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策三:应该尽力尽责总结经验教训

—— ——评“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4 次 更新时间:2016-10-14 18:33:01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王策三  

  

一、一次很有意义的问卷调查

   2011年l0月中旬,多家报刊和网站报道: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新教育研究院、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联合举办的“新课堂、新教育”高峰论坛在京举行,会上发布了论坛主办方与中国教育网合作开展关于“教师对新课改的评价”的网络调查报告(以下简称《调查报告》)。[1]近4000名中小学教师接受了抽样问卷调查。受调查教师覆盖了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城乡各级教师。调查统计,获得了诸多重要的数据。[2]

   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问卷调查。《调查报告》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材料,尤其反映了那么多教师的意见。教师作为课程改革的主体,教育第一线的实践者,最有发言权,其评价最有权威性。诸多数据是很宝贵的,凭借这些数据,大家可以对课程改革十年来的成效,有一个比较概括的了解。①更重要的是,根据这些材料还可以展开进一步深人的分析和研究,全面检视十年新课程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内容以及推行的方式方法,思考一系列理论问题,总结经验教训。这不仅有利于后续的课改开展,而且可以丰富我们对课程教学发展的理论认识。这次调查,将会作为历史记录被保存下来,不仅可供今人研究,还可供后人研究;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具有历史意义。显然,这一切都是令人高兴的。

   这个调查是一项浩大工程,参与人员付出了大量的辛勤的劳动,对此,人们应该表示感谢和敬意。他们确实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二、“超越成败与否”的说法让人失望

   但是,高兴、感谢、致敬之余,未免有些遗憾。

   调查方的专家竟然给出这样一个令人费解和困惑的说法:“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3],据说因为“课程改革很难用‘成功’或‘失败’这样的传统二元思维来评价”[4]。

   他们这样说也许有某种苦衷和难言之隐,另有深层谋虑,人们应该估计到这个方面。但不管怎么说,这个说法让人失望!也难以令人信服!由于心中委实深感困惑,本人在此坦诚地提出来,谈谈自己粗浅的意见,跟关心课程改革和教育事业的朋友们交流。不当之处,请批评。

   第一,已有学者指出,“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这个说法“说不过去啊!”[5]课程改革这样可谓天大的事情,它关系到约2亿中小学校学生发育成长和身心健康,关系到以千万计的教师的职业。生命和业绩,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家长和家庭生活,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关系到祖国的未来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事业。它耗费了国家和千万家庭多少的财力、物力、精力,动员了全国多少的人才、人力。它牵动着亿万人民的心,举国关注,历时十年,付出了何等高的代价。它曾经那样高歌猛进,轰轰烈烈。如今,这样“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一笔交代,似有轻巧了结、淡化责任、客观上宣扬“不可知论”和“取消主义”之嫌。无论从道义上或科学上讲,是不是确实“说不过去啊”!

   第二,不要简单化的评价不等于不要评价。课程改革这件事很复杂,评价确实不能简单化,不能简单地以成败论是非、评好坏;我们也认为要避免传统的二元思维,不能要么成功、要么失败这样简单地回答问题。教育的效果一般是模糊的,后效的,迟效的,总是可争议的。从历史来看,任何成功的课程改革总有不足之处;失败的课程改革也总有可取之处。但是,整体地看,相对地说,就一定的发展阶段而言,总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基本是成功的,或基本是失败的;基本是正确的,或基本是错误的;基本是好的,或基本是不好的。如果说不能简单化评价,就应该尽量实事求是,不益美,不增恶,具体分析,尽量提高评价的水平;如果说不能运用传统的二元思维,就应该努力学习运用辩证、多元、复杂性思维。不要简单化的评价不等于不要任何评价,不要唯一地追求成功不等于完全不要成功,更不意味着不讲基本的是、非、好、坏了。如果连相对的基本的是、非、好、坏、成、败都不去追究,不确定,(或不分轻重,避重就轻,只涉及非基本的一些东西,)那就没有什么真理和价值的标准了,也没有理想和追求了。如果这样,当初又为什么要进行课程改革呢?难道是为课改而课改,没有目的,没有追求,好坏成败都无所谓吗?如果不适时地进行阶段性(十年了啊!)评价,那么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进行评价呢?如果没有切实中肯的评价,那么又根据什么来正确有效地改进工作呢?下一步的路又该怎么继续走下去呢?

   第三,教育改革是不能轻言失败的。众所周知,国际上关于教育实验研究有一条伦理原则,就是如果有后果风险的话,“研究者具有向受试者保证没有不良后果的特殊责任”[6]。为什么呢?因为它涉及人、学生,不能轻易拿人、学生做实验品。②这就是说,教育实验是不能有“后果风险”、“不良后果”的。这是教育实验不同于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实验和工农业生产技术实验的地方。不用说,既然是实验,是尝试,就会有成功和失败,会有顺利和坎坷。在具体的教育实验中,出现预先没有想到的情况或难以控制的因素,招致某些不良效果,经过总结教训,对教育改革有借鉴意义,可予理解,不必苛责。但是,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大规模的教育改革,尽管也有实验成分或人们也称为实验。又绝不同于一般教育实验,一般的教育实验往往是小规模的,带有模拟性、试验性质的研究活动;而教育改革则殊不然。这不再只是某种研究活动,而是真刀真枪的实战,大规模的社会实践,尤其是我们这样13亿人口大国全国范围的改革行动,如上所说,“可谓天大的事情”,必须非常谨慎;必须先期进行小规模的、试验性、研究性的活动;必须建立在成功的教育实验基础上,在有相当把握的情况下进行;必须在推进过程中时刻监测,随时调整,化解风险,避免不良后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必须成功,不允许失败;万一失败,那是严重的事情,要特别严肃对待。我们的课改,没有经过预先实验就急速大张旗鼓地开展如此大的改革行动,本来已经是越出了常规;而如果认为教育改革似乎可以超越成败,成败与否是无法判断的和无关宏旨的,乃至成为一条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则,那问题就更严重了。这不仅会为实践中各种轻率鲁莽、不负责任甚或动机不纯的行为开放绿灯,而且会对社会道德产生消极影响,造成人们的思想混乱。关于课程改革成败与否似乎无关宏旨、轻言失败的思想并非今天才有。早在这一轮课程改革正式开展前后,就有论者说道:“改革的风险是失败;不改革的风险是灭亡。”[7]还有论者说道:“成功诚可贵;失败价更高!”[8]

   第四,事实上,主张“超越成败与否”的论者本身也并没有真正超越了成败,而是实际地给课程改革的成败作了判断和评价。“超越成败与否”的说法很自然地使人联想到“不以成败论英雄”这个两千多年间见仁见智、议论不衰的话题。尽管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看法,但有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就是作此呼吁者多半是失败的一方;成功的一方是不会这样提出问题的。这也就是说,它呼吁人们对人、事进行评价时不应该只看成败,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但却没有回避成败也是因素之一,承认成败已是事实。为此,古往今来,曾经留下了多少雄文诗篇,为它辩护,歌颂其崇高而失败的悲壮。对于十年课改也可能会这样,将有某些文字出来为它的失败进行各种解释和辩解,陈述它多方面的积极意义。我们同样,一直肯定它有积极意义。但,作为客观事实,却是以承认失败为前提的。简言之:是不是“英雄”可以讨论;而成功或失败则已经发生,是事实:发出“超越成败与否”这个呼吁本身就已经承认了。

   第五,这次调查有几个主要数据十分突出,很能说明成败问题。例如,教师对课改的总体评价表示“很满意”的仅为3.3%,“满意”的为21.3%,两者加起来也只有约1/4的教师表示满意,而3/4的教师表示不满意和很不满意;高达73%的受调查教师认为“新课改后学科知识体系不够系统,教学难度加大”;47%的教师认为新课改后学生的课业负担反而加重了,31%的教师认为新课改在促进素质教育方面效果“不明显”,仅有8.5%的教师认为新课改对学生负担有所减轻。[9]不用分析,不用解说,也讳言不了,遮蔽不了,这些数据本身,可以自己“说话”。它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十年课改,未能取得应有的成效,乃至产生了负效应,课改主体、第一线实践者、最有发言权的教师,表示不满意和很不满意的竟达那么高的比例,应该认为是失败的;准确地说,作为事实(相对于是否“英雄”),就这十年作为一个发展阶段(相对于往后的发展)而言,是失败的。


三、结束乱局,回归正常轨道,继续努力,争取成功

   我们应该正视现实,正确对待,并有信心走出失败的阴影,把历史挫折转化为历史智慧。“来者可追”,“桑榆非晚”,[10]重新思考,调整思路,继续努力,争取后来胜利成功。

   不过,有一个情况值得特别提出来,就是2003年前后,即新课改开始不久,广大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包括科学家、学科教育专家、教育学者、科学院院士、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等等,就曾经从多方面提出质疑,并呼吁停止进行。用课改专家的话说:“告状”,“叫停”。其受关注和反应强烈程度是罕见的。但课改人士未能认真考虑和接受这些忠告,还说什么“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个口号精神可嘉,理性不足,以致片面偏激做法延续十年。今天,“超越成败与否”这个说法又欠慎重,其可能的危害之一,就是无可作为,或抓一些枝节,修修补补,煮“夹生饭”。这种情况不能再重复。由于课程改革特殊的重要性和重大意义,我们肩上承担着巨大的历史责任和科学伦理责任。出于教育工作者的良知,我们应该尽力尽责,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深入分析受挫原因,采取切实有力措施,修正错误,补救损失,保证课改得以继续健康发展。

   十年课改整个状态可以概括为一个“乱”字。③学校搞乱了,教育思想搞乱了。当务之急是必须当机立断,采取果敢措施,迅速结束混乱现象。头绪纷繁,从何处着手?我们认为,应该立即停止“覆灭”“应试教育”这个口号和目标!彻底摒弃“转轨论”。因为它是引发混乱的根子!它实实在在地导演了一出《三岔口》④。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厮打了十年!

   为什么这样说呢?

   课改专家毫不含糊地明确宣称:“我国教育正处在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型时期”。“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是不可调和的两种教育思想”。[11]“我国基础教育的惟一出路就是实现……从应试主义教育向素质教育的转型。”[l2]课程改革,便是“旨在摆脱应试教育的束缚,高扬素质教育的旗帜的”。“作为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载体和关键环节的课程改革,归根结底意味着应试教育的覆灭。”[l3]这就是说,课程改革所做的事情,乃是以实施、推行“素质教育”,打倒、“覆灭”“应试教育”为目标;其所谓“不可调和”、“转型”和“覆灭”的意思,就是实行“大破大立”、“概念重建”、“另起炉灶”。

   正是这种“理念”及其“实施”,引发教育领域的很不正常的混乱。

本来,所谓的“应试教育”,是国家要求的,并非地方、民间、群众自发的行为;为了高中毕业生升大学和举行选拔考试,国家设置了一整套机构和制度,迄今没有废除,只是要改革,未见要根本改变的迹象;广大学校、教师积极准备“应试”并使学生获得好成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课程改革评价   “超越成败与否”   “覆灭”   “应试教育”   两大教学模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704.html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研究》2013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