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若水:科学的形而上学如何可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0 次 更新时间:2017-02-26 17:05:10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科学  

辛若水  

  

   (一)康德留下的问题

  

   形而上学,长久以来承受着极大的诬蔑,甚至有点臭名昭著了。即便是最严肃的学者,谈起形而上学,也往往抱着批判甚至审判的态度。然而,这种态度,无助于我们认识形而上学本身,而只是让我们陷入了偏见的泥潭。我们只要看一下词典上对形而上学的解释,就知道这偏见有多么严重了:(1)指与辩证法根本对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用孤立的静止的和片面的观点去看世界,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彼此孤立和永远不变的。如果有变化,也只是数量的增减和场所的变更,没有质变。而这种变化的原因不在事物的内部而在事物的外部,即由于外力的推动。否认事物的内部矛盾,否认矛盾是发展的动力。(2)指研究感官所不能达到的超经验的东西(如上帝、灵魂、意志自由等)的哲学。其实第(1)种形而上学,是教条主义的形而上学,董仲舒所讲的“天不变,道亦不变”,即属于这种形而上学。人们不喜欢这种形而上学是有自己理由的。但是,还有第(2)种形而上学,即关于终级的理论。所谓的上帝、灵魂、意志自由等,都是终极性的问题。也只有研究终极理论的形而上学,才有可能成为科学的形而上学。那么,怎样才能够让形而上学成为科学呢?按照康德的说法,就是对纯粹理性进行批判。我们看一下,他是怎么讲的:

  

   人类精神一劳永逸地放弃形而上学研究,这是一种因噎废食的办法,这种办法是不能采取的。世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形而上学;不仅如此,每个人,尤其是每个善于思考的人,都要有形而上学,而且由于缺少一个公认的标准,每个人都要随心所欲地塑造他自己类型的形而上学。至今被叫做形而上学的东西并不能满足任何一个善于思考的人的要求;然而完全放弃它又办不到。这样一来,就必须试探一下对纯粹理性本身来一个批判;或者,假如现在已经有了这样一个批判,那么就必须对它加以检查并且来一个全面的实验。因为没有别的办法比满足这一纯粹是求知的渴望更为迫切的需要了。……

  

   因此在纯粹理性的思辨科学——形而上学上,我们永远不能求助于良知,除非我们被迫放弃它,抛弃全部思辨认识(这种思辨认识必须是一种理论知识),从而抛弃形而上学本身和它的教导(在某些场合上),以便采取一个合理的信仰,一个对我们来说唯一可能的、唯一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的(也许比知识本身更为有益的)信仰。因为那样一来,问题就完全两样了。形而上学不仅整个必须是科学,而且在它的每一部分上也都必须是科学,否则它就什么也不是;因为形而上学,作为一种纯粹理性的思辨来说,所根据的只是一些总的看法,在形而上学以外,盖然性和良知固然有它们有益的、合理的使用,不过这种使用是根据一些完全不同的原则的,而这些原则的权威有多大,则永远取决于它们对实践的关系上。

  

   (德·康德《任何一种能够作为科学出现的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庞景仁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163、168页)

  

   我认为,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一、这个世界需要形而上学,每个人,尤其思考的人,更加需要形而上学,人们总是想着趋近最高的道、理念、真理,这对人类的进步,是有好处的。我们必须注意一个事实,是形而上的力量在引导人类前进。二、形而上学是纯粹理性的思辨科学。在以往的观念里,人们总以为形而上学不过是是胡说八道、招摇撞骗;然而,这是多么深的误解啊。要对纯粹理性本身进行批判,那也只能回归到人本身。可以说,理性是人类的创造;做一个有理性的人,是许多人的追求。其实,形而上学并不外在于我们,它就在我们自身之中。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一点形而上学或者辩证法。人们把形而上学与辩证法对立起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我们应该感谢这种对立,因为只有对立,才有统一嘛。康德对纯粹理性的批判是非常深刻的:一方面,他看到了理性的限度,理性不应该为所欲为,否则就会陷入疯狂;另一方面他在理性中发现了二律背反,虽然他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提出这个问题要比解决它伟大多了。

  

   (二)深刻的二律背反

  

   “二律背反”是康德的用语。康德认为人在认识世界本体时必然陷入无法解决的矛盾。有四组两两相对的命题,它们之间是相互排斥的,但各自本身却又都可以被证明为同样正确。即(一)世界在时间上有开端、空间上有界限和世界在时间上无开端、空间上无界限;(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简单的、不可分割的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复杂的、可以分割的;(三)世界上有自由和世界上没有自由、一切都是必然的;(四)世界上有最初的原因和世界上没有最初的原因。他把这种矛盾称之为二律背反,并以此来论证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事物的本质是不可以认识的。其实,要按照康德的论证,最后的结论是靠不住的。不仅世界本身有矛盾,就是在我们的思维中同样地存在着矛盾。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同人的能力是无限的,它们之间同样相互排斥,但各自本身都可以被证明为同样正确。甚至我们从“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这个前提出发,必然得出“人的能力是无限的”的结论。事物的本质是不可以认识的,这同时就意味着事物的本质是可以认识的。康德真正深刻的地方,在于揭示了二律背反,但是,他并不能能把这个二律背反统一起来。他只是在折衷、调和,而折衷、调和绝不是真正的统一。能够把二律背反统一起来的,只有辩证法。黑格尔说:“要从康德那里学习辩证法,这是一个白费力气和不值得做的工作。”列宁则讲“康德主义=形而上学”。但是,康德的形而上学,并不是全然没有道理;因为他所提出的问题,要为世世代代的人们所面对。理性有自己的局限,甚至会陷入自相矛盾;我觉得,这倒是真正科学的态度。我们所面对的,往往只是二律背反的一个方面,这个方面死死地纠缠着我们,让我们莫衷一是、无所适从,甚至所谓辩证的统一,不过理性的乌托邦。我们不能享有辩证法的成果,相反,却要承担它所付出的代价。当然,这并不是对辩证法的微词;但是,辩证法有自身的缺陷又是一定的。然而,辩证法毕竟对康德进行了极为深刻的批判。黑格尔说:“……只要对理性的二律背反的性质,或者更正确地说,辩证的性质,深入观察一下,就会看出每一个概念一般都是对立环节的统一,……有多少概念,就可以提出多少二律背反。”“康德指出了四个矛盾;这未免太少了,因为什么东西都有矛盾。在每一个概念里都很容易指出矛盾来。”“二律背反的真正解决,只能在于两种规定在各自的片面性都不能有效,而只是在它们被扬弃了,在它们的概念的统一中才有真理…….。”我在想,所谓辩证的统一,是不是很勉强呢?坦率地讲,辩证的统一,是需要条件的;而这条件的满足,往往意味着漫长的历史进程。但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等到辩证的统一完成的时候,我们早已白发苍苍,甚至不在人世了。如此以来,这辩证的统一,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辩证法,会把人们引向群体的历史;而康德的哲学,则因为认识到理性的限度,把人带回了个体的生命。也就是说,我们不只需要绝对的真理,更需要人生的感慨。我觉得,承认理性的限度、认识的局限,是有好处的;这样就不会走向自大、狂妄,以致认为自己有权评判人类的一切。康德的哲学,虽然有很多的矛盾,甚至他也无法把这种矛盾统一起来;但是,他做学问的态度却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只有理性的思辨而没有自我的膨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即便最伟大的哲学家,他的思维都有着不能避免的矛盾。对于这种矛盾,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进行了深刻的分析。他说:“一方面,人的思维性质必然被看作是绝对的,另一方面,人的思维又是在完全有限地思维着的个人中实现的。这个矛盾只有在无限的前进过程中,在至少对我们来说实际上是无止境的人类世代更迭中才能得到解决。从这个意义来说,人的思维是至上的,同样又是不至上的,它的认识能力是无限的,同样是有限的。按它的本性、使命、可能和历史的终极目的来说,是至上的和无限的;按它的个别实现和每次的现实来说,又是不至上的和有限的。”

  

   对我们来说,至上和无限,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我们的存在是有限的。作为不可知论者的康德,并不可笑,相反,是可敬的;真正可笑的,是那些无限膨胀自我的人。

  

   (三)把辩证法引入形而上学

  

我们知道,形而上学很难解决二律背反的问题:在形而上学这里,二律背反虽然依然具有深刻的意义,但却会陷入自相矛盾之中。那么,怎样才能克服这种矛盾呢?也只有引入辩证法。辩证法是与教条形而上学完全对立的认识世界的方法。在教条形而上学那里,完全是静止的、片面的、孤立的、僵化的观点。可以说,这种形而上学真的无可救药了。只有用辩证法去改造它,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科学。在辨证法中,有三大规律,即矛盾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而这三种规律,恰恰可以在终极意义上解决二律背反的问题。矛盾一方面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另一方面,又可以克服对立双方的片面性,在更高意义上完成统一。所谓的自相矛盾,只是因为戴了一副教条形而上学的眼镜,看不到更高意义上的统一罢了。在辨证法那里,世界是处于流变中的。赫拉克利特不是说么?“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很简单,因为水在不停地流逝,正所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既然世界处在流变中,那有没有真正的永恒呢?从一方面来说,没有真正的永恒,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一瞬间随风飘远,而我们呢,也不过匆匆的过客;从另一方面来说,永恒又是存在的,然而,这种存在并不是亘古如斯的,也不会天荒地老,因为所谓的永恒,就在一瞬间。其实,古人早就领略了“瞬间即永恒”的妙谛。在有限中有无限,所以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一粒沙里就有一个天国;在短暂中,就有永恒,所以“刹那含永劫”,“窗含西岭千秋雪”。从真实意义上讲,人们是不可能达到永恒的;因为人们是有限的存在。人生不过百年,又何必怀有那么多忧虑呢?但是,人又总在追求超越,也就是有限的存在,想达到无限的永恒。但是,无限的永恒,又有什么意义呢?千年不变,亘古如斯,实际是很无聊的。如果人们能够达到永生,那生命就不再具有意义。人的生命的所以具有意义,也只在于人生苦短,并且最终却难逃那一天。也就是说,辩证法将会对每一个人赢得胜利。当然,辩证法的胜利,就是每一个人的失败。彻底的辩证法精神,当然让人钦佩;但是,也让更多的人觉得悲凉。辩证法,是最真实的;但又太过残酷。不是讲“无情辩证法”么?但我们更需要“有情世界观”。死亡,虽然是一了百了,但我们在心灵上、精神上却需要安慰。也正是这种对安慰的需要,让我们重新发现了形而上学。在哲学上,虽然辩证法早已对形而上学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它为什么不能从根本上消灭形而上学呢?这就在于人们都有形而上的诉求,都有终极的关怀,都有对生命意义的追寻。任何一套哲学,都有它的形而上学。其实,形而上学就好比哲学的头颅,一旦砍去,这哲学就成了怒触不周山的共工了。但是,有太多的人因为辩证法,而去回避形而上学。然而,他们不想一想,若是没有形而上学,又何所谓辩证法呢?坦率地讲辩证法,也是一种形而上学;而且是克服了教条形而上学局限的崭新的形而上学。我们必须注意一个事实,在愈是富有辩证法精神的著作里,愈是深蕴着玄之又玄的妙理。看一下老子的哲学,就懂得这一点了。可以说,老子的哲学,正是玄学与辩证法的统一。一方面,他在讲“玄之又玄”的妙理;另一方面他又在讲“福祸相倚”的辩证法。我们可以这样讲,正是玄学或者说形而上学孕育了辩证法。辩证法的精神是永恒的,但是它的具体运用却需要条件。没有了必要的条件,辩证法也会蜕变为教条形而上学。辩证法,当然是正确的;如果它不是正确的,我也不会拿它去改造形而上学了。但是,正确的辩证法,不能给我们心灵安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科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3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智慧陷阱 2017-05-05 22:10:52

  所谓科学就是关于关系的确认方法。凡是形而上学都是虚幻的,因此不可能有方法,就是说“科学形而上学”这种说法本身就是非法的。

智慧陷阱 2017-04-09 09:52:09

  【二论背反的漏洞】康德通过“依据幻相的独断知识之间的冲突(二论背反——引者注)” 问题指出传统形而上学(ontology)不可能或者是无效的,并因此认为形而上学家等所给出的相关属性是虚幻与无效的。这里的问题是,这些相关属性却不一定来自形而上学的论证。形而上学家完全可以把所谓的论证,强加给依靠直觉等猜到的某些属性。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二论背反这种冲突与猜到的相关属性毫无关系。事实上,直觉是本原的本质属性之一,没有它一切认识都不可能。例如当我们看到一只杯子,只要看一眼而无需穷尽所有角度观察就知道它是杯子,如果没有直觉这是不可能的。所谓直觉就是意识回溯其本身,而意识本身是本体(substance)内部起桥梁作用的结构要素。这使揭示本原等同于意识揭示(回溯)其本身在本体中的(桥梁)地位,从而导致本体的结构和属性等在直觉中“展现”,所谓展现就是直觉使我们不得不承认相关事实。直觉还能帮助我们,不必从本原出发就能获得可靠知识,如自然科学等。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2-28 20:21:00

  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说几句。
  
  “科学的形而上学”这个说法有问题。作者是想把形而上学划归到科学的门下?还是说,前缀上“科学”二字后,就可以保证形而上学今后不再误入歧途?
  
  关于“关于二律背反”,客观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所谓“二律背反”,它只存在于人的主观意识中,确切地说,是人的思维缺陷所导致的结果,其产生的机理或机制,直到20世纪初在破解集合论悖论的过程中才逐步解开,彻底解开悖论(康德的二律背反仅是悖论集合中的子集而已)的生成机制,这是自然逻辑理论的贡献。
  
  黑格尔认为所有的概念中都含有“二律背反”,黑格尔这个断言太轻率,即使在他那个时代,也很难在数学知识的概念群里找到例证。
  
  把形而上学跟玄学联系起来,或引向玄学的方向,这种想法跟形而上学的本意是相悖的;同样,“虚悬的终极”这一说法是对终极的否定。
  
  总的说来 ,瞎折腾,没戏。

李博阁 2017-02-27 07:46:55

  你的文章中充满着恶,自由创造者被你奴役。
  既然辩证法否定绝对,与被造物一样,一切都是相对的;那么自由作为创造者理所当然就是绝对者永恒者。因此康德说,自由(创造者)是必然(被造物)的存在根据,自由因果律与必然因果律二律背反,它们之间具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因此思维不能认识自由,只能通过被造物来信仰创造者的存在,即只能信仰自由。所以,康德的伦理道德是以人的自由为本,不是以人的必然为本;而辩证法克服康德的二律背反,无非是把创造者不可转移的自由转移给了被造物;因此,黑格尔说,“必然就是自由”,如同电脑自己能够自动升级,被造物就是创造者一样,荒唐可笑!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