地发无耻之言、行无耻之事。在一个丢失了正派价值的社会里,粗鄙变得理直气壮,而许多人对粗鄙的人和事要么熟视无睹,要么无可奈何,粗鄙于是也就更加猖狂。(徐贲:中国社会为何普遍粗鄙化?爱思想2017-1-7)

  

   凡是一个民族或社会处于在创业和追求成功、金钱梦想的道路上突飞猛进上升期之时,其气质会在意气风发的亢奋中带着粗野的流氓气。欧洲人当年从古典主义时代进入资本主义时代时,其流氓气不输于今日的中国人;后来欧洲人瞧不起美国人,直斥其“没文化”、“没根柢”和“没修养”,也是以欧洲的优雅否定美国梦的粗俗。中国人在宋代的时候,进入史无前例的斯文盛世,可是一个“以文驭武”的富裕社会它无法抵挡从北方高原上侵凌而来的军事蛮族文化。所以世俗文化社会其实就是一批粗鄙蛮人的狂欢世界。

  

   本文想换一个角度,谈谈在一个粗鄙化或欠缺斯文的社会里,需要逐步建构在“道理系统”内对话和合作心性的问题。显然,粗鄙化的社会是由不讲道理的人组成的,在急匆匆的草创和反复推翻的过程中,讲道理纯属多余。不讲道理的人很多种:有人认为权利和金钱才是道理,无能力的人才讲理;有人不屑于讲道理,认为书生才讲理,事情都是经验和动作建筑成的;有人观念上固执地认定一种自以为是的歪理,不能置换更新更广大的公共道理;有人心向往之,实不能至,想要斯文一点,个人心性有一个淋漓尽致的失控惯性;有人则是不会讲道理,缺乏一个讲道理的支持系统和资源,等等。还有社会整体环境还没有将公共理性作为主流价值观。

  

   众人所熟悉的,首先是网络戾骂的突出症状。最近看到一位古生物学家崔娅铭博士的文章《在网络上骂人的都是些什么人》,她指出:

  

   “自从开始在网上写稿之后,每发出一篇文章,我都会守在电脑前面一条条地看读者的评论。但满眼的负面评论让我极度沮丧,连着几天下班之后抽空查找资料四处查证写出的文章却受到诋毁的滋味让我一度非常怀疑自己。后来我发现,我的文章收到的负面评论和其他的很多文章相比,简直不值一提。翻一翻那些与前段时间的日本电影《你的名字》,和最近的台湾同性恋婚姻议题相关的文章,其实这些文章要么流畅优美,要么结构严谨、论证充分,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文章,但下面的评论却让人不忍直视。评论中一声声的讨伐日本和同性恋的言论,胡乱给别人扣帽子,否认事实,其用词之肮脏恶劣,语气之蛮不讲理让人吃惊,简直就像街头恶霸胡搅蛮缠的骂街。”

  

   “后来我才明白,这些网络恶霸竟是一种现象级的存在,在中国人称‘喷子’。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也是这样吗?他们对文章内容毫不关心,断章取义,只为了进行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吗?”

  

   “事实上,所谓的喷子在全世界范围中都存在,其影响之广大已经导致了一个全新心理学领域的诞生——‘喷子心理学’(internet  trollology),来研究这些在网上用不逊言论激烈抨击他人言论的人的心理。”

  

   “加拿大心理学家们通过网上调查问卷调查实验参与者的人格特征和他们在互联网上的评论行为。分析结果显示,越喜欢在网上发表评论的人,就越喜欢在评论中攻击别人。喜欢在网上胡乱骂战的人在性格上也有着惊人的共同点,那就是绝大多数都具有“暗黑四人格(Dark  triad)”。这是四种邪恶人格的总称,包括马基雅维利主义(利用和操纵他人、不在乎道德、自私自利)、精神病态(反社会、易冲动、自私、麻木和残忍)和自恋狂(自大、骄傲、以自我为中心)以及日常施虐者(以他人的痛苦为乐)。”(2017-01-09 腾讯大家,博名:乱室佳人)

  

   人们用网络暴力来指称“喷子”,暴力是粗鄙化的恶性表现,即使对方并没有开罪于TA,TA也习惯性地攻击对方,丝毫不顾忌到伤害和引发严重冲突的恶果。现在“隐身的狗”的遮蔽已经取消,但是喷子们还是失控地用语言暴力攻击他人,一种原因可能是:中国还有相当多人对于一个现代陌生化的社会表现出拒绝的态度,只有对熟人他们才会表示“尊重”,至于陌生人则可以任性打击。不能在陌生人社会里有敬畏之心,则必然不能遵守公共理性和制度规则。只要中国还是一个熟人社会,则社会的公平自治和法治远远不能实现。

  

   部分喷子们失控的语言施虐,是一种任性的发泄,“语言施虐”是表达自我的一种形式,屌丝们需要存在感,不能因为自己没有荣誉地位而甘于被社会忽视,所以他们不讲道理是故意的。这个社会存在着广大没有在网络上发泄但有潜在发泄欲望的群体,他们会在社会生活的实际层面,以另一种方式故意不讲理,以表达他们自己的能量。除了更多地平衡社会的公平制度,应当关心的是,争取使多数常态者在工作、社交、社区相处和家庭里,获得一个讲道理的整体惯性系统支持。这个系统包括需要有一个讲道理的主导价值观,规则和制度的理性之潜在影响力,全社会的道理系统要成为人人不敢犯浑的教养规训。当然要明白,再怎样公平和有福利照拂的社会,处于底层的人总是会有对比性的不公平感,作为轻度反社会的不讲理言行是无法避免的,我们只是需要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常态人遵守一个斯文规训。

  

   中国内在的问题是:它传统的斯文经历过自身的腐败堕落和西式现代化内涵大面积植入之后,已然荡然无存。一切都正期待百废待兴而一切都在过度变换之际,来不及安静耐心地重建我们的斯文体系。于是整整两三百年的混乱基本解构了任何一种“道理系统”。我们可能习惯于将问题归因于外来文化的消解影响力,却不敢坦诚地承认真正解构自我道理系统的癌细胞,是残酷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贵族阶级讲究的是积累和养成,而无产阶级只有破坏和最差的应付,革命带来的精神性动荡和性格的败坏,无法评估。

  

现在中国已经进入物质现代化社会的门槛了,中国人开始有了强烈的自我成就感。乍富之初,难免会有傲慢猖狂的心理;中国梦的另一个含义是:民族复兴理想中隐藏着的扬眉吐气的挑战意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讲道理   互惠伦理   公共理性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39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