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托尔斯泰与沙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3 次 更新时间:2016-10-27 17:40:01

进入专题: 托尔斯泰  

陈殿兴 (进入专栏)  

    

   托尔斯泰一生没有直接跟沙皇打过交道,但间接打交道的事是不少的。我觉得有以下两件事是值得提一下的,因为从这里可以看出沙皇对托尔斯泰的态度和托尔斯泰对沙皇的态度以及他们的为人。

  

   一、托尔斯泰夫人觐见沙皇

  

   《托尔斯泰全集》第13卷被禁止出版。托尔斯泰夫人写信给内务大臣要求取消禁令,但未能成功。她1891年3月28日深夜出发到彼得堡去当面请求亚历山大三世批准《托尔斯泰全集》第13卷出版。

  

   在彼得堡等待沙皇接见期间,她为了大致知道应如何跟沙皇谈,决定到书报审查委员会找青年时代就认识的费奥克蒂斯托夫了解一下书被禁的原因。她从费奥克蒂斯托夫那里了解到,书被禁止出版是因为里面收录了《关于生活的书》《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和《克莱采奏鸣曲》;跟费奥克蒂斯托夫谈的结果,前两篇作品解禁,剩下的只有《克莱采奏鸣曲》。因此,她跟沙皇谈的只是《克莱采奏鸣曲》问题。

  

   1891年4月13日,亚历山大三世接见了托尔斯泰夫人。这件事托尔斯泰夫人在1891年4月22日的日记里有详细记载。由于受篇幅的限制,我只把她跟皇上的谈话部分摘译出来,因为从谈话里,我们可以看出沙皇对托尔斯泰的看法和态度来。

  

   “皇上在门口迎接我,伸手给我,我微微下蹲,行了個屈膝禮。他开始说:

  

   “ ‘请原谅我,伯爵夫人,让您久等了。可是情况迫使,我不能再早了。’

  

   “我回答说:

  

   “ ‘我深深感激陛下开恩接见我。’

  

   “接着皇上开始谈起我的丈夫来,并问我有什么请求,原话记不得了。我开始答话,语调已自信而平静了:

  

   “ ‘陛下,我近來注意到我丈夫想写以前那種文藝作品了。不久前他说过:‘我已不想写宗教哲学著作了,可以写文艺作品了。我腦海里正在形成一个像《戰爭与和平》那种形式和规模的东西。可是反对我的成见却在不断增长。例如全集第13卷被禁,最近有可能放行;《教育的果实》被禁,现在被允许在皇家剧院上演;《克莱采奏鸣曲》被禁……’

  

   “皇上听到这里,对我说:

  

   “ ‘那部小说写的那个样子,您大概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读它吧。’

  

   “我说:

  

   “ ‘遗憾,这篇小说的形式过于极端,可是它的基本思想却是:理想是永远也达不到的;如果把极端贞洁作为理想,人们在婚姻生活里只會是纯洁的。’

  

   “我還記得,當我說到列夫?尼古拉耶維1想要寫文藝作品時,皇上曾說過:‘嚄,这太好了!他写的多好啊,他写的多好啊!’

  

   “我指出《克莱采奏鸣曲》的理想以后,接着说:

  

   “ ‘如果能解除对全集里的《克莱采奏鸣曲》的禁令,我会多高兴啊。这可以清楚地表明陛下对列夫?尼克拉耶维奇的恩典。谁知道呢,这也许会极大地激励他的工作热情呢。’

  

   “皇上说:

  

   “ ‘在全集里可以让它出版,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全集的,扩散范围不会大。’

  

   “我不记得在谈什么时候皇上曾两次提到对列夫?尼古拉耶维奇脱离教会表示遗憾。他还加了一句:

  

   “ ‘普通民众中间出现那么多异端邪说,给了他有害的影响。’

  

   “我说:

  

   “ ‘我可以向陛下保证,我丈夫不管在什么地方也从来没有在民众中间说教过什么;他从来不对农夫说什么,不仅不扩散自己手稿里的什么东西,而且看到他的手稿被散发,他常常绝望。例如有一次一个年轻人偷偷从日记里抄录了一份手稿,两年以后石印出来加以散发。(我没有指名道姓,谈了米×亞×诺沃肖洛夫和他刊印《大棒尼古拉》2的做法。)

  

   “皇上感到惊讶,愤慨地说:

  

   “ ‘竟有这种事!多么卑劣,简直可怕!任何人都可以在日记里写他想写的东西,可是偷手稿——这是很卑劣的行为!’

  

   “皇上说话羞怯,声音听起来很舒服很悦耳。他的目光充满爱抚,很和善;笑容腼腆,也很和善。身材很高大,有些肥胖,但很健壮,看样子力气很大。头发几乎完全脱落;两个太阳穴之间的距离太窄,好像受到了一些压挤。他有些像切尔特科夫4 ,尤其是说话的样子和声音。

  

   “皇上还问过我孩子们对托尔斯泰学说的态度。我回答说,孩子们对父亲宣传的高尚原则只能是尊重,而我则认为需要培养孩子们信仰教会,我8月还跟孩子们斋戒过,不过是在图拉,不是在我们乡下,因为乡下接受我们忏悔的神父被变成了密探,写关于我们的虚假的告密材料。皇上说;‘我听说过。’接着我讲了大儿子是地方行政长官 3,二儿子已婚,管理家业,三儿子读大学,别的孩子在家里。

  

   “我忘了记下来,谈到《克莱采奏鸣曲》的时候,皇上还问过我:

  

   “‘您的丈夫不能对这篇小说稍稍改改吗?’

  

   “我说:

  

   “‘不能,陛下,他从来不能改动自己的作品;关于这篇小说,他说它使他感到厌烦,听都不能听。’

  

   “后来皇上还问我:

  

   “‘你们是否跟切尔特科夫〔……〕经常见面?是他把托尔斯泰引入歧途的。’

  

   “这个问题,我没有准备,迟疑了片刻。不过我马上想好了,答道:

  

   “‘切尔特科夫,我们两年没见到他了。他妻子有病,他离不开。他跟我丈夫接近,起初并不是因为宗教问题,而是〔……〕’

  

   “皇上听完什么也没有说。最后,我下决心说:

  

   “‘陛下,要是我丈夫再写文艺作品,我要出版他的著作,如果能得到陛下亲自审查,我将感到莫大荣幸。’

  

   “皇上回答说:

  

   “‘我很高兴。把他的作品直接寄给我审阅好了。’

  

   “皇上还说:

  

   “‘放心吧,一切都会安排好。我很高兴。’”

  

   托尔斯泰夫人为了取悦沙皇,说托尔斯泰已不再想写宗教哲学著作,想写文艺作品。托尔斯泰对夫人的这种说法很不满意,认为她承诺了无法履行的义务。

  

   二、托尔斯泰给沙皇写信

  

   托尔斯泰给沙皇写过两封信。

  

   第一封信是1881年3月写给亚历山大三世的。

  

   亚历山大二世1881年3月被民意党暗杀后,六名凶手正在审判,必将被判死刑。托尔斯泰写信给亚历山大二世的儿子、新继位的亚历山大三世,劝他根据基督的教导,不以恶报恶,要以德报怨,赦免这六名凶手。这封信他是请斯特拉霍夫转交的,斯特拉霍夫请波别多诺斯采夫转交,遭到拒绝,便找历史学家别斯图热夫-留明转交,别斯图热夫-留明通过亚历山大二世的第五个儿子、亚历山大三世的兄弟谢尔盖·亚历山大罗维奇大公交到沙皇手里。

  

   这封信原件迄今没有找到。我们只能看到草稿。从这份草稿里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思路和思想。

  

   在草稿里,他说:“您的父亲,已故俄国皇帝做了许多好事,一生都希望人们好,是个善良的老人,被惨无人道地杀害,杀害他的人不是仇恨他个人,是仇恨现行制度;他们杀害他说是为了全人类的什么崇高福祉。您继承皇位,面临的也是杀害您父亲的那些敌人。他们是您的敌人,因为您处在您父亲的位置上;为了追求臆想的普遍福祉,他们也想要杀害您。”

  

托尔斯泰接着说,亚历山大三世心里一定想:他们是国家、人民的敌人,不信上帝、危害千百万臣民的安宁和幸福,即使不为父报仇,也应加以清除。托尔斯泰认为这种想法是最可怕最强烈的恶的诱惑。 他说:“不管是什么人,是皇上还是牧民,都是受到基督教义教导的人。〔……〕上帝不会问您君王义务完成情况,不会问您皇帝义务完成没有,但是会问您作为人的义务完成情况。您的处境是可怕的,因此才需要在受到诱惑的可怕时刻用基督教义来指导自己。您面临诱惑中最可怕的诱惑。但是不管这诱惑多可怕,基督教义都会战胜它;围绕着您的诱惑之网,在践行上帝旨意的人面前会灰飞烟灭。《马太福音》第3章第43节。你们又听见这样的教训说:‘爱你的朋友,恨你的仇敌。’但我要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并且为迫害你们的人祷告。这样,你们才可以做天父的儿女。同上,第38节。你们曾听见这样的教训:‘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但我要告诉你们,不要向欺负你们的人报复。同上, 第18章第20节。不是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6 不要仇恨敌人,要感谢他,不要报复,要不倦地宽恕 。这是对人说的,任何人都能做到。君王的、国家的任何理由都不能破坏这些诫命。同上,第5章第19节。所以,那违反诫命中最小的一条,并且教别人也这样做的,在天国里要成为最渺小的。相反地,那遵守法律,并且教别人也同样遵守的,在天国里要成为最伟大的。同上,第7章第24节。所以,所有听我的话而实行的,就像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纵使风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殿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托尔斯泰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86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