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第十五章 课程中的游戏和工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7 次 更新时间:2016-10-24 08:43:24

杜威 (进入专栏)  

  

一、主动的作业在教育上的地位

   过去一个世纪学校课程经过了很大的改革。这种改革的由来,一部分是由于教育改革家的努力,一部分是由于研究儿童心理的兴趣的提高,一部分是由于学校教学的经验。从这三方面来的一个教训,即教学应从学生的经验和能力出发,使学校在游戏和工作中采用与儿童、青年在校外所从事的活动类似的活动形式。近代心理学已经用复杂的本能的和冲动的倾向,代替旧理论关于普通的和现成的官能的主张。经验表明,当儿童有机会从事各种调动他们的自然冲动的身体活动时,上学便是一件乐事,儿童管理不再是一种负担,而学习也比较容易了。

   有的时候,人们采取游戏、竞技和建造作业,只是为了以上这些原因,强调解除“正规的”学校功课的沉闷和劳累。但是,没有理由只是采用游戏和建造作业作为愉快的消遣。心理生活的研究表明,探索、操作工具和材料、建造、表现欢乐情绪等先天的倾向,具有基本的价值。如果这些本能所激起的种种练习是正规的学习课程的一部分,学生便能专心致志地学习,校内生活和校外生活之间的人为的隔阂因之减少,能供给种种动机,使学生注意有显著教育作用的各种材料和过程,并能使学生通力合作,了解知识材料的社会背景。总之,学校所以采用游戏和主动的作业,并在课程中占一明确的位置,是理智方面和社会方面的原因,并非临时的权宜之计和片刻和愉快惬意。没有一些游戏和工作,就不可能有正常的有效的学习;所谓有效的学习,就是知识的获得是从事有目的的活动的结果,而不是应付学校功课的结果。讲得更具体些,游戏和工作完全和认识的第一阶段特征相应。我们在前章讲过,这一阶段认知的特征是学习怎样做事和熟悉所做的事情和过程。在有意识的哲学兴起以前,希腊人用同一个词Tεxu,代表技艺和科学,这是有启发性的。柏拉图论述知识时,也根据分析补鞋匠、木工和音乐家等等的知识,指出他们的技艺(如果不是纯粹的机械工作)都含有一个目的,须掌握工作的材料,控制所做工具,并有明确的进行程序——这种种事情都须了解,才能获得聪明的技能或技艺。

   儿童在校外的时候一般总是在游戏和工作。这个事实在许多教育者看来,无疑是一个理由,它说明了儿童在校内的时候,为什么应该做与校外根本不同的事情。学校里的时间很宝贵,似乎不应该用来重复做儿童无论如何肯定要做的事情。在有些社会条件下,这个理由是有力量的。例如,在开拓的时代,校外的作业能提供明确的和有价值的理智的和道德的训练。另一方面,有关这些作业的书籍和其他资料很少,并且难于得到;这些书籍和资料是当时狭隘和原始环境的唯一排遣的工具。无论哪里,只要有这种情况,主张学校活动集中在书籍上,就是有一番道理的。可是,在大多数现代的社会里,情况就大不相同了。特别在城市里,青年所从事的工作大多是反教育的。禁止童工是社会的责任,这件事实就是这一点的证明。另一方面,现在印刷品很便宜,普遍流通,一切求知识的机会又很多,所以旧式的钻研书本的工作远没有过去那么有力量了。

   但是,不要忘记,在大多数校外环境里,教育的结果不过是游戏和工作的一个副产物。这种结果是偶然的,不是主要产物。因此,所得到的教育发展多少也是出于偶然的。很多工作都具有现在工业社会的缺点——这种缺点几乎是青年正当发展的致命伤。游戏往往既重复和肯定成人生活环境中的优点,也重复和肯定成人生活环境中的劣点。学校的任务就是设置一个环境,在这种环境里,游戏和工作的进行,应能促进青年智力和道德的成长。如果仅仅在学校采用游戏和竞技、手工和劳作,这还不够。一切还看我们怎样运用它们。

  

二、可用的作业

   稍稍看一下学校已经采用的活动的项目,就表明我们手边有一个多么丰富的领域。学校里的手工,有用纸的,有用硬纸板的,有用木料的,有用皮革的,有用布的,有用纱线的,有用粘土和沙的,有用金属的,有时用工具,有时不用工具。采用的制作法,有折迭、切割、穿刺、测量、浇铸、做模型、制作图案、加热、冷却,以及锤、锯、锉等特有的操作方法。作业的方式也很多,除了无数种的游戏和竞技以外,还有户外短途旅行、园艺、烹饪、缝纫、印刷、书籍装订、纺织、油漆、绘画、唱歌、演剧、讲故事、阅读、书写等具有社会目的(不是仅仅作为练习,以获得为将来应用的技能)的主动作业。

   教育者的问题在于使学生从事这样一些活动:使他们不但获得手工的技能和技艺的效率,在工作中发现即时的满足,以及预备为后来的应用,同时,所有这些效果都应从属于教育——即从属于智育的结果和社会化倾向的形成。这个原则表示了什么意思呢?首先,这个原则排除某些做法。按照明确的指示和命令进行的活动,或复制现成的模型,不许有所更改,这种作业也许能养成肌肉的灵巧,但是并不要求认识目的和说明目的,换句话说,就是不许人运用判断力选择活动的方法并使方法适应要达到的目的。这种错误不仅见于特别称为手工训练的作业,并且见于很多传统的幼儿园的练习。此外,做错的机会也是一个附带的条件。这并不是因为错误是件好事情,而是因为如果太热心选择不准有发生错误机会的材料和工具,就要限制学生的首创精神,使学生的判断力减至最小限度,并强迫学生使用远离复杂的生活情境的方法,以致学生所学得的能力毫无用处。诚然,儿童往往过分夸大他们做事的能力,选择不是他们力所能及的设计,但是,能力的限制也是一件要学的事情;和别的事情一样,也要通过体验事情的后果才能学到。儿童从事过分复杂的设计,将会胡乱对付,把事情弄糟,不仅造成粗糙的结果(这还是小事),而且学得粗糙的标准(这倒是大事),这种危险是巨大的。但是,如果学生在相当时期还看不出他的成绩不好,从而受到刺激,去尝试可以使他的能力完善起来的练习,这便是教师的过错。同时使学生保持创造的和建设的态度,较之使他从事太细小和规定太严的活动,以求得外表上的完备,更为重要。对一件复杂的工作,在学生的能力范围以内,可以要求某些部分做到准确和精致。

   不自觉地猜疑学生本来的经验,因而过分使用外部的控制,不但见于教师的命令,也常见于教师供给他们的材料。学校的实验室、手工工场、福禄培尔式的幼儿园、蒙台梭利式的幼儿之家,都怕把原料供给学生。要求所给学生的材料是经过别人用心弄得完备的材料。学校中的书本学习有这种要求,现在这种要求也见于主动的作业所用的材料。这种经过别人加工过的材料能控制学生的操作,以便避免错误,这是确实的。但是,要想学生运用这种现成的材料,就可以获得造成这种材料原来的智力,那是错误的。只有从粗糙的材料做起,经过有目的地使用,学生才能获得包含在完成了的材料中的智力。在学校实践中,太重视成形的材料,导致过分夸大数学的特性,因为学生运用物质的东西,能从大小、形式和比例的问题以及从此引伸出来的关系,使他的智慧得到好处。但是,只有在作业中提出目的,要求学生这种数学特性,学生按照目的行动,认识这些特性,才算了解这些特性的意义。学生作业的目的愈合于人性,或者愈与日常经验所要求的目的相近,学生的知识就愈真实。如果学生活动的目的仅限于数学的特性,学生由此获得的知识就不过是技术性而已。

   我们说主动的作业首先应该注意全体,这是同一个原则的另一种提法。但是,教育的目的注意整体,而不是物质的事情。从心理方面说,学生能注意整体,依赖于他对作业有兴趣;整体是指性质而言,是说作业的情境具有完整的感染力。如果不顾目前的目的,太偏重于养成有效的技能,在设计练习时,往往就会脱离作业的目的。实验室的工作不过是一些准确的测量工作,目的在于获得有关物理学的基本单位的知识,而不去联系那些使这种单位显得重要的种种问题;或者是一些使学生能熟练使用实验仪器的操作方法。技术的获得与发现和试验的目的毫不相干,而只有通过发现和试验才能使技术具有意义。幼儿园的作业不过是用来给儿童有关立方体、球体等等的知识,和他们养成某种使用材料的习惯(因为每件事情都是“一点不错”地照做),至于缺乏比较切合生活经验的目的,有人以为可通过所用材料的所谓“象征主义”来补偿。至于手工训练,则变成一系列安排好的指定作业,使学生依次掌握一件件工具和关于建筑物的各种要素——例如各种不同的接合——的技术能力。主张这种教法的人辩解说,学生必须知道怎样应用工具,才能对付实际的制作——他们认为学生不能在制作的过程中学习怎样应用工具。裴斯泰洛齐主张主动的运用感官,替代硬记语言文字,这是合理的。但是,在实践中却留下了各种“实物教学”的计划,使学生熟悉所选实物的一切特性。错误是相同的:这些事件都假定必须使学生先知道实物的特性,然后才能明智地应用这种实物。事实上,在正常情况下,在明智地(即有目的地)应用事物的过程中,同时就在运用各种感官了,因为所观察的特性就是完成一个工作所应考虑的因素。看一下一个制作风筝的孩子的态度,他注意到木材的纹理和其他特性,也注意到大小、角度和各部分的比例;再看一下关于一块木材的实物课上的一个学生的态度,这个时候,木材和它的特性的唯一作用不过是用作实物课的教材。这两种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学生作业情境的发展,使他了解其中的作用,对目的来说,就构成一个“整体”。由于不了解这一点,在关于简单和复杂的教学中,常常发现错误的见解。在研究一门学科的人看来,简单的东西是他的目的——无论执行的过程多么复杂,他都要利用材料、工具或技术过程。有了统一的目的和集中注意作业的细节,在活动过程中所应考虑的许多要素也就觉得是简单的事情了。有了统一的目的,对于每个组成部分,就根据它在整个作业中的作用,赋予它一个单一的意义。一个人在做完全部过程以后,组成的特性和关系就是要素,每一个要素都有它自己的一定的意义。上面所说的错误的见解,是从专家的观点着想。在他看来,要素是独立存在的,把要素和有目的的活动分开,授予初学者,以为这就是“简单的”东西。

   但是,现在要从积极方面来讲。主动的作业代表要去做的事情,而不是什么研究。除开这个事实以外,主动的作业在教育上所以重要,在于它们可以代表社会的情境。人类基本的共同的事务集中于食、住、衣、家具以及与生产、交换和消费有联系的工具。这些东西代表生活的必需品和装饰品,这种事情接触到本能的深处;它们充满了具有社会性质的事实和原理。

   学校的园艺、纺织、木工、金工、烹饪等等活动,就是把上面所说的人类基本事务引用到学校课程中去。如果指责这些活动仅有谋生糊口的价值,那就失去其本意了。倘若广大群众常觉得他们所从事的工业职业不过是因为维持生计而不得不忍受的灾难,这不能归咎于职业,只能归咎于这种职业所处的情况。当代生活中经济因素的日益重要,更有必要使教育揭示职业的科学内容和它们的社会价值。因为,在学校中进行的作业不是为了金钱的报酬,而是为了作业的本身的内容。学校的作业摆脱了外部的联系和工资的压力,能够供给本身具有价值的各种形式的经验;这种作业在性质上真正是具有使人自由的作用的。

例如,园艺的教学并不需要为了培养未来的园林工人,也不是用来作为舒适的消遣办法。园艺的作业为了解农业和园艺在人类历史上和现在社会组织中所占的位置,提供了一个研究的途径。在用教育的方法加以控制的环境中进行园艺的作业,能借此研究有关生长的事实、土壤化学、光线、空气和水分的作用,以及有害的和有益的动物生活等等。在初学植物学时,没有一件事不能和关心种子的生长生动地联系起来。这样的材料不是属于称之为植物学的特殊的研究,而是属于生活的,并且和土壤、动物生活以及人与人的关系具有自然的联系。当学生长大时,就能不受原来对园艺的直接兴趣的支配,看出为了发现的目的而可以进行研究的各种有兴趣的问题——例如有关植物的萌芽和营养、水果的生产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威 的专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820.html
文章来源:《民主主义与教育》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