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鑫:共和中的不和:《临时约法》与《魏玛宪法》的失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0 次 更新时间:2017-01-04 10:17:21

进入专题: 《临时约法》   《魏玛宪法》  

聂鑫  

   [33]参见前注[8],塞巴斯蒂安•哈夫纳书,第174~176页。

   [34]邹文海,《代议政治》,(台湾)帕米尔书店1988年版,第46页。

   [35][德]埃弗哈德•霍尔特曼:《德国政党国家:解释发展与表现形式》,程迈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78页。

   [36]同前注[23],黄卉书,“序言”第18~19页。

   [37]同前注[1],玛丽•福尔布鲁克书,第37~38页。

   [38]参见张朋园:《中国民主政治的困境1909-1949:晚清以来历届国会选举述论》,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年版,第128~129页。

   [39]谢斌:《民国政党史》,章伯峰整理,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124页。

   [40]同上注,第164页。

   [41]顾维钧在外交大楼举行宴会,在宴会中,吴景濂和王宠惠吵了起来,吴问王:“国会要你下台,你为何赖着不走?”王反唇相讥“难道你就是国会?真是笑话!”吴竟骂了起来:“简直混账”,“议长当然可以代表国会”。王宠惠气得发抖:“这成什么样子?堂堂国会议长,竟说出这样下流的话来。”吴景濂挥着拳头说:“我就是这个样子,要你滚蛋。”(参见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第四册,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15页。)

   [42]同前注[39],谢斌书,第127~164页。

   [43]叶曙明:《国会现场:1911-1928》,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69页。

   [44]就政体选择而言,《魏玛宪法》是半总统制,《临时约法》在内阁制原则下亦包含总统制的因子。

   [45]参见叶阳明:《德国宪政秩序》,台湾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版,第4页。

   [46]参见[德]米歇尔•施托莱斯:《德国公法史(1800-1914)—国家法学说和行政学》,雷勇译,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21~122页。

   [47]同前注[14], Michael Stolleis书,第105页。

   [48]参见邹文海:《各国政府及政治》,(台湾)正中书局1961年版.第447~448页。

   [49]同前注[25],章永乐书,第72页。

   [50]同前注[41], 丁中江书,第8页。

   [51]同前注[9],威廉•夏伊勒书,第90页。

   [52]参见[美]费正清编:《剑桥中华民国史》上卷,杨品泉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10页。

   [53]参见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43页。

   [54]参见董彦斌:《现代法政的起源:1900~1919》,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63~67页。

   [55]参见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第三册,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76页。

   [56]钱端升:《德国的政府》,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00、105页。

   [57]参见[德]弗里德里希•迈内克:《德国的浩劫》,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第79~84页。

   [58]同前注[9],威廉•夏伊勒书,第268、322页。

   [59]同前注[3],沈有忠文。

   [60]参见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第一册,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461~465页。

   [61]参见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第二册,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400~406页。

   [62]同前注[54],董彦斌书,第76页。

   [63]参见李剑农,《中国近百年政治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536~537页。

   [64]同前注[14], Michael Stolleis书,第77页、第129~130页。

   作者简介:聂鑫,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法学》2016年第9期

  

  

    进入专题: 《临时约法》   《魏玛宪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73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