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天乐:从历史文献还原曹操的本来面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4 次 更新时间:2016-11-17 17:33:07

进入专题: 曹操  

冯天乐  

  

   标题|英雄乎?奸臣乎?——从历史文献还原曹操的本来面目

   冯天乐|台湾政治大学博士候选人

  

   甲、引言

  

   人们对三国的历史知识不完全是从历史书中得来的,反而很多是从小说《三国演义》及有关的戏曲中得来的,因此不免有些与历史事实不符的地方。《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在皇权正统思想的影响下,选择了「尊刘抑曹」的思想倾向来写作,因此作者对曹操极力贬斥、鞭挞,对刘备尽心美化、颂扬,甚至虚构、编撰了许多与史实不同的故事、语言来为之服务。而后在清康熙年间,由毛宗岗父子修订加工后的《三国演义》,更是变成了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代言品。书中鼓吹纲常伦理和宿命论思想。

  

   事实上,自从《三国演义》风行以来,曹操一直成为奸诈、凶残、虚伪种种恶行的集大成者,几乎连三尺童子都知道曹操是坏人,人人都把他当作「白脸奸臣」。其实,这是对历史的一大歪曲,更是一件历史冤案。《三国演义》描写了一个形象复杂的曹操,既有其奸的一面,又有其雄的一面,其性格可以用「奸雄」二字概括之。但由于封建文人受封建皇权正统观念的影响,加上《三国演义》的推波助澜,使人们只知道曹操是个搞阴谋诡计的「白脸奸臣」,却把历史上那个叱咤风云的曹操忘记了。其实,曹操并非人们说的那么坏。翦伯赞更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否定曹操的过程中,《三国志演义》可以说尽了文学的能事,《三国演义》简直是曹操的谤书。《三国志演义》的作者不是没有看过陈寿的《三国志》和裴松之的《三国志注》,他看了,而且看得很仔细。他知道曹操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坏,那样愚蠢无能,但是为了宣传正统主义的历史观,他就肆意地歪曲事实,贬斥曹操。他不仅把三国的历史写成了滑稽剧,而且还让后来的人把他写的滑稽剧当成三国历史。应该说,《三国志演义》在对待曹操的问题上是发挥了他的强烈政治性。」(翦伯赞:《应该替曹操恢复名誉─从〈赤壁之战〉说到曹操》,1959年2月19日光荣日报。)笔者撰文之目的,就是希望能比较客观地还原曹操的本来面目。

  

   乙、史书与文学作品中的曹操事迹异同

  

   关于《三国演义》和京剧的〈捉放操〉

  

   对于这件事,《三国志.武帝纪》只有极为简略的记载:

  

   卓表太祖为骁骑校尉,欲与其事。太祖乃变易姓名,间行东归。出关,过中牟,为亭长所疑,执诣县,邑中或窃识之,为请得解。

  

   关于这则故事,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演变过程。

  

   太祖以卓终必覆败,遂不就拜,逃归乡里。从数骑过故人成皋吕伯奢;伯奢不在,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取马及物,太祖手刃击杀数人。─ 王沈《魏书》

  

   太祖过伯奢。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备宾主礼。太祖自以背卓命,疑其图己,手剑夜杀八人而去。─ 郭颁《世语》

  

   太祖闻其食器声, 以为图己, 遂夜杀之。 既而凄怆曰: 「 宁我负人, 毋人负我! 」 遂行。─ 孙盛《杂记》。

  

   这个故事发展到《三国演义》,就扩大了百倍的篇幅,从第四回到第五回,绘声绘色地增加了「谋董贼孟德献刀」和陈宫义释曹操等情节。为了突出曹操的残忍狠毒,不惜添油加醋地给曹操加上种种罪名:

  

   操与宫坐久,忽闻后有磨刀之声。操曰:「吕伯奢非吾至亲,此去可疑,当窃听之。」二人潜步入草堂后,但闻人语曰:「缚而杀之,何如?」操曰:「是矣!今若不先下手,必遭擒获。」遂与宫拔剑直入,不问男女,皆杀之,一连杀死八口。搜至厨下,却见缚一猪欲杀。宫曰:「孟德心多,误杀好人矣!」急出庄上马而行。行不到二里,只见伯奢驴鞍前 悬酒二瓶,手携果菜而来,叫曰:「贤侄与使君何故便去?」操曰:「被罪之人,不敢久住。」伯奢曰:「吾已分付家人宰一猪相款,贤侄、使君何憎一宿?速请转骑。」

   操不顾,策马便行。行不数步,忽拔剑复回,叫伯奢曰:「此来者何人?」

   伯奢回头看时,操挥剑砍伯奢于驴下。宫大惊曰:「适纔误耳,今何为也?」操曰:「伯奢到家,见杀死多人,安肯干休?若率众来追,必遭其祸矣。」宫曰:「知而故杀,大不义也!」操曰:「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这件杀人案愈演愈烈。《三国志》根本没有提到杀人之事,连吕伯奢的名字也未曾提及,《魏书》写吕氏不在家时,其子与宾客共劫操,操就反抗杀了吕家数人,但这是属于正当防卫,《世语》进了一层,写吕氏不在家,操疑其五子图己而杀八人。孙盛《杂记》又进了一层,写操误杀人之后,怀着凄怆的心情说了「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话。然而《三国演义》的改动就大了。 「凄怆」的心情没有了,「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也变成了「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这又有甚么区别呢? 前一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宁愿我对不起别人,不能别人对不起我。 这里说的「人」(别人),是特指的,就是吕伯奢一家,是「个别人」。 后一句话说的,则是普天之下的人,是「所有人」。 这个范围就大不一样。 虽然都是恶,但恶的程度不同,分量不一。 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曹操当时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这个话,只是就事论事。意思是虽然我错杀了人家,对不起人家,但我现在走投无路,也只好是宁肯我对不起人家,不要让人家对不起我了。应该说,他还保留了一部分善心在里面。但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就变成一贯如此,变成理直气壮了。那就是一个大大的奸贼。所以,仅凭此案就说曹操奸险歹毒,是值得商榷的。 (易中天:《品三国上》(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2006)年8月)页31-32)

  

   陈寿出生于曹操死后十三年,应该说对曹操是比较了解的。而且其所著《三国志》历来为后人所推崇。刘勰《文心雕龙》誉之为「文质辨洽」,可比迁固。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卷39称陈寿史皆实录,故以上诸说应以陈寿所记可信,《魏书》所记亦较合理。其它诸说乃是为了塑造一个残忍狠毒的曹操形象的需要而虚拟的。

  

   关于徐母骂曹的问题

  

   《三国志·诸葛亮传》对此亦只记有数言:

  

   先主在樊闻之,(指刘琮降操)率其众南行,亮与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追破,获庶母。庶辞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与将军共图王霸之业者,以此方寸之地也。 今已失老母,方寸乱矣,无益于事,请从此别。」遂诣曹公。

  

   而《三国演义》从第16回中,大肆渲染曹操赚庶母骗徐庶的诡计,以致造成庶母自缢的悲剧,旨在攻击曹操的用人政策,丑化曹操的政治质量。同时歌颂刘备成全徐庶的孝道,伐木送行以美化刘备乃仁德之君。而按诸史实,乃是曹操追击刘备时,捕获庶母,并非因其子「弃明投暗」而缢死。《三国演义》和三国戏如此虚构,也是出于尊刘眨曹的政治需要。

  

   关于赤壁鏖兵

  

   赤壁之战是一场遭遇战,《三国志.武帝纪》只写了几句: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

  

   《周瑜传》云:

  

   权遂遣瑜及程普等与备并力逆曹公,遇于赤壁。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

  

   《武帝传》未提到火攻,又据《江表传》载:

  

   (操)后书与权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事实是曹操引兵自退,而非由周瑜和诸葛亮攻退。事实是曹操自己烧船,而非诸葛亮借东风烧船。《周瑜传》虽提到黄盖建议「可烧而走也,」但也未提到连环计和苦肉计。

  

   《三国演义》把简单的历史记载写成了惊天动地的战争画面。千军万马,火海翻腾,刀光剑影,气势恢宏。只杀得曹军人仰马翻,一败涂地,旨在贬低曹操的军事才能。写其兵败途中的三笑,当场出丑,旨在揭露其狂妄自大,歌颂诸葛亮三处埋伏的远谋深虑。

  

   丙、是谁抹黑了曹操?

  

从以上的例子可见,罗贯中的《三国演义》绝对是丑化了曹操的人格,但我们认为抹黑曹操的人决不只罗氏一人,在《三国演义》中的幕后推手应是毛宗岗,藉由他的评点润饰,把文本中贬抑曹操的成分加强,为了达到维护「正统」的目的,毛氏可谓不遗余力。毛氏于〈读三国志法〉曾言:「读《三国志》者,当知有正统、闰运,僭国之别。正统者何?蜀汉是也。僭国者何?吴、魏是也。闰运者何?晋是也。魏之不得为正统者何也?论地不若论理,故以正统予魏者,司马光《通鉴》之误也」。以正统予蜀者,紫阳《纲目》之所以为正也。」因此,在《三国演义》里被丑化最严重的当然就是曹操了,如下所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曹操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15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