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秀山:《美的哲学》重订本前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3 次 更新时间:2016-12-19 20:27:59

进入专题: 美的哲学  

叶秀山 (进入专栏)  
且不说过去心目中那些“哲学理论老师一大师” 像杨献珍、艾思奇等等都早已趴下,就连一直当红的陈伯达也倒了, 还有那康生,虽是较晚倒台,但也早有暗中的议论了;更不用说我们上学时奉为经典的《联共( 布 )党史》里清楚系统论述“ 辩证唯物理论 — 历史唯物论”的“四章二节”,早已不能成为“根据”来引证的了, 但一直也没有“系统”的“批判”,只是“含糊”着,这一“含糊”, 反倒引起了 “ 理论 ” 的兴趣。“ 哲学 ” 在 “ 人人 ” 都要学的 “ 覆盖 ” 下 , 虽然不是人人都“思考问题”,但原本就是做哲学的,此时的脑子就有了“逆反”的“催化剂”。

   相比之下,“哲学”反倒“自由”一些了。因为“艺术”这种“活动 ”,常依托于 “ 视 — 听 ”,要 “ 有形 ” 或 “ 出声 ”,那时要转入 “ 地下 ”, 有相当的困难 , 而 “ 哲学 ” 的 “ 书 ” , 就方便些 ,“ 哲学 ” 的 “ 思想活动 ” , 更是 “ 无形 ” 、“ 无声 ” , 看不见摸不着 , 尽管长期来很重视 “ 思想改造 ” , 也是“收效甚微”。这样,再加上主观的兴趣倾向,我逐渐地真的转移到“做哲学”来。

   做着做着 ,才发现 ,原来 “ 哲学 ” 并不 “ 枯燥 ”,而是十分 “ 有趣 ” ( 也就是 “ 好玩 ”,但为了避免 “ 闲情逸致 ” 之讥 ,就不说这个词了吧 ); 也不是“抽象”,而是非常“具体”的。于是进入“改革开放”后, 我就在 “ 哲学 ” 这块土地上 “ 耕耘 ” 起来 :从古代希腊到康德、黑格尔 ,至叔本华、尼采再到胡塞尔、海德格尔,以及上世纪后半叶出现的“后现代”诸家,觉得“其乐无穷”,对于“艺术”实在无暇顾及了。不是说 ,这个阶段 “ 艺术 ” 还在 “ 禁锢 ” 中 ,它是很 “ 自由 ” 了 ,可以说 , 中外古今各种艺术都有机会在中国的“大舞台”上“表演”了,山阴道上应接不暇了,我却没有精力和时间“看”了;还是“读书”方便,一本书,一杯茶,如果二者都能谈得上“好”,则其乐也无穷。

   这样,我对于“艺术”的现状实在知道的很少,只觉得是十分繁荣活跃的,无论戏剧、音乐、绘画、舞蹈等等,都各自“领风骚” 很多年了 ,而且不是“ 收效甚微 ”,而是“ 硕果累累 ”了 ;特别是在“ 艺术 ” 更加深入地 “ 进入 ”“ 市场 ” 之后 ,又有了一番新面貌 ,正如 “ 后现代 ” 诸家所谓的 “ 实际现实 ”“ 解构 ” 了原有的 “ 艺术 ”“ 系统 ”,一如 “ 解构”了“思想哲学”的“系统”。由“产业化”到“商业化”占领了一切领域,并非危言耸听。所好现在不是“人人唱”的时代,个人可以有自己的“娱乐”方式,不用强求一律,也如同“哲学”领域, 各自有自己的“做法”,有专事推广的,推广也各自不同,有推广孔教的,有推广道教的,也有推广周易的等等,也可以不做推广的工作。我做欧洲哲学,绕了一圈之后,仍然归到了“德国古典哲学”这个系统,深感仍需学习。

   譬如刚才提到新进的“解构”,其实“哲学”一直在做“解构” 的工作;就我做的范围来说,康德、黑格尔都已经包含了这个“解构” 的因素在内 ,因为他们强调“ 理性 ”的“ 自由 ”,而“ 自由 ”本是一个“ 解构”的力量。一方面如后现代诸家所言,“现实实际”“解构”着“思想 ” 的 “ 体系 ” , 另一方面 ,“ 思想 ” 如作 “ 理性自由 ” 观 , 则也 “ 解构 ” 着“现实实际”的“体系”;而且“思想体系”的“解构”,往往通过“思想体系”的“内在矛盾”“解构”的。这一点,康德的“二律背反” 揭示得很清楚 ,“ 思想 ” 的 “ 二律背反 ”“ 解构 ” 了 “ 知识 ” 的 “ 体系 ”,“理性”的“僭越”,亦即“理性”之“自由”,唯有通过“理性”自身的 “ 批判 ”,“ 厘定 ”“ 理性 ” 之 “ 合法 ”“ 职能 ”,也只能 “ 限制 ”“ 理性 ” 的某一部分 ( 知性 ) 的 “ 僭越 .”, 而不能 “ 消灭 ” 这种 “ 僭越 ”, 甚至即使在康德做这项“ 制约 ”工作时 ,也很强调这种“ 僭越 ”的“ 提示 ” 作用:有一个“本质自由”在,有一种不同于“经验科学知识”的“知识”在,亦即有不同于传统的“哲学—形而上学”在;于是我们有了黑格尔哲学。

   说到这里,似乎离题太远了,我只是想说,这本小书名为“美的哲学”,实际重点未在“美”和“艺术”,而在“哲学”,而在这本书之后我的工作也还有些进展,所以现在再检阅这本书,有无可奈何之感。

   在书写方式上,有一点倒是可以指出:这本书是我一口气写成的, 不是“规范”的学术文章,以后我的书和文章,常常都是这样的写法, 这是一个开始。之所以这样,或许是因为,如果再做旁征博引,一是没有耐心,二也是觉得总还是自己要说的“话”是主要的,养成这个习惯,所以对后来我的文章有失学术规范的地方,一并在此道歉了。

   今后我大概也不会再回到“美学”或“艺术”来,但是在哲学的研究中,如果遇到涉及“艺事”方面,也是不会回避的,近期尤其对于康德《判断力批判》涉及的问题,想有一个贴切的梳理,也会谈到“美”和“艺术”的问题,当然,那也是先要在康德自己的“批判哲学 ” 意义内厘清关键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谈他的 “ 美 ”、“ 崇高 ” 和“艺术”的问题。

  

  

进入 叶秀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的哲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587.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