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亚太需要整体安全架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 次 更新时间:2016-11-07 17:53:41

进入专题: 亚太   安全架构  

王缉思 (进入专栏)  

   本文节选自搜狐国际对王缉思教授的专访

  

“一带一路”是亚太安全架构重要内容

   搜狐国际:谈到政策影响,我们都知道,“一带一路”战略其实与你早先提出的“西进政策”有颇多联系,但目前“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动似乎遇到一些挑战,特别是中亚以及中东地区的安全问题。

   王缉思:还回到北阁对话的内容里头,讲到亚太安全架构就必然涉及到“一带一路”上的国家,我们没有集中精力去讨论中亚的问题,因为这不是亚太安全架构的中心点,但东南亚是。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可以说是我们研究亚太安全架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中东、中亚甚至远到欧洲有很多安全难题,可能会影响到这个倡议的实现,问题是,这是一个客观存在,中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维持整个中东的稳定。中东要乱,中国只能跟其他国家一起制止更大规模的动乱发生,对宗教激进势力要进行打击,要维持各国的稳定,只能做到这为止。

   搜狐国际:西方有媒体鼓噪中国直接派兵叙利亚,会同俄罗斯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中国会直接派兵叙利亚吗?

   王缉思:中国在外交上是非常谨慎,考虑非常周全的国家。如果派兵到境外,以什么名义?以联合国维护部队的名义,就必须经过联合国。中国一直主张,如果要到境外去用兵要经过联合国安理会集体决议,在没有这些国际机制的保障之下,我不认为中国会贸然出兵去打仗。

   至于别的国家做了,要怎么评价那是另外一回事。比如美国没有经过联合国或者安理会的讨论就出兵伊拉克,吸取整个经验教训,中国在境外动武的考虑会非常慎重,不会轻易去做。

   搜狐国际:在亚太安全架构里,朝韩半岛一直是个关键点。刘云山常委10日访问朝鲜,当面向金正恩表达了六方会谈的重要性,你认为朝核六方会谈重启可能性大吗?

   王缉思:短期内重启的可能性很小。朝鲜曾经说过永远退出六方会谈,现在又说可以接受六方会谈。此前六方会谈谈的是如何让朝鲜放弃核武器,弃核还要保证无核,但是朝鲜不谈弃核,而在美国看来不谈弃核,六方会谈就没有意义。

   搜狐国际:朝鲜核问题会影响到日韩的核政策吗,如韩国和日本会发展核武器吗?

   王缉思:会的,但美国压着。朝核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整个亚太的安全问题,所以我才主张整个亚太要有一个安全架构,六方会谈谈不成可以放在那儿,如果亚太有一个整体的安全架构,所有亚洲国家,除了朝鲜都说朝鲜必须放弃核武器,一起对朝鲜施压,朝核问题就有可能解决。

   “现在有某种意义上的军备竞赛发生”

   搜狐国际:你谈到亚太需要一个安全架构。这正是今年北阁对话的主题是“建设亚太安全架构:全球与地区视角”。亚太地区的安全体系是由美国一手组建的,是不是这个体系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了呢,而在重建安全架构的过程当中,中国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王缉思:亚太安全体系,美国参与了一部分,但不能主导。整个亚太安全,现存一些机制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在亚太地区有些单边的同盟关系,比如说美国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等等都有某种同盟关系,但他没有办法建立起一个多边的条约体系,或者说是一个架构,所以美国的安全体系也不是完整的。

   除了美国的同盟体系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机制,一个是东盟主导的,比如东盟地区论坛,东盟本身所具备一些安全、政治和外交上的作用,有东盟地区论坛和东盟其他的安全考虑和设想。

   还有一些是多边机制,例如前面谈到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除此之外,有些是属于军事方面,像香格里拉对话会,马上要举行的香山论坛也是个对话机制。还有中美之间在军事方面达成的一些谅解和危机管控的机制,中日之间也有一些危机管控的机制。

   这些机制非常复杂,但我们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亚太安全的架构。

   搜狐国际:那么北阁对话聚焦这个议题的具体方向是什么?

   王缉思:北阁对话的一个中心议题就是,需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亚太安全架构吗?就是这些国家需要出一个共同声明或者成立一个组织吗?我们认为是需要的,有些国家也认为是需要的。那应该怎么做?首先涉及到美国现有的安全同盟怎么对待,它包括一些什么内容,它需要达成什么样的战略共识,怎样消除相互之间的疑虑,怎样防止军备竞赛的发生?

   事实上,现在就有某种意义上的军备竞赛发生,大家都在相互增加军力,日本通过了安保法案,增加军事上作战的准备,准备向海外派兵。外国也很关注中国的国防建设,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建设,然后中日之间有钓鱼岛问题,东海也存在一些争议,地区还有很多很多别的跟中国有关系的问题。但还有一些问题不跟中国直接相关,比如韩日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东南亚一些国家不很稳定,朝核问题也没有解决,还有半岛的问题。还有许多的问题需要讨论,有一个整体的架构总比没有要好。

   搜狐国际: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外交战略上有许多大的动作,比如“一带一路”战略、金砖国家银行以及亚投行的设立,这些外交动作是否意味着中国改变了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战略?

   王缉思:关于“韬光养晦”,是邓小平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提出来的战略设想或者思考,当时的环境是因为天安门的政治事件,西方国家采取一些反华举措,中国在国际上遇到的挑战比较大,而苏联解体显得好像有一种单极世界的可能性。小平同志在那个时候提出来我们要韬光养晦。是针对当时的情况说的,特别针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外交压力。如果当时中国采取一种全面出击跟西方对抗的方式,肯定不利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

   但我认为韬光养晦不可能成为一个全面的外交战略,当时也不是一个全面的外交战略。因为国际环境越来越复杂。同时,“韬光养晦”说到底也不是一个褒义词,是在特定场合针对特定事件说的,不能把它变成一个全面的东西。

   韬光养晦是不适合跟外国人说的。邓小平不只是讲韬光养晦 ,是讲朋友要交,心中有数,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不扛旗,不当头。是一系列不同的讲话里头讲到的一种战略思想。不能把它用几个字突出出来,那时候该韬光养晦,现在该有所作为了。永远该有所作为,如果是讲韬光养晦,那也永远应该有一种韬光养晦的战略思考,或者应该叫谦虚谨慎,谦虚谨慎是中国人的处世之道,永远没有错。即使强大到美国那样也应该谦虚谨慎,当然你的利益需要维护,不能说我们韬光养晦就缩起来,涉及到核心利益的时候,该强硬就强硬。

  

给TPP下结论为时过早

   搜狐国际:10月5日的时候,美日等12国财长签订了TPP协议,一些评论指出中国被孤立,对此你怎么看?

   王缉思:TPP从开始谈判到现在只是告一个段落,也就是原则上达成一个协议,还有很多细节没有透露,能不能得到各国议会批准未知数也会多,批准的时候会不会做一些修改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就做一个很大的结论,说对中国会做多大的损害,讨论中国应不应该加入都为时过早。

   总体来说,这是美国基于长远经济利益的盘算,提出了这样一个框架,他想给未来的国际经济立一套规矩,这套规矩肯定有利于他的。有利于他的未必就一定不利于别人,就一定损害别人。因为中美的经济是联系在一起,对中国有损害的最终对美国也有损害,对美国有损害的最终也会对中国有损害。所以还是一个共同经济利益之下的,想要建立新的规则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

   搜狐国际:由于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关于中美之间竞争的话题越来越热,亚投行被认为是中国挑战美国金融霸权的一步,你认为这一说法有道理吗?

   王缉思:没有道理,中国办亚投行是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加强,成立一个新的银行可以提供融资,专款专用。这个金融组织的运行方式和现有世界银行和亚开行很接近,它不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分行。既然参加国家很多,当然不能中国一家说了算,得考虑成本,考虑有没有经济上的回报。

   亚投行越做越大,人民币使用范围就会越来越广,人民币可能就会变成一些国家的储蓄货币,这就可能影响到美国的金融霸权。首先这是一个长期过程,而且这也是公平竞争。别的国家为什么要存人民币?首先人民币要变成可兑换货币,这就涉及到中国金融体系的对外开放程度,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比较谨慎,而且人民币国际化也不是一蹴而就,要取代美元地位还差得远的。

   搜狐国际:习近平主席9月份访美,成果颇丰,但是在网络安全领域中美依然是有分歧,网络安全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有多大?

   王缉思:这是美国人严重关切的事,那么中国是不是也强烈关注?当然也有,中国希望避免网络战。这里面包括几种可能性,一种就是通过网络战的办法来毁灭对方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运行机制,比如说通过网络战可以使美国或一部分地区电网停止运行,反过来美国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关于这一点,两国已经达成协议,就是中美都不去做。

   还有一部分是通过网络侦察对方的政治和军事机密,就好像派间谍一样,这是公开的秘密。所以说通过网络去相互刺探,是心知肚明的事,也杜绝不了。

   美国人关心的是第三类的问题,他指责中国政府部门窃取了一些网络机密,这些网络机密可能有商业用途,把这些网络机密出售给一些公司,从而获取一些商业利益。这样美国的商业利益就受到损害,知识产权受到损害,美国认为这个事情我们都不能干。双方也就在这个问题上也在交换意见,中国认为你要说中国干了什么,你要提出证据来啊,是我政府支持干的吗,也许是黑客自己干,也可能是公司自己干的。

  

中美战略竞争可能扩大到更多领域

   搜狐国际:王教授在《苏美争霸的历史教训和中国的崛起道路》一文中有提到,苏美争霸的策源地和主战场都是当时世界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的核心地带——欧洲,而现在的亚太地区也成为了世界政治、经济的中心,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外交斗争有可能滑向“冷战”吗? 而中美在亚太地区的矛盾对亚太安全结构的重建有什么影响?

   王缉思:中美在亚太地区是又合作又竞争,合作的方面就是美国很重视亚洲,因为美国就是太平洋国家。以TPP为例,这里面合作的面可能比较多一点,竞争面就是经济规则怎么制定的问题。在安全问题,可能竞争的一面就多一点,竞争的一面包括亚太的安全体系,美国想主导亚太的安全体系,中国不满意美国跟其他国家建立更加针对中国的紧密军事联盟。

   冷战其实一个很特殊的历史时期,两大集团,又是军事集团,又是经济集团,又是意识形态的集团,这才叫冷战,不然只能叫一般的战略竞争,中美之间会不会形成这种局面?我觉得不会。

   中美之间的意识形态是不同的,但是中国没有想要扛起一个大旗来,说跟西方价值观绝对是两样的,弄出一个苏联一样的价值体系,美国坚持他的价值体系,这可能是意识形态的完全对立,现在不存在这种情况。

   甚至于在市场经济、军备控制等很多方面的规则大家相互都普遍接受,那么意识形态不会产生(冷战),经济上更不可能相互孤立。军事上,美国有个同盟体系,但美国没有说针对中国。冷战时期北约是针对苏联,亚太同盟体系是针对苏联和中国所谓共产主义国家的,当时苏联弄出华沙条约组织跟北约对抗,但中国恐怕没想要成立一个同盟体系跟美国的同盟体系对抗,所以冷战以及跟冷战接近的那种局面不会出现。

   但会不会使中美战略竞争扩大到很多的领域?这是中国需要防止的,不能说这种前景是不存在,也就是说,两国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以致影响到其他国家,比如说美国和日本走的更近,中国跟俄罗斯走的更近,等等,这样就会把整个地区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美国主导,一部分是中国主导的。

   这种战略设计中国是没有的,美国人想做的话,中国就想办法消解了。中国通过改善跟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可以消解美国军事同盟的作用。相对而言,美国也不希望自己的盟国跟中国搞对抗,所以我相对而言谨慎乐观。

  

进入 王缉思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亚太   安全架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995.html
文章来源:国际安全与战略评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