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勋:特朗普要做的是回归“美国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8 次 更新时间:2017-01-25 15:50:14

进入专题: 特朗普   美国精神  

王建勋 (进入专栏)  
所以才会得到共和党选民和其他一些平时不投票者的支持。

   上一次,奥巴马寻求连任时,我认为共和党就没戏,因为共和党候选人提出的政策与民主党的政策太接近了,所以不可能赢。共和党要想赢,就必须和民主党划清界限,政策不能不断向民主党方面妥协,得有自己坚持原则的政治纲领。民主党方面呼吁大政府,共和党不能跟风,应该坚持呼吁小政府。现在,正统的共和党人都不敢说要取消福利制度,不搞医保,不对教育和农产品等等进行补贴,都不敢说,因为担心一这样说,会失去大多数选民。结果是,越担心,越竞争不过对方。因为对方是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就要干这个干那个。这次特朗普能赢得大选的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他的观点很明确,认为政府管得太多,权力范围太大,官僚主义太严重,背离了美国的地方自治传统等。

   第二个变化是,在过去一百年里,美国中产阶级的税收负担在不断加重。从罗斯福新政之后,美国一步一步在向福利国家靠拢,虽然跟欧洲的福利国家相比还相去甚远。你要搞福利国家的话,就必须有人埋单。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有人得到了免费的医疗和教育,一定有其他人纳税埋单的,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过是,一些羊毛出在另一些羊身上。

   那么,税收负担更多出现在谁的身上呢?在民主党的方案当中,他们声称,通过征收累进税,钱主要是富人出,因为富人交税多。比如,比尔•盖茨这样的富人得交百分之四十的所得税。但其实,承担大部分税负的人还是中产阶级,因为富人交的税毕竟数额有限。中产阶级的收入超过了可以免税的最高标准,但又不够高,所以负担最重,意见也最大。他们无法享受很多可以免税的福利,反而要为那些福利埋单。但对富人来讲,他们根本不稀罕那些福利。

   这等于是说,中产阶级的人最惨,他们交了最多的税,却享受不到福利,或者,享受到的福利很有限。大部分的福利归了穷人,而穷人又不交税。中产阶级能满意吗?肯定不。所以在这次大选中,白人中下层选民,如制造业、能源领域的白领工人等,大多投票支持特朗普。这是对长期以来压在他们身上的税收负担的一种反抗。

   同时,政府提供的福利过多,造成了巨额公债和财政赤字。美国现在有近二十万亿美元的公债,之前有十二万亿美元,奥巴马当政期间增加了近八万亿美元,2016年财政赤字将近6000亿美元,而2009-2012年每年财政赤字都在10000亿美元以上。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医改方案造成的。竞选总统时许诺很容易,但开出很多空头支票,钱从哪里来?假如把未来五十年子孙后代的钱都花掉,这对他们公平吗?凭什么让子孙后代还没出生就背上你的债务了?

   很多人羡慕福利国家,殊不知,福利国家助长懒汉精神,缺乏可持续性,造成巨额财政赤字,甚至导致国家破产,像希腊这样的国家一样。过去这些年,很多福利国家都在推行养老金改革,延长退休年龄等,他们自己已认识到再这样下去,会出现严重的问题。但是,人们一旦得到福利,福利就只能螺旋式上升,否则人们就不干了,就要抗议。大家看到,欧洲一些国家一旦把退休年龄从60岁延长到62岁,就引来全国大罢工。福利国家的人们都想得到好处,但不愿意付出代价。问题是,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第三个变化是,过去一百年中,大量移民对美国的秩序、传统和信仰等带来了不小的冲击。美国现在有大约1100万非法移民,加上合法的移民,数量更加庞大。而美国在建国时仅有300万人口,现在的人口高达3亿以上,翻了一百倍,推动人口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移民。当然,美国本身就是个移民国家。

   在这次竞选中,很多人对特朗普的一大批评是,他反对移民。这个说法是错误的。特朗普仅仅是不欢迎非法移民,他欢迎任何合法移民。美国是世界上对移民最开放的国家之一,只要满足它的一些条件,外国人都可以去美国,都有可能获得绿卡或者成为美国公民。你去欧洲大部分国家试试?那些国家福利虽好,但你基本上拿不到那些国家的公民身份。一个人想成为瑞士公民,几乎比登天还难。一个人想要成为日本公民,也很困难。大部分国家都不是真正的开放国家,都不欢迎外来者成为本国公民,而美国是一个开放社会,它的大门总是对合法移民开放。

   特朗普一生气说,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长城。这话一方面表达了他要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决心,另外一方面,他只是在比喻,不会真要建长城。他的意思是说,我们应当想方设法阻止更多非法移民涌入美国,要慢慢消化那些移民,而不是让移民一下涌入太多。

   美国欢迎移民,但那些移民必须是有步骤、有秩序地涌入,否则,它的秩序、文化、传统、宗教信仰都将不保,这个国家的根基将会动摇。我们必须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理解,为什么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表达了如此强硬的态度,为什么会表达了修长城这样看法。他不是简单反对外来者,他没有表达过排外的意思。

   非法移民给美国带来了治安问题、犯罪问题等,特别是恐怖主义问题。这是必须正视的问题,任何一个美国总统都不可能对此漠不关心。移民中有大量中东穆斯林,其中一些人就是干恐怖工作的。特朗普说,我们欢迎正当移民,但不欢迎制造恐怖主义的移民。这是非常正当的理由,非常正当的要求。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欢迎恐怖主义者,我们欢迎的当然是爱好和平、自由、秩序的人,而不是制造恐怖袭击的人。

   还有宗教信仰方面的冲击。大量移民不信仰基督教,亚洲有大量无神论者和穆斯林去了美国,所以,美国人在宗教信仰上感到有一种危机感。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表达的看法是非常正常的回应。今天,倘若几亿无神论者或者伊斯兰教徒一下子移民到美国,我相信,美国将不再是美国,不仅那里的秩序可能会遭遇危机,而且其立国的根基将会受到严重的动摇。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在移民问题上的态度和看法。

   大众民主时代的第四个变化是,美国整个知识界和科技精英都表现出明显的无神论倾向。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大学里,大部分教授都是左翼知识分子,都支持民主党,支持希拉里,其中很多都是旗帜鲜明的无神论者,表示他们不信仰宗教,不信仰上帝。如果大学知识分子是左翼的话,那么,他们教出来的学生自然也大都是左翼的。为什么受过良好教育,特别是研究生教育以上的人士,都支持希拉里和民主党?这并不令人惊奇,因为他们所受的教育就是左翼、无神论的教育。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知识分子天生认为他们同情弱者,总有胸怀天下、救国救民的理想,认为社会不公,认为自己的理性能够解决人世间的一切苦难,能够铲除人世间的一切罪恶,能够拯救这个世界,于是,他们提出了各种乌托邦的理想;他们迷恋平等,甚至认为平等比自由更重要,如果不能得到平等的自由的话,宁可要平等的奴役。很多科技精英认为,通过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可以彻底征服大自然,可以战胜一切,可以实现任何不切实际的梦想。在他们看来,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他们自然不相信上帝给人类施加的限制,自然不相信理性的限度和边界。这样的倾向,在今天美国的知识界、科技界,在大学里,在硅谷这样的地方,表现得非常明显。

   特朗普在这次竞选中表现了他对基督教信仰的热忱、尊重,并得到了基督教领袖和信徒们的普遍支持。这是非常重大的一个信号。它在告诉人们,美国的普通民众想要重回基督教信仰,他们要向无神论的冲击说不。

   宗教对美国有多么重要?如果大家看了昨天的特朗普就职典礼直播,就会知道,它非常重要,不是一般的重要。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讲之前,先宣誓,怎么宣誓呢?他是左手按着《圣经》,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Glover Roberts Jr)为他读宣誓词。为什么不是按着别的什么书?假如是按着别的书发誓,你会尊重它吗?不会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神圣性。为什么要对上帝发誓,而不是对着一只猫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发誓呢?因为上帝是神圣的,是全知全能的,是超验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于人们的心中。

   大众民主时代的第五个变化是,“政治正确”的无限弥漫。在过去一百多年时间里,“政治正确”可以说是无所不在,不只在政治生活中,即使在社会生活中,人们也不敢公开讨论政治不正确的东西。每个人都必须严格恪守“政治正确”的原则,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方面,绝对不能表现出对少数族裔、女性或者所谓弱势群体等的歧视。比如,即使一个人研究发现,黑人在某些方面表现不如白人,哪怕这是一个事实,也不能公开说出来,否则会惹上麻烦,尤其是对于从政的人而言。

   人们不仅不能歧视少数族裔,而且还要在制度上实行反向歧视,比如,大家熟悉的平权行动或者纠偏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大学在录取学生时,假如一个白人和黑人是一样的分数,那么,在一定条件下,要优先录取黑人。或者,即使黑人的表现差一点,也要优先录取。据说,这样做是因为黑人在历史上遭受过不公正的待遇,加上他们受到的教育不行,所以现在要通过这样一些措施来进行矫正。问题是,这种反向歧视是歧视吗?如果是的话,它公平吗?肯定不公平。没人能论证它不是歧视。不论以什么名义,什么理由,这样的政策安排一定是歧视性的。

   为什么歧视黑人不可接受,而歧视白人却可以接受呢?凭什么我的分数比他高,我反而不能上大学呢?有人说,一个黑人的爷爷的爷爷曾经被一个白人的爷爷的爷爷歧视过,所以要矫正这种历史上发生的歧视。但是,那个白人会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又没有歧视过他,你应该让我的爷爷的爷爷去承担歧视的责任,而不是让我来承担。如果你的父母犯了罪,我把你抓起来,让你承担责任,你觉得这样行吗?绝对不可以,因为这是太荒唐的事情。更何况,你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我的爷爷的爷爷歧视了他的爷爷的爷爷,对不对?

   历史上的种族歧视无疑是糟糕的,但是要矫正那种歧视的糟糕后果,不能用逆向歧视,因为这会造成新的歧视和伤害,这样做的后果和此前的歧视一模一样。两个恶不能相互抵消,两个恶加起来也不等于一个善。这个道理复杂吗?不复杂,但是,平权行动之类举措在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都在施行,并且得到普遍的认可。我们中国的大部分人也会支持这样的看法和做法。但我认为,不论以什么名义进行,不论要去矫正什么样的后果,歧视就是歧视。对付一种歧视,不能用另外一种歧视。那会制造另一种罪恶。

   现在的情况是,对少数族裔的歧视不仅不能在公共部门出现,在私人企业中也不能出现。假如我开一个私人企业,我在雇佣工人的时候不要黑人或者某些族裔的人士,只要白人,依据现在的法律,这就构成了歧视。假如我招工时只招一米七五以上的人,或者只招不抽烟、不喝酒的人,这算歧视吗?这种做法何罪之有?我这里是私人企业,如果你觉得不满意,不到我这里来应聘就好了。实际上,大部分企业不会提出这种招聘要求,为什么?因为企业没有必要这么做,它必须接受市场的检验,要这么招人的话,招不到优秀人才,会被竞争挤垮,会付出代价。所以,大部分企业在实践中不会那么招人。但这也不行,因为根据法律规定,你在私人企业里也不能那样招人,否则会被认为是歧视,对方可以起诉你。这都是非常成问题的。

“政治正确”还体现在,今天你绝对不能歧视同性恋,歧视同性恋会惹上大麻烦。前年,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承认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我觉得这在美国历史上,甚至在整个西方历史上,都是非常重大的变化,严重背离了基督教的传统。基督教里只承认一男一女的结合才是婚姻,现在好了,两个男的、两个女的结婚也必须被承认。那么,是否可以进一步延伸,一个人和一个动物结婚可以吗?三个人可以结婚吗?五个人可以结婚吗?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可以吗?婚姻定义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有没有边界?如果都可以,那么婚姻就没有边界了,是可以随意定义的。这就非常可怕了,会对整个社会的传统,对道德伦理,对家庭这个基本社会单位,对子女教育等,造成严重的冲击。但这些都得到了左派、民主党的支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建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特朗普   美国精神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926.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