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恒:改造我们的语文教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5 次 更新时间:2017-02-24 20:40:51

进入专题: 语文   教育改革  

张志恒  
而实际上听不到他们有什么想法,对被说成是“公款旅游”一点也不避讳。在工作学习中既然没有写“真文章”的需求,中小学何必耗时耗力去学习呢?!

  

   一个人思维清晰,表达事情有条理,没必要通过“作文”来得到训练,更多机会是在日常学习和生活中的语言表达,讨论、演讲都是得到这种锻炼的机会,而这些是当前语文教学中的“短板”。笔者在看法治电视节目中,不少事件当事人文化水准并不高,但写的事件过程都很清楚、准确。看来到十分需要写文章时,谁都可以写出“文章”。也就是写出好文章,并不是你语文学习成绩如何,而是是否“需要”。

  

   中小学生,乃至大学生所以写不出好“作文”,是语文教学目的不明确的结果,语文是“工具”,而出文章更需要“材料”。让学生有好的写作能力,在十二年的语文课上只需要完成好一项“作业”,这就是记日记或周记或月记。如果能坚持下来,必有效果。相信当你高三毕业时,看着厚厚的你的“作品”,你的头脑是充实的,下一步人生如何走,你将很清楚。在学校得到作文的基础训练具有一个“天然”的场所,这就是办“高仿真”的校报,使每个学生获得写文章的机会,而校报的质量也是这所学校的语文教学质量。对中小学生写作能力负有责任的是所有教师,尤其是历史、政治(如果有这门学科)和班主任,不只是语文教师。任何一个教师对学生的任何“写作”(包括回答各种问题)都要有在语文层面上有监管的义务,要指出在应用语言文字上的优缺点,如指出错别字,要求书写规范整齐,条理清晰,符合逻辑。把写出好文章(著书立说)作为语文学习的最终目的,则这高深的“语文”是根植于所有学科之中,没必要也不可能单独拿出来学习。今天学生作文素质低的真正原因是长期“命题作文”的结果,是将语文在高考中定为必考科目,成了“敲门砖”的后果。写出好文章,必须首先有写文章的主动性,甚至“激情”,而不是“听命”。

  

   要重视各种“契约”的书写

  

   人们说话写文章都是为了“传情达意”,一是将形形色色现实转化为“语言”而实现超越时空的“交流”,知道很多没有亲自感知到的“东西”,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和要求别人做什么;二是将人的想法、思想和精神,以及学者们形成的理论等等,通过语言表述出来,实现交流。但语文教学主要学习是第一类,而后一类语言是在前类语言基础上“再思考”而成的,目的是用于交流和深入思考,结合了更多的“专业”内容,不再是语文的范畴了。现在的作文教学是命题作文,多是写散文,表现个人的“心情”,而实用的应用文训练不足。人类社会的存在就是靠形形色色的各种“契约”,而语言文字最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把“契约”用“白纸黑字”表现出来,这就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和要求别人做什么”。这个社会有更多的人习惯用写“契约”的方式解决社会矛盾,才是社会的真正进步。而我们的语文教学在如何规范各种“契约”的写法上似乎不屑理会,没有这方面的范文,缺少这方面足够多的训练,更没有对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学习讨论,也使语文教学失去实用性。实际上从请假条、借条、通知到各种规则,再到学习(工作)规划和总结,再到社会问题探讨,构成了“契约知识”漫长的知识链条,有深度也有广度,而这部分知识的“共性”正是语文知识。我们在语文课堂上不重视这方面的学习是和社会上对遵守“契约”的认知程度低是一致的。今天如果我们确定要走法治国家的道路,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一定要重视有关“契约”的读写知识。从文字使用的基本规则上去堵住“漏洞”;而不是相反,用语言上可能出现的“漏洞”去破坏“契约”。“指鹿为马”的典故对中国法治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人们在话语上能“违约”,还有什么“法”是神圣的呢?

  

   “语文”和“文学”必须分开

  

   语文中有关修辞手法的教学似乎是没有争议的内容,在“传情达意”的文章写作中,适当的形容是需要的,但一定要适可而止,不能造成“宾主倒置”。写文章准确传达信息是首要的,而“修辞”多少都有夸张的作用,在很多场合并不合适,在有关法治的言语中应当避免使用修辞手法。这些问题在我们的语文教学中也从没有引起重视。对修辞的偏好使得中国文化只是重视语言文字的“华丽外衣”,而不重视语言的真本质和真作用。

  

   现在中小学语文教学都是将语言文字知识和文学知识混在一起的。在小学利用文学上的“美文”达到学语文知识的目的,可以是“一举两得”。但随着学习的深入要渐渐将两者严格区分开来。汉语有比较强的修辞能力,能表达出丰富的情感,这些是汉语的优点,是它华丽的地方,也是中国古汉语给世界留下的最丰富的文化遗产。对中国传统文化,人们常提到的是唐诗、宋词、元曲,是戏曲、散文,唯独没有系统的,逻辑脉络清晰的思想学术长篇著作。汉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但要认识到重视语言的“华丽”,很容易使语言的作用产生异化,也就是把原本传情达意的语言,讨论解决现实问题的语言,变成了“文字游戏”,或者是拿去充填精神上的空虚,去起到对人精神的“安慰”、“兴奋”作用。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在领奖时讲过一段话很有意思,他说:“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的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将文学和语言文字知识混杂在一起的语文教学是不科学的。

  

   从现代分科实施教学上来看,文学应当划归到“美学”范畴,它是语言文字的“应用”,而不是语言文字的“本身”。将文学和语言文字学习混在一起的“语文”不仅拖累了语文教学效果很差,也同样耽误了学子们应受到的美学教育。一个人的美学修养如何,关系到他的心理道德修养,关系到认知观的形成。文学不少内容是表现人的心理、心情,但不分场合,不分对象随便去表现自己和窥测别人内心世界不是“君子”所为。现今社会道德素质的滑坡很大程度上是和民众缺少美学素养分不开的,没有美学基础,人们往往从文学中得不到“营养”,而是得到“毒素”。现在庸俗不堪的影视节目一再受到“炒作”,也是广大中青年美学素质低的表象。“美”的基础是大自然,也就是一切真实的才是最美的。山水的“美”是它本身,我们喜欢它,是去游山玩水,如果是把它变为“文字”去欣赏,从文字中满足快感,则是一种病态的美感。“语文”和“文学”不分的教学是典型的“双败”教学,也是语文教学的最大问题之一。

  

   莫言认为现行语文教学也培养不出文学人才,这个认知是有道理的,他所以成为世界文学大师,是因为他早早辍学,成了教育体制的“漏网之鱼”。但他对语文的认识仅仅停留在文学的层面上,而没有考虑到它的更多更重要的使用。莫言说吕叔湘先生虽然能写出语文语法大作,但没能写出本小说,从而认为学习语法没有用。莫言的这种认知反映了我们对语文和文学分不清楚达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现在热点话题常有在中小学中是否提倡阅读四大文学名著的讨论,对产生的利弊各抒己见,这种现象也是“语文”和“文学”不能区分所造成的。“语文”是每个学生的必修科目,应该有必须达到的标准;但“文学”应该是选修科目,其中重要的只有“修辞手法的运用”值得学习,而有关小说的学习是可有可无的。如果我们把需要学习的知识比喻为“食品”,则文学和小说不过是“烟、酒、茶”;而语文是“饮用水、粮食”。当前信息技术的大发展,写小说和看小说的人会越来越少,很可能成为一个只有少数人关注的“专业”。也就是将来“文学”中文字内容一定会走向没落,而它在社会上的作用会让位于多媒体。认识不到变化,让学子在文学方面瞎下功夫不是有点误人子弟吗?

  

   语文教学应该减少文学内容,而应该考虑加入“新闻”的读写教学。今天新闻的传播速度太快,涉及面、影响面太广,几乎成了人们须臾难离的事情,我们语文教学不能熟视无睹。新闻文字有什么特点,如何去看和写,应该纳入我们的语文教学。

  

   中小学语文教学设计和小结

  

   在小学的语文课中集中学习字词的书写、读音(拼写)、含义,学习说话有条理,做到能说的话,也能写出来。一些美文和诗词的学习以熟读、背诵为主,不过分强调内容的含义是什么。从初中起要减少文学内容,学习各种通用“契约”类文字的阅读和写作,课本应该是标准的、优秀的、有缺陷的各类“契约”,学习重点是围绕“文字”的使用规则和语法,例如哪些词语不适合在“契约”中使用。在高中应当完善语法学习,学习形式逻辑基础知识,学习如何“讲理”,如何辩论,得到“思考”的锻炼。当然这些学习也主要围绕“语言文字”来进行。范文可以选用世界基本没有争议的优秀理论性文章,也包括中国传统文化。中国语言文字中有“文言文”这一历史阶段,今天对文言文是否要学习是个问题,笔者认为应该放在高中阶段选学,作为今后学中国史、文学、哲学史的必修课,作为今后学“理科”的选修课。

  

   配合中小学语文教学的改革,应该考虑对中国教师职业重新确认,在小学和初中大部分教师应该是通识类型的,这部分人应该掌握基本的语文知识,同时有较好的道德修养和比较广泛的社会人文基础知识。具有专业的教师主要在高中和大学。对于师范院校来讲,应该将“语文”设定为所有师范生必修课,要将语文功底视为每个中小学教师的重要基本功。现在语文附带的文学教育,应该由文学教师去担当,语文附带的道德、政治思想内容应当设立“公民”课,由相应教师去完成。

  

   彻底改造我们的语文教学有太多的理由,从历史上看,它沉积了太多过时而腐朽的东西;从语文的本质上看,它已经出现严重的异化;从社会环境上看,它应该对社会诚信的下滑,话语中的“假、大、空”现象负有责任;从教学效果上看,语文是学子们耗时、耗精力最多的学科,付出和收获远不成比例,学很多没用的,很多实用的又欠缺。今天我们面临电脑、网络等高科技对传统文化方方面面的挑战,语文教学的“错位”不可能继续下去,让语文教学回归到自己的轨道上是教育改革的当务之急!“空谈误国”是今天最重要的警示语,如果我们仔细思考一下中小学几十年不变的语文教学,不难发现,我们的语文教学就是学习说空话的过程。根除“空谈”必须要进行中小学语文教学改革,要“从娃娃做起”,这不仅是为“兴邦”,更是“救救孩子”。

  

    进入专题: 语文   教育改革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33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