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刚:法国新债法准合同规范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 次 更新时间:2017-02-04 00:43:53

进入专题: 准合同   无因管理   非债清偿   不当得利   法国债法  

李世刚  

   【摘要】 2016年法国债法改革在民法典中设立了所谓的“其他债之渊源”单元,囊括了三种类型的准合同。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重新界定准合同概念,突出其对利益不当变动的恢复机制;完善了无因管理和非债清偿的原有规则,如将为本人与他人共同利益进行管理明确为无因管理;在错误支付他人债务的情况下,允许清偿人向真正的债务人主张返还;详细规定了不当得利的消极构成要件;三种准合同的界限与分工得以明晰;并设立了债法上的统一返还规则。

   【关键词】 准合同,无因管理,非债清偿,不当得利,法国债法

  

一、引言

   法国债法改革的第一阶段已于2016年2月完成。根据议会授权,法国政府于2016年2月10日颁布了《关于合同法、债法一般规则与证明的改革法令》(以下简称“法令”)[1],同年10月1日生效,由此《法国民法典》债法部分(特别合同法、侵权责任法除外)迎来了1804年以来的首次全面修订,成为大陆法系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依据《法令》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从其第三卷(“取得所有权的不同方式”)的第三编起集中规范新债法:第三编“债之渊源”(第1100条到第1303-4条[2])、第四编“债之通则”(第1304条到第1352-9条),第四编(二)“债的证明”(第1353条到第1386-1条),之后各编依次维持原民法典中有关各种有名合同的规范(由于特别合同不属于本次修订内容,其编章节号、条文号与内容均无变化)。其中,第三编“债之渊源”分成“合同”、“非合同责任”(即侵权责任)与“其他债之渊源”三个单元;第四编“债之通则”分成“债的类型”、“债的运转”、“债权人的诉权”、“债的消灭”与“返还”五个单元。

   法国新债法体例有三个特点。一是,“债之渊源”独立成编,在债法体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二是,先原因(“债之渊源”)再结果(“债之通则”),先具体再抽象,以体现思维逻辑的过程。三是,所有的特别合同附在债法规范的最后部分,呈开放态势。

   鉴于债的渊源在法国新债法中占有重要地位,规范合同与侵权行为以外的所谓的“其他债之渊源”单元格外引人注意,它替代了原来民法典中的“准合同”部分,分“无因管理”、“非债清偿”与“不当得利”三章。本文以此单元为研究对象,希望能对中国民法典的债编的制定在体例与内容上提供一种比较法上的参考。

   需要说明的是,法国新债法以此前的两套学者草案为基础。一套是全面涉及了除特别合同法以外的所有债法内容的《卡特拉草案》(2005年)。一套是后来在法国司法部支持下,由法兰西学院院士泰雷(Fran?ois Terré)先生主持并完成的《泰雷合同法草案》(2008年)、《泰雷侵权责任法草案》(2012年)和《泰雷债法草案》(2013年)。

  

二、“准合同”概念的沿用及其类型的安置

   法国学界就是否应在民法典中保留“准合同”(“准契约”)[3]的概念一直存有争议,这与如何解读其含义及类型有直接的关系。

   (一)关于“准合同”概念的两种理解

   “准合同”的表述在罗马法中并不存在。随着人们发现在合同之外存在其他可以产生与之同样效力的合法行为,罗马法学家盖尤斯(公元2世纪)在《法学阶梯》中曾描述说,某些债务的渊源并非来自于合同但是却和合同所生之债类似,债务人承担一种“准来自合同”(quasi ex contractu)的义务。这一类比自公元6世纪起被解读为某些债的渊源系来自于“准合同”。[4]1804年的《法国民法典》专门设立一章名为“准合同”。

   对“准合同”的理解,在《法国民法典》制定前期本有两派观点。一方以波蒂埃(Pothier)为代表,认为“准合同”是一种类似合同,无因管理类似准委托合同,非债清偿类似准借贷合同。另一种观点以庞波尼乌斯(Pomponius)为代表,认为所谓“准合同”实质是一种利益不当变动的恢复机制,其基础为“任何人不得在没有权利的情况下损害他人而使自己获利”的原则。因奉行意思主义,1804年《法国民法典》仅采纳了波蒂埃的理论,其第1371条对“准合同”的界定[5]与不正当利益返还的理念毫无瓜葛。于是,相关债务来源于“类似合同”的界定掩盖了其类型的共性(乃是对利益不当变动的恢复机制)。[6]

   时至今日,这两派观点仍引发着冲突。有观点认为,法国民法典应当抛开假象直奔主题,放弃“准合同”概念,设立独立的单元规范不当利益变动的恢复机制。《泰雷债法草案》就根据这一观念,设计了所谓的“其他债之渊源”单元以替代“准合同”概念,其第一章名为“从他人处获得不应得之利益”规范“非债清偿”(第一节)与“不当得利”(第二节),第二章名为“无因管理”。

   另有观点认为“类似合同”这种界定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尤其今天单纯的自由主义或国家干预经济均有所后退,越来越多的债务虽然来源于法律或者判例,但其制度与合同之债更为接近。[7]

   例如,立法者赋予商业租赁合同的承租人续租的权利但有关租金的调整权利在法官手中的现象(1953年9月30日指令),法律确立的夫妻离婚后的“强制租赁合同”(1975年7月11日法律),现在所谓的强制缔约以及事实行为缔结合同等,即可被认为是属于“准合同”的范畴,只是通常被放置在相关的合同法部分予以研究和解释。[8]学者草案《卡特拉草案》就延续了《法国民法典》的传统,使用“准合同”作为标题。

   最终,依《法令》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虽没有放弃“准合同”的概念但有了较大的突破:首先,相关单元实际上仅规范了准合同的三种类型(无因管理、非债清偿和不当得利),却以“其他债之渊源”作为单元的标题;第二,虽也使用了“准合同”的表述,但特别突出了其对利益不当变动的恢复功能,从而缩小此概念的适用范围、弱化其地位。[9]

   不论是否支持使用这一传统概念,法国各方对其积极的社会功能整体持肯定意见。其功能在社会学领域有着重要影响。例如,在社会连带主义学派[10]代表人物之一的布尔茹瓦(Léon Bourgeois)看来,准合同的概念比合同的概念更能建立和解释社会联系。他指出,“准合同”就是那些因某种必要性而彼此间建立起联系但先前又无法商讨协议条件的当事人“对过去进行追认的合同”。他将有关“社会连带”(solidarité)的理论建立在这个概念之上,认为,个体之间的关联不仅是通过纯粹的合意为基础,一个有机整体其内部也存在着强烈的相互依赖性,而整体本身也依靠于内部彼此间的互通。债务以及社会联系,既可以来自于合意,也可以来源于利益的交换或变动。[11]

   (二)“其他债之渊源”(“准合同”)的三种类型

   1804年《法国民法典》设立了“准合同”的专章仅规定了两种类型:无因管理和非债清偿(第1371条到第1381条)。后受学理的影响,法国最高法院在1892年6月15日的Boudier诉Patureau案(又称“化肥案”)判决中承认了罗马法上的“转用物诉权”,开启了“准合同”在法国法上的新类型:不当得利。[12]

   该案中,某农民租种土地后,因无力支付租金而解除了租赁合同,并放弃了土地上的农作物以偿还他对土地所有人欠下的债务。不过,该农民用于耕种这块地的化肥系从化肥商那里购得的,且一直没有付款。于是,化肥商便起诉土地所有权人,理由很简单,后者从其化肥中获得了利益,并最终获得了最高法院的支持。最高法院认为,对于“转用物诉权”,“我们没有任何法律条文对其进行规制,该诉权的行使不受制于任何特定的条件”,只要请求之人能证明“通过其个人行为或者贡献,使得相对之人获得利益”即可。[13]

   在罗马法上,“转用物诉权”(Action de in rem verso)是作为一种应对不能适用代理的情况的权宜之计:当事人和一个无缔约能力之人(如奴隶、家庭中的儿子)订立了合同,可以向家长主张后者因该合同而得利之价值。[14]法国学者指出,[15]其范围原及于间接得利,后扩展到直接得利;它后来得到普鲁士民法典第262 I 13条以及奥地利民法典第1041条的认可。19世纪末,法国学者奥伯瑞(Aubry)和劳(Rau)编写的《法国民法教程》对其进行了系统整理。[16]再后来法国最高法院在1892年有了上述判决。

   需要说明的是,1892年的案件属于“间接转移得利”,即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不当变动系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的。这种利益变动的情况可非常广泛。不仅如此,判决似乎只要求受益与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即可,没有其他的积极或消极要件。于是法国最高法院基于对法律安全的考虑,很快地修正了这一宽松的认定态度,开始设置限制条件。[17]法国不当得利制度体系得以完善。

   经过2016年的债法改革,《法国民法典》集中规定了准合同的这三种类型:无因管理、非债清偿和不当得利。

  

三、无因管理制度的小幅调整

   无因管理制度的功能在于鼓励社会互助,同时防止过分干涉他人事务。在今天修法的十字路口,立法者有一个基本价值选择或改变的机会:扩大还是鼓励互助?

   法国有学者指出,[18]社会互助有所发展,但个人主义是否已经退步却仍是个问号!个人领地、个人事务不受他人干涉,与博爱互助的社会价值之间并非没有冲突。鼓励利他行为,很有可能会刺激人们的鲁莽、窥探他人秘密,遗害社会;博爱互助经常成为掩盖自私主义的漂亮的面具。加之今天涉及无因管理的特别立法在法国已经有了很大发展(例如在夫妻之间、共有人之间的关系经常适用无因管理等)。总体说来,今天法国通说认为,仍应严格限定无因管理的传统适用范围,维持管理人的义务重于委托合同项下的委托人的义务的传统方案。这种立法与其说是鼓励互助不如说是限制和防止干涉他人事物范围的扩大。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基本维持了民法典中有关无因管理的规定,主要努力方向在于表述上的现代与简洁,以明晰无因管理与其他债的渊源(尤其是不当得利、非债清偿)的关系,尤其是在构成要件方面使之相互区别开来。

   (一)构成要件

   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第1301条)基本延续了修订前法国民法典(原第1372条第1款)有关无因管理的构成要件,只是采用了较为现代的表述方式。

   1.为他人利益计的管理意图

   为了突出强调管理人有为本人利益计的主观要件,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第1301条)用“有意(sciemment)”替代原来法典中的“自愿”一词。如果管理人没有任何为本人利益计的主观目的,如将他人事务误以为自己事务进行管理,修订后的法国民法典(第1301-5条)明确应当适用不当得利的规则,也就是要适用“双重限制规则”。

如果管理人对事务进行管理,既是为了本人的利益,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属于无因管理呢?此前在法国成文法中没有规定,法国判例在此方面曾有过不同的态度,后来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解决方案。共同财产的共有人,在未得到其他共有人同意的情况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准合同   无因管理   非债清偿   不当得利   法国债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00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