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成有:再议“琉球处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4 次 更新时间:2017-02-25 21:03:07

进入专题: 琉球处分   琉球问题  

宋成有  
发动两次侵朝战争,试图颠覆东亚国际秩序,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大帝国,万历朝鲜之役在所难免。“武国”日本一旦被激活,就意味着东亚进入动荡时期。

  

   1639年,德川幕府完成锁国,葡萄牙、西班牙、英国人退出日本,“南蛮文化”急剧衰落。锁国时期,荷兰贸易商人作为西欧国家的唯一代表,被限制在长崎出岛的商馆。通过荷兰语研究欧洲医学、自然科学和军事学等新学问之“兰学”在日本兴起,代有传人,渐次发展。由于日本并无科举制,日本的文化人即武士竞相学习研究兰学,近代性的新兴知识分子集团在缓慢的发育过程中。除兵侵琉球国之外,德川时代的日本未向东亚其他国家动武,对外总态势处于战略收缩阶段。

  

   19世纪40年代以来,为开拓世界资本主义市场,实现了产业革命的欧美列强对东亚发动第二次冲击。以坚船利炮为基本手段的“西力东渐”,令日本朝野关注世界局势。开港前,目睹鸦片战争进程的幕府做出反应,1841-1843年实行天保改革,试图富国强兵,自保自强。至开港前的1852年,日本的外文书译者多达117人,译书500部,涉及医学、天文、地理、生物、化学、植物等学科,[37]近代人才队伍已成规模。1854年开港后,幕藩领主以中国战败缔约为鉴,采取避战开放政策,与时俱进地展开安政、文久、庆应改革,《海国图志》、《万国公法》等为中国士人所不屑的著述,在日本受到追捧。幕府末期的欧风美雨为明治维新提供了政策思路、制度改革的参考和持续改革的人才梯队。1862年,福泽谕吉在伦敦遇到中国人某某,双方笔谈及洋学,某人说中国稍解洋文者18人而已。福泽感叹说:当时日本乃兰学之世,读英文书者甚少,但日本国内讲洋文、热心西洋事情者数以千计。[38]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18人与数以千计的人才多寡差距,决定了中日两国近代化竞赛的结局。

  

   1868年3月,明治天皇睦仁与群臣在神前宣誓,发布了维新纲领《五条誓文》。“万机决于公论”、“上下一心”、“官武一途”等前三条誓文强调建立举国一致体制;“破旧来之陋习,基于天地公道”和“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等后两条誓文,[39]强调对外开放,加入国际社会。在《安抚亿兆宸翰》中,提出内以“君臣相亲,上下相爱,德泽洽天下”;外以“与万国对立”,“光耀国威于海外”的安内竞外施政纲要。[40]日本再次被激活,国际观念迅速转换,朝野竞相追逐“继承列祖伟业”,“开拓万里波涛,宣布国威于四方”的国家目标。[41]“脱亚入欧”与以邻为壑并行不悖,明治政府在挑战东亚传统国际秩序,另建近代条约体系的过程中,从吞并琉球国起步,继而向朝鲜半岛扩张,最终发动中日甲午战争,摧毁东亚封贡体制,走上组建日本殖民帝国的不归路。

  

   结语

  

   鸦片战争以后,东亚封贡体制的终结与近代东亚条约体系的形成,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在前所未有的国际大变局面前,缺乏海权意识的清政府在应对日本吞并琉球国的过程中,难脱传统宗藩关系的陈旧思维的羁绊,反应迟钝,举措失当,并非明治政府欺诈外交的对手。歪曲历史、捏造事实是日本推行欺诈外交的惯用手法,无论是睦仁诏书的琉球“世代为萨摩附庸”的“单属论”,还是大久保的琉球人“日本国属民论”、伊藤博文的琉球国日本“属国论”,或者竹添进一郎的宫古岛、八重山岛“殆琉球全部之半论”均属此类谎言。在日本近现代史中,欺诈外交并非止于“琉球处分”,称之为不胜枚举,并非过言。

  

   自近世以来,日本被欧洲大航海时代、欧美工业革命两次激活,先后用北进朝鲜半岛,引发万历朝鲜之役,或者南进琉球群岛,公然实施吞并等重大侵略行动,展示这个信奉强权,习惯于弱肉强食的“武国”在较长时间的潜伏、收缩期之后,必然进入爆发、活跃时期,以巨大的冲击力突破既有的东亚国际秩序,图谋另建日本主导的东亚新秩序,但均以失败告终。日本在二战结束、走过70年的和平道路之后,目前随着安倍内阁解禁自卫权并修改相应法案,正进入新的历史拐点。日本是否正进入新一轮的爆发、活跃时期,值得高度关注。

  

   在日本1879年吞并琉球国、置县冲绳31年之后,1910年日本吞并韩国。又过了31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兵侵东南亚,组建了庞大的“大东亚共荣圈”,将日本殖民帝国膨胀到极限。1945年6月,冲绳之战过后,日本国门洞开,“大日本帝国”摇摇欲坠。8月,在盟国联合打击下,宣布战败投降,殖民帝国崩溃。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大日本帝国”自吞并琉球国起步,以兵败琉球而无可奈何地走向战败投降,留下惨重的战争创伤,最终崩溃。

  

   (宋成有,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1]《处分》,新村出编:《广辞苑》,岩波书店,1984年版,第1217页。

   [2]宫内厅:《明治天皇纪》第2卷,吉川弘文馆,1969年版,第756页。

   [3]大久保利通《琉球处理方案的意见》,历史科学协议会编《史料日本近现代史》第1卷册,第61-62页。

   [4]《李文忠公全书》第6卷,《署译函稿》卷8,第3097-3098页。

   [5]《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卷1,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编印,1932年版,第24-25页。

   [6]《李鸿章全集》卷32,《信函》4,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320-321页。

   [7]《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卷1,第25页。

   [8]日本外务省编:《日本外交文书》卷11,日本国际联合协会,1949年版,第271-272页。

   [9]东亚同文会:《对华回忆录》上卷,原书房,1973年,第148-152页。

   [10]《琉球藩处理命令书》,历史科学协议会编《史料日本近现代史》第1卷册,第62-63页。

   [11]《民众对琉球处理的反应》,历史科学协议会编《史料日本近现代史》第1卷册,第63-64页。

   [12]《李鸿章全集》卷6,《译署函稿》卷8,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3117页。

   [13]《李鸿章全集》卷32,《信函》4,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466页。

   [14]《李鸿章全集》卷32,《信函》4,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474-475页。

   [15]《李鸿章全集》卷32,《信函》4,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499页。

   [16]《李鸿章全集》卷32,《信函》4,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524页。

   [17]《清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卷2,第8-10页。

   [18]《清光绪朝中日交涉史料》卷2,第14-17页。

   [19]《李鸿章全集》卷33,《信函》5,安徽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524页。

   [20]《明史·列传》第210,《外国》4之《琉球》上,洪武五年、七年条。

   [21]《清史稿》列传三百十三,《属国》1之《琉球》,顺治四年条。

   [22]《清史稿》列传三百十三,《属国》1之《琉球》,顺治十一年条。

   [23]《隋书》卷八十一,《列传》第四十六,东夷倭国条。

   [24]《日本书纪》卷二十二,推古二十八年条。

   [25]《日本书纪》卷一,《神代》上。

   [26]《日本书纪》卷二,《神代》下。

   [27]《日本书纪》卷三,神武天皇条。

   [28]《日本书纪》卷三,神武天皇己未年三月条。

   [29]《斗战经》,第一、第二、第八、第九、第十三、第十九章,笹森顺造:《斗战经释义》,一刀流极意刊行会,1973年。

   [30]桑田忠亲:《丰臣秀吉》,第302页。

   [31]《杂说-,<万叶代匠记>总释》,《日本思想大系》39,《近世神道论·前期国学》,岩波书店1972年版,第315、310、311页。

   [32]《创学校启》,《日本思想大系》39,《近世神道论·前期国学》,岩波书店1972年版,第335、333页。

   [33]《国意考》,《大日本思想全集》9,常磐印刷株式会社1933年版,第31页。

   [34]《国意考》,《大日本思想全集》9,第7-15页、31页。

   [35]《灵之真柱》,林屋辰三郎等编:《日本史史料大系》5,《近世》2,第323页。

   [36]《玉襷》,《日本思想大系》50,《平田笃胤·伴信友·大国隆正》,岩波书店1973年版,第202页、191页。

   [37]维新史料编辑会编:《维新史》第1卷,吉川弘文馆1983年版,第520页。

   [38]福泽渝吉:《时事小盲》,《福泽渝吉全集》第4卷,时事新报社1898年版,第130页。

   [39]历史学研究会编:《五条誓文》,《日本史史料》(4)近代,第82页。

   [40]历史学研究会编:《安抚亿兆宸翰》,《日本史史料》(4)近代,第83页。

   [41]历史学研究会编:《安抚亿兆宸翰》,《日本史史料》(4)近代,第83页。

  

    进入专题: 琉球处分   琉球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3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