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 古沁:网络时代社会运动的生成与集体反抗的条件

——基于W市“8·10事件”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1 次 更新时间:2016-11-14 14:44:27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集体抗争   社会运动  

刘晨   古沁  

  

   [摘 要]本文主要通过对W市“8.10事件”进行分析,借用西方社会运动的理论以认识这场突发性的集体抗争事件的原因,同时我们还引入了其它三个因素来加以分析,即熟人社会、城市文化和网络平台。研究发现,当利益受到损害时,受害者会利用熟人社会的关系网络、城市文化的底蕴和网络工具发动社会运动和集体抗争,另外一方面,受害者会理性的选择抗争模式和利用手中的资源去动员他者做出社会运动式地反抗,以发泄心中的愤怒和维护自身的利益。

  

   [关键字]网络政治;社会运动;反市场;集体抗争;网络工具

  

  

刘晨,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澳门大学当代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古沁,华中师范大学学术出版中心编辑,香港中文大学硕士

   一、问题提出

  

   近些年来,各地出租车司机的罢工行为或罢运行动的数量逐渐上升,例如2008年11月3日的重庆市主城区出租车全城罢工,而罢工的具体原因主要包括:重庆市道路管理部门对黑车整治不力,起步价太低,出租车公司对挂靠的个体出租车收费过高——平均每辆出租车每月收取管理费七八千元,以及加气难。[3]11月8日,在湖北荆州,也发生了出租车罢工事件,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运,将沙市区红光路一座加气站围堵得水泄不通。这起出租车罢运的具体原因是出租车司机嫌当地加气站太少,气源得不到保障。[4]

  

   然而,不同的时代,利益的面向是不同的。2015年的8月,W市的出租车司机为之闹情绪却不再是黑车,而是专车。10日上午[5],W市的出租车司机们集体打双闪,从中北路再到中南路开车缓慢前行,据息,这次是为了抵制W市7万多辆“私家专车”。[6]这种“私家专车”,是共享经济的一种,即通过共享经济企业及互联网平台来以闲置资源换取收益。其实,简单地理解就是,私家车通过打车平台软件可以充当出租车的功能,但是价格比出租车低、服务比出租车好,故而,私家专车才有市场。此外,网上流传的W市出租车罢工传单图片也将罢工行为指向“滴滴”(即“滴滴打车”)软件,这一软件可提供呼叫“出租车”、“专车”(公司自有租赁汽车)、“快车”(私家专车)等不同业务。打车平台软件是市场化的产物,而W市出租车司机的集体行动,也就意在对市场进行反对。那么,是什么导致了W市的出租车司机们发动这场集体行动呢?

  

   二、材料来源和研究理论

  

   (1)材料来源

  

   因为笔者有在W市生活过五年的经历,当地的朋友比较多。所以,当W市发生出租车罢工的时候,第一时间从微信的朋友圈(图片)当中获取了现场的情况。随后,本文的两位作者取得了联系,并对图片进行了简单地查看。通过间接地感受,我们发现这类的事件——通过新媒体或自媒体的社会运动,值得我们关注。因为,在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和卡斯特所说的“网络社会”的崛起以后(2006年),这当属非常典型的“网络时代的社会运动”。所以,从一定程度上说,这恰好解决了本文的研究所需要的代表性。

  

   而我们采取的研究方法,是通过某出版社的G、W市F公司的Y等人的网络社会的田野调查和现实社会的田野调查并用,获得一手材料。具体而言,G一直在持续性地关注该类事件的进展,她通过大量网络论坛中的网贴[7]收集了很多宝贵的资料。除通过网络来收集材料和数据外,我们还请了W市的一些人通过实地的调查和访谈获取资料。并且,我们在广东的Z市也做了访谈。从而对比W市和Z市的出租车司机罢工来回答我们的一些疑惑,比如广东Z市为什么在专车盛行的时候不发生类似于W市的罢工事件。等等。[8]

  

   (2)研究理论

  

   顾名思义,W市的出租车集体罢工事件是一场因为利益冲突,又因网络而促成的社会运动。所以,本文选择采用社会运动理论来加以分析。

  

   社会运动理论,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于美国和欧洲开始兴起。在美国,这个社会运动的大潮首先是民权运动,该运动的主题是从非洲移民到美国的美国人为了争取投票权及其他公民运动[9]。随后,还爆发了大规模的环境运动,妇女解放运动和和平运动。在美国,有的运动则会到五角大楼前进行游行示威,在欧洲,则是攻占大学。比如,1968年5月爆发的法国学生运动当中,巴黎学生因为受到中国红卫兵的鼓舞,而占领了索邦大学。[1]

  

   社会运动理论至今已经经历了五个阶段[10],分别是:(1)社会怨恨理论。该理论主要是被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泰德·格尔(The Robert Gurr)在《人为什么造反》一书中提出,时间是1970年。他认为,之所以会发生社会抗争等,主要原因是因为相对剥削感。也就是说,在现代化进程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期望,而社会则具有实现这些价值的能力。如果社会变迁使得社会的价值能力无法满足人们的期望,那么人们就会产生相对剥削感,继而就会形成造反的行为。[2](2)理性选择理论。与社会心理学不同的是,理性选择理论认为,人们的集体行为绝对不是非理性的。但是,理性选择理论,无法解释搭便车的问题等,所以,发展到这个阶段,就需要寻求新的解释范式。(3)资源动员理论。麦卡锡于1973年发表了《社会运动在美国的发展趋势》。他认为,社会运动在20世纪60年代之所以会增多,主要原因并不是社会矛盾加大,而是社会上可供社会运动参与者利用的资源增多。(4)文化构造理论。代表人物是斯诺,本福德,斯维尔等人。他们认为,情感、意识形态与文化的重要功能在于把社会运动的成员和运动组织联系到了一起。这里,必须考虑参与社会运动成员的关系网络,而熟人社会或者陌生人社会是恰好相反的两者结果,前者往往更容易发生社会运动,或者说集体抗争。(5)政治过程理论。在查尔斯·蒂利看来,像社会运动这样的集体行动并不会独立于政治之外,也不会在政治之外自行壮大,或者说是消失殆尽。恰好,集体行动与政治之间存在着不断相互塑造的关系。(6)革命理论。革命与社会运动的研究方法等几乎常常出现汇合的趋势,革命理论认为,爆发革命是社会病态的特征。并且经过三代革命理论的研究,通过比较中国革命、俄国革命、法兰西革命等,越来越深入地认识到革命作为社会运动、集体行动与抗争行为的一种范式,被加以认识。本文主要研究的是W市的出租车司机的集体抗争,他们并非是为了权力而抗争或造反,故而对革命理论暂且不予以考虑。

  

   通过对比以上六种社会运动理论,我们可以发现,除了革命理论可被排除以外,其他五种理论都几乎可以被用以理解W市的“8·10事件”。并且,我们还可以引入“抗争政治理论”来做更为深入的理解。在《抗争性政治研究中的无声与有声》[11]当中,作者认为,除了社会结构以外,时间、空间、领袖、情感、宗教等因素都会对抗争行为的影响。所以,抗争性政治的解释,在被“无形学院”[12]提出来以后,就获得了中国学者的青睐,并为于建嵘[13]等人将其引入到中国。抗争性政治用于解释中国的农民集体上访、群体性事件等时尤为有用。且发生在1978年以后的中国集体抗争,多是为了利益而不是权力,故而基于抗争而不是革命的角度,我们用这一理论来解释中国的社会问题,是合情合理的。且这一理论的发展,延续了上述中的六种理论[14]而形成了解释集体行动的反抗最为合理的路径之一。

  

   三、网络时代社会运动的生成与理论解释

  

   网络时代的社会运动,主要是指基于网络空间和时间的集体行为,而不是说仅仅靠网络来进行抗争[15]。接下来,我们从两个方面来探讨,一个是网络时代社会运动的生成,另外一个是用第二节所提到的一些理论来加以解释。

  

   (1)网络时代社会运动的生成

  

   以W市出租车司机罢工、堵路为例,他们采取的行为,是网络抗争,也是现实社会的抗争,原因在于,出租车司机们从最初的网络发帖、讨论,到基于空间隔绝的微信联络和受人鼓动,进而采取实质性的罢工举动。而网络既作为起因又作为中介,在专车动了出租车的“奶酪”时,政府却未对这样的市场行为出台相关的法律和规定以界定专车与出租车的行为边界或经营界限,故而造成原先就已经存在的出租车运营市场遭受后来的专车抢夺问题,继而伤害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利益。

  

   首先,私家专车和汽车租赁公司所提供的专车服务的兴起是对出租车的变相的抵抗。与人们对出租车的满意度[16]不同的是,私家专车为潜在顾客提供价格低于出租车但体验较好的服务。与此同时,归属于各大打车软件平台身后的公司的租赁汽车业务则如一篇新闻报导里所说:“我们与出租车不同,我们不单服务个人,还服务各大企业。所用车辆是汽车租赁公司的,驾驶员是劳务公司的,这相当于将汽车租赁服务和劳务代驾打包,通过打车平台在运营。”[17]工作人员反复强调:租赁公司的车辆是可以合法租赁,向乘客提供服务的。至于价格高于出租车数倍,工作人员表示价格明细已公布,乘客可自行选择。“这好比吃一顿午饭,大排档和星级自助餐的价位肯定不一样。”[3]既然私人专车的定性如此,而国家的法律法规都没有及时跟上,那么这类的服务,或以低价格或以高服务,大大降低了乘客对出租车的需求,且更多地吸引乘客采用私家专车等方式来为自己的出行服务。[18]

  

比如一位叫“HUANG—XU”的网友如此谈道:“这些W市的士师傅也是够不要脸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素质,还堵路,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还喊着为了W市的未来,把我们这些上班的都堵在路上,扰乱社会正常秩序,有意思嘛您,本来没坐过这些专车的,不过经过这件事,以后不会再做的士了,宁愿等专车。”网友“wt573852301”也谈道:“总觉得出租是W市最牛逼最拽的职业!远了不走近的不去!拦车他尼玛眼镜瞎枯了?停都不停!多提一点东西就不载!坐你妹啊!现在晓得捉急了!拦个车还要尼玛求倒司机玩。”类如这样的帖子、言论在论坛[19]里比比皆是,主要表达的是对W市出租车服务的不满,且更多是对出租车司机的不满。所以,选择专车而不是出租车出行,更多地是对出租车的服务差、收费高模式的变相抵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政治   集体抗争   社会运动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发展社会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1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