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重拾文化自信,打破影响因子神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22 次 更新时间:2016-10-24 19:44:46

进入专题: 影响因子   文化自信  

江晓原 (进入专栏)   穆蕴秋  
为什么这种现状仍有愈演愈烈之势?阻碍改变的因素是什么?

  

   江晓原:SCI和影响因子,从一家商业公司的商业产品居然在科学界成为“学术公器”,是多种因素促成的。首先,加菲尔德本人的专业教育背景与其创立的SCI和影响因子的产品特性之间,有很强的专业关联性。同时,加菲尔德本人是个营销天才,1960年他将公司的名称改为“科学情报研究所”(ISI),因为这样听上去完全像一家权威科研机构。为了推销产品,他甚至还通过鼓吹“SCI可以预测诺贝尔奖”——已被证明完全不能成立,来吸引科学界的注意力。

  

   其次,SCI和影响因子诞生时,恰逢科学专业细分化的时代,科研人员、科研机构的数量、科学经费的投入等都急剧增加,学术竞争骤然加剧,科学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需要一个容易辨识的量化标准。

  

   针对滥用影响因子的现实,国际科学界已在2013年和2014年推出了《旧金山宣言》和《莱顿宣言》,警告过度依赖影响因子会妨碍创新,并呼吁评估科研工作应从基于刊载的期刊回归到科研工作本身的价值中去。

  

   由于科研评价的复杂性,学术机构的极度膨胀,管理人员的思维惰性等一系列复杂的因素,科学界寄希望于通过量化指标、程序公正等手段来使得结果看上去公平公正。另外,这一量化考核的思维和格局一旦形成,由于惯性的力量和路径依赖,短时间内很难有突破性改变。

  

打破神话需要文化自信

  

   问:多年前,原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曾指出:科学界以SCI刊登或收录为荣,有一篇定乾坤之势。近些年,影响因子在中国被推崇到神话般的地步,它已经扭曲了中国的科研评价机制,阻碍了中国的科研创新。那么,中国科学界如何才能走出这种神话?

  

   江晓原:中国科学界要走出影响因子的神话,在思想层面,要思考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发展科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发展科学的根本目的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那么科学界更应该思考如何切实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而不是乞求让西方人知道自己的工作,乞求西方人对自己的工作说好。比如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美国核讹诈的险恶环境之下,我国自力更生自主研制两弹一星,这是真正利国利民的科学贡献,这样的科学贡献胜过一千篇一万篇SCI论文!

  

   第二,发展科学也绝不能丢掉文化自信。在影响因子神话的背后,我们不难发现一种失去文化自信的民族心理机制在起作用。追溯历史,我们在很长时间里是有自信的,汉唐盛世我们有自信,甚至乾隆接见英使马嘎尔尼时我们也还有。再过了不久,这个自信被西方的坚船利炮给摧毁了,我们输了,我们认输了,于是开始学西方。

  

   西方人发起的影响因子游戏,用不公平的方式让自己在这个游戏中高高居于领先位置,而在科学上、文化上缺乏话语权的发展中国家,都老老实实地跟着西方人玩。我们在科研上花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用英文写成优秀的论文投到西方期刊上,还要为此支付巨额的版面费;而为了让我们自己的科技工作者读到这些论文,我们再用巨额金钱将其买回来。这不是在用中国的人力财力免费为西方打工吗?

  

   而且,长期这样做的结果,我们自己的科学期刊上就永远不会有第一流的成果发表,我们将永远跟在西方人后面亦步亦趋。

  

   现代科学的发展史表明,西方列强当年也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玩科学,然后把这个游戏玩大了,就有了话语权。这个话语权,最后归根到底表现为以经济和军事力量作为支撑,输出文化和理念,制定游戏的规则。

  

   我们要想打破影响因子的神话,必须要有文化自信。这个自信不是排外的民族主义,而是我们绝对不能丧失自信和自己的判断能力。如果说我们曾经不得不学习西方,那么学到今天,我们已经应该而且能够理直气壮地考虑“满师”问题了——我们不要指望西方给我们颁发“毕业证”,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满师!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影响因子   文化自信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8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