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晓东:重新理解年龄区分:以法律手段应对年龄歧视的误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6 次 更新时间:2016-10-21 09:08:08

进入专题: 年龄歧视  

丁晓东  
那么他不但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工作,而且还有可能会获取高额的赔偿。[53]

   有学者正是从这种角度来论述就业年龄歧视法的正当性的。例如,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克里斯蒂娜•乔斯(Christine Jolis)教授指出,年龄歧视不同于其他类型的歧视,需要从其他角度对其合理性进行论证。在美国就业关系中解雇非常容易,老龄员工在老龄阶段面临被抛弃的风险,就业年龄歧视法可以扮演一种制约雇主(hands-tying)的机制,以维持一种长期的雇佣关系。由于面临被提起诉讼的风险,雇主将会在解雇老龄员工的时候更为谨慎。[54]纽约大学法学院的辛西娅•埃斯特伦德(Cynthia L. Estlund)教授也指出,在美国这样一个没有对过错解雇进行一般性规定的国家,没有其他救济途经的被解雇员工可以诉诸反歧视法。[55]这些学者的论述或许在美国这样一个解雇自由的国家可以成立,[56]但在中国这样一个强调劳动者保护和解雇老龄员工较为困难的国家,已经或大可通过劳动法来促进长期劳动关系稳定。通过劳动法的强制性规定来避免老龄员工被随意解雇,不仅可以促进劳动关系的长期化,而且可以更加公平地保护每一位员工,避免只有一部分白领能通过反年龄歧视诉讼来和雇主进行博弈。

   综上所述,即使我们仅仅从保护老龄劳动者利益的角度出发,也很难得出应当以法律手段解决就业年龄歧视的结论。如果制定反年龄歧视法并且允许劳动者提起诉讼,那么得到保护的很可能只是一部分处于精英阶层的老龄人,而非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老龄人。

  

结语

  

   通过本文的分析可以发现,在就业市场上以法律手段进行反年龄歧视并非想象的那样合理。[57]首先,在性质上,年龄区分与其说是一个身份性歧视问题,不如说更多是一种市场中的信息筛选规则。其次,从平等对待弱势群体的角度来看,社会也并没有对于老龄群体进行不公平的对待,老龄群体也很难说是一个弱势群体。最后,从手段和目的的角度来看,以法律手段进行反年龄歧视也无法促进老龄人就业,改善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老龄人的就业境况。

   本文并非否认在社会中存在年龄歧视以及消除年龄歧视的重要性,更不是要否认社会中的确存在的老龄人就业困难问题。本文所要论证的仅仅是不应当以法律的手段来进行反年龄歧视。这种做法没有准确把握年龄区分的性质和考虑到以法律反年龄歧视的可能后果,也没有准确定位某些老龄群体就业困难的真正问题所在。[58]因而,本文论证虽然看上去是在“打击”改善老龄人群体的方案,但却是另一个意义上改善老龄人群体的努力。

   注释:

      [1]参见“河南书记卢展工找工作体验求职难因年龄大被拒”,载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462/10727142.html,2016年5月31日访问。

   [2]参见周伟:《我国就业中年龄歧视的实证研究——以1995-2005年上海和成都两市30万份招聘广告》,《政法论丛》2007年第3期,第13-21页。

   [3]参见《卢展工应聘遭拒,南京代表举一反三建议将禁止年龄歧视写入法律》,载正义网http://newspaper.jcrb.com/html/2010-03/01/content_38333.htm,2016年5月31日访问。

   [4]王月明:《消除年龄歧视是劳动权平等保护的首要内容》,《法学》2010年第3期,第123-128页。

   [5]蒋忠原:《浅析对我国就业年龄歧视进行立法的必要性及国际经验》,《理论界》2011年第9期,第80-81页。

   [6]对反歧视法历史的叙述,参见Julie C. Suk, From Antidiscrimination to Equality: Stereotypes and the Life Cycl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60 Am. J. Comp. L.75(2012).

   [7]参见杨海莉:《“国家公务员报考年龄歧视案”的宪法学思考》,《唐山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第24-27页。

   [8]参见注[4]。

   [9]参见骆正言:《谂年龄歧视和合理差别》,《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2年第3期,第59-62页。

   [10]参见注[7]。

   [11]参见刘勇:《高龄劳动者就业促进中的法律问题》,《法学》2012年第10期,第59-67页。

   [12]参见注[5]。

   [13]参见吕怡维:《美国反就业歧视法规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法学杂志》2010年第1期,第136-138页。

   [14]从认知心理学来说,这种认知模式和决策模式虽然也存在不少问题,但大体是有效的。对此综合性的分析,See Donald C. Langevoort, Behavioral Theories of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in Legal Scholarship: A Literature Review,51 Vand. L. Rev.1499(1998).

   [15] See Gary S. Becker, The Economics of Discrimination,2d ed, Chicago: University Chicago Press,1971.

   [16] See 42 U. S. C.§2000e-2.

   [17]对此的分析,See Jonathan Swift, Justifying Age Discrimination,35 Indus. L. J.228(2006).

   [18]转引自Samuel Issacharoff & Erica Worth Harris, Is Age Discrimination Really Age Discrimination?: The ADEA’s Unnatural Solution,72 N. K V. L, Rev.780,786(1997).

   [19] See Age Discrimination in Employment Act §12,81 Stat.at 607.(codified as amended at 29 U. S. C.§632(1994)).

   [20]对于信息和市场行为的分析,参见张维迎:《信息、信任与法律》,三联书店2006年版。

   [21]对于就业市场中歧视与信息传递的经典文献,参见Kenneth J. Arrow, Models of Job Discrimination, in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E~ conomic Life, Anthony H. Pascal ed., Lexington Books,1972; Edmund S. Phelps, The Statistical Theory of Racism and Sexism,62 Am. Econ. Rev.659(1972).

   [22] Arlie Russell Hochschild, The Unexpected Community: Portrait of an Old Age Subculture, Englewood. Cliffs, N. J.; Prentice-Hall, Inc”1973, p.21.

   [23]参见[美]波斯纳:《衰老与老龄》,周云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82页。

   [24]See Richard Epstein, Simple Rules for a Complex World,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5.

   [25]对于规则与标准的探讨,参见[美]波斯纳:《法理学问题》,苏力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54-78页。

   [26][美]波斯纳:《正义/司法的经济学》,苏力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73页。

   [27]参见注[23],第375-376页。

   [28]在有些社会中老龄人的处境会异常艰难,例如由于生存条件的残酷,爱斯基摩人的老龄人常常会被遗弃,在日本古代社会中也存在这种现象,曾经获取戛纳金棕榈奖的日本影片《梢山节考》对此有精彩的展现。

   [29]同注[18],第781页。

   [30]参见Massachusetts Board of Retirement v. Murgia,427 U. S.307,313(1976).

   [31]对此的具体分析,参见Gary Becker, Human Capital: 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Analysis,3rd ed.,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3, pp.40-51.

   [32]最初提出这种理论雏形的文献,参见Edward P_ Lazear, Why Is There Mandatory Retirement?,87 J. Pol. Econ.1261,1262(1979).

   [33]在普通法中,雇佣自由原则(employment at will)决定了解雇自由要较为容易。参见William R. Corbett, An Outrageous Response to“You’re Fired”,92 N. C. L. Rev. Addendum 17,18(2013).

   [34]See Robert J. Flanagan et al., Economics of the Employment Relationship, Glenview,111.: Scott, Foresman,1989, pp.260,264.

   [35]See Stewart J. Schwab, Life-Cycle Justice: Accommodating Just Cause and Employment at Will,92 Mich. L Rev.8,17(1993).

   [36] See George Loewenstein & Nachum Sicherman, Do Workers Prefer Increasing Wage Profiles?,9 J. Lab. Econ.67,68(1991).

   [37]参见注[18],第792页。

   [38]同注[17],第244页。

[39]“老龄是一个生命的阶段,只要我们正常地生活都会达到这一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年龄歧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79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