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从100美元颠覆苏联看人民币货币化与货币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76 次 更新时间:2016-12-06 20:36:05

进入专题: SDR   特别提款权   货币主权  

温铁军 (进入专栏)  

   【导读】人民币进国际货币储备篮子SDR两个月了,给国人带来了什么,国人在快乐之余还需要警惕什么?如何从人民利益角度解读中国与美国对待货币主权的不同态度?如何看待人民币在现有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作用?人民币入篮和“一带一路”有何联系?

  

   日前,文汇报社高级记者、原驻法国巴黎首席记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郑若麟主持,中国战略思想库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主讲,就《人民币入篮后和维护货币主权》做了一次深入探讨。

  

人民币入篮与维护货币主权

   郑若麟:我记得五年前欧债危机大爆发时,在法国参议院的一次辩论会上邂逅温铁军教授,您谈论了国际金融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手里有一张100元面值的人民币,请问:它在进入国际储备篮子前后有何区别?

   温铁军: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国内很多朋友也都非常关心。进了SDR,这票子到底是增值还是贬值了?这不仅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对国家来说更是意义重大。其实,它意味着倒逼你加快人民币的汇率自由兑换。本来可以延宕一会儿,现在时间表至少加快了。

   郑若麟:货币的命运、人民币的命运牵涉到每一个家庭,如何维护我们的货币主权,下面就请听温教授进行主题演讲。

   温铁军:我经常会这样问大家:为什么货币上的头像,在中国是毛主席,在印度是甘地,在美国是美国几位著名的总统?这张纸就纸质而言只是质地更硬,成本多几分钱而已,为何它具有一百元的使用价值?因为国家以政治强权向这张纸做了赋权,使它有了信用。

  

中美金融资本重大差异:货币主权由国家还是私人利益集团决定

   中国与美国在金融资本方面最重要的差别是什么?中国是以国家的政治权力对纸币进行赋权而形成了货币,因为它是由国家直接掌控和调控,所以,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坚持货币主权是中国的核心经济主权。

   美国的货币政策、货币运行是美联储决定的,美联储是由私人银行家形成、代表其利益的集团,而它的政策直接由国家来执行,也就是说,美国国家的政治军事等强权体系是服从于私人金融资本利益集团所得出的决策。

   这两个体系完全不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不开放货币,我们依靠自己的国家信用货币化自己的资源性财产,货币化我们的实体经济,所形成的收益,归中国国内占有。货币政策是我们长期坚持的。当然,西方总认为我们这样不好,为什么不把货币变成自由货币?允许国外货币进来,就是允许国外的纸占有国内的资源或者实体经济?

   这个不开放的差别结果可想而知。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快的发展?就是因为一直坚持货币主权。那现在加入SDR,很多人说是300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并不这么乐观。有很多陷阱我们要避免陷入,我希望大家至少能多深思熟虑一些,把事情看得再复杂一点。

  

1991年40天走访7个前苏东国家,目睹不进入货币化的惨剧

   21世纪的国际竞争,也叫全球化挑战,主要是金融资本阶段的全球化挑战。竞争也主要是金融资本的竞争,主体既不是企业,也不是个人,而是国家。所以今年听到的对中国各个方面的各种批评,某种程度上是试图击垮中国的国家政治信用,阻止中国形成金融信用。此前我们已有过这种教训。

   在1990年代,当时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正好赶上1991年苏联解体,西方有人说苏联是“铁幕”,已经被我们搞垮了,你们中国不过是个“竹幕”,不出三年一定会垮台。这话令我非常震惊,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我得去看看。所以我想尽办法买了机票、车票,去了前苏联东欧国家——已经解体的前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我一口气跑了7个国家,花了近40天时间,最后的结果是我绕地球一圈,总共花了2000美元。

   我所看到的最震撼的场景是,一张100美元的钞票立刻兑换出叠起来将近10厘米厚的一沓大票子,后面的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数。当年在北京还是“毛票时代”,5毛钱坐地铁,3毛钱打电话,7、8毛钱吃一顿饭,我们不习惯一张钞票后面有那么多的零。所以不论到哪,无论住店、乘车还是吃饭,我们都给人一张钞票说:你看应该收多少钱?我不会算。哪个国家都这样。走完了一圈我发现,前苏联东欧国家,没有进入货币化,他们一直停留在实体资产的实体产品交易上,即“经互会”的换货贸易体制。你给我多少吨小麦,我给你多少台机床,你给我多少台汽车,我给你多少艘船。它是换货,因此不用货币,货币当然在民间是使用的,但是大宗商品的交易都是记账。

   “经互会”全称“经济互助委员会”,是前苏联组织建立的一个由社会主义国家组成的政治经济组织,当年前苏联东欧国家长期停留在实体经济阶段,并非自觉,而是利益。因为主导国前苏联可以凭借“经互会”的换货贸易体系,换得价格剪刀差的最大收益,因此,前苏联没有动力开启货币化进程。尽管当时它的物质产品生产总量是世界第一,但若按照GDP统计就不是这样的结果,反而远远小于一些西方国家。

   前苏联先改革政权体系,导致货币体系陡然坍塌,外国货币大肆洗劫

   在1980年代中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将原本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测算体系改为GDP测算体系,GDP测算体系对于金融化的经济体或许是个“好东西”,但对于停留在实体经济的经济体显然是个“坏统计方法”。与西方比较GDP数据,前苏联东欧明显落后,于是有了“体制落后说”、“制度落后说”、“思想落后说”,甚至“人种落后说”。

   于是乎前苏联东欧便政治体制改革优先,这一改,先改掉的是政权体系。政治强权一旦解体,同步发生的就是没有政治权力向货币赋权,于是货币体系陡然坍塌。过去我到前苏联的时候,一对双职工存一辈子的钱,约3万到5万卢布,它是按国际价格三分之一结算,所以一个卢布等于三个美元。当时我去的时候就是一个美元兑换4800个卢布。因为本国货币坍塌了,所以外国货币都涌入前苏联东欧国家,彻底地洗劫了他们,不是剪羊毛,是洗劫!无论你的资源,还是实体资产,整个经济崩溃,人民陷入贫困,那些没有希望的人酗酒、自杀,这个社会的乱象也就不可遏制。这个教训无比深重。

   所以我1991年回来以后写了一篇报道,解释前苏联东欧解体到底什么原因。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实体资产或者叫产业资本阶段,我们得加快自己的货币化进程,并且用我们的主权货币货币化我们自己的资产与资源,同时就意味着你创造了巨大的中国货币增长的空间。

  

中国人民币货币化始自1992年,党的政策有效避免了重蹈苏联解体老路

   中国的人民币正式成为市场交易普遍使用的货币,恰恰是在1992年,前苏联东欧解体之后,放弃了所有的票证。1992年是中国的货币化元年。自此人民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发挥它作为商品交易的中介功能。而中国启动货币化,恰恰与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契合,大规模的货币进入市场,带来大规模的交易。中国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进入工业化原始积累,攒下庞大的资源性物质资产,在1980年代基本形成。在1992年经济货币化后,这些物资可变现,使得中共按照GDP统计的财富总量大幅度增加,随之中国经济陡然进入高增长阶段。虽然不能将中国上世纪1990年代的经济高增长简单地归功于中国启动货币化,但货币化对于助力中国经济增长发挥了很大作用。某种程度上,也避免了中国重蹈苏联解体的覆辙。


2008年后,中国也实施了量化宽松,将投资送向三农,改善了城乡差别

   在座的都不会相信,中国的中农工建四大行会破产,因为四大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资本金来自国家。它破产了,就意味着国家破产。大银行加入国际资本竞争为什么被当做是一种威胁?你们知道2008年发生华尔街金融海啸的时候谁破产了?(美国)雷曼兄弟银行破产了。为什么?自有资本金不足,坏账率过高。在西方发生这种情况,就应该按照市场规律破产。而在我们国家,因为国家是最大出资人,是最大股东,资本是国家的,所以国家不会破产。

   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以后,美国率先量化宽松,接着是欧盟,对吗?其实不然。同步量化宽松的是中国。美国人进行三轮量化宽松,总量是3.8万亿美元,中国的第一轮量化宽松2008年到2009年,我们就有一万多亿美元的总量。但两种是不同的金融资本性质。美国的量化宽松大量增发出的货币,60%以上的流动性并不在美国,而是到了国际期货市场,特别是国际上影响国计民生的期货,比如粮食期货。美国人一量化宽松粮食期货陡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是以小麦为主食,他们都需要小麦,所以小麦价格就涨了100%,那些支付不起小麦价格陡涨的国家就变成“饥饿国家”,然后发生社会动乱,社会动乱被定义为“颜色革命”。不看金融资本作为始作俑者的作用,只看到这些国家的问题,说明你至少是一个蒙了半只眼睛的人。

   中国并未把增发出来的货币投进期货,或是其他投机的金融市场,而是投入基本建设。除了汶川的灾后重建,投进了大量的“三农建设”。在2006年以后,中国每年用于基本建设的投资大幅度增长,每年增长百分之十几。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向农村投了十几万亿,约合两万亿美元。世界上不求回报地向农村投两万亿美元的,除了中国还有其他国家吗?没有!

   客观结果是现在的农村户口比城市户口值钱,我们改善了城乡差别。进一步,我们投资原西部大开放、东部崛起,过去沿海先富了,靠国家投资,现在,我们让中部也富起来了,现在中西部各省的增长率快于东部各省,开始出现了劳动力回流,所以我们说城乡差别、区域差别都在中国的这种投资下出现了重大改变。

  

美国将全球债务处理成期货,中国以实体经济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在进入新世纪之前,债务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现在大规模负债的是发达国家。美国一国的债务比全球GDP的总和还要多。发达国家的金融负债是550亿美元,他们就此把游戏规则修改了,他们不用还债,而是把债务打包变成资产,在债务市场进行买卖交易,然后变成债务期货等等。利用债务派生出了一大批衍生品,推动整个虚拟资本扩张。美国特别强调“国际经济规则是我们制定的,你们只能服从,你们不能改变规则。因为你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说,“我们当年得卖我们的资源,卖我们的劳动力和福利,卖掉我们的一切来偿还我们的债务,今天你们负债了,为什么不偿还呢?这怎么合理呢?”

所以大家看到了不同政策的不同结果。如果是私人银行家作为利益集团,大量投资还是投到了金融领域,美国投资较少投向实体经济。结果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就出现了99%去占领华尔街,形成的只是投机受益,有利于少数金融资本集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SDR   特别提款权   货币主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436.html
文章来源:文汇网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